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37章 恐怖的八强第一战!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140.html
    “冰狱之体!?【玄冰真功】!?”

    徐柏渊脸色惨变,他是狂冬战城三绝之一,乃是威名赫赫的大高手,见多识广,自是听闻过冰狱之体。

    “这种体质,传闻是受到了地狱的诅咒,生来就会遭到不幸,从未有冰狱之体能够活到成年。更何况,是修炼【玄冰真功】……”

    传闻中,拥有冰狱之体的人,往往还没出生,就冻死了母体,母子双亡。就算侥幸生了出来,这种天生散发可怕寒气的体质,也会冻死身边的亲人。

    所以,就算拥有冰狱之体的人,顺利来到这个世上,也是罕有能够成年,便早早夭折。

    并且,这种冰狱之体的经脉,与常人不同,想要修炼武学,踏上武道,亦是难如登天。

    唯一例外的武学,就是【玄冰真功】!

    这门武学,若是换成旁人修炼,无论再天才的武者,只能修出灵级武学的威力。

    但是,换成冰狱之体来修炼,传闻则能发挥地级武学的威力,并且,修炼起来无比神速。

    然而,这个世间的冰狱之体太稀有了,而【玄冰真功】亦是罕见,从未听闻有谁持有这本秘籍。

    “冰狱之体,修炼【玄级真功】,只能发挥地级武学的威力?错了,那是世人的妄自揣测而已。”剑老人神情沉重,“应该说,修炼【玄冰真功】后,这门功法即是地级中阶以上的绝世神功,而冰狱之体的威力,也随之展现出来。”

    “这样的结果,可不是简单的体质、功法相辅相成,眼前的桓泽,就是最好的明证……”

    “秦墨这小子,此番真是危险了!”

    剑老这般说着,不禁是坐直身体,手掌微微握起,想要出手救援,却是心中一动,抬头看着悬空的八面战骰,无奈摇头。

    有八面战骰存在,即使是剑老,也是难以干预战斗结果。

    高台上,这颗战宝骰子旋转着,发出缕缕光华,映照出众人的神情。有些人惊异,有些人震动,也有些人冷冷而笑……

    咚!

    擂台震动起来,一朵朵冰花开始旋转,绽放无数道冰刺,朝着前方席卷。

    这一幕,就如同幽寒古川中的可怕冰风暴,所过之处,一切事物都被冻结。

    下一刻,秦墨的身影彻底被湮没,消失在茫茫的冰刺中。

    周围人群神情呆滞,此前桓泽击毙邓解锋时,展露的实力已经足够强大。却是想不到,这位银发青年爆发真正实力,竟是可怕到这种地步。

    桓泽的战力,同阶难有敌手,更何况秦墨尚是先天境的强者,如何能敌?

    嗡!

    一道清越剑鸣,从茫茫冰雪中传出,一道剑光随之掠起,仅是一闪,便斩开了漫天冰刺,直冲而起。

    一瞬间,无数冰刺碎裂,化为冰屑消散。

    擂台中,秦墨身周跳动无数剑芒,不断旋转,明灭不定,汇聚成一股无匹剑势,生生在这片冰雪地域中,挤开了一个缺口。

    周围,任凭寒气如何冰冷,也难欺近秦墨身周三丈。

    “好!我就知道,这手寒域冰刺雨,对你无效。不过,接下来这一招,你如何应对……”

    话音未落,桓泽双手一动,半空的朵朵冰花开始融合,转眼之间,凝成两柄冰锤,悬于他的头顶。

    冰锤长达三十丈,锤面布满臂粗的冰刺,闪耀着冰晶的光辉。

    轰隆隆……,两把巨型冰锤交替砸下,挟着万钧之势,带起一股刺骨寒流,所过之处,便是空间也结上一层冰霜。

    对面,秦墨深吸口气,铿锵一声,【狂月地阙剑】出鞘。

    剑身一颤,涌动金色真焰,同时,秦墨身周旋转的剑芒,也是跳动金色真焰,护持全身,抵御极寒。

    嗡得一声,秦墨手中长剑,已经消失不见,漫天剑芒浮现,在他身前交织成一片金色剑幕。

    叮叮叮……,疾风骤雨般的碰撞声狂响,气劲的余波一圈圈扩散,朝着四周蔓延,撞在擂台边缘的冰壁上,发出嗡嗡回响。

    擂台上,就见两柄冰锤疯狂砸下,如同一位巨人手持巨锤,在砸着一只小蚂蚁。而秦墨的身影,早已湮没在漫天剑芒中。

    “好可怕的寒气!换成其他的先天强者,一瞬间就被冻死吧!即使是宗师强者,也抵挡不了太久。幸亏,我的真焰中,蕴含那狐狸的一丝王火之力,能够不受这种寒气的侵袭。”

