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59章 两大杀手组织
    咚咚咚……

    凌厉无匹的剑气斩过,将席卷而来的黑雾触手纷纷斩断,切面飘起焦黑的烟,仿佛是烧焦了一样。

    触手切面不断蠕动,正在一点点再生,但是,再生的速度并不快。

    显然,九成先天剑芒的威力,对于黑雾触手有着克制作用。

    “可惜……”

    秦墨面沉如水,若是他的修为尽复,注入足够的真力,足以一剑斩灭这些黑雾触手。因为他体内的剑魂之力,对于鬼邪之物,犹如烈日之于冰雪般的杀伤力。

    但是,奈何他身体尚未恢复。

    这个时候,十数道幽蓝箭矢已经袭至,近距离看,这些箭矢的尾部,竟是跳动着幽蓝火焰,划破云层,带起一道幽蓝光焰,似是要将云层都燃烧起来。

    并且,这些幽蓝箭矢仿佛长了眼睛一样,竟是划出一道道弧线,疾射向【夜墨龙雕】。

    “小子,别让这些箭矢伤到,这是【蚀血箭】,被射中非常麻烦。”银澄急忙传音示警。

    秦墨心中一跳,置身于雕背上,那里有躲避的余地,只能将这些【蚀血箭】拦截下来。

    手腕一振,【狂月地阙剑】的剑身颤抖起来,随之剑吟迭起,剑身开始模糊。

    嗡嗡嗡……,十数道剑影一闪,汇聚成一道巨大剑光,横斩而出。

    这一瞬,云层一片璀璨,被这道巨型剑光映亮,弧形剑光斩过,十数道【蚀血箭】纷纷被斩断。

    而秦墨的手腕,则是一阵发麻,暗惊于幽蓝箭矢上的力道惊人,以他体魄竟也有些吃不消。

    吼……

    一片云层上,那数道矮小身影掠至,发出类似野兽般的吼叫。

    此时,秦墨才注意到,这数个家伙竟是踏着云层,如履平地。

    嗖嗖嗖……,数道身影如电,疾冲之中,一枚枚弯形短匕跳动冰冷光芒,距离的近了,仿佛连血液都被冻结。

    “大爷的,【斩绝门】的金牌杀手!还是足足七个金牌杀手,墨小子,你好值钱啊……”

    高矮子失声惊呼,显是认出这些家伙的来历,却是吐出一句令秦墨想骂人的话。

    “大道守剑-剑图六十四!”

    这数道身影的前冲速度太快,秦墨没有丝毫把握,将这些家伙半途截杀。顾及到雕背一群人的安全,他只能采取【大道守剑】。

    六十四道剑图疯旋而出,迅速扩散,将这头【夜墨龙雕】笼罩其中。

    数道矮小身影已是袭至,这些家伙的攻击方式,则是令冬东咚等人脸色发白,面无血色。

    叮叮叮……,这些矮小家伙反手倒扣弯形短匕,只以撩击、刺击的方式,攻击盘旋的剑图。

    这种攻击方式,很是普通,但是,这些家伙的出手之快,之狠,仿佛是成千上万头疯狗,疯狂撕咬着一个目标。

    顷刻间,六十四道剑图,已有十七道被击碎。

    “宗师境巅峰的修为,出手这么疯狂……”

    秦墨脸色连变,这样下去,六十四道剑图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与此同时,嗖嗖嗖……,尖锐的呼啸声再起,远处的云层中,再次射出一片幽蓝箭矢。

    这一次的【蚀血箭】数量,是刚才的十倍!

    前方,那道黑雾门户发出黑光,成千上万的触手再次涌出,朝着【夜墨龙雕】卷去。

    这一幕,使得雕背上一群少年惊骇欲绝,从刚才到现在,仅是几个呼吸之间,就经历了一连串的袭杀。若不是秦墨在场,众人恐怕已经死了十几遍了。

    “小子,这些家伙是冲你来的。你小子想你们朋友没事,立刻跳下去。”银澄急声喊道。

    秦墨点了点头,拍了拍冬东咚肩膀,喊道:“小咚,你们先回西翎,勿挂念我的安全。”

    说完,手中长剑一挥,六十四道剑图再次卷出,笼罩巨雕的身躯。

    同时,秦墨深吸口气,体内喷薄出一道剑光,熠熠生辉,整个人跃出雕背,朝着地面坠去,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剑痕,如同流星般,一闪而逝。

