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94章 回礼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197.html
    雨晨的信!?

    信封由淡蓝天蚕丝编织的帛纸制成,入手冰凉,封口的烙印,则是一道剑痕,散发着无比轻灵的剑意。

    这一道剑痕,是萧雪晨印刻上去的,若有人强行拆开,必定会遭到剑意的反噬。

    拿着这封信,秦墨心绪波动,却未当即拆开,而是看了龚掌柜一眼。

    这一眼,直入人心,仿佛将龚掌柜整个人看透,令他有种衣不蔽体的恐惧感。

    龚掌柜心中狂跳,连忙起身,鞠躬赔罪,道:“羽先生,恕罪,您不要动怒。我是想着在皇都开设分馆,对于羽馆的发展,有着莫大的好处。所以,前往皇都时,就刻意放出消息,让雪晨小姐知晓了。您……”

    说到此处,龚掌柜已是浑身冷汗淋漓,他心中实是惶恐到极点。

    之前,到皇都开设羽馆的分馆,并向皇都萧家借势,迅速站稳根基。在龚掌柜看来,这一系列的举措,实是再正确没有。

    若是那一处分馆,在皇都彻底打响名号,羽馆的名望,很快就会镇天国皆知,甚至传向大陆各地。

    对于龚掌柜来说,能将一家店铺,开设到这样的规模,实是不枉此生。

    但是,现在面对羽先生时,龚掌柜才惊觉,这位神秘的绝世强者,又岂会在意这些。

    在羽先生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借势皇都萧家,很可能引起这位绝世人物的反感,那就大大不妙了。

    想及此,龚掌柜额头已是渗满汗水,暗怪自己聪明一世,怎会糊涂一时。

    “算了,我也没有怪你。羽馆怎么说,也是我的产业,龚掌柜你尽心尽职,在皇都开设分馆,乃是眼光独到的举措。辛苦了,以后还劳龚掌柜你多费心。”

    秦墨捏了捏这封信,终是指尖运劲,将封口的剑痕烙印抹去,打开了信封。

    信封里,并没有只言片语,而是一页石刻。

    这页石刻的材质,乃是用上好的玄级石料制成,其上镂刻着一幅风景,乃是一座气象浩瀚的巨城,笼罩在盘旋如龙的地气之中,若隐若现,散发着无穷气象。

    皇都!

    仅是看上一眼,秦墨就已确认,这座巨城的景象是皇都。

    这页石刻的刻法,固然比不上秦墨的“云雕石刻”,但是,已是有三成相似。

    拿着这页石刻,端详了几眼,秦墨不禁失笑摇头,按照这样的速度,那人儿再过三年五载,估计就能彻底掌握“云雕石刻”。

    这样的速度,可比当年,秦墨学习这门刻法,要快上许多。

    想想也不奇怪,前世的萧雪晨,就是“云雕石刻”的开创者,今生,再见到秦墨的“云雕石刻”,必定很快就能琢磨出来。

    这页石刻的背面,则是有着两个字回礼!

    “要用这样一页拙劣的石刻,换我一页成品?这如意算盘打得真好。”秦墨哑然失笑。

    他脑海中,甚至能想象得出,萧雪晨写下这两个字时,美眸中的那一抹淡淡狡黠。

    “羽先生,雪晨小姐在皇都,可是无数人仰慕的倾国绝色,能够配得上她的俊杰,当世凤毛麟角。但是,您则是稳稳的其中之一,再加之雪晨小姐对您的好感……”

    龚掌柜瞅着秦墨的神情,立时开始疯狂拍马屁,将秦墨吹得天上少有,地上皆无,听得秦墨自己都一阵恶寒。

    “行了,行了。龚掌柜,你去准备一下,这次除去炼制神针,还要炼制一些其他东西。”

