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95章 西翎码头
    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顶端,乃是一处山坪,地面如镜子一样,打磨的极为光整。

    远望过去,这座山峰的顶部,仿佛是被生生削去了一块。

    山顶四周,狂风如罡,其凶猛的程度,就是连巨大的岩石都能刮走。

    山坪中央,端坐着一个年轻的身影,狂风呼啸袭来,临近他身前十丈处,却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狠狠绞碎。

    这年轻人,穿着一袭白衣华服,膝上摆放着两柄短刀,散发着妖异邪魅的气息。

    忽然,在山坪的通道处,一个护卫出现。

    这年轻人睁眼,看了过去,如刀般锋利的目光,令那护卫立时半跪在地。

    “大人,属下截获了一封信件,觉得很重要,想请您过目。”护卫满身冷汗,恭敬禀告。

    “信件?即使是十万火急的信件,也不能成为打扰我修炼的借口。”年轻人冷冽一笑,语气很冰冷。

    那护卫顿时遍体生寒,知晓这年轻人喜怒无常,动则杀人。当即不敢怠慢,连忙将一封信件取出。

    一封冰蓝色的信件,出现在年轻人的视野中。

    “嗯?这是萧家特有的信封?”

    年轻人目光一动,右手一招,就见护卫身后,一柄短刀飞回,落在年轻人的膝盖上。

    见此情景,这个护卫的全身,当即被冷汗浸透。若是他迟疑片刻,现在已是难逃被腰斩的下场。

    两道刀芒交错,从年轻人眼中射出,切开了信封的封口,里面并无信件,仅是一页石刻。

    这页石刻上,刻画着一幅湖中岛屿的图案,风雨笼罩着岛屿,栩栩如生,隐隐似能听到风雨呼啸之声。

    翻开石刻的背面,则是刻着两个字回礼!

    “回礼!?据说雪晨小姐近段时间,很是喜爱石雕之技,这又是谁的回礼?”

    年轻人修长的眼眸中,泛着冰冷的杀意,随即冷冷一笑,将这页石刻捏碎。

    “这页石刻是从哪里来的?”年轻人淡淡问道。

    护卫不敢隐瞒,将这个信封的来历,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这件事情,不要让萧家知晓,雪晨小姐天仙般的人物,不是那些凡夫俗子能够靠近的。”

    “再有这封回信主人的消息,速来告知我。”

    说着,年轻人挥手,示意护卫退下。

    站起身来,两柄短刀在身周盘旋,如同两道刀龙缠绕,年轻人行至山坪边缘,俯视地面。

    远处,一座巨城的轮廓若隐若现,四周地气盘旋如龙,散发着万千气象。

    嗖……,年轻人飞掠而下,身形在云层中穿梭,仿佛是腾云驾雾,如银丸腾跃一般,朝着那座巨城上空而去。

    ……

    哗啦啦……

    西翎战城的边缘,一条滔滔巨河横亘,水流湍急如潮,如骏马奔腾,朝着远处流淌而去。

    这条巨河,正是西翎主城护城河的源头。

    传闻,这条巨河的另一端,就是镇天国的皇都所在地,巨河的另一条分支,就是皇都的护城河。

    河岸边的一处码头,一艘艘庞大的机关船停靠,码头上人来人往,形形色色的人群来往奔走,络绎不绝。

    这是西翎码头!

    整座西翎战城境内,四面皆是山脉、平原,唯一的码头,也就是这里。

    “墨哥儿,西翎码头的人真是多啊!挤得我都快要窒息了。”

    人群中,冬东咚环顾周围,乍舌不已,他肥胖的身躯挤在人潮中,颇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身旁,秦墨、秦云江、熊彪三人一阵无语,这胖少年会感到窒息,是因为他更胖了点。

    这段时间以来,随着骨族祸乱的结束,秦墨的伤势恢复,冬东咚又恢复了以往乐观的性子。

    人就是这样,一旦乐观起来,胃口就会大开。

    而冬东咚这段期间,除了闷头研究阵道,就是吃,吃,吃……

    于是,胖少年的体重,也随之飞速飙升,达到前所未有的重量。

    “东咚,你真要减肥了,否则会胖死的。”秦墨叹了口气,这般劝诫好友。

    瞧着冬东咚圆球般的身躯,秦墨有些担心,这胖少年会不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胖死的阵道天才。

    旁边,秦云江、熊彪也是点头,觉得秦墨的担心不无道理。

    “放心,我已经计划好了。从今天开始,就专注修炼,进入辟谷阶段。”冬东咚拍着胸膛说道。

    是吗?

