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97章 杀人越货和翻船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200.html
    沿着狭长的走廊穿行,此时天色渐暗,日头已是西落,夜幕降临。

    远处,巨河的水流滔滔,一眼望去,竟是看不到尽头,这样一条巨河的规模,实则如江海一般辽阔。

    黑暗中的河面,不时有庞大的身躯起伏浮沉,那是潜伏在河水深处的妖兽,一到黑夜来临,就会出动觅食。

    可以看到,河流深处,一道道光柱是时隐时现,那是妖兽的巨眸之光,正在四处寻找猎物,也在窥视机关船的强弱虚实。

    很快,这些妖兽的眸光淡去,显是确认了机关船的强大,不敢随意发动袭击。

    走在狭长的走廊上,秦墨的脚步很轻,却是对普通舱的每一条道路,都似相当熟悉。

    事实也确是如此,前世的大陆战火纷飞,为了躲避战乱,三大商会的机关船是极为安全的避难所。

    前世的秦墨,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机关船的普通舱中度过。

    这种机关船的样式,与十数年后,并未有太大的改变。秦墨甚至能预测到,普通舱的每一处阵角,布置在什么位置,因为在前世,拥有【疾影切】的武技,他曾多次参与机关船的阵法布置。

    这种机关船上的防御阵法,其牢固程度,堪比地级上阶阵法,但是,这种防御阵法的其他方面功能,则是相当匮乏。

    可以说,机关船上的阵法,是牺牲了一切方面的功能,只为加强防御力。

    这种做法,虽然很极端,却是很好的保证了机关船的安全性,足以在高阶妖兽、鬼兽群的冲击中,坚持一个昼夜以上。

    绕过船舷的一个拐角,秦墨知道,这是普通舱中的一个死角。

    然而,刚一转弯,秦墨则是一愣,他看到船舷前,站着一个银衣身影,正迎着夜风,眺望远方,欣赏远处巨河的诡异夜景。

    见此情景,秦墨不由一惊,他刚才固然有些思绪起伏,但是,六识却是保持着警惕,竟没发觉拐弯处有人。

    并且,秦墨的目力,早已达到虚室生电的程度,比之夜能视物,强上不知多少。

    却是看不清这人的身影,只觉是雾里看花,若隐若现,很是朦胧。

    “这是个高手!”

    秦墨微微皱眉,却是不欲和陌生人打交道,对这人恍若未见,径直准备走过去。

    突然,身后传来两股寒意,如同黑夜中张开獠牙的毒蛇,紧紧锁定了猎物。

    两股犹如实质的杀气,笼罩住秦墨的身躯。

    秦墨身形一滞,停了下来,转身望去,就见两个黑衣大汉站在不远处,正冷冷瞪视着他。

    “小子,你最好不要声张,否则,脑袋与身体分家,就怪不得我们了。”

    “小子,将聚宝斋的银字令牌,交出来!”

    两个大汉分别说着,他们手中各提着一对分水刺,宛如毒蛇的两根獠牙,在黑暗中闪烁寒光。

    聚宝斋的银字令牌!?

    秦墨顿时恍然,原来从自己登船的那一刻,就被人盯上了。

    “在三大商会的机关船中,抢夺聚宝斋总店人员的铭牌,你们好大的胆子!”

    秦墨低声喝道,言语之间,刻意做出一个少年纨绔子弟的声色俱厉,以及高高在上的气势。

    闻言,两个黑衣大汉冷笑一声,他们的眼眸中露出奇怪的神情,仿佛是在看一具尸体在那里喝问。

    咝!

    船角的阴影中,忽然浮现一抹淡淡的寒光,直刺秦墨身侧要害。

    这样诡秘的攻势,恰是在秦墨的视野死角发动,并且,竟是近在咫尺,欲一击毙命。

    这一瞬,秦墨立时明白过来,这两个黑衣大汉根本不是想抢夺聚宝斋的银字令牌,而是要杀人越货。

    之前的那番问话,纯是为了麻痹秦墨,以便两人的同伙,在阴影中一击必杀。

    秦墨不得不承认,这三人的配合,确实十分默契,哪怕换成先天境巅峰的强者,也会引恨当场。

    可惜,秦墨真正的实力,并不是显露在外的先天中期。

    叮!

    一声细微的鸣响传出,随即消散在剧烈的风中,秦墨左手抬起,拇指与食指之间,捏着一枚分水刺的尖端。

    这枚分水刺的材质,无疑很不凡,乃是玄级中阶的宝物,但是,被两根手指捏住,竟是无法动弹分毫。

    面前的两个黑衣大汉顿时色变,他们立时醒悟到,遇到了扎手的硬点子。

    其中一个大汉立时脸色一变,露出笑容,道:“朋友,这是误会……”

    咔嚓!

    黑暗中,溅起一些金属碎屑的寒光,这是分水刺断裂时,溅起的碎屑。

    只见那枚分水刺的一截尖端,却是捏在秦墨的两指之间,一枚玄级中阶的宝器,竟是被他生生捏断。

    见此情景,无论是两个黑衣大汉,还是蹲在阴影中,忽然暴起偷袭的第三人,皆是骇然失色,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黑发少年看起来不过17岁,竟能凭两根肉指,捏断玄级中阶的武器,这是什么指力,这是什么修为?

    能够凭借两根手指,轻易捏断玄级宝器,绝不是先天强者能够做到的,那是先天之上的境界,绝顶高手才能拥有的实力。

    少年宗师!?

    三个黑衣大汉脸色苍白,不满20岁的少年宗师,为何会出现在普通舱?

    “误会?我一定不觉得这是误会,杀人越货,自然要做好被翻船的准备。”秦墨面容淡淡,开口说道。

    前世,对于在机关船上,发生这样的杀人越货勾当,秦墨实是经历的多了。对于这样的家伙,他没有丝毫的好感,当然,也不会有丝毫的容忍。

    “误会,真是误会!我们兄弟三个,只是想和朋友开个玩笑!”

    其中一个黑衣大汉干笑着,他的背部早已湿透,怎么也没想到,从上传开始盯上的肥羊,却是摇身一变,变成了无比可怕的强者。

    黑暗中,秦墨左臂一动,一柄短剑滑落下来,他的右手,搭在了剑柄上,缓缓拔出。

    这柄短剑,长一尺二,剑鞘是黑鲨皮革制成,剑身的品质,也只是凡级上阶而已。

    但是,当秦墨的右手,搭在剑柄的那一刻,却有着无匹的锋芒,从剑身上倾泄出来。

    撕拉!

    剑势未展,便有无形的剑气横空,鲜血飙飞,在阴影中偷袭的那人,连惨叫一声也没发出,已是喉咙上多了一个剑痕。

    一剑封喉!

    面前两个黑衣大汉,则是怪叫一声,身形如长蛇般窜起,朝着甲板外掠去,其身法之滑溜,犹如泥鳅一般。

    嗡嗡……

    一道剑芒闪烁,在黑夜中划出一道弧线,竟是同时掠过两人的身体。

    噗通、噗通……,四截尸首跌落在甲板上,秦墨已是收剑入鞘,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转身欲继续前行。

    这时,一阵鼓掌声响起,一个很奇特,也很悦耳的声音传来:“好剑法!这位兄弟,真是好剑法!”

    船舷前,那个银衣身影已是转身过来,正注视着秦墨,拍手喝彩。

    秦墨抬头,在朦胧的火光中,看清了这银衣人的面容,却是瞳孔一缩,脑海中嗡鸣了一下。

    “风吟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