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79章 玉璧预言中的一战
    如云黑发如同最上等的绸缎,垂落在香肩上,那张绝美如画的容颜,一直是千元宗众多男弟子心中的梦想。

    即使秦墨只见过黎枫雪行数面,对于这位绝色女子,也是印象深刻。不仅因为她的绝色容颜,还因为她的强大实力,以及,身上带着的种种神秘。

    第一次在前往宗主峰的途中,秦墨见到黎枫雪行,凭他超人般的六识,就隐隐觉得,这位师姐身上有着很多的秘密。

    但是,凡是绝顶天才,谁没有秘密,谁没有底牌,秦墨当时固然有些疑惑,却也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秦墨却是没有想到,会在宗门的禁地深处,再遇到黎枫雪行。

    此时,石殿深处,黎枫雪行伫立,她的肌肤呈现半透明,隐隐可见泛着金玉色泽的骨骼,以及蕴含在她体内,宛如大海汪洋般的可怕气息。

    这情景,让秦墨三人说不出一句话来,他们都很清楚,拥有金玉之骨的骨族,代表着什么。

    传说中,只有骨族王者,才能拥有金玉之骨。

    “黎枫雪行……”阮意歌清癯俊逸的脸庞,浮现震惊之色,他隐居冰焱峰多年,也曾见过几次黎枫雪行。

    却是想不到,这个天资绝艳的女弟子,竟是一位骨族绝世强者。

    深吸口气,阮意歌刚欲开口,却见黎枫雪行浅笑摇头,一股令人窒息的意志降临,竟使阮意歌说不出一句话来。

    顿时,阮意歌神情骤变,自苏醒以来,首次露出震撼之色。

    他本来以为,修成的【三一斩魂诀】,拥有堪比天境强者的战力。足以凭借一己之力,扫平此次宗门的灾厄。

    然而,接触到这股恐怖的意志,阮意歌的信心动摇起来。他很清楚【三一斩魂诀】的强大,同时,也非常清楚这门功法的缺陷。

    一门天功,本身是没有缺陷的,但是,这门功法却是残缺的,有着致命的缺陷。

    “【三一斩魂诀】,想不到千元宗之中,竟有人练成这门残缺天功……”

    黎枫雪行看了过来,目光落在阮意歌身上,妖异的美眸微动,露出些许惊讶之色。

    随即,她玉手轻挥,伴随着一阵轻响,大殿中央,出现三张骨质的椅子。

    “阮师叔,衍宗师弟,墨师弟,请坐!你们此来,是想要化解【至音玉璧】预示的宗门劫难吗?”

    “其实,本座也很期待,与【至音玉璧】所预示的应劫之人,展开一战。”

    “不过,在此之前,先要确定一下,玉璧所示的应劫之人,到底是谁……”

    话音落

    黎枫雪行一双纤手轻挥,可以看到,她指间溢出一道道气劲,旋转而出,却并不是袭向秦墨三人,而是射向后面的残缺玉璧。

    一瞬间,残缺的【至音玉璧】上,金钟、玉锣鸣响,交织成一曲天籁般的乐章。

    乐声入耳,让严正以待的秦墨三人,立时身躯僵直,三人的目光莫名呆滞起来。

    整座石殿中,一缕缕骨火不断窜升,照耀的大殿一片通明,却充斥着无比的邪异气息。

    秦墨的心神,在一刹那恍惚起来,脑海中景象纷呈,浮现一幕幕奇异的情景……

    这些景象,乃是当初千元宗遭遇巨大灾厄,门内不断剧变的过往。

    随着这些景象走马观花般掠过,秦墨心神俱震,终于明白这场灾厄的始末。

    昔日的至元宗,由于太过强盛,使得龙舵阁、落月峰等五品宗门感到畏惧。

    于是,这些宗门暗中布置,想要削弱至元宗。对于落月峰来说,这种阴诡手段,并不是第一次施展,已经是相当驾轻就熟。

    针对至元宗的计划,在上一次的千年之战中期,就已经开始。

    但是,所有的计划布置,皆是失败了,没有起到实质的效果。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当时的至元宗,拥有那块【至音玉璧】,凡是危及宗门生存的危险,玉璧都能提前预知,使得至元宗能够从容化解。

    这样的结果,让龙舵阁、落月峰等宗门越发的恐惧,令这些宗门的强者们畏惧不已。

    随后,龙舵阁、落月峰的宗门强者们,开始在暗地里,四处泄露至元宗强大的根源,目的是想给这个宗门,竖立更多的敌人。

    蚁多咬死象,这是击败一个强大敌人的极好方法。何况,当时的至元宗固然强大,相比其他五品宗门,还没有强大到大象的程度。

    随着时间流逝,在上一次千年之战的末期,骨族中的一位强大存在,听闻了至元宗的消息,对于【至音碧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而后,便爆发了至元宗那场毁灭性的浩劫,【至音玉璧】也在那场剧变中损坏大半……

