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96章 通往皇都的航道
    这艘巨船的二等舱,其布置可谓是美轮美奂,凭借聚宝斋的银字令牌,秦墨四人分到的房间,是挨在一起的。

    并且,四人房间的另一个出口,则是通往一个专用大厅,可供四人用餐会客,布置的极是典雅别致。

    坐在大厅的太师椅上,秦墨抚着名贵的把手,不禁是微微摇头,想到了当初在鬼雾海坐船的待遇。

    当时的那张船票,可是着实让秦墨肉疼不已,却也只能购买一张普通舱。

    大厅中,一位俏丽迷人的侍女走了进来,询问秦墨四人有什么需要。

    “四位贵宾,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二等舱的贵客,所有的花费都是五折。”这位侍女甜笑道。

    闻言,冬东咚顿时两眼发光,紧盯着这侍女,急切道:“真的吗?所有花费都是五折?任何的花费吗?”

    被这般直勾勾的盯着,侍女发觉这胖少年的眼睛,竟是直直的盯着她高耸的胸脯,不禁俏脸涨红,暗道这胖少年也太急色了。

    不过,这种情况在机关船上,也是很常见的。只要是你情我愿,并且价格合适,船上的侍女们也是愿意的。

    侍女俏脸绯红,点了点头,暗道,这胖少年固然是胖了点,但是,也肥嘟嘟的可爱,倒是不讨厌。

    不过,在侍女眼中,最为中意的还是秦墨,这黑发少年端坐在那里,有种超凡拔群的气质,却是很沉静,犹如一弯深潭,仔细看上几眼,似要将人的心神吸摄进去。

    “这位贵客有任何要求,都是可以满足的!”侍女低着头,脸颊泛红,欲拒还迎的模样,是个男人看了都心动不已。

    然而,冬东咚的目光,却是一直看着侍女的胸脯,在他眼中看到的,却是两个大大的肉包子。

    “我要吃肉!把肉类的食物都上一份,要快,都一整天没吃东西了,饿死我了。”胖少年连声嚷嚷着。

    这一番话,立时得到熊彪的赞同,他也是有些饿了,要吃个饱才行。

    这名侍女闻言,不禁目瞪口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脯,似是明白了什么,顿时满脸通红,逃也似的溜走了。

    秦墨看在眼里,瞅了瞅冬东咚,暗中摇头,这小子迟早有一天,会吃得胖死的。

    片刻,便有人送来满满一桌的美食,冬东咚、熊彪和秦云江确是饿了,立时埋头狂吃海喝,不亦乐乎。

    吃喝的空隙,胖少年则是抬头,纳闷刚才的侍女为何不来,他还想多给一点小费呢。

    对此,秦墨只能无奈摇头,深觉胖少年实是不开窍。

    砰咚!

    船身颤动了一下,随即飞驶起来,以极快的速度,驶向远方。

    坐在大厅的窗旁,看着岸上飞速倒退的景物,秦墨怔怔出神,对于此次皇都之行,倒是有些期待的。

    前世,大陆乱象纷飞之际,镇天国的皇都,则是最先被毁去的区域。

    前世的秦墨,也曾到达过皇都地界,但是,那时的皇都已是满目苍夷,有七成的区域成了废墟。与传闻中,地气如龙,皇者之城的描述,实是相差太远。

    今生,倒是要领略一下,镇天皇都的森严气派。

    “墨哥儿,咱们为何要乘船去皇都,不能乘坐飞禽坐骑,或是传送阵吗?”胖少年嘴里塞满了吃的,含糊问道。

    “你这小子,少吃点,别撑死了!”

    秦墨这般训斥着,却是解释到,第一代栾皇为了皇都的安全,便在皇都周围的万里区域,布置了惊天阵法,使得巨禽难飞,传送阵失效。

    唯有这一条巨河,是通往皇都的最便捷途径。

    “通往皇都的陆路,数千年来,也未开拓过,道路周围遍布凶险,时有强大的存在出没。若是走陆路,时间很漫长,至少要一月以上。”

    “至于水路,相对快上许多,五天之内,就能到达皇都。不过,你们不要以为,水路有多安全。”

    一边说着,秦墨拿着一块烤得金黄的肉,扔出窗外,直射向远处的水面。

    下一刻,就见水面上,砰得冲出一条触手,长约百丈,触手上长满了吸盘,竟是将那块烤肉吸摄过去,卷进了水中。

    可以看到,那条触手上,散发着实质般的妖气,乃是一头强大的妖兽,至少是先天级的强度。

    见此情景,冬东咚三人皆是目瞪口呆,一头先天级的妖兽倒还不算什么。关键是,这是在巨河的浅滩区域,就有这样强大的妖兽,那在更深的水域呢?

