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65章 风王遗址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168.html
    肩膀的血洞伤口,鲜血涌出的同时,血肉便开始滋生,伤口愈合的速度超乎想像。

    这种情况尚是首次,乃是斗战圣体感受到极大的危险,将自愈能力发挥到极致。

    然而,刚滋生血肉的伤口,幽蓝光芒跳动,仿佛引爆了某种诡异的力量,顿时又炸裂开来。

    一瞬间,血肉滋生,又炸开,又滋生,再炸开……,秦墨肩膀的血洞立时有小碗口大小,可以看到晶莹的骨头。

    “哼……”秦墨痛哼一声,冷汗渗满全身,却是挥剑连斩,催动无匹剑气,将那根诡异的箭矢斩成粉碎。

    砰……,那根幽蓝箭矢爆开,化为缕缕幽光消散,却似有一丝诡异的冷笑响起,而后消失。

    旁边,银澄神情大变,吼道:“小子,不要动,不要妄动真力!”

    一边吼着,银澄摇晃七条尾巴,射出缕缕青焰,焚烧着秦墨的肩伤,使之伤口周围一片焦黑,遏制了圣体的再生。

    这样一来,秦墨不断恶化的伤口,终于得到了缓解。

    但是,伤口处的丝丝幽蓝光芒,却有一些渗入秦墨体内,令他血液流转开始加速,皮肤呈现一种奇异的红色。

    “该死!【暴血箭】!大爷的,这下麻烦了!”高矮子窜了过来,警告道:“墨小子,别运功疗伤,千万别运功疗伤!你现在什么感觉!”

    秦墨喘息几声,却是连呼吸也有些灼热,沙哑道:“全身血液循行正在加速,奇怪,似乎没有毒素渗入体内……,这不是【蚀血箭】么?”

    “如果是【蚀血箭】,根本奈何不了斗战圣体!”银澄龇牙说道。

    狐狸、矮子交换眼神,皆从彼此目光中,看到了忧虑。随后,狐狸也不隐瞒,告知秦墨处境的危险。

    “这是【暴血箭】,比之【蚀血箭】的威力,强大十倍不止。一般武者只要沾上一丝,血液就会加速循行,直至血液沸腾,最后血液蒸发干枯而死。而中箭的伤口,则是无法愈合,每愈合一点,就会因为血液沸腾,伤口重新爆开。”

    “这种【暴血箭】,乃是【风杀堂】的一种至宝箭矢,对于暗杀的目标来说,则是绝命的凶器!”

    “你小子千万别给自己施展【子午十二针】,这种神针对于你现在的状况,只会是催命的毒针!”

    银澄说起这种可怕箭矢时,也有着深深的忌惮。

    高矮子则是补充道:“这种【暴血箭】,体质寻常的武者,皆是一箭毙命,顷刻就会化为一团血水。若是换成我们这种,体质超凡的绝世天才,就更加可怕,血液会加速到一个极致,最终蒸发掉,成为一具干尸。小子,看来要你命的家伙,给出了极高的价格,不错嘛,不错!”

    这个矬子能不这么幸灾乐祸吗?

    秦墨咬了咬牙,却觉体内血液流动越发快了,不敢多言,只是问道:“可有解法?”

    银澄、高矮子沉默下来,从这两个家伙的神情中,秦墨心中一凉,看来是无解了。

    “据我狐族的典籍记载,凡是身中【暴血箭】的狐族先辈,无一生还!”银澄这般开口。

    事实上,【风杀堂】的【暴血箭】,乃是这个世间,银澄最忌惮的凶物之一。

    哪怕是身中【暗冰之烙】,这狐狸也自信,只要有充足的时间,就能够祛除。

    但是,【暴血箭】上蕴含的诡异力量,却是银澄无比忌惮的,【青焰琉璃火】根本无法驱除,连遏制的效果都很微弱。

    “真的没有办法么?”秦墨喘息了几声,脸色却是越发坚毅,若是无法可解,那就只有试一试【子午十二针】了。

    这时,高矮子脸上,罕有露出一丝踌躇,而后咧嘴道:“算了,本大爷也不瞒你。本大爷一脉的一位嫡系先祖,那老家伙曾被【暴血箭】所伤,却依靠某种秘功,存活下来。”

    话语一顿,高矮子又道:“这门秘功,本大爷是知晓的,也能传授给你。但是,我族的体质特殊,这门秘功对墨小子你未必有效……”

    不待秦墨开口,银澄已是瞪着狐眼,失声道:“矮子,你族有老家伙在【暴血箭】下,存活下来?是谁?难道是那个老家伙……”

