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汉乡 > 章节目录 第一三九章阿娇的新视野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40442.html
    第一三九章阿娇的新视野(其余两章在早七点!)

    大长秋很想告诉阿娇,她已经不是皇后这回事,可是没看到阿娇怒气勃发的面容,叹了口气点头道:“您放心,此事自有公论!”

    阿娇探手用手帕擦拭掉孟二嘴角的油渍道:“这也是两个吃过苦的孩子。

    以前的时候,他们兄弟两总是跟在我后面讨要糕饼吃,几年不见,已经长成大人了……”

    大长秋看着猛吃猛喝的孟氏兄弟两,想想孟度与妻子这几年遭的罪,也觉得有些凄然。

    孟度是皇帝的贴身侍卫,在皇帝最凶险的日子里不离不弃,身上到底受了多少创伤,恐怕都数不清楚,这样的一位猛士,现在却因为术士的一句话就遭受奇耻大辱,也不知道是谁的错。

    孟大,孟二的两只鸭子,很乖巧,就蹲在他们的手边,在地上捡拾一些残羹剩饭。

    灰色的鸭子一点都不好看,阿娇却看的很是认真,过了半晌才对大长秋道:“这是野鸭子,我认识。”

    孟大笑道:“他以前叫大黄,后来变成了灰色的了,就只好叫做大灰,再过一阵子它们就能飞了。”

    阿娇笑道:“鸭子都飞走了,你还怎么养鸭子赚钱,养你母亲,养你妻子?”

    孟大认真的道:“大灰,二灰必须放走,如果不放走,明年我就再也没有野鸭子抓了。

    别的鸭子,我会剪掉它们的翅膀,把它们养的肥肥的,这样它们就飞不起来了。”

    阿娇吃了一惊,再次疑惑的看看大长秋。

    大长秋笑道:“只要不谈论别的事情,只谈论养鸭子,养鸡,养鹅,他们比一般人都要聪慧一些。”

    “既然如此,他们就一辈子养鸡,养鸭子,养鹅好了,农桑历来是国之大事,只要养好这些家禽,未必不能建功立业!

    阿彘的眼睛瞎掉了吗?这么大的事情都看不见?他要是看不起养家禽的,就让孟大孟二来我长门宫饲养,我就不信,会没有一个好结果。”

    就在阿娇与孟大,孟二纠缠的时候,红袖连忙把小虫拖拽过来,低声的告诫她,在贵人面前万万不能放肆,这样会给少爷带来灾难的。

    小虫听得面色煞白,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召唤老虎过来的事情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一时间泫然欲泣。

    阿娇在,孟大,孟二就很自然地跟在阿娇身后,如同小时候一样,阿娇也似乎很享受孟大,孟二的殷勤。

    见红袖在教训小虫,一张脸就变得阴沉下来,朝小虫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等小虫过来了,就牵着小虫的手道:“我就是喜欢傻丫头,最讨厌那些狐媚子。

    傻丫头的心思浅,一眼就能看个通透,不像那些表面恭敬,暗地里却无恶不作的贱人。”

    红袖无端招了一顿骂,顿时觉得很委屈,却无处去诉。

    眼看着阿娇带着孟大,孟二,小虫三个傻子在院子里乱转,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大长秋拍拍小丫头的脑袋道:“没事的,好好做你的事就好,顺便告诉你家主人,小老虎不需要他去找,只是,大老虎要是再敢进门,他就等着为他的爱宠收尸吧。”

    红袖答应一声,就把手里的活计交给了毛孩,危笃跟宣真,自己就匆匆的出门了。

    老虎继续无聊的咬着一根没有肉的大骨头,大骨头一会从嘴巴的左面出来,一会又从嘴巴的右边出来,它玩的很开心,只是口水滴答了一地。

    “阿娇不怕老虎!”云琅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她是母老虎,还怕什么老虎?”曹襄的嘴里从来就没有好话。

    “这才是贵族,一个妇人面对老虎而不惊,堪称典范。”霍去病赞叹了一声道。

    “这时候了你们还说这样的屁话,我很担心陛下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赶紧想想怎么应对吧。”

    云琅吧嗒一下嘴巴道:“没办法,只要涉及到陛下,基本上没有办法缓和,听天由命吧,但愿来的人是张汤。”

    就在四人喋喋不休的讨论的时候,红袖进来了,把大长秋的话原原本本的给云琅说了一遍。

    曹襄打了一个哈哈道:“那就没事了,老太监帮我们扛了。”

