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汉乡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陈阿娇的怒火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37792.html
    第九十八章陈阿娇的怒火

    云琅是一个婴儿。

    对于大汉来说,他仅仅是一个不到两岁的婴儿,探索世界的过程,需要小心翼翼。

    当婴儿第一次睁开眼睛看世界的时候,或许是新奇的,或许是恐怖的,也或许是没有意识的。

    云琅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婴儿,这有助于他迅的融入到这个世界中去。

    大汉的天空清澈无比,白云纤尘不染,同时,也表明,这里并非是云琅熟悉的工业化世界。

    太宰依旧在生云琅的气——他已经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给了云琅,却没有收到应有的惊喜跟狂欢,这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即便云琅很有孝心的陪他一起吃饭,也得不到一点好脸色。

    “多吃点豆腐啊,你本身钙质流失严重,不多补钙的话,骨头会酥掉的。”

    “我喜欢吃肉!”太宰夹起一块最肥的猪肉,一下子就填嘴里了。

    “牙都没几颗了,就不要吃肉了,多喝汤!”云琅给太宰装了一碗大骨头汤推过去。

    这些天啊,云琅一直在回忆自己曾经读过的关于盗墓贼跟考古掘的小说跟记录。

    就是为了能陪着太宰去一趟始皇陵。

    始皇帝这家伙实在是不足以信任,总要准备好了,进去的时候才会放心,面对始皇帝,云琅觉得不论多么小心都不为过。

    为看一次始皇陵,就把小命丢掉,简直无法跟跟自己交代。

    如果可能,云琅很想跟考古队一样弄几万人把陵墓掀开,等自己看完,做完记录之后再把陵墓给填上。

    这样做,至少安全。

    至于盗墓贼的法子,云琅想想就心惊胆颤,那些该死的作者为了增加故事的可读性,给书里面设计了太多恐怖的元素,不九死一生一回,就不算事盗墓!

    不过啊,这样也不错,至少按照故事里讲述的那样,准备过度也比准备不足要好。

    “今天,刘婆她们要开始缫丝了,您不准备去看看?听说妇人们煮茧缫丝的时候基本上是不穿衣服的。”

    “滚!”

    “行,行,不愿意看妇人,不如就陪我一起去烧石灰,你不想看看我是怎么把鹅卵石变成白色粉末的吗?”

    “滚!”

    “好,好,我听野人说,他们居住的地方有两个专门做泥人的老汉,我准备把他们弄回来,专门给陵卫们塑像,你也不去看看?”

    太宰手里的筷子停顿了一下,还是慢慢摇摇头道:“你打算等两个工匠做完泥塑之后就杀掉他们?”

    云琅也愣住了,过了好一阵子才道:“下不了手啊!”

    “你杀卫仲他们的时候可是一副铁石心肠啊!”

    “不一样,卫仲他们是知情人,他们死了,我们就安全了,那两个做泥塑的匠人不一样,他们不知道皇陵的事情,如果我请他们来干活,干完活再杀了,这事我实在是干不出来。”

    “那就学手艺!”

    “谁学?我一天忙的要死,让别人学跟让匠人塑像有什么区别?最后还不是要杀掉?”

    “我学……”

    从太宰那里出来之后,云琅的心情很好,一个人总想着去死,大部分都是因为无聊。

    如果他的生活忙碌的如同一条狗一般,他哪里还有时间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其实啊,给陵卫造像这回事,云琅早就有别的好办法,那就是雕刻十几个模子,然后把尸骨放进模子里面,倒进泥浆,等泥浆干透了,打开模子,一个塑像就造好了……

    现在,他更愿意让太宰一个个的捏制,将近两千具骸骨,够他弄十几年的。

    刘婆弄出来的场面很大,煮茧的地方就在温泉口子边上,温泉水是不能用来煮茧的,于是她就用了另外一种好法子,先是将定制的大木桶沉浸在滚烫的温泉里,然后把泉水倒进去,只要一夜,七八个巨大的木桶里的泉水,也就变成了滚烫的热水。

