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40章 被所有人看轻的两人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143.html
    浮岛上空,下午的炽热阳光照射下来,却是丝毫无法温暖这座岛屿的温度。

    八强战的第一场比武结束,宗师组的比武便陷入停滞,众多高手赶到擂台边缘,清理擂台上的冰屑。

    在清理过程中,一些修为不够的武者,不时出现被冻伤,抬离现场的情景。

    还有一些武者清理的好好的,却是突然摔倒,竟是被擂台上残留的剑气所伤。

    这样的情景,让观战人群无比震惊,很多人真正了解到,秦墨、桓泽的实力,到底可怕到何种程度。

    “秦墨、桓泽,可惜啊”

    “这两人之战,本该发生在四强战的”

    “剑如狂,冰如狱,西翎战城的年轻一辈,真是天才辈出啊”

    许多人摇头感叹,这一战的结果,固然是秦墨获胜。但是,明显也是惨胜,秦墨、桓泽受伤之重,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

    因此,秦墨即使已经晋级四强,也是无法参加四强战的,以重伤之躯迎战,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很多人感慨,此前关于四强人选的预测,竟是错了一半。但是,拥有真正四强实力的两人,却是缺席四强战,这是一种遗憾。

    浮岛后方,有着一栋院落,这里是东烈军团的特殊疗伤之地,闲杂人等禁止入内。

    院落里,地气弥漫,秦墨、桓泽分别躺在两张床上,两人浑身缠满绷带,气息若有若无,似是陷入昏迷。

    丝丝缕缕的地气,一点点渗入两人体内,治疗着他们的伤势。

    院落中,不时有一**的人前来,探望秦墨的伤势。

    千元宗同门,董家的强者,一**人相继前来,留下种种宝药,用来医治秦墨的伤势。

    不过,检查完秦墨的伤势后,探望人群纷纷摇头,皆是惋惜不已。

    秦墨的伤势,若论严重,却也没那么严重,并没有到伤及五脏六腑,损及武道根基的程度。

    若说不严重,却也非如此,全身经脉都被冻伤,真力运转不灵,尤其是双手的伤势更严重。

    这样的伤势,至少需要十天半月的调养,才能和人动手。

    也即是说,秦墨接下来的比武,只能是弃权了。

    “墨师侄,好好养伤,勿念其他。此次鹰隼试翼会,你的表现,宗门以你为荣!”古峰主拍了拍秦墨的手臂,率着宗门众人离去。

    冬东咚、秦云江,以及熊彪很想留下来,照料秦墨的伤势,但是,这个院落,乃是东烈军团的重地,若非鹰隼试翼会八强选手,禁止在这里逗留太久。

    “真是可惜!我本来还希望,在四强战中,与你一战呢”简月玑前来探望时,惋惜说道,留下一盒疗伤神针,随即离去。

    让秦墨哭笑不得的是,这盒疗伤神针是他铸造的,百宝囊中还有许多存货,却是想不到简月玑会拿来送他。

    不过,“羽馆”的疗伤神针,在西翎主城的售价,可谓是高的惊人。简月玑这份礼,是相当重的。

    “哎呦,不错嘛!你这小白脸,还有人送你这种神针疗伤。看起来,就算你武功尽废,也能靠这张脸混口饭吃嘛”

    殷红翎前来探望时,看到这盒神针,美眸闪烁,调侃着说道。

    躺在床上,秦墨嘴角蠕动,想要说上一句,却是牵动了伤口,疼得冷汗都流出来了。

    “呵呵,你这小子安心躺着吧。不要挂念接下来的四强战,你的表现足够出色了。”殷红翎安慰了一句,留下一枚红玉宝丹,转身离去。

    相较于秦墨床边的热闹,另一边床上的桓泽,则是乏人问津,银发青年似是根本没有朋友,也不知其来自哪一宗门。

    从头到尾,也未有一人,来探望桓泽。

    院落里,地气氤氲,蒸腾如雾,笼罩着桓泽的身躯,透出一丝冰棱的光芒。

    良久,桓泽的身体表面,覆上一层薄冰,随即消失不见,与肌肤融合在一起。

    随即,桓泽霍然睁眼,坐了起来,环视周围,目光落在秦墨身上,露出警惕之色,仿佛一头孤傲的冰狼,拒绝与任何生物为伍。

    这时,旁边的秦墨也从调息中醒转,瞅了瞅桓泽,淡淡道:“冰狱之体固然强大,但在自我愈合的能力,并不比其他人强上多少。你以自身寒气,强制压住伤势,很容易伤及根基,还是安心养伤吧。”

