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82章 骨鳄王
    孤峰的小径上,一团团骨火燃烧起来,伴随着铺天盖地的强大气息,笼罩了整座山峰。

    一具具骨族武将走来,每一具散发的气势,都至少是地境以上,甚至十多个逆命境强者的气息。

    其中还混杂着无比可怕的气机,让血婴如同羔羊置于虎口,动弹不得,那是天境强者的恐怖场域。

    “骨鳄王,竟然布置了这么多护卫?这个该死的混蛋……”血婴凄厉咆哮,周身血光大盛,准备自爆。

    “嘿嘿,骨鳄王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做我们的主人?”一个骨族武将冷笑,赫然是地杀,正狞笑着瞪视血婴。

    忽然,一股难以抗拒的气息传来,生生遏制了这种自爆,将血婴整个定在原地,连一丝力量都提聚不起来。

    黑暗中,一缕骨火飘来,旋即到了近前,却是一团骨火包裹着一块金色头盖骨。

    砰砰砰……,在场一群强大的骨族武将纷纷跪地,如同迎接它们的君主。

    那块金色头骨的骨火,升腾起来,转而化为一具妖娆婀娜的光影,赫然是黎枫雪行的模样。

    一双妖异的眸子亮起,注视着血婴,一股恐怖的意志涌来,令后者不由自主,双臂匍匐在地,五体投地。

    “你,是那个沼泽中的英魂所聚……”黎枫雪行轻笑,散落莫名的美丽。

    这时,血婴瞪大眼睛,失声道:“我认得你,你曾进入过‘血骨沼泽’,还凭吊过英灵。你竟是骨族……”

    说到最后一句,血婴语气中充满了彻骨恨意。

    黎枫雪行笑了笑,走到那具石棺前,而随着她的走近,石棺中传来的撞击声越来越响,隐隐传来畏惧的吼叫。

    拍了拍石棺,黎枫雪行笑道:“你的来意我知道,你许多同伴的英灵,都是被石棺中的这家伙吞噬。你是来报仇?”

    在那双妖异眸子的注视下,血婴低头,纵有无边恨意,却也感到无比的畏惧,不敢开口。

    咔嚓!

    石棺被掀开,陡得窜出一条巨大的骨架,长足有百丈,赫然是一头巨鳄的骸骨,巨嘴张合着,朝着血婴咬去。

    然而,这头巨鳄的头骨,却被一只朦胧的光掌按住,任凭它如何挣扎,也自动弹不得。

    “骨鳄王,你想吞噬了这具血婴,恢复力量吗?”黎枫雪行轻柔说道。

    “您……,您想干什么……”这头巨鳄的语气,开始充满了敬畏,旋即色厉内荏的吼道:“你想杀我?您不能杀我,我是听命于那几位存在的仆从,您不能杀我啊……”

    那只光掌按下,将巨鳄的嘴狠狠按住,再也发不出半点声息。

    “本座很少对同族出手,不过,你的行为成功的触怒了我。早在许久之前,本座就在寻找类似【至音玉璧】的宝物,你是少数的知晓者之一,不仅没有上报,还想偷偷毁掉。”

    “你这样的行为,也是那几个老不死的指使的么?你以为毁掉了【至音玉璧】,本座就没有办法,再造一个出来么……”

    砰咚……,黎风雪行的手掌,深深陷入到巨鳄的骨中,并传出一股股可怕的波动。

    随即,这头巨大骨鳄的身躯,除了头骨之外,开始迅速变化,化为一面骨玉壁。

    这块骨玉壁上,有着各种乐器,钟鼓、锣瑟碰撞,发出难以言喻的悦耳声响。

    “不,不,求您饶命……”

    咔嚓……,骨鳄王的声音戛然而止,它的头骨被摘了下来,其中的灵智尽被抹去。

    看着握着巨大鳄头的黎枫雪行,骇得血婴连忙低头,它不敢想象,到底遇到了骨族中怎样的强大存在,连一具骨王的所有烙印都能强行抹杀。

    “这具身躯倒是制造【骨音玉璧】模子的绝佳材料,不过一具骨王的身躯,还是不够的。至于这个头颅……”

    黎枫雪行随手一抛,如同丢死狗一样,将巨鳄的头骨丢给一个骨族武将,正是曾为妖鲨的地杀。

    接过这具骨王的头骨,地杀嗬嗬怪笑,也不顾周围骨族强者的羡慕目光,立时将头骨咬成粉碎,吞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黎枫雪行看了看血婴,道:“本座杀了骨鳄王,也算是给你报仇了。你要为本座做一件事。”