    在秦墨跃出雕背后,高矮子也是一跃而起,咧嘴笑道:“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本大爷还没试过这种滋味呢,一定很有趣……”

    说着,在冬东咚等人惊骇的注视中,高矮子也是跃出雕背,如同一块岩石,坠地而去。

    ……

    云层中,一个身影伫立,披着羽毛制成的斗篷,身周萦绕缕缕轻风。

    这身影握着一张奇弓,弓身如同是一截枯木制成,表面凹凸不平,隐隐传出风啸之声。这身影背后的箭筒涌动蓝光,插满了一根根幽蓝箭矢。

    斗篷下,如鹰的眼眸盯着那道长长剑痕,又看着数道矮小身影从云层中跃下,朝着地面追去,以及那道黑雾门户消散,化为一股黑烟朝着地面卷去……

    “【斩绝门】的金牌杀手,掌握鬼族神器的强者……,想要这小子命的家伙还不少……,不过,这小子的人头是我的……”

    这道身影一动,羽毛制的斗篷撑开,变为一双羽翼,朝着地面疾掠而去。

    ……

    与此同时。

    东烈主城,东师府深处的殿堂,那个黑影依然盘坐,面前悬浮着诡异的【天鬼壶】。

    壶身轻颤,又渐渐静止……

    那个黑影身躯微震,喃喃道:“竟然有人请动两大杀手组织的金牌杀手,一起伏杀秦墨这小子……,但是,却给他逃了!?这个小子太危险了,若是让他顺利跻身宗师境,再想除掉他就难了……”

    “既然有人请动两大杀手组织,这是除掉秦墨的绝佳机会。”

    “呵呵,诚然我已事成,即将离开东城。但是,秦墨,你若不死,我难心安……”

    砰!

    【天鬼壶】发光,喷出一团黑雾,形成一个门户,幽幽打开,仿佛通往传说中的地狱。

    “不惜一切,击毙秦墨。谁提他的头来见,便能一阅我这一脉的无上典籍……”

    话音落

    黑暗中,一道道身影掠起,钻入黑雾门户中,消失不见。

    ……

    砰!

    一座陡峭山峰的山脚下,秦墨身上涌动剑芒,周身萦绕缕缕透明青焰,宛如飞鸟一般,滑翔落地。

    刚一着地,他便敛去全身气机,窜至一块巨岩的缝隙中,整个人与周遭环境融为一体,再无一丝气息。

    他很清楚,此次追杀他的一群强者,不仅是掌握【天鬼壶】的那个家伙,还有其他势力派出的可怕杀手。

    “小子,你的小命还真值钱啊!竟有人舍得花大价钱,请动【风杀堂】、【斩绝门】的杀手,来半途袭杀你。这可是不得了的待遇,一般情况,只有地境以上的绝世天才,才值得这两大杀手组织派出金牌杀手……”

    银澄龇牙说着,却是有些幸灾乐祸。

    【风杀堂】、【斩绝门】……

    秦墨对于这两个名字,有些陌生,但是听到这狐狸说起,大陆的两大杀手组织,立时明白过来。

    前世,他就听闻过,大陆有两大杀手组织,无比神秘,也无比可怕。

    据传,这两大杀手组织可接一切刺杀任务,即使是绝世强者,或是大陆皇者的刺杀,也一样承接。前提是,有人付得起佣金。

    不过,秦墨在前世,也只听说有两大杀手组织,却是不闻其名。

    现在听银澄说起,他立时就明了。

    “持有【天鬼壶】的那个家伙既然出手,东师府、邓家雇佣这些杀手的可能性,就没那么高了。很可能,是西翎主城的那几个宗门……”

    银澄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语气中也透着寒意,它想到了落月峰。这个宗门最喜欢做的,就是玩两面三刀,背后捅刀子。

    秦墨摇了摇头,以心念传音道:“先寻到安全之地,等我修为尽复,突破宗师境,再与这些家伙周旋。银澄阁下,以你超绝的隐匿之技,应该不会被这群家伙找到踪迹吧?”

    “当然,本狐大人是谁?”银澄一听,立时摇晃尾巴,得意道:“从落地开始,本狐大人就抹去了一切气息。这群家伙想找到我们,可没有那么……”

    话音未落,就听半空中,传来一阵剧烈的呼啸声。

    随后,轰得一声,巨响传出,不远处的山坡上,被砸出一个深坑,一个矮子从坑里爬了出来,抖抖手,抖抖脚,显得很精神。

    看到这一幕,秦墨、银澄掐死这矮子的心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