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83章 神都卫使者
    “哼哼……,若是十峰山脉被破坏的太厉害,反而不需要挪地方了。”银澄哼唧冷笑。

    这头狐狸习惯性的舔了舔爪子,道:“在这一次骨族祸乱中,千元宗的门址并没有遭受什么损伤,但是,你小子知道自己宗门的损失么?宗门高层有一半强者受伤,有三分之一现在去疗伤潜修,宗门弟子受伤也是数不胜数……”

    “这样的情况,千元宗的整体实力至少下降了四成。当时,这并不是最重要!”

    伸出爪子,银澄摇晃了一下,咧嘴道:“最重要的,原本千元宗晋升五品宗门的希望,你、帝衍宗都受伤过重,能不能恢复过来尚是未知数。而黎枫雪行的情况,本狐大人也猜到一二。”

    “现阶段的千元三骄等于全部折翼,而熊彪那小子还不够格被人重视,你觉得这样的状况,千元宗的处境能好吗?”

    秦墨的脸色沉了下来,立时明白了狐狸的意思,这一次的大劫难,千元宗固然安然度过,但是,危机并未消除。

    噔噔噔……

    阵阵凌乱的脚步声响起,数道身影从铁柳树林中窜出,是冬东咚、熊彪、秦云江、东圣海和左熙天闻声赶来。

    “墨哥儿,太好了,你醒了!”

    冬东咚惊喜的奔过来,却是落在了熊彪后面,人熊少年抱着秦墨,瓮声吼道:“师兄,你终于醒了!太好了,你和阮大叔要是再不醒来,俺真是……”

    说到此处,熊彪的声音有些哽咽,竟是说不下去。

    阮峰主!?

    秦墨身躯一颤,一颗心沉了下去,他想起了在禁地的石殿中,阮峰主和帝衍宗的情况。

    问及两人的状况,东圣海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阮峰主在哪里?扶我过去。”秦墨沉声道。

    片刻,在秦云江的搀扶下,秦墨一行人来到后山的阁楼里,一具玉床上,阮峰主就躺在那里,神情很安详,仿佛睡着了一样。

    据东圣海所说,这张玉床是宗门的宝物,能够吸收地气,滋养身体。人躺在其上,就算数十年不动弹,也能保证肉身无恙。

    玉床上,阮峰主的身上,散发着一种紊乱的气息,很强大,仿佛是三种气息混杂在一起。

    “太上长老说,这是修炼【三一斩魂诀】的后遗症,若是阮峰主能够醒来,自是最好。否则,最好不要惊扰阮峰主的安眠。”左熙天轻声说道。

    【三一斩魂诀】!?

    秦墨想起在禁地石殿中,阮峰主失去神智时,口中惨呼的两个名字。

    “小子,【三一斩魂诀】练成之后,固然威力绝强。但是,这门天功的修炼过程,无比残酷,阮意歌就这样沉睡,未必不是件好事。若是他能自己醒来,说明度过了心中的可怕心魔,才能补全这门天功的缺陷。”银澄的心念传音响起。

    秦墨沉默不语,他如今武慧通达,实则已经猜到了这些。只是,却是不能接受,阮意歌这般沉睡下去。

    若是自己足够的强,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脑海中掠过这个念头,秦墨不禁握紧双拳,若是这次宗门劫难中,他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这一切就不是这样的光景。

    瞧着秦墨的心绪很低落,东圣海连忙道:“老四,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宗门现在有大麻烦了。”

    随即,一群少年将秦墨昏迷期间,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骨族祸乱平息,宗门劫难解除后,龙舵阁、落月峰等十多个五品宗门则是联合起来,声称千元宗如今的情况,已是不具备六品候补宗门的规模。

    所以,要从十峰山脉迁出,从主城外三千宗除名,迁到西翎战城其他区域去。

    “龙舵阁、落月峰……”秦墨冷笑不已,转念一想,问道:“羿大元帅,还有驮刀门等宗的反应呢?难道毫无异议?”