    血婴匍匐在地,它纵是不情愿,又哪里敢出言反对。何况,骨鳄王确实是死了,死在黎枫雪行手上。

    一股隐秘的意念,传入血婴的识海中,它愣了愣,不禁瞪大眼睛,注视着黎枫雪行,它不明白为何会是这样的事情。

    “去吧,这件事若是完成,本座会为你重塑肉身。”黎枫雪行这般说道。

    “这……,是!”血婴不禁苦笑,这件事做起来并不困难,并且,也不违背它的本心,况且还有这样诱惑的条件。

    血光一闪,血婴当即遁走,朝着西翎主城的方向而去。

    此时,东方的天空,浮现一抹光亮,黎明马上就要到了。

    “在人族地界待了十数年,也该回去了。可惜,在回去之前,才发现秦墨这样有趣的人族……”

    看着远方,西翎主城的方向,黎枫雪行笑了笑,挥手划开空间,一群骨族强者旋即消失。

    片刻,东方的天际跃起朝阳,照耀着西城的大地……

    ……

    砰砰砰……

    一阵阵爆裂声在秦墨耳边响起,随即,他只觉浑身无比剧痛,仿佛整个身躯要被勒断一样,猛地惨叫一声,醒了过来。

    睁开眼,秦墨赫然发觉,全身被一条条狐尾捆住,尾巴不断收紧,其中的力量越来越强。

    并且,这些狐尾上,跳动着一缕缕青焰,化为一根根青焰之针,刺得他全身针锥般的剧痛。

    噗……,秦墨一口老血喷出,转头看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赫然是银澄这头死狐狸。

    “你这狐狸,想要干什么!?”秦墨一开口,只觉声音无比嘶哑,喉咙如刀割般的疼痛。

    他发觉自己正躺在一块岩石上,不远处是冰焱峰的后山温泉,周围萦绕着缕缕地气,正呼啸着涌入他的身躯,修补体内近乎千疮百孔的经脉。

    “哼!你小子竟然醒来了,本狐大人还以为你这辈子都醒不来了。”银澄那张狐脸忽然凑近,咧嘴鄙夷道。

    不知为何,再见到这头死狐狸的脸,秦墨觉得很亲切,扯动僵硬的脸部肌肉,挤出一丝笑容。

    随即,银澄抛来一瓶宝丹,让秦墨服下调息,并一面告诉他,昏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事实上,那晚之后,秦墨就被留在宗主峰,由宗门集中所有资源救治。

    可惜,秦墨所受得伤势,实在太重了。按照狐狸的毒舌来说,就如同一块坚韧的皮革,被打成了一块烂皮,连再利用的价值都没有。

    全身经脉都是千疮百孔,丹田碎了一半,全身的肌肉、骨骼也受了难以治愈的伤势,无论宗门再如何动用资源救治,也无法治疗这些伤势。

    关键一点,秦墨一直是昏迷的,谁也不知,这位天才横溢的少年是否在下一刻逝去。

    随后,再救治无果之下,在熊彪等人的强烈要求下,宗门高层将秦墨移到了冰焱峰。

    对于秦墨的伤势,银澄本来也是束手无策的,这种伤势的严重程度太可怕。换成其他武者,只受十分之一的伤,估计都挂了。

    于是,银澄突发奇想,有了一个法子,就是模仿【天干十二针】对秦墨施针。

    当然,这头狐狸是不会这种针法的,但好歹被治疗到现在,能够知晓那种行针的强度,并以青焰琉璃火模拟个七成。

    所以,它就用七条尾巴紧捆着秦墨,以青焰模仿行针强度,给秦墨全身施针,戳得他全身都是针孔。

    就这样,连续治疗了七天,秦墨竟然醒来了。

    “怎么样?本狐大人无比天才的想法,你小子是不是很叹服?你瞧瞧,你那话儿在治疗下,都增大了两圈……”

    银澄眯着眼睛,看向秦墨的下体,后者脸色发黑,夹紧双腿,心中对这狐狸的一些感激之情荡然无存。

    随即,不待秦墨开口,银澄却是肃容道:“你小子现在能醒来,也是及时。若是再晚两天,不仅冰焱峰咱们没法待了,整个千元宗都要挪地方了。”

    闻言,秦墨脸色一变,看向狐狸,沉声道:“怎么回事?难道是十峰山脉,在骨族祸乱中被破坏的太过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