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76章 废峰之主的恐怖
    深夜,整个西翎战城的夜空,如铅般的云层忽然加厚,并且迅速压低,仿佛要从天空中掉落下来。

    无数闪电在云层中穿梭,透着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森白,整座巨城充斥着诡异而可怕的气息。

    此时,西翎主城,羿大元帅府邸。

    一座高楼顶端,羿武狂负手而立,看着巨城南郊的夜空,只见一团团骨火升空,似要将那片夜空燃烧起来。

    “果然,此次骨族祸乱的源头,就是在南郊的十峰山脉……”羿武狂喃喃自语。

    身后,羿府的大管家,简帅简万宸闻言,两人身躯一震,露出震惊之色,不明白羿武狂何出此言?

    此次骨族祸乱,西城为了寻找骸骨大军的首领,这段时间可是费尽心机,也没有找到一丝蛛丝马迹。

    若是羿武狂早知道,此次骨族祸乱的根源,是在十峰山脉,为何不早点下令,彻查那片区域呢?

    “十峰山脉……,那不是千元宗的门址?”

    忽然,简万宸反应过来,想到这片山脉的所在,正是千元宗的所在地。

    前不久的鹰隼试翼会,随着千元宗秦墨的声名鹊起,再加上千元宗很是出了几位少年天才,已是为西城各大势力所熟知。羿武狂这么一提,简万宸立时想了起来。

    羿武狂点头,沉声道:“没错,就是千元宗。此次骨族祸乱的源头,实则就出自千元宗之内。”

    这一番话,让羿府大管家,简万宸再次震惊,两人却是不再言语,他们知道羿帅既是开口,就必定会是说出这个秘密。

    “这场祸乱的缘由,牵涉到上一次千年之战,千元宗没落的大秘密。我早在许久之前,就知道千元宗内,必定会爆发一场灾祸。却是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形式,波及到整个西翎战城……”

    羿武狂长长叹息,喃喃道:“只希望千元宗能挺过这场大劫,至于此次骨族祸乱,你们毋须担心,无论千元宗是劫后余生,还是全宗覆灭,这场骨族之乱都会平息的。”

    “可惜,我现在是西翎军团大元帅,坐在这个位置上,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能去救援千元宗。实是愧对故友……”

    闻言,简万宸、羿府大管家面面相觑,两人实是一头雾水。羿大帅说了这么多,其实并没有说出这个秘密的全部,但是,两人却不敢多问。

    能让羿武狂这样狂暴的性子,都如此忌惮,不能出手救援千元宗,恐怕牵涉到的层面,不是他们两人能够接触的。

    ……

    同一时间。

    西翎主城的大运河上,一艘巨大龙舟缓缓行驶,其上承载着主城百宗之一的龙舵阁。

    此刻,龙舵阁深处的禁地,几个声音在秘密交谈着。

    “开始了么?主城南郊方向,骨族大军彻底暴乱了。”

    “很好,此次千元宗在劫难逃。”

    “布置好人手,一旦千元宗覆灭,铲除该宗一切余孽,不留活口。”

    ……

    另一处。

    落月峰的禁地,刀王一脉的住所。

    一片银色宅院中,落月峰的宗主,刀王一脉现任刀主,正聚在一起密探。

    “终于开始了,那个计划的最后一步,终于爆发了。”

    “幸亏爆发的早,否则,千元宗已经呈现中兴之势,再过十年,我们落月峰就危险了。”

    “刚才传来的消息,那个秦墨竟然逃过了【风杀堂】的追杀,返回了西翎主城,不过,年轻人终是不懂得隐忍,现在他已经返回千元宗了……”

    “呵呵,如果千元宗知道隐忍,哪里还有我们落月峰的位置。此次之后,我们落月峰可以高枕无忧了。”

