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07章 观星楼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210.html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皇都街头的灯火,分外绚烂。

    镇天国皇都,与十大战城不同,自从建都以来,除去第一、第二代栾皇在位,遭受过几次外族的大规模袭击。

    从第三代栾皇继位开始,皇都就再未受过战事,数千年来的和平,让这座庞大的都城极其繁华。

    入夜以来,街头巷尾的人潮来往不绝,犹如川流不息的河流,阵阵的人声喧嚣尘上。

    内城区和外城区交界的运河上,一艘艘画舫随波逐流,丝竹之声悠扬,动人乐曲不绝于耳,整座皇都尽显一番盛事景象。

    这样一座皇都,每时每刻,都会有奇事发生。

    人们口中谈论的奇人奇事,总是那样新奇,引起很多人的惊叹。

    相形之下,十二外城区的西北城区,白昼在【聚宝台】爆发的事件,固然引起众多武者的震惊,但是,也仅是在这片城区内传播。

    ……

    四大内城区,东部城区的中央,一座高楼矗立。

    这座高楼,高达千丈,直入云端,乃是东部内城区的标志之一。

    这座高楼,亦代表着皇都的一方大势力观星楼!

    此刻,观星楼顶端的平台上,一抹身影伫立,穿着黑色长袍,隐约可见长袍下的婀娜娇躯。

    这个身影,正是当初在东烈战城,手持人榜的持榜者,被东圣海唤作紫阳的女子。

    抬头注视夜空,望着仿佛近在咫尺的星空,黑色兜帽下,一双美眸隐现,却是带着疑惑。

    “奇怪!星象有些絮乱,仿佛是被某种力量蒙蔽了,怎会如此?”

    紫阳的玉手中,捧着一块星盘,其上刻满星辰,绽放星光,与诸天星斗对应,遥相呼应。

    然而,此刻那块星盘上,仿佛蒙着一层淡淡雾气,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

    “哼!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有人施展绝世星术,将星象暂时蒙蔽了。”

    一个声音响起,随之一个白发老者出现,他手中也持着一块星盘,与紫阳手中那块的情况,如出一辙。

    见到白发老者,紫阳躬身行礼,道:“老师,这是有人蒙蔽的星象吗?可是,有关绝世星术的秘典,不是尽在我观星楼吗?难道施术之人,是我们观星楼的观星师?”

    闻言,白发老者的神情一滞,却是没有回答,只是抬头,注视着满天星斗。

    下一刻,白发老者的眼眸,竟是绚烂起来,他的瞳孔化为两轮星盘,倒映着诸天星斗的缩影。

    其中,一颗颗大星在那双瞳孔中闪烁,而后,星光逐渐敛去,白发老者闭上眼眸,再睁开时,已是恢复正常。

    他的神情,也是缓和下来,摆手道:“无妨!大星的星象并未被蒙蔽,想来是那一脉的家伙,向我们观星楼炫耀星术造诣,不需理会!”

    那一脉?

    紫阳很疑惑,她身为观星楼年轻一辈观星师中,最为天赋卓绝的一位天才,已是步入观星楼高层,也从未听说过,镇天国中还有另一脉观星师的存在。

    不过,白发老者对此,显是不愿深谈,只是告知紫阳,不用理会这些,再过一些时日,星象就会恢复正常。

    “老师,前些日子,学生提议,关于人榜第一万名的人选,您有决定了吗?”紫阳这般问道。

    关于是否将秦墨列入人榜前万名,紫阳一直拿不定主意,在鹰隼试翼会上,那位少年剑手的表现固然惊艳,但是,在她看来,秦墨的潜力比之铁岩、简月玑还是有所不如。

    毕竟,那少年的剑道资质固然惊才绝艳,但是,在先天资质上,比之古兽血脉,天生刀骨,还是有所不如的。

    以武道上的前景来说,古兽血脉、天生刀骨实是占了太大的便宜,这与后天的努力无关,实是天生的优势。

    武道一途,不懈的努力,固然是一个关键。

    但是,真正达到顶级时,天生的资质则成了拉开彼此差距的关键。

    白发老者皱眉,摆手道:“你说的那个秦墨,不在此次的皇都征召名单上,与此次的绝大机缘已是无缘。这是气运不佳的体现,如何还能列入人榜万名之内?”