    “对,就是那个老不死的!”高矮子点头,言语之间,对于自己的那位先祖,丝毫没有尊敬之意。

    “不管了,这种时候,死马也要当活马医了。”银澄已是代替秦墨,做出了决定。

    “先要找到一块地气充裕的土壤,这里的岩层不行。”高矮子这般说道。

    随即,高矮子则扛着秦墨,沿着这条奇异的通道,一路狂奔。银澄则是清扫完战斗现场,紧随其后。

    ……

    咚咚咚……

    幽白光芒涌动,也不知地下通道的尽头在那里,但是,秦墨却是隐约猜到。

    传说,当初的“悲风荒原”乃是一片沃土,却毁于滔天战火中,最终,战败的逐风王运转最后的力量,将其所在的宫殿,沉于这片荒原的地底。

    传说,那座宫殿深处,有着一片神奇的园圃,栽种着奇花异草,种满了宝药,并由地气滋生的一种复苏之风环绕。

    ……

    “若是这条通道尽头,是逐风王所在的那片宫殿,就一定存在那片园圃。”秦墨被人扛在肩膀上,虚弱开口,将知晓的秘辛说出。

    正在这时,前方光辉大亮,高矮子却是霍然趴下,数根鎏金长矛贴着头皮刺过,可怕的气息令高矮子、秦墨身体一阵疼痛。

    一直到现在,他们也没弄明白,这种机关是如何布置的,竟能发出堪比天境强者的鎏金长矛。

    下一刻,秦墨一行却是没有心思,再考虑长矛机关的问题,他们被眼前的景物吸引了。

    通道的出口,乃是一片巨大的宫殿,成片成片的建筑群矗立,无比的恢宏。

    那些建筑群的墙壁上,金漆经历岁月的侵蚀,依然没有褪色。

    其中一座高耸的塔楼上,印刻着一种瑰丽的图案,辨认不出是何种事物,却有一股股轻风拂面而来。

    一缕缕幽白光芒,则是从塔楼的后方,徐徐涌动而来,钻入这条地下通道,形成了亦幻亦真的光影。

    站在通道出口,看着这片巨大的宫殿,秦墨一行都呆住了,这样瑰丽恢宏的建筑实是太罕见了。

    相比之下,如今的十大战城的主城,固然在城池规模上广阔许多,但是,却远远没有这样的恢宏气派。

    毫无疑问,能够坐拥这样一片宫殿的主人,必定是天境之上的绝世强者。

    “这里……,就是逐风王曾经的宫殿吗?”秦墨喃喃自语,目光有些迷离。

    此时,他有种强烈的冲动,想要用“云雕石刻”,将这种瑰丽的景观印刻下来。

    想必,她若是看到,一定会欣喜吧……

    这般想着,秦墨只觉胸口一热,全身体温陡得增高,冒起缕缕轻烟,思绪一阵模糊。

    “糟糕!这小子体内的【暴血箭】发作了!”银澄见状,狐眼一跳,“快去找那片园圃!”

    高矮子一言不发,扛着秦墨,踏上冰冷宽阔的街道,朝着塔楼后方,一路狂奔而去。

    这一路上,只见地面皆是沉重的岩石铺砌而成,见不到一块土壤,高矮子、银澄嘀咕,只能希望传说中的那块园圃,依然存在。

    片刻,来到塔楼后方,只见一片发光的园圃出现,只是土壤中光秃秃的,没有一根植物存留。

    “就是这里了,墨小子,你只能祈祷,这种秘功对你有效!”

    窜进这片发光园圃,将秦墨放在地上,高矮子则是蹲在一旁,双掌插入土中,开始挖坑。

    很快,一个浅坑已经出现。

    看着高矮子的奇怪举动,秦墨心中涌起古怪之色,忽然想起一事,虚弱问道:“矮子,你还没告诉我,这门秘功是什么?”

    浅坑中,高矮子抬头,咧嘴道:“那个老不死的俗的很,不怎么会起名,这门功法叫【种地大法】!”

    秦墨脸色变了,愣愣的看着越来越深的坑,这个坑难道是……

    “没错。就是活埋你小子用的。快点进来吧!本大爷马上传你口诀。”高矮子这般说道。

    顿时,秦墨、银澄神情僵硬,他们发觉忽略了一件事,就是这个矮子一直以来,似乎都没做过什么好事。

    秦墨还想到一个很残酷的可能,这矮子的那位先祖,真的是修炼某种秘功,炼化了【暴血箭】的诡异力量吗?很可能是凭矮子一族的变态体魄,生生挺了过来。

    “你这矮子……”秦墨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一叹,转头看向银澄,以心念传音道:“银澄阁下,若我有不测。我身上之物,请尽数拿去,只望将来秦家有变,将他们移到安全之地……”

    银澄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还有,那册‘云雕石刻’……”秦墨嘴唇蠕动,忽然笑了起来,“算了,你这狐狸贪得很,肯定据为己有了。我还是相信这矮子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