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05章 阵道神兵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208.html
    刷!

    荣奕手腕上的那枚玉扇坠饰,霍然变大,变为一尺长的玉扇,扇骨似玉非玉,似金非金。

    扇面的材质,泛着缕缕阵纹,散发着极其神秘的气息。

    阵武神兵!

    秦墨眉头一挑,已是认了出来,这是将高深的阵纹刻入铸器材料中,由此铸造出的神兵。

    这种阵武神兵,有着种种神奇的功能,这枚玉扇可大可小,变化由心,想必就是其中一种奇妙功能。

    荣奕手持玉扇,连续扇动,一阵阵青玉般的扇风鼓荡而出,将高台上残留的剑意,悉数清扫一空。

    这一幕,当真如翩翩公子,手持玉扇,在庭院中闲庭信步,说不出的潇洒,也是惹得台下的人群一阵欢呼。

    许多人高呼荣奕的名字,希望他能够彻底击溃这个一地鸡毛,为皇都武者们出一口恶气。

    刷……,荣奕轻摇玉扇,极是潇洒,他冷视着秦墨,淡淡道:“一个跳梁小丑,也敢妄言皇都无人?”

    话语一顿,荣奕看向台下,道:“你这样的跳梁小丑,本来不值得我出手,不过,你惹得尚小姐不开心,我自不能容你再蹦达!”

    台下,尚潼兰抿唇一笑,说不出的妖娆,她此刻的心情很愉悦。

    此前,她对荣奕一向不假以辞色,因为此人的名声很狼藉。荣奕虽是出身皇都世家,但是,此人生性凉薄,对待朋友一直很刻薄,又天生好色,不仅好女色,还好男色。

    诚然,皇都的风气奢靡,但是,荣奕的所作所为,还是很多人不耻,尚潼兰自是不喜与之有往来。

    不过,若是荣奕能以摧枯拉朽之势,将这个一地鸡毛击杀,挽回她的颜面,陪他一宿,倒不是什么坏事。

    高台上,荣奕的心情也很好,真是瞌睡时就有人送枕头。

    他对于自己的声名狼藉,一直很苦恼,诚然他出身世家,并且,武道天赋出类拔萃。

    但是,在皇都的世家门阀,单凭一个武道天才的光环,是无法得到长辈的关注的。

    还需要受人赞颂的名声,才是跻身世家核心子弟的敲门砖。

    若能击败一地鸡毛这个跳梁小丑,必定能赢得许多人的称赞,对于荣奕这样狼藉的名声,无疑是极好的洗白机会。

    况且,荣奕的目光,贪婪的扫过尚潼兰丰腴的娇躯,他对尚府这朵名花,可谓是垂涎已久,今天终于有机会一亲芳泽。

    这样一箭双雕的好事,让荣奕甚至怀疑是在梦中,所以,他接到尚潼兰侍女的口讯,当即就全速赶来。

    玉扇轻摇,荣奕以居高临下的态度,俯视着秦墨,淡淡道:“三招!我让你三招,三招之后,希望你能撑住我一招!”

    “哦,那我不客气了。”

    秦墨丝毫不知客气,当即短剑一震,一剑已是刺拉出去。

    这一剑,既无锋芒,也无气劲溢出,很是平平无奇的一剑。

    看到这一剑,很多人甚至认为,秦墨战至此刻,已是强弩之末,已是没有再战之力。

    对面,荣奕矜持一笑,玉扇轻旋,顿时玉色扇风溢出,化为一片片玉色气劲,犹如无数蝴蝶展翅飞舞,极是绚丽夺目。

    这一式扇技,在皇都极其有名,乃是一式地级守势,称之为【玉蝶屏风势】!

    无数玉蝶劲气的每一次振翅,都会产生极强的反震力,将攻击成倍的反弹回去。

    可以说,荣奕刚才所说的礼让三招,根本是一个幌子,实则他第一招就施展了攻守兼备的杀技,要将对手一举击溃。

    注视着这一式华丽扇技,秦墨神情不变,这一剑终是刺入蝴蝶纷飞的屏障中。

    轰隆!

    刹那间,那道无数玉蝶交织的屏障,霍然撕裂开来,仿佛是一股狂风席卷,将无数玉蝶摧残殆尽。

    而这股狂风,正是秦墨的那柄短剑!