    这些热水取出来倒进煮茧的大锅里面,将蚕茧浸泡在满是皂角的热水里,浸泡一段时间之后,再放进另外一口水温更高的锅里面煮,然后再捞出来放进水温低的锅里面……很辛苦。

    最后开始缫丝,一排排的木头架子,上面有一个个的飞轮,妇人们找到茧头之后,就会抽丝,四五根蚕茧组成一根丝,只要轻轻转动飞轮,蚕茧就欢快的在水里翻滚,一根根几不可见的丝线,就会缠绕在飞轮上……非常的神奇。

    最神奇的事情就是,云琅坐在家里,眼看着妇人们抬着一筐筐的蚕茧出去,拿回来的却是一盘盘乳白色的丝线……

    骊山脚下盖房子确实很漂亮,只可惜这里地下水很丰富,地上潮湿的厉害。

    还没有进入夏天,砖墙上就起来了一层水渍……

    云琅决定用白色的石灰把墙壁刷一下,这东西不错,不但防潮,还能起到杀虫子的作用,再用石灰跟沙土,黏土混合之后做成三合土,把地面再铺一下,应该能起到非常好的防潮作用。

    鹅卵石渭河边上,山溪里面多的是,挑选拳头大小的一股脑的倒进挖好的柴窑里面,然后就点火猛烧,等石头全部都烧透了,取出来的就是石灰。

    用的时候只要泡进水里,石灰跟水反应之后,就成了石膏泥,拿来刷墙再好不过了。

    云琅很怀念徽派建筑中的青砖白墙,准备把云家庄子也弄成那种模样,虽然建筑充满了大汉风格,只要有了青砖白墙,云琅说这就是一种新的建筑艺术,有谁敢反对?

    云家的半大小子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一个个都是男子汉,干起活来很麻利,即便是烧石灰这种重体力活,他们也干的有声有色。

    在云家,一旦孩子们开始不管猪,牛,羊,鸡,鹅就说明这个孩子已经长大了。

    石灰是要烧一天一夜的,好在云家根本就不缺少木柴,开辟这片庄子的时候砍下来的杂木柈子堆了足足一亩地,十年都烧不完,即便是云家一直在烧木炭,也没有消耗多少。

    云琅满意的看着绿油油的群山,觉得自己有生之年是没有办法把这些树全部砍光,在大汉高喊环境保护会被人骂成傻子的。

    云家庄子冒起来的股股浓烟,五里地之外都能看见,充分说明了这里的人气很旺盛,是好事!

    一个宫装女子站在阁楼上,正在遥望云家庄子里冒出来的股股浓烟,青天白日下,烟柱冲天而起,蔚为壮观。

    女子的面容精致,妆容一丝不苟,葱白一般的手指纤长,指甲上的蔻丹嫣红的刺眼,看了一阵浓烟,就轻启朱唇道。

    “长秋,冒烟的地方是着山火了吗?”

    一个戴着乌纱冠的宦官躬身道:“启禀皇后,冒烟所在乃是云氏庄园,估计是在烧炭吧。”

    “咦?上林苑什么时候也有外姓可以入住了?”

    “启禀皇后,云家的主人有大功于我大汉,因此蒙陛下赏赐,才得以进入上林苑。”

    “什么大功?说说。”

    “也没什么,就是制作了一种新的耕犁,陛下命名为元朔犁。”

    美人笑道:“总算不是一个幸进的小人。”

    大长秋小心地看了一眼美人的脸色,低声道:“皇后,这些话不可再说。”

    美人闻听此言,勃然大怒道:“怎么就说不得?他刘彻拥千百美人夜夜笙歌,身边尽是一些奸佞之徒,就连卫子夫这个贱婢也被抬举成了皇后。

    我陈阿娇身处名门,当年一句“金屋藏娇”就让我母亲为他刘彻登基操碎了心。

    成亲的时候你侬我侬,就因为一些奸佞之徒的谗言,他就狠心的剥夺了我所有的荣光,刘彻!你好狠的心啊!”

    大长秋对陈阿娇间歇性的疯似乎并不吃惊,把身体稍微侧一侧,果然,一个朱漆托盘就被摔在了地上,然后,就是簪与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