    从此的至元宗,便伴随着种种的厄运,宗门强者不断凋零,这种情况,就如同一种可怕的诅咒。

    是的,当时的宗门强者们,就视种种的厄运,为一种诅咒。

    随后,至元宗不断势弱,直至跌落五品宗门的宝座,被驱逐出西翎主城,成为现在的千元宗。

    时间飞逝,一直衰弱的千元宗,终于迎来了一些兴起的契机,宗门上下认为诅咒终于解除,厄运终于过去……

    但是,谁也没想到,那位骨族的强大存在,却化身为一个人族,进入了千元宗。

    ……

    轰隆隆……

    秦墨的脑海中,一幕幕景象飞掠而过,如同是最恐怖的梦魇,吞噬着他的心神,将他的灵魂拉入无底的深渊。

    这一刻,秦墨的身心一片冰冷,他能清晰感受到,宗门长久以来,那些先辈们经历的痛楚、绝望……,也能感受到,在这些灾厄的背后,黎枫雪行施展的恐怖力量……

    这一瞬,秦墨感觉自己,似乎要坠入这些梦魇的景象中,永远无法醒来。

    忽然,耳边传来轻轻的声音:“小子,醒来吧,不能在这里睡过去……”

    这个声音,犹如利剑斩断枷锁,一下子将秦墨从迷惘中,生生拉回了现实。

    身躯剧震,秦墨睁开眼,目光转为清明,赫然发现,自己竟是坐在骨质椅子上。

    旁边,阮意歌、帝衍宗也是坐在骨椅上,两人双目紧闭,身躯疯狂抽搐,仿佛是经历某种可怕的梦魇。

    突然,阮意歌惨叫一声,悲呼:“师兄、师姐……”随后,他身体瘫软,倒在骨椅上,再无一丝声息。

    帝衍宗则是闷哼一声,眼角滑落一缕血泪,也是晕厥过去。

    见此情景,秦墨霍然起身,瞪视前方的黎枫雪行,他心中难以抑制,涌动着无穷的杀意。

    “黎枫雪行……”秦墨手腕一震,【狂月地阙剑】已是出鞘,剑尖前指,剑气如飓风般喷薄而出。

    对面,黎枫雪行伸出一根玉指,轻轻弹动,顿时,将狂暴如飓风的剑气消弭无形。

    “果然,与我之前预料的一样,墨师弟你,才是【至音玉璧】提示的应劫之人呢。”

    “墨师弟,你不要怀有这样强的杀意。你我之间,马上要有一战。但是,你若是怀着这样的杀心,与我一战,胜算就太小了。”

    一具骨制的王座,从地下缓缓升起,黎枫雪行端坐在上面,注视着秦墨,认真说道。

    那语气,像是一个好友的劝诫,充满了真诚,却让秦墨遍体生寒。

    “你不用担心阮师叔,还有衍宗师弟,他们现在的状态,反而是好事。”

    “墨师弟你或许不知,阮师叔修炼的【三一斩魂诀】是残缺的,这门天功固然强大,其奥义之处,乃是在一个躯体中,炼成三魂兼容之身。所谓三生万物,三魂融为一体,则魂力泉源无穷,与自身修为融合,则能爆发可怕的战力。”

    “不过,残缺的【三一斩魂诀】一旦修成,就会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魂力过度的透支,就会枯竭。阮师叔之前已经耗损了太多的魂力,若是再透支魂力,必定会逝去,本座不忍这样的惊才绝艳之辈夭折,就让他这般睡去。

    “或许有一天,阮师叔能够醒来,则能补全这门天功的缺陷……”

    “至于衍宗师弟,他心中有一个心魔,本座让他沉睡在梦中,度过这个心魔。若他能醒来,则体内再无缺憾。”

    坐在王座上,黎枫雪行侃侃而谈,一言一行,皆流露着无穷深邃的睿智。

    这样的情景,却让秦墨的心神,越发绷紧,他难以想象,面对的这个骨族强者,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仿佛能够洞悉一切。

    话语轻轻顿住,黎枫雪行注视着秦墨,露出一抹妖异炫目的笑容,“所以,墨师弟,你要明白,若是接下来的一战,你若战败,阮师叔、衍宗师弟,以及千元宗的所有人都要死。你,准备好了吗?”

    轰隆隆……,那具骨质王座忽然变化,化为一条条白骨锁链,笼罩了整座大殿,将黎枫雪行、秦墨笼罩进去。

    “千钟齐鸣,千锣齐响,对于【至音玉璧】做出的预示,本座一直很好奇,到底是否会应验。墨师弟,其实本座也很希望,这一战的结果,与玉璧预示吻合呢……”

    说话间,黎枫雪行手中的那张琴,忽然燃烧起来,化为一张晶莹剔透的骨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