    “若是毫无异议,咱们千元宗早就从十峰山脉被赶走了……”

    冬东咚脸上露出愤怒之色,原本龙舵阁、落月峰等宗门的联合,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

    因为,在西翎主城中,倾向于千元宗的势力也是很多,羿大元帅,简帅,还有驮刀门、缠灵宗等等……

    先不说其他,单是羿武狂的支持,就足以平息一切质疑声。

    不过,这样的情况,在七天前发生了变化……

    “据说皇都的神都卫营,派来了一位使者,这家伙很支持落月峰等宗门的提议。”东圣海这般说道。

    随即,东圣海解释道,皇都的神都卫营,实则就是西翎卫的统领机构。

    由神都卫营派出的使者,不仅在地位上,高于西翎卫营的大统领,并且,这个使者与羿武狂,西翎军团的大元帅也是平起平坐。

    “这些倒还好,关键这个家伙的修为,亦是天境武者。所以,千元宗的处境才如此麻烦!”东圣海这般说道。

    秦墨看了看东圣海,他知道东圣海来历神秘,背景惊人,既是如此说,那消息都是确实无误。

    “神都卫营,皇都……”秦墨喃喃自语,感到现在情况的棘手。

    “不能迁出去,小子,绝对不能迁出去!冰焱峰的后山,可是宝地,绝不能拱手让人……”银澄传音说道。

    这时,熊彪则是告诉秦墨,关于千元宗现在的处境,羿大帅也提出了解决的办法。

    就是,只要秦墨、帝衍宗任何一人,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就会有转机。

    毕竟,以秦墨在鹰隼试翼会上的惊艳战绩,只要他实力尽复,即便是皇都派来的使者,也无权干涉这样一个天才所属宗门的事务。

    “羿大帅已经下达命令,墨哥儿你若是醒了,立刻就赶往主城。在【伪·地脉通天塔】中,修炼疗伤能事半功倍,尽快恢复实力。”冬东咚说道。

    秦墨点了点头,展开内视,检查身体的伤势,心中则是有了计较。

    ……

    当天,秦墨并未立刻启程,赶往主城。

    而是先前往宗主峰,拜见车宗主、太上长老等师长,这才知道现在宗门的力量薄弱。

    原来,千元宗固然一直盛传,有三位太上长老健在。

    可事实上,除了洪戈然太上长老外,其他两位太上长老早已寿元无多,只是向外放出风声,让宗门的敌对势力有所忌惮。

    此次宗门劫难后,那两位太上长老立刻闭关,已是无法再出手。除非是宗门再遭灭顶之灾,两位太上长老才会出关,冒死一搏,那时也是他们陨落之时。

    至于洪戈然太上长老,则在这次劫难中,受了不轻的内伤,短时间内也难恢复。

    而宗门的顶级战力,十峰之主,以及宗门的核心长老、护法,也在此次劫难中,受伤过半。

    现在的千元宗,能够保持战力,宗师境以上的绝顶强者,竟是不足十指之数。

    车宗主的修为,固然十分高绝,很接近洪戈然太上长老,却是独木难成的尴尬。

    抛开宗门的顶级战力,现在最尴尬的一环,就是宗门的年轻一辈。秦墨重伤在身,帝衍宗依然在昏睡,黎枫雪行又是此次骨族祸乱的根源……

    至于熊彪,终是太年轻,尚未成气候。

    “墨师侄,身为宗门长辈,我本不该要求后辈太多。但是,现在宗门的处境,实是艰难,只盼你此次主城之行,能一举恢复实力,为宗门争取一些缓冲的时间。”车宗主沉声恳求。

    秦墨心中震动,点了点头,却是提出要求,要将昏睡的帝衍宗,也一并带往西翎主城。

    与车宗主一番商议,秦墨又来到后山禁地,看着损坏一半的【至音玉璧】,心潮起伏,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件护宗神器,可谓是护佑千元宗悠长的岁月,却也因它掀起了种种风波。

    嗡嗡嗡……

    残缺的玉璧上,钟微鸣,锣微响,却是再也无法发挥预知之能。

    秦墨伫立许久,转身离去。

    当夜,一辆马车驶离千元宗,载着秦墨、熊彪、昏迷的帝衍宗,以及冬东咚等少年,朝着主城方向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