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43章 一剑
    “自是我东师府的盛冷锋!”

    高台上,霍麟迈步而出,走到高台中央,俯视台下的黑发少年,朗声道:“你秦墨能够夺得四强之一的席位,本来就是运气。若是重新分组,由冷锋对上你,你晋级四强的机会,万分之一都没有!”

    “现在,让冷锋他屈尊,顶着补位之名,补全四强一角。你还想有异议?不识抬举!”

    闻言,高台上剑老、殷红翎的神情,顿时变得异常难看,两人心中怒火翻腾,差点当场想和霍麟翻脸动手。

    八强战中,秦墨与桓泽一战,展现出的超强战力,别说是先天境界。就是在宗师境界,也是怪物级的。

    相形之下,盛冷锋固然是绝顶天才,两者之间的差距,却是非常明显。

    大庭广众之下,霍麟当着整个浮岛人群的面前,竟敢如此说,这脸皮实是比铁皮还厚。

    此时,盛冷锋走到高台边缘,俯身看下去,注视着秦墨那张苍白的面容,冷笑道:“四强的一席,本来就是我的。你这重伤之躯,还想参加四强战?你若是自信有一战之力,现在与我划下道来,咱们战上一场。”

    东师府这帮混蛋,太无耻了!

    冬东咚两眼冒火,真想当即打出十八道大阵,将盛冷锋那张嘴脸轰得稀巴烂。

    周围,在场西城武者们亦是怒意翻腾,一双双眼睛瞪着霍麟、盛冷锋,暗中都在骂这两个家伙无耻。

    现在秦墨重伤在身,连行走都要人搀扶,哪里有一战之力。盛冷锋竟还有脸说,现在战上一场?这他·娘·的是将脸皮塞到屁·股里去了吗?

    高台四周,响起一阵阵粗重的呼吸声,众多西城武者们目光冰冷,许多人都想当场动手。

    这时,秦墨眼眸微动,淡淡道:“哦?现在战上一场?既是如此,接我一剑,若是接下了,四强一席你拿去。”

    “现在,接你一剑……”

    盛冷锋瞪大眼睛,仿佛是听到生平最好笑的事情,别说是现在接秦墨一剑。就算这黑发少年没有受伤,处于全盛状态,盛冷锋也有自信,接下秦墨一剑。

    周围,人群皆是瞪大眼睛,旋即纷纷露出了然之色,秦墨显然知道事情无法挽回。只能提出一剑之约,借机找一个台阶下。

    “冷锋,好机会!趁此机会,给予这小子致命一击。”霍麟传音命令道。

    盛冷锋脸色微动,冷然笑道:“别说是一剑,一千剑我也接下来。来吧!”

    双足一动,盛冷锋从高台上飘落,身形如飞燕破空,极是优美,轻飘飘落在秦墨身前。

    轰隆!

    下一刻,盛冷锋身周,涌动浓郁青光,顿时有一股异香飘起,随风飘向整座浮岛。

    同时,一朵朵青花光影浮现,环绕着盛冷锋身周,盘旋浮沉,摇曳若浮萍。

    一朵朵青花之间,气息延绵一片,构筑成一个极强的防御,如封似闭。

    “东师府的镇府神功【流萤香功】!?”

    “青花叠现,十里飘香,这是【流萤香功】登堂入室的征兆。”

    “此功一旦施展,青花之间,气劲连成一体,防御力之强,宛如不破壁垒。除非是修为强过太多的敌手,否则,根本难以攻破这种防御。”