    可以想见,若是没有防御力惊人的机关船,想要在巨河上安全航行,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巨河的水域如此凶险,为何王庭不派人来清理?”秦云江很是不解。

    秦墨笑了笑,却是没有说话,王庭怎么可能派遣强者来清除。

    通往皇都的道路,如此艰难险阻,应是当初的栾皇一脉有意为之,这些天然的屏障,是阻挡敌人进攻的最佳壁垒。

    “栾皇,皇室……”

    秦墨淡淡一笑,让三个好友继续狂吃海喝,他则是站起身来,走出了大厅。

    沿着船舱的走廊,秦墨走出了二等舱的区域,来到了三等舱,七弯八绕的一会儿,走进了一个偌大的大厅。

    顿时,喧闹的人声传来,阵阵吆喝声、叫骂声此起彼伏,四周弥漫着酒气、血腥气,以及各种各样奇怪的味道。

    若是换成一个养尊处优的世家子弟,闻到这种味道,恐怕第一时间就会吐出来。

    不过,秦墨对于这种味道,却是很熟悉。

    这是大型机关船中,最龙蛇混杂的地方,普通舱喝酒、吃饭的大厅。

    前世,秦墨每次乘坐机关船出航,都会来到这里,探听各种消息,或是寻求一些活计。

    在这里,充斥着骗子、小偷、刀口舔血的亡命之徒,以及形形色色的人,稍有不慎,就可能被骗得裤子都没有,但是,若是留心一点,却也是发财的好地方。

    环视一圈,秦墨寻了一个角落的桌子,坐了下来,取出一壶劣质的酒,在那里自饮自酌。

    “听说了吗?此次皇都征召,十大战城的北灵战城,只有十二名少年宗师被征召。其他九大战城,至少也是三十人被征召呢!”

    “嘿嘿,这有什么奇怪的。谁让北灵战城,出了一位北王统帅。若是当今皇室在强盛一些,恐怕一个名额都不会给北灵战城。”

    “那是,现今皇室对于北灵战城的忌惮,一年胜过一年。再加之如今的北灵战城,天才辈出,已是呈现井喷之势,若是再出一位北方王,那栾皇一脉可就头疼喽。”

    “如今的十大战城,其强盛的程度,皆是一年胜过一年。反观栾皇一脉,却是日渐衰落。先不说十大战城,就是皇都的那几个庞大势力,也不是当今皇室能够左右的。”

    秦墨耳边,不时传来此次皇都征召的消息,显然,对于足迹遍布镇天国的武者们来说,皇都征召的事情早已不是秘密。

    大厅中,很多人对其中的内幕,知晓的相当清楚。唯一不清楚的,就是这个名额所关乎的试炼地,竟是寂天古墓的边缘地带。

    显然,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他们甚至没有听说过寂天古墓的事情。

    这时,又是一句句的话语,传入秦墨耳中。

    “听说了吗?皇都地灵榜的位置,又发生剧烈变动。”

    “这有什么稀奇,此次皇都征召,十大战城的众多年轻天才皆是涌向皇都,地灵榜的变化若不剧烈,那才叫怪事呢。”

    “话是这么说,可是,连排在前二十的位置,也发生了变动啊……”

    “不会吧?兄弟,你是不是搞错了,十大战城中的武道天才,有人能冲击地灵榜前二十?”

    “我哪里会错,地灵榜前二十,已经有三个位置变动了。恐怕除了第一的萧家那位,无可撼动,排在后面的都有可能变动。”

    纷乱的声音,一一传入秦墨的耳中,他目光闪动了一下,又听了一会儿,发觉没有其他有用的消息。

    随即起身,离开了喧闹的大厅。

    这时,在乱哄哄的大厅四处,有数个身影窜出,跟随着秦墨的身影,离厅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