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85章 九千剑座
    伴随着巨门的关闭,秦墨视野一片漆黑,四周没有一丝光亮,连他的超凡六识也失去作用。

    身体空荡荡的,仿佛置身于一片幽寂的空间,这种奇异的感觉,让秦墨想起了在风王宫殿中,被埋在地下,修炼种地**的情景。

    随后,震耳欲聋的波涛声传来,秦墨的六识迅速恢复,睁开眼睛,赫然发觉伫立在一座孤峰顶端。

    轰隆隆

    孤峰四周,是一片汪洋,巨浪翻涌,浪花飞溅至半空,则化为缕缕雾气消散。

    身旁,熊彪、昏迷的帝衍宗则是不见踪影,秦墨心中一惊,忽有所觉,转头望去。

    只见距离这座孤峰不远,还有两座山崖,其上有着两个身影,赫然是熊彪、帝衍宗。

    “这里就是伪地脉通天塔的内部!?”

    秦墨很是吃惊,诚然此前,想象过宝塔内部的情景,必定是很奇异。

    却是想不到,这座宝塔内部,竟是这样一番光景。

    这时,腰间的百宝囊中传来异动,银澄、高矮子相继跳了出来。

    “这就是伪地脉通天塔的内部么?还不错嘛。”银澄眯着眼睛,评头论足道。

    高矮子也是满意点头,评价说宝塔内部,快要赶上他在族内的住所了。

    随后,银澄告知秦墨,这样的景象,乃是西翎主城的地底,一条地气主脉所化。

    这座伪地脉通天塔的位置,恰是在一条地气主脉的上方,有绝世强者以无比惊人的手段,将主脉的磅礴地气强行吸了上来,建造此塔,形成一处修炼宝地。

    不仅如此,建造此塔的强者还施展了特别的手段,铸成一座座孤峰,使得武者能够在其上修炼,并不会被浩荡的地气洪流吞噬。

    要知道,一条主脉的地气洪流,拥有堪比鬼雾海深处的庞大压力,即使是宗师境的强者身处其中,也是难以幸免。

    那种恐怖的压力,秦墨在修炼种地**时,则是亲身体验过,若非他身具斗战圣体,恐怕当即身体就爆裂了。

    “建造这样一座宝塔,绝不会一个人的功劳,也绝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必定是西翎军团的无数强者参与铸造,并耗费了数百年,方能成功。”银澄得出这样的结论。

    高矮子亦是点头:“不错,毕竟西翎军团从未出现过王境以上的盖世强者,这样一座宝塔想要建成,至少需要300年以上。”

    秦墨点了点头,心说难怪韦副使那么说,会让简万宸那般愤怒,当场就翻脸。

    这座宝塔的建成,必定耗费了西翎军团无数的心血,却被韦副使说是栾皇一脉的资源,如何让西翎军团的将士不怒。

    想及韦副使,以及神都卫营的使者,还有龙舵阁、落月峰等宗门,秦墨心中涌动冷意,自己需要尽快强大起来,将这一笔帐一一结算清楚。

    秦墨观察了一下远处,熊彪、帝衍宗的情况,前者进入这里后,已经迅速入定,犹如鱼儿进入湖水,疯狂吸收着浓郁的地气。

    而帝衍宗依然在昏迷,但是他的气息,也逐渐好转,变得浑厚起来,看来带他进入宝塔,是很正确的。

    “开始疗伤吧!”

    随即,秦墨盘膝而坐,展开内视,检查体内的伤势。

    然而此时,却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稍稍运转体内的真焰,秦墨全身的毛孔,立时如同打开的闸门,周围浓郁的地气疯狂涌了进来。

    这样的情况,乃是斗战圣体的特质,对于地气的亲和力达到一个骇人的程度。

    若是秦墨身上毫发无伤,对于这样的情况,自是再高兴也没有。

    地气如此浓郁的修炼环境,乃是武者梦寐以求的地方,可是现在,以他尚未恢复的经脉,承受如此浓郁的地气贯体,着实有些吃力。

    “银澄阁下,有没有办法,暂时将周围地气的浓度降低一些。”秦墨询问狐狸。

    闻言,银澄、高矮子嘿嘿笑起来,二话不说,拍着胸膛保证,一切交给它们来办。

    随后,就见这狐狸一张嘴,猛然一吸,犹如鲸吸一般,将四周澎湃如潮的地气纷纷吸了过去。

    “慢点,慢点,给本大爷留点!”