    人群低声议论,之前固然知晓,盛冷锋修炼了【流萤香功】,但是,宗师组比武至今,也鲜少见盛冷锋真正施展过。

    现在才知,盛冷锋在【流萤香功】上的造诣,已是到了极深的境界。

    【流萤香功】,乃是东师府的镇府绝学,准确的说,是东师府的护府绝学。

    这门神功的强大之处,就是在于防御,修炼至大成境界,一旦施展开来,香飘百里。凡是香味笼罩的范围,青花光影则会凝聚,将百里区域,纳入【流萤香功】的防御范围。

    而一旦进入飘香范围,任何攻击都会被吸收,并反弹给攻击者。

    过往的岁月中,东师府凭借这门【流萤香功】,数次抵御住强敌,可谓是当之无愧的护府绝学。

    想要破去【流萤香功】,方法很简单,就是以更强的力量,一力降十会,破去青花光影的防御。

    见此情景,一些人顿时傻眼,本来对秦墨的这一剑之约,还抱有一丝希望。现在看来,是彻底没戏了。

    “墨哥儿……”冬东咚扶着秦墨,想要劝阻,他预感有些不妙。若是盛冷锋趁此机会,突然施以辣手,秦墨岂不是危险了。

    秦墨却是摇头,挣脱胖少年的搀扶,站直身体,右手握着剑柄,缓缓拔剑,看似无比艰难的挥出一剑。

    这一剑,毫无剑势可言,更是没有一丝剑气。

    就如一个普通人握着宝剑,挥出的一剑……

    可是,盛冷锋却是心中一跳,莫名有种惊悸的感觉。随后,他注意到秦墨的眼睛,这黑发少年的眼神,令盛冷锋又是一惊,总觉得似曾相识。

    忽然,盛冷锋想了起来,他在那里见过类似的眼神。

    那是十六强战上,秦墨一剑劈杀落月峰天才刀客,走下擂台时,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令盛冷锋当晚做了一夜噩梦,他心中隐隐有着恐惧,担心与这黑发少年对上,该如何应对。

    之后,盛冷锋强迫自己,忘记了这个眼神。

    但是,此刻秦墨的目光,再一次勾起盛冷锋的回忆。

    只是,盛冷锋不能理解,为何自己会出现这样的感觉?眼前的这个黑发少年,明明已是身受重伤,身躯缠满绷带,还有丝丝血液从绷带下流出。

    这样一个重伤之人,为何会给他这样危险的感觉?

    “错觉,一定是错觉……”盛冷锋在内心深处大吼,努力想从那天的阴影中,摆脱出来。

    杀了这小子,心魔立除!?

    盛冷锋目光狂乱,脸庞布满无穷杀意。

    下一刻,盛冷锋忽觉背脊一凉,莫名的浑身渗满冷汗。

    他无法解释,身体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应,但是可以肯定一点,这是武者的六识做出的本能反应。

    随即,盛冷锋只觉浑身的毛孔竖起,仿佛全身的毛发都要炸开一样,无比危险的感觉蔓延全身。

    与此同时。

    高台上,各大势力的高层强者忽有所觉,一个个勃然色变,他们不约而同,产生一种毛孔冒寒的感觉。

    其中,剑老在一瞬间,瞳孔紧缩,双瞳化为两道剑芒,看向台下的秦墨。

    嘭!

    这个时候,秦墨的佩剑轻飘飘的,砍在了一朵青花光影上。犹如一滴水滴入煮沸的油锅,空间中的所有青花都急剧旋转起来。

    紧跟着,人群中有一些强者看到,秦墨头顶隐隐有一个东西出现。

    仿佛,在黑发少年头顶上空,有一双眼睛在注视一切,令四周的地气流动顿时汹涌起来。

    轰隆隆……,整个空间的地气开始紊乱,暴走,无数青花飘荡,仿佛是怒海中的浮萍,随时可能花碎凋谢。

    那轻飘飘的一剑,忽然开始发光,继而光芒乱舞,照耀夜空。

    璀璨!

    灵动!

    锋锐!

    ……

    这一瞬,所有形容剑势的词语,都在人群脑海中一一浮现。

    然后,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那一剑长驱直入,刺灭一朵朵青花光影,笔直刺入盛冷锋的喉咙。

    一剑封喉!

    叮当……,秦墨收回长剑,以剑伫地,支撑着摇晃的身体。

    剑尖与地面碰触,发出一声轻响,却是清晰传荡出去。因为此时的浮岛,人群寂静无声,一双双眼睛盯着秦墨,仿佛是在看一个怪物。

    对面,盛冷锋的眼眸,霍然瞪大,露出不敢相信之色,他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是一口鲜血喷出。

    随即,他身体表面,无数道剑气暴体而出,洞穿出无数个血孔,鲜血喷射而出。

    噗通……,盛冷锋重重跌倒在地,再无一丝声息。

    “一剑都接不住,还想顶替我,填补四强一角?你不嫌丢脸,你们东师府不嫌丢脸,我还丢不起这个人……”

    高台前,黑发少年伫剑而立,脸色苍白,有些虚弱的说道。

    但是,却是无人反驳。

    高台上,剑老神情肃然,喃喃道:“那是……,武道……”接下来的话,细若蚁语,却是听不真切。

    “刚才谁说我兄弟不行的?他比不上盛冷锋那个垃圾,谁说的?站出来!?”

    冬东咚站在人群面前,怒声咆哮着,胖少年将之前的无比愤懑,一股脑倾泄出来。

    四周,东城的武者们皆是呆若木鸡,却是无人敢言语,更是无人敢站出来。

    这个黑发少年的一剑,令不明就里的武者,感到无比恐惧。

    而在场看出底细的大高手们,注视秦墨的目光中,则是充满了深深的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