    秦墨手腕疯狂震动,运转佩剑,每一剑刺出,皆在冰锤落点的最薄弱处,做到以点破面,四两拨千斤。

    并且,每一次刺剑的落点,都是在冰锤的同一个地方。

    在碰撞的过程中,他的胳膊不断结出冰霜,又被真焰蒸发掉。

    “差不多了!”

    秦墨目光一凝,手中长剑一颤,陡得加速,剑影一分为二,化为两道匹练剑芒,刺在冰锤上。

    砰砰……,两柄冰锤瞬间崩裂,化为漫天冰棱散落。

    此时,阳光照耀下来,透过无数冰棱,折射出绚丽的华彩,笼罩着擂台上的两人。

    秦墨、桓泽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人群眼中,两人皆是神情平静,毫发无伤,仿佛根本没有交手过一样。

    “这招【玄冰狂击】,竟也奈何不了你!秦墨,你的剑技之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桓泽眼眸微微睁大,首次露出一丝惊讶。

    秦墨抖了抖佩剑,抖散剑身的碎冰,淡淡道:“若是败在这样的攻势下,你也会很失望吧……”

    “嗯?哈哈哈……,好,好小子,我终于有点明白了……”桓泽一愣,旋即大笑起来,笑容中却无一丝欢欣,“既然如此,那我就认真一点!接下来的攻击……”

    嗡!

    秦墨竖剑而立,剑锋跳动一缕剑芒,目光渐渐凌厉:“接下来的攻击,该换我了!我这一招杀剑……”

    话音未落

    轰……,万千剑芒爆射,以秦墨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

    下一瞬间,三十六道剑图电射而出,层层叠叠,朝着桓泽飙射而去。

    “嗯?【大易周天剑】!?固然是绝世剑技,可惜,你窥及皮毛!”桓泽脸色一动,平静说道。

    砰砰砰……,三十六道冰墙瞬息竖起,与剑图碰撞,每一道冰墙堪堪挡住一道剑图。

    眨眼间,剑图、冰墙湮灭,只有一道模糊剑图,突破了冰墙防御,朝前射去,眼看着这道剑图也将消散。

    忽然,这道剑图中心,一道剑芒亮起,嗖得一声,一柄长剑刺了出来,赫然是【狂月地阙剑】。

    秦墨身影凭空显现,长剑一震,无匹剑芒掠起,劈砍而下。

    这一剑之快,令人群生出惊雷闪电般的幻觉……

    而此时,在桓泽对面,一直伫立的秦墨身影,则是如同气泡般,砰得消散。

    “残影!好快的剑!”

    这一刻,桓泽的神情,终于变了,仓促之间,只能凝成一面冰盾,挡在身前。

    不过,桓泽相信,凭这面冰盾的防御力,足以抵挡这一剑的威力。

    砰……,冰盾随之碎裂,剑芒随之消散,却有一丝剑气溢出,划过桓泽耳际。

    一缕银发,随之飘落。

    不远处,秦墨剑尖点地,呼吸有些絮乱,这是修成【千幻柔指】后,他首次尝试将大道杀剑和守剑融合。

    这一剑的威力,无与伦比!

    但是,这一剑的损耗,亦是极为惊人。

    幸而,以秦墨超强的恢复力,几个呼吸之间,真焰开始迅速恢复。

    “再尝试几剑,这一剑式就能完成了!”秦墨暗中思忖。

    “秦墨……”桓泽手握着那缕断发,眼眸变幻,竟是呈现一双冰瞳。

    一时间,一轮交锋的两人,陷入短暂的僵持。

    台下,观战人群鸦雀无声,一丝加油呐喊声都没有,所有人都被这一轮交锋惊得窒息了。

    本以为这一战的结果,乃是秦墨迅速败北,谁也没想到,交战双方展现的真正实力,都达到年轻一辈中的怪物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