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39章 沸腾的血和战意
    一声剑吟,从【狂月地阙剑】中传出,这并非是真力催动所致,而是神剑中的那道剑痕发出的声响。

    长剑颤动,溢出缕缕光焰,笼罩着剑身,化作环状光圈旋绕。

    这样的情景,旁人只以为是秦墨催动真力所致,而秦墨则处于炽盛战意之中,没有察觉到佩剑的动静。

    砰……,秦墨整个人在一瞬间,身躯膨胀了一圈。浑身缭绕着缕缕光焰,那是战意实质化的光焰。

    开启“血气沸腾”的秦墨,整个人的气息,呈现一种狂暴的炽烈,犹如正在喷发的火山,充满了爆炸性的冲击力。

    “战吧,接下我这一剑……”

    秦墨低吼一声,狂奔冲了出去,双手握着剑柄,以一种无比狂暴的姿态,迎向疯旋而来的两条冰龙卷。

    砰……

    惊人的撞击声响起,伴随着漫天的冰屑,紧跟着,砰砰砰……,轰然的碰撞声疯狂响起。

    擂台中心,仿佛是一座山岳与两条冰龙卷碰撞,震得空间呈现寸寸裂纹。

    在两条冰龙卷之间,秦墨身形辗转挪移,双手握剑,剑势大开大合,运剑如电,瞬息之间,挥出数百道剑影,斩向两条冰龙卷。

    每一道剑影中,皆蕴含着杀剑、守剑的融合剑势,剑影划破虚空,传出奇异的啸声,所过之处,空间都似乎发生了扭转。

    这样密集的剑势,原本即使秦墨开启“血气沸腾”,也是难以支撑太久。

    可是,【狂月地阙剑】中,那道剑痕不断流出气息,引导着剑势。使得秦墨耗费的力量,足足节省了三成。

    顿时,运剑的损耗,与斗战圣体的恢复,达到了一个完美的循环。

    漫天剑影顿成,铺天盖地斩向两道冰龙卷,密如暴雨的撞击声,剑刃与冰雪摩擦的咯吱声……,连绵不绝从擂台中传出,如同一曲惊心动魄的乐章。

    在纷飞的冰屑中,不时有鲜血飞溅而出,那是秦墨、桓泽的血液,即使周遭一片冰冷,也无法冻结两人的血液。

    一道道剑影横空,穿过两条冰龙卷,****向桓泽,在其身上割出一道道伤口。

    秦墨在运剑的过程中,也不断被冰龙卷刮中,身上伤痕密布,却是运剑如风,一剑快过一剑……

    这样的战斗,是奇异的,也是凶险的,充满了一种癫狂……

    这种癫狂,只要看上一眼,就仿佛心中某种战意被点燃,再也熄灭不去。

    “吼……”

    终于,桓泽也怒吼起来,似是受到这种癫狂的影响,凝成两柄冰剑,挥舞迎了上去。

    冰芒乍现,呈现无数道冰影,笼罩一方天地,直至此刻,人群才意识到,桓泽的剑技之高,亦是超乎想像。

    在冰龙卷、冰剑的夹击下,秦墨身上顿时多了数十道伤痕,鲜血汩汩流出,布满全身,却是蕴含着炽热的气息,抵御着周围的酷寒。

    而同时,秦墨手腕狂震,腕部几乎消失了,这是超高速运剑的征兆。

    无数道剑影如风,呈现模糊的影子,袭向桓泽,在银发青年胸前、手臂、腿部,刺出近百道伤口。

    这个时候,擂台下的人群皆是身体颤抖,明明身体发冷,四周寒气逼人。但是,目睹这样癫狂的战斗,无数人心中都燃起一股滚烫的战意。

    似乎,那个黑发少年身上,有着一种特质,能够点燃人们心中的战火。

    “斗战圣体,‘血气沸腾’,点燃自身战意的同时,也点燃了世间生灵的战火……”

    “为战而生,为战而死,这样的战体开启到极致,据说能以一股战意,洞穿地狱……”

    远处,银澄、高矮子目睹擂台上的战况,不约而同发出感叹。

    轰!