    语气一顿,白发老者又道:“倒是那个铁岩,还有简月玑,在鹰隼试翼会结束后,修为突飞猛进,恐怕在进入那里之前,就能冲击地灵榜的位置。至于怎么排名,你该清楚了吧?”

    闻言,紫阳躬身行礼,表示明白。

    望着白发老者离去的背影,紫阳看了看手中的星盘,她的心中有些疑虑,总觉得疏漏了一些什么。

    ……

    夜晚,聚宝斋分店,诅咒客坊中。

    一道身影如轻烟般掠至,直窜进客坊的屋舍中,这道身影正是火速赶至的秦墨。

    依循着与狐狸的心念感应,秦墨迅速锁定了银澄的位置,乃是客坊深处的一间屋子里。

    距离那间屋子尚有数十米,秦墨就感受到,从里面传出诡异的力量,很是阴森,与这片诅咒客坊的阴森气息相似。

    但是,这股力量却是无比浓烈,仿佛是地狱最深处的气息。

    秦墨心中一紧,毫不迟疑,踏着“剑步”,砰得一声,冲进屋子里。

    只见屋子中央有一个坑洞,幽黑气息从中弥漫出来,充斥着整间屋子。

    坑洞旁边,隐约可见银澄、高矮子的身影,这两个家伙趴在地上,也不知情况如何。

    “你们两个家伙……”

    秦墨刚开口,就见银澄一跃而起,飞窜而至,那迅疾如电的速度,一点不像有所损伤的模样。

    “小子,你总算赶回来了,快点,快点给我!”银澄急声喊道,却是有些语无伦次。

    见此情景,秦墨一愣,不禁有些莫名,给你?给你什么!?

    “快将圣灯灯座拿出来,快点!”银澄连声喊道。

    秦墨略一怔神,看着坑洞中越发浓烈的幽黑气息,也不迟疑,立时取出那盏灯座。

    随即,这头狐狸衔着灯座,飞窜进洞中。

    紧跟着,秦墨便是看到,这狐狸用灯座当作锄头,在坑洞中挖掘着,将一块块幽黑的土壤,装进灯座的空间中。

    片刻,当坑洞中的黑色土壤被挖尽,圣灯灯座中立时产生一股吸力,将屋子里的幽黑气息吸收的一干二净。

    并且,这股吸力还在吸收整片客坊的诡异气息,可以看到,丝丝缕缕的气息被吸扯过来,钻入灯座之中。

    这时,银澄却将灯座丢给秦墨,喊道:“快收起来,咱们还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别让灯座将客坊的死气全吸收了。”

    光华闪烁,秦墨、银澄和高矮子的身影已是消失,进入灯座的空间中。

    偌大的灯座空间内,秦墨刚一出现,就觉得有些不对。

    只见空间中央,堆积着一方黑色土壤,一缕缕浓烈的幽黑气息弥漫,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那种黑色,与一般的墨色、乌黑截然不同,是一种纯粹的黑暗,充斥着森寒的味道。

    不过,在灯座空间中,却是有一股股厚重的气息奔涌而至,将那股幽黑气息,限制在黑色土壤周围,难以扩散开来。

    并且,秦墨还注意到,地面四周翻腾着勃勃生机,涌进那方黑色土壤中,中和着那种幽黑气息。

    “这是怎么回事?”秦墨皱眉,看向银澄。

    白天在【聚宝台】交战的空隙,秦墨才发觉狐狸、高矮子没有跟来,倒是并不以为意。

    毕竟,这两个家伙就算实力大损,也是有着种种保命的手段,又兼奸猾似鬼,想来怎么也不会出事。

    却是想不到,这两个家伙直接在诅咒客坊里,就闹腾出这么大的事情。

    尚未等银澄开口,就见高矮子咕噜一声,爬了起来,深吸口气,大叫道:“憋死我了,他大爷的,大爷我差点被这方废土的臭气给熏死!”

    这方废土!?

    秦墨闻言,心中一跳,眯着眼睛看去,就见那方黑色土壤的边角,被灯座的厚土之力中和后,竟是流转出一丝奇异的光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