    高矮子嚷嚷着,就见他两只眼珠瞪起,顿时,眼、耳、鼻等七窍中,竟是全部生出强烈的吸力,将周围的地气汹涌吸去。

    这一幕,瞧得秦墨目瞪口呆,算是真正见识到,吸收地气的速度,到底极限在那里。

    而后,秦墨不得不制止这两个家伙,让它们吸收的速度慢一点,给他留一点地气,方便疏离自身的伤势。

    闭上眼,伴随着地气丝丝入体,秦墨再次展开内视,体内的情形一一呈现。

    丹田、五脏六腑,以及全身的经脉中,之前所受的内伤,早已是痊愈。

    但是,秦墨的四肢百骸,却是充满了无数的裂痕,若是肉眼可以看到,那是无数细小的剑伤。

    承受那股可怕的意志,并施展幻天拔剑术,给身体带来的巨大伤势。

    正如那个声音消失前所说,也不知道秦墨能否撑过来,事实上,若非银澄的误打误撞,他真有可能无法醒转。

    随着地气入体,迅速滋养全身,秦墨发觉并无法修复这些剑痕。

    反而是提聚体内剑芒,运转心脏部位的那颗残缺剑魂,使得这些剑伤中传来丝丝剑意,令身体感觉舒服不少。

    “这些剑伤中,蕴含着极强的剑意,只要将这些剑意吸收,才能身体尽复。”

    秦墨顿时明了,也不迟疑,一点点提聚体内的先天剑芒,缓缓运转至全身,所循行之处,有一丝丝的剑意从伤口处溢出,融入他体内的剑芒中。

    砰!

    孤峰顶端,秦墨体内爆出极强的剑势,那可怕凌厉的力量,将银澄、高矮子差点击飞。

    “这小子,看来他体内的那枚金剑印记,来历比本狐大人想象的还要不凡啊”

    银澄眯着眼睛,端详着秦墨的状况,此时,秦墨身周的剑意,已是不断凝聚,在其背后形成一柄巨剑的虚影。

    那巨剑的轮廓,古朴沉重,仅是看上一眼,就有种如山岳般沉重的压力。

    “这把剑,本大爷似乎在族中典籍中看到过”高矮子皱眉,陷入回忆之中。

    随即,这矮子似是想起什么,霍然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把剑的虚影,显是认出了此剑的来历。

    轰隆隆

    正在这时,秦墨身后的巨剑虚影发生变化,代之以一道剑座,八千九百九十九枚剑形插在剑座上。

    而那道巨剑虚影缓缓升起,朝着剑座的顶端落去,似是要成为这道剑座的主剑。

    然而,就在巨剑虚影的剑锋,即将触及剑座顶端时,忽然剑座顶端亮起,迸发出一股虚无的剑气,将巨剑虚影顿时击溃。

    这一幕,令银澄、高矮子目瞪口呆,它们很清楚,巨剑虚影代表着什么,刚才的变化,分明是巨剑虚影要成为剑座的主剑。

    却是想不到,竟是被秦墨体内的剑意,给生生击溃了。

    这时,就见剑座顶端,出现一个圆形光球,呈半透明,几近虚无,其中蕴含着一柄剑的雏形,若隐若现,看不真切。

    一柄剑胚的雏形!

    自此,秦墨的剑座剑形,终达九千之数。

    “难道说,这小子的剑魂一旦彻底凝成,其剑魂的奥义,比那柄巨剑还要强大?”高矮子失声惊呼。

    饶是狐狸、高矮子,皆是各自族中的旷世天才,但是这样的惊人情景,它们尚是首次见到。

    就在此时,秦墨体内传出阵阵剑吟,背后的剑座之影荡漾着,由虚转实,又由实转虚,逐渐消失。

    随后,秦墨身体内,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犹如巨鲸吸水一样,疯狂吸收着四周的地气。

    呼呼呼,这座孤峰上,地气在被疯狂吸收下,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而秦墨则是漩涡的中心。

    在秦墨的体内,真焰在以一种疯狂的速度恢复着,并且,曾经吞服的那些天材地宝的精华,在此时尽数释放出来。

    秦墨心中闪过明悟,知道这是一种厚积薄发,当初为了冲击宗师境、开启圣体第四层,所做的一切准备,终是在今日,要彻底激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