    一瞬间,在玉色扇风交织的光芒照射下,却见短剑的剑身,产生层层叠叠的虚影,令人生出炫目的错觉。

    那柄短剑,仿佛是由成千上万的剑影重叠在一起,经由光辉的反射,终是展露出真面目。

    这情景,令人想起了捕猎的变色龙,待到猎物上钩的那一刻,方才展露獠牙,发动绝杀一击。

    下一刻,【玉蝶屏风势】已被破尽,短剑与玉扇碰撞在一起,而荣奕的脸色,却在此时骇然失色。

    此时,荣奕只觉手中的玉扇,好像是被成千上万柄短剑撞击着,无数道锋锐的剑气沿着玉扇,直刺入他的经脉,令他整条手臂瞬间麻木。

    “糟糕!我的护体真焰竟然毫无作用!这是先天剑芒,七成以上的先天剑芒!”

    荣奕当即反应过来,他的应对也是神速,迅速松手,弃扇疾退,想要脱离这一剑的攻势范围。

    而秦墨的短剑,却在这时一顿,由极动转至极静。

    随后,剑身一动,将玉扇拍向荣奕,就见玉扇在半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度,袭向荣奕的身侧死角要害。

    这一式变招,当真是鬼神莫测,令人头皮一阵发麻。

    不过,荣奕却是不惊反喜,他腕部的坠饰摇动,传出一声轻鸣,竟是牵引着玉扇,重新悬挂在坠饰上。

    这项功能,也是这件阵武神兵的妙处之一,能够自动寻主!

    然而,荣奕却是感到,在玉扇之上,传来一股澎湃的力量,直袭他体内,蔓延至全身。

    砰砰砰砰……,荣奕连退七步,才是稳住身形,却是脸色苍白。

    他张了张嘴,顿时一口鲜血喷出,溅落在地。

    这是荣奕当机立断,将玉扇上残存的可怕力量,借由一口鲜血喷出,否则,当场就会重伤。

    台下,许多武道强者甚至看得清楚分明,那口鲜血中,还有着一颗门牙。

    “好……,一地鸡毛……”

    荣奕脸色青白交加,他还想说上几句场面话,却觉嘴巴漏风,才注意到门牙被震落的事实。

    此时,荣奕哪里还敢停留,纵身一跃,飞身离去,转瞬消失不见。

    这个时候,台下观战的人群鸦雀无声,许多人神情呆滞,仿佛是睡梦中被一大桶冰水浇醒,尚未回过神来。

    人榜排名前万的荣奕,一剑败北!

    这个事实,使得很多人浑身一个激灵,彻底清醒过来,这才真正意识到,这个一地鸡毛的实力,达到何等可怕的程度。

    这个家伙,分明是宗师境的一个怪物啊!

    “怎么?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吗?”

    秦墨伫立高台上,环视周围,依旧是此前欠揍的语气,但是此刻,人群却是纷纷挪开眼睛,不敢与一地鸡毛的目光对视,无人敢上台挑战。

    人群中,尚潼兰娇躯颤抖,她美丽的容颜有些扭曲,气得差点要尖叫了。怒哼一声,转身拂袖离去。

    连续问了十几遍,秦墨见实在无人挑战,心中很是失望,只得先去兑换百胜的奖励。

    瞧着一地鸡毛不甘愿的模样,观战人群无不恨得牙痒痒,人们现在明白过来,这个一地鸡毛此来,就是冲着百胜而来,巴不得一直有人上台挑战。

    “一地鸡毛,有本事明天再来,我们大皇都必有高人,狠狠惩治你!”

    “没错,皇都高手如云,你这井底之蛙,也就今天逞逞威风,有本事明天再来。”

    望着秦墨走下台时,许多人实是气不过,纷纷出言挑衅。

    “哦,是吗?”秦墨侧头,面具下的眼眸,斜眼看着挑衅的人群。

    这一瞅,立时气得无数人火冒三丈,嗷嗷叫唤,扬言今晚就争相告走,让皇都的宗师境怪物明天来惩治秦墨。

    看着人群义愤填膺的场面,秦墨暗自点头,这把火浇得差不多了,明天看来还会有很多人挑战。

    于是,在聚宝斋几名执事的陪同下,秦墨前往后台,领悟百胜的奖励。

    与此同时。

    人群中,一个灰袍老者看着秦墨的背影,皱眉沉思,他手掌中握着五枚龟甲,一道道玄奥的文字在龟甲中隐现,旋即又消失不见。

    “有趣!这个小家伙很有趣,竟然不是人榜万名之内的天才?”灰袍老者露出笑容,“看起来观星楼搜寻人才的本事,也不是巨细无遗嘛,呵呵,既是如此,这个人才你们观星楼也别想发现了。”

    这般自言自语间,灰袍老者双手一合,随即张开,喷薄出一股股无形的气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