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汉乡 > 章节目录 第一四二章毕竟东流去(1)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40445.html
    第一四二章毕竟东流去(1)(兄弟姐妹们如果有意,请加孑与不2的公众号一叙)

    这一次来了一位大匠作,这位大匠作很好说话,大长秋说严格按照云琅绘制的图形修建水池子,大匠作二话不说,跟云琅校对了图形之后,就开始夯制水池地面……

    大匠作的水准云琅觉得自己不该质疑,很快,他的这个判断就已经得到了验证,大水池最重要的就是防止渗漏,夯制过的地面,载铺上一层红色胶泥土,然后继续夯制……这个过程要重复六遍之多。

    重新变得无所事事的云琅,在天色已经黑下来之后,云琅就来到了太宰居住的木头房子。

    即便是炎热的七月天,太宰依旧坐在火塘边上,他的身体已经感受不到多少热量了,只有依靠不断地烘烤,或者晒太阳,才能稍微祛除一下他身体里的寒意。

    “我没有多少时间了。”太宰扒拉着火塘,淡淡的道。

    “我又进了一步!”

    “依靠刘彻对阿娇的怜惜,从而让这片土地永远成为大汉国统治的法外之地?”

    “是的。”

    “能成吗?”

    “总要试过才知道。”

    太宰叹息一声,摇头道:“我没有时间了,而你却错过了一个十天,这让我很痛苦。”

    云琅看着太宰火光下显得有些暗黄的眼珠,点点头道:“此事一了,我们继续探索,这一次,我们会直趋始皇帝灵前。”

    “还是慢慢来吧,哪怕是我死了,你也不要太冒险,我又进了一次始皇陵,向前走了一段,用你的法子试探了一下,结果发现,咸阳城里面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沙海。

    我原本以为,这是始皇帝为了保护陵寝干燥的一种手段,结果我在沙海边上看到了很多干尸,这些干尸都是被沙子埋没掉的,我们前些天触动了机关,沙子好像在流动,露出来了干尸,有十一具跟我们一样都是太宰。”

    云琅诧异的道:“不是只有四位太宰吗?哪来如许多的太宰?”

    太宰抬起头看着云琅道:“以前陵卫很多……”

    “这就是说,我有可能是第十七八代太宰?”

    “很有可能啊,我们说的四代太宰,是指确实接受了始皇帝册封的太宰,不算那些已经死掉的备选太宰。“

    “陵寝里面的沙子其实很好理解,这是用来预防盗墓贼的,因为没有人能在沙子里挖掘出一条地道的,盗墓贼一旦挖掘到沙海,就会被