    擂台上,一道匹练般的巨型剑光冲起,仿佛从天空降临,斩碎了两条冰龙卷,震碎了两柄冰剑,劈砍在桓泽身上。

    哗啦啦……,桓泽身体表面龟裂,漫天冰屑飞扬,一个身影倒飞出去,重重跌落在地。

    这情景,人群才明白过来,原来至始至终,桓泽的身体表面,还覆盖一层寒冰薄甲。

    地面上,桓泽倒在那里,浑身染血,剧烈喘息着。

    “这一剑,真强!你赢了……”桓泽的声音依然很平静,并未因为落败,而又任何沮丧。仿佛,他早已预料到这个结果。

    对面,秦墨伫剑而立,亦是剧烈喘息,他全身布满数百道伤口,鲜血横流,快要成为一个血人,却是笔直站立着。

    “血气沸腾”状态,固然已经失效,但是,那股澎湃战意却在胸口,怎么也无法散去。

    “赢了吗?可惜,终究是未能寻得突破的契机。”秦墨看着手中佩剑,他察觉到剑身的异状,也明白怎么回事。

    却是没有料到,佩剑中那道剑痕的作用,使得他的剑势威力,又是平添三成以上,堪堪能和桓泽战成平手,未能将自己逼入真正的绝境。

    “这一战未能突破,想在以后寻求突破的契机,恐怕短时间内,难以办到了……”

    秦墨暗中叹息,忽觉脑海一片空白,身形摇摇欲坠,几欲跌倒。

    片刻,随着桓泽的当众认输,秦墨、桓泽两人都被抬了下去。

    擂台周围的人群中,顿时爆发震耳欲聋的掌声,无数人高声喝彩,为这两个年轻人的惊艳之战,献上敬意。

    人群中,千元宗的众门人则是相拥在一起,对于他们来说,秦墨赢得了这场比武,比赢得了宗师组第一,还要来的兴奋。

    因为,这一战的对手桓泽,实是太强大了,在宗师境界中,堪称是怪物级的天才。

    而秦墨尚是先天九段巅峰,两者之间的修为差距,宛如鸿沟。

    但是,秦墨却胜了,以那样惊艳的剑技,生生击败了桓泽,赢得了这场比武的胜利。

    “喂!你们知道吗?秦墨是我兄弟,咱们一起长到大的……”

    胖少年拽着身边的人,疯狂叫嚣着,激动得眼眶通红,他一个劲的嘀咕,“你们知道墨哥儿连剑多么辛苦吗?你们知道他付出了多少辛苦,忍受了多少讥讽白眼,才练成这样的剑技吗……”

    高台上,剑老人接过一壶美酒,对着酒壶痛饮,神情遗憾,长叹不已。

    ……

    另一边。

    浮岛边缘的阁楼上,东圣海、冷先生则是看着擂台,两人尚沉浸在那一战中。

    “老四这个臭小子,既是如此厉害,早点展露真正实力啊!害得我吐了那么多口血……”东圣海捂着胸口,那里还在隐隐作疼。

    “墨兄弟是进步神速!真快啊,与墨兄弟分别,才没多久而已……”冷先生摇了摇头,喃喃自语。

    两人想起一事,转头看去,却是齐齐一愣。

    只见书案中间,黑袍女子端坐,她提着笔,将白玉书册翻前几页,又翻后几页,翻来翻去,却是不知该在何处落笔。

    终于,黑袍女子放下笔,轻声道:“秦墨的人榜排位,再定吧……”

    靠!还可以再定啊!我之前怎么没想到……

    东圣海脸色一黑,顿时觉得自己太耿直了,之前也该这么干啊!

    ……

    另一边,浮岛边缘的一个阴影处,一双眼眸若有若无浮现,在人群中扫视,寻找秦墨的身影。

    “这一战,秦墨固然是胜了,也是惨胜,等若两败俱伤。此次宗师组第一之争,不用担心这小子了。”

    “不过,这样可怕的小子,实是一个大威胁,鹰隼试翼会后,不能让他继续存活在世上。”

    阴影中,一个黑影若隐若现,冰冷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