    ……

    轰隆隆……

    冰焱峰上空,乌墨色的云层很低,仿佛要压到山峰顶端。一道森白闪电出现,朝着高耸的山顶劈落。

    忽然,一股股地气喷薄而出,冲至半空,化为一片片地气护罩,挡住了这道闪电,并将半空的云层生生撑上高空。

    这时,在前山的半山腰处,一个身影踏空而来

    四周,一朵朵地气之花纷呈,伴随着这个身影,缓缓落地。

    这情景,真如传说中的谪仙临尘,让秦墨等人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窒息之色。

    他们看到这个身影,赫然是不久前,几乎快要逝去的阮意歌。

    “峰主……”秦墨瞪着眼睛,差点认为自己是眼花了,从阮意歌身上,他感到一种难以测度的恐怖气息。

    东圣海等人亦是张大嘴巴,他们也没想到,拥有这样可怕气息的人,竟会是这位废峰之主。

    “秦墨,抱歉。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合格的峰主,现在,一切的事情都交给我吧。”

    阮意歌淡淡微笑,一如往常,但身上涌出的无穷气势,却是充满了威严。

    这是拥有无比恐怖的力量,自然出现的那种气度。

    “哈哈哈……,有趣!又出现一个大言不惭的家伙……”

    对面,地杀已是狂笑着,握持着鲨骨长矛,轰然直刺过来。

    这一记突刺,骨制的矛身竟是疯狂旋转,发出轰然的巨响,直接将前方的空间,刺出一个直径百米的圆锥形凹陷。

    这一矛的威力,若是完全爆发出来,足以毁去这座冰焱峰。

    显然,地杀固然无比狂妄,但是骨子里,依然有着生前,它作为妖鲨王的谨慎和狡诈。

    阮意歌的出现,带给地杀太大的压力,使得它不得不率先出手,并且用上了全力。

    “地武后期的实力吗……”

    对于这一矛的可怕威力,阮意歌似是视若无睹,左手抬起,轻飘飘划出一个圆圈,迎了上去。

    刹那间,在那左手一划之间,一道光轮出现,其上无数神秘的符文流转,释放出令人毛孔发炸的气息。

    事实上,在一瞬间,秦墨等人的全身毛孔,皆是根根竖起,他们无法想象,那个光轮中蕴含着什么样的力量。

    砰!

    鲨骨长矛与光轮碰撞在一起,并没有轰然巨响传出,只是一声闷响,就见那杆鲨骨长矛竟被光轮吞噬进去。

    随后,光轮骤然爆发,冲出无尽的光辉,直接将地杀湮没。

    待到光芒消散,地杀显现出身影,全身的厚重铠甲已是尽碎,身上的骨火也是减弱许多。

    轰隆隆……,那道光轮喷薄光辉之势,却是并未减弱,冲出一股股光柱,横扫向四方。

    眨眼之间,半山腰前方,方圆千丈之内,所有骸骨大军已是消灭殆尽。

    这一刻,冰焱峰上的骨火气息,竟是扫荡一空,阮意歌伫立在那里,犹如一座巍峨山峦,难以逾越。

    身后,一群少年皆是嘴巴张得大大,冬东咚更是按捺不住,惊呼出声。

    没有办法,阮意歌展露的实力,实在太可怕了,竟在举手投足之间,击溃了骨族的一位地武后期强者。

    这份战力,恐怕整个千元宗,都找不出一个人来。

    事实上,秦墨、东圣海很清楚,这份恐怖的战力,纵观整个西翎战城,也找不出十指之数。

    即使是秦墨,以如今的宗师境的修为,与【青焰琉璃火】融合之后,就算拥有堪比天境的恐怖战力,也做不到阮意歌这样,轻描淡写,举重若轻。

    可是,秦墨的“耳闻如视”,却又隐约察觉到,阮意歌此时的修为境界,应是在地武境后期,甚至没有突破逆命境界。

    这世间,能够跨越一个大境界,战胜对手的天才,秦墨是知晓的,他自身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在地武境界,却拥有堪比天境的战力,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秦墨想不通是如何办到的。

    此时,在圣灯的空间中,高矮子已是嚷嚷起来,惊呼道:“乖乖的大爷啊……,这个帅大叔简直是变态啊!他难道修成了传说中那种功法……”

    “确实是变态!”银澄亦是抽着凉气,“早知道这家伙不简单,想不到他之前修炼的功法,竟是那门残缺天功【三一斩魂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