    说着,秦墨将那枚红玉丹药吞下,将盒子里的神针,取出一半,在身上插满。将剩下的一半疗伤神针,丢给了桓泽。

    后者接过半盒疗伤神针,却是皱起眉头,神情中的警惕,未有丝毫放松。

    “快点恢复伤势,从这里出去后,邓家就不会放过你了。”秦墨笑了笑,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桓泽的眉头舒展开来,冷然笑道:“我欠你一次。”说着,便取出神针,学着秦墨的手法,插满了身体。

    院落里,再次陷入寂静,只有两人体内的真焰运转之声,呼呼的响起。

    忽然,浮岛的中央方向,传来阵阵惊呼声,还有气劲腾空而起的景象。

    “八强战,还没结束么”秦墨看着那个方向,喃喃自语,陷入思索。

    “你是在担心,二十年前的那个赌注,最终落入东师府、邓家的手中吗?”桓泽忽然开口。

    秦墨一惊,看向银发青年,诧异道:“你知道二十年前的那个赌注?”

    “呵呵,你以为我奉命前来,参加这样无聊的鹰隼试翼会,是为了什么?自是为了阻截二十年前那个赌注的幕后势力!”桓泽看向天空,语气依旧冰冷的说道。

    奉命前来!?

    秦墨心中一跳,他猜到桓泽的来意并不单纯,却是想不到,竟是奉命前来,目的也是二十年前的那个赌注。

    “不需要担心,那个黑手安排的一步暗棋,确实还在八强人选中。但是,四强是那个暗棋的极限。”桓泽这般说道。

    秦墨眉头一挑,问道:“除了东师府的盛冷锋,还有一个暗棋是谁?”

    “墨刺!”桓泽说出一个意外的名字。

    “是他,那可不好办啊!你怎么确定,墨刺止步于四强?难道说,八强之中,还有别人安插的暗棋?”秦墨不禁皱眉。

    东烈战城最强黑马的墨刺,秦墨对于这个青年的实力,非常深刻。秦墨自问,对上墨刺,与对上桓泽一样,皆是胜负难料。

    在八强战开始之前,除去庞布炀、简月玑,墨刺是被公认的最强少年宗师。

    当然,秦墨与桓泽一战后,这个认知必定会改变。

    但是,若是秦墨不能出战四强比武,而在四强战中,庞布炀、简月玑又恰好分在一组。并且,这两人之战,很可能两败俱伤。

    四强战这样的分组,是很可能出现的。

    这样一来,墨刺就可以晋级决战,面对有伤在身的庞布炀,或者简月玑,夺得第一的把握就太大了。

    “不,不是谁安插的暗棋。只是我恰巧知道一个人的真正实力。”

    “此次鹰隼试翼会,就像无数人都看轻了你秦墨一样。所有人还看轻了一个人铁岩!”桓泽一字一句说道。

    轰隆!

    正在这时,远处的半空,一道巨大的拳痕冲天而起,挟带着龙吟狮吼般的咆哮,响彻天空。

    浮岛中央的擂台,铁岩迈着马步,维持着一个冲拳的姿势。

    这样的姿势很普通,乃是最寻常不过的冲拳架势,配合着他平凡的样貌,就好像一个庄稼汉在打着庄家把式。

    可是,在铁岩前方,一半的擂台已是被轰成齑粉。

    墨刺,则是瘫跪在那里,全身衣袍尽碎,全身肌肉亦被震碎,双目无神,也不知是晕厥过去,还是不能接受一拳败北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