    云琅也松了一口气,他虽然没有见过皇帝,这个世界却充满了皇帝存在的痕迹,不论是被满门抄斩的来家,还是张汤战战兢兢的做事方式,无一不充满了刘彻暴戾的气息。

    皇帝就是靠影响力跟压制力混日子的,这一点云琅很清楚,不过,刘彻能把自己的威压贯彻到每一个子民的生活中,这让云琅非常的佩服,皇权到了他的时代,确实已经被拓展到了极致。

    阿娇手里拿着一根柔柔的柳枝,不断地抽打着走在她前面的孟大跟孟二,这两兄弟小心地护着自己的鸭子,即便是被阿娇轻轻地抽打了,也傻乎乎的笑着,还磕磕巴巴的给阿娇讲述养鸡比养老虎好太多的正确理念。

    小虫提着篮子,篮子里装满了云家盛产的瓜果,其实只有甜瓜跟黄瓜,这两种东西都是才种出来的,外面还看不见。

    就在刚才,她接到了父亲传来的消息,要她不要再胡说八道,只要把这个贵人伺候到走就很好了。

    大长秋走在最后面,心里感慨的厉害,今天应该是阿娇四年多来笑的最多的一天。

    “前面是缫丝的地方,我们不能进!”

    孟大,孟二在松林边上停下了脚步,妇人们昨日就开始缫丝了,所以,那里面不是他们两个能去的地方。

    “为什么?”阿娇摇着手里的柳枝问道。

    “我们是男子汉,不能进妇人们的地方。”孟二连忙道。

    阿娇鄙视的瞅瞅孟大,孟二道:“有我在呢,进去!”

    孟大,孟二脸色大变,立刻坐在地上一人抱着一棵松树大声道:“二主子,不能去,去了我们就当不成男子汉了。”

    阿娇怒道:“你们敢不听我的话?”

    大长秋笑道:“他们确实不能进去,老奴听说缫丝的时候,妇人身上没有几片布,男子进去不好。”

    “缫丝?什么是缫丝?为什么不穿衣服?”

    大长秋指指从树梢上漏下来的几缕阳光道:“天太热,缫丝作坊里面更热,穿不住衣衫。”

    阿娇皱眉道:“田地里干活的妇人也不穿衣衫,还不是走来走去的。”

    小虫小声道:“那是宫奴。”

    阿娇转过身瞅着小虫道:“她们不是仆妇吗?”

    “云家的仆妇是穿衣裳的,哪怕是干活的时候,只是缫丝作坊里面实在是太热,才穿的少些。”

    “进去看看!”阿娇说着话就向前走,这一次她不要求孟大,孟二跟她一起进去了。

    两个宫女匆匆的跟上,小虫也只好追上去。

    不大工夫阿娇就从作坊里狼狈的跑出来了,指着那个冒着热气的房子对大长秋道:“蚕丝是这样抽出来的?”

    等候在外面的大长秋笑道:“就是这样一根根抽出来的,这是一项很苦的活计。”

    阿娇沉默了一下道:“我还以为蚕丝是桑蚕直接吐丝,然后就能制成绸布,最后变成漂亮衣衫的,原来是这么来的。

    那些妇人汗流浃背,每一个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依旧劳作不休……”

    话没有说完就瞅着小虫道:“云家给这些妇人多少钱?”

    小虫疑惑的摇头道:“不给钱,只是碰到过节的时候有一些赏赐,我家没钱。”

    “不给钱?难道给丝绸?”

    “也不给丝绸。”小虫被阿娇凌厉的眼神吓得连连后退。

    “该死的,还以为云琅是个不错的少年郎,没想到他也是一个黑了心的,那些妇人快要累死了,他居然不给人家钱。

    大长秋——”

    大长秋无奈的搓搓面颊对阿娇解释道:“这些妇人都是流民,被云家收拢,才有衣服穿,有饭食吃,要不然会饿死,不给钱是该的,别人家的仆役也没钱可拿。”

    “怎么可能会饿死?我朝自文皇帝就开始重视农业,曾多次下令劝课农桑,根据民户比例设置三老、孝悌、力田若干人员,并给予他们赏赐,以鼓励农民生产。

    先帝时期,重视“以德化民”,天下大治,百姓富裕。

    到陛下登基之时,国家的粮仓丰满起来了,积粟如山,陈粮喂马,马都不吃,府库里的大量铜钱多年不用,以至于穿钱的绳子烂了,散钱多得无法计算了。

    这一幕乃是我亲眼所见,阿彘曾经带着我看过,还对我夸口说,即便天下三年颗粒无收,粮仓里的粮食也够天下人吃的,国家如此富庶,百姓怎么可能会饿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