    秦墨将【焰刻】所需的材料清单,丢给了龚掌柜,省得这老头马屁拍得没完没了。

    接过清单,龚掌柜立时匆匆离去。

    咯吱……

    院门关上,后院里恢复寂静,秦墨看着这页石刻,心绪波动。

    这时,衣袖中,银澄则是探了探头,瞅着这页石刻,撇嘴道:“就知道你这小子不死心,现在那妮子一份信过来,你就心猿意马了吧?哼哼,看不出来,你这糟老头子的性格中,竟还有纯情少年的一面。”

    翻了翻白眼,秦墨收起这页石刻,瞅了瞅这狐狸,懒得搭理它。

    与一个妖族狐狸,谈人族的感情,又哪里说得通。况且,秦墨与萧雪晨之间,牵涉到太多,又哪里能说得清。

    “你这狐狸,别关心这些有的没得,还是合计一下,如何获得进入那里的名额吧。”秦墨说道。

    听到关于寂天古墓的事情,银澄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过来。这狐狸挠了挠下巴,这是它迫切想要某种宝物时,才会显露的习惯。

    不过,这狐狸此次,却是三箴其口,坚决不谈寂天古墓的一切秘密。

    对此,秦墨暗中斜眼,这狐狸实是一毛不拔的性子,一旦关乎到真正重要的秘密,竟一丝都不想透露给旁人知晓。

    “这个名额进入的地方,只是寂天古墓的边缘地带,其中的机缘只是对应宗师境强者。银澄阁下,依照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吧。”秦墨淡淡说道。

    “不行!本狐大人的寒毒拔除,已经到了相当关键的阶段,再说,与你小子相处长了,也算是有些交情了。本狐大人怎能看着,你一个人去涉险呢?”银澄一脸肃容,真诚说道。

    秦墨:“……”

    于是,秦墨与银澄之间,开始了长达半个时辰的“真诚”交谈,前者努力劝狐狸不要去,后者则是真情流露,一定不让秦墨单独去冒险。

    一人一狐软磨硬泡,许久之后,银澄口风松动了下:“有本狐大人在,一定能帮你小子寻到最佳的机缘。若是你小子的圣体,开启到第六层,也算是能配得上萧家那妮子了,能够将这丫头弄上手,可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秦墨嘴角抽动了一下,淡淡道:“你这狐狸,若是再藏着掖着,我可不会帮忙多弄一个名额。你就算不说,我去找高矮子,也能问一个清楚明白。”

    顿时,银澄如同被踩了尾巴一样,差点暴跳起来:“你……”

    瞧着这狐狸的模样,秦墨暗自点头,自己果是猜对了。无论是银澄,还是高矮子,必定知晓寂天古墓的一些秘密。

    银澄咬牙切齿,恨声嘀咕了一会儿,终是开口,告知一些寂天古墓的秘密。

    “寂天古墓,在我大狐族的典籍中,记载的话语只有一句古墓寂天,其中蕴藏之秘,很可能是葬天的秘密……”

    秦墨顿时骇然,失声道:“葬天?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以为所谓的天,是这个天吗?”银澄冷笑着,爪子指了指夜空,却是摇头,“这其中牵涉的惊天秘密,对于你来说,还是太早了点。若是能够进入这片区域的边缘地带,摸索出一条门径来,就是巨大的收获。”

    “若是你小子,能在那里,得到一场大造化,就有资格,知晓寂天古墓的全部秘密了。现在,你还太早了点,未至传说境……”

    银澄这般说着,一个劲摇头,再不肯多吐露一点秘密。

    秦墨亦是心神震动,不再追问。

    随即,一人一狐开始讨论,关于要准备的种种物品,为不久之后的皇都之行,做足准备。

    “皇都么?想不到真会去那里。”

    秦墨这般思忖着,起身走出后院,开始忙碌起来,着手炼制一批神针。

    接下来的数天,秦墨都是在羽馆度过,忙着炼制神针,铸造【焰刻】,并为银澄、高矮子施针,助这两个家伙,早日恢复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