    秦墨很是怀疑,也不多言,带着其余三人,朝着一艘机关船走去。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就是皇都!

    此次皇都之行,原本预定的人数,还有东圣海、左熙天,帝衍宗三人。

    可是,就在数天前,三人分别接到各自家族的召令,皆被秘密接走了。

    从临行前,左熙天透露的只言片语,以及他痛不欲生的神情中,秦墨大致能猜出,三人被家族接走,恐怕也是前往寂天古墓的那片边缘地带。

    “当初开辟那条残缺通道的势力,究竟有哪些呢?”秦墨暗中猜测。

    一行四人来到船舱入口,那里早已排起长长的队伍,一些排队的武者想要插队,但是,看到那些护卫们,则是打消了念头。

    船舱入口的一队武者,一个个气息悠长,眼中精光内蕴,竟然全是先天境的强者。

    看守入口的护卫,尚且如此强大,毫无疑问,一艘机关船上的护卫武力,绝对有更强的存在。

    为了一路上的航行,能够一切平安,排队的武者们皆是有些收敛,不敢放肆。

    冬东咚、秦云江则是很震惊,也很好奇,西翎码头的防卫力量,未免也太惊人了点。

    要知道,即使是西翎主城的帅府,绝大多数的护卫的修为,也是大武师级别。

    先天强者组成的队伍,实是很奢侈的,征用这种级别的队伍,所要支付的代价,远远超过大武师级别的队伍。

    秦墨则是低声解释,这些护卫武者并非隶属镇天国,而是属于三大商行。

    “船票!”为首的一名武者面无表情,伸出手来。

    秦墨等人,各自取出一块令牌,上面刻着“聚宝斋”三个银字。

    那名武者一见之下,脸上顿时浮现一丝笑容,指着船舱入口的石壁,道:“原来是聚宝斋的乘客,走过‘还真石壁’,请到二等舱休息。”

    排队的人群中,随之传出一阵惊叹声,许多人都是识货的,自是清楚这块令牌的份量。

    刻有银字的聚宝斋令牌,则是代表着,秦墨四人的身份,来自于聚宝斋的总店。

    在三大商会的护卫队面前,这种令牌的份量,自是能通行无阻,享有种种的优待。

    而在这些护卫武者面前,镇天国军队,五品宗门的弟子等等身份,皆不被看在眼里,都是一视同仁,只能购买到三等舱,也即是普通舱的船票。

    秦墨收起令牌,对于这些护卫武者的反应,也是有些诧异。这四块银色令牌,乃是临行之前,冷先生相赠的,想不到竟是这般好用。

    “到达皇都后,落脚的地方,肯定不能以西翎卫的身份,前往神都卫营了。至于皇都的皇卫军团,与十大战城军团的关系,一向不和睦。我与羿帅、简帅相熟,肯定也不能去了。”

    “算起来,凭着这块银色令牌,前去皇都的聚宝斋分店,倒是不错的选择。”

    这般思忖着,秦墨走到那块“还真石壁”前,如镜面般光华的石壁,微微波动了一下,散发出柔和光华,却是再无异样。

    秦墨眉头一挑,看来圣灯中的空间极是隐秘,高矮子、小白虎不二待在里面,不用担心被发现。

    “你小子的担心是多余的!圣灯的灯座空间,无比隐蔽,即使是潜进皇都的栾皇宫殿,也不会有异状。”银澄的心念传音,这时响起。

    闻言,秦墨微微一笑,与三个好友一起,登上了这艘机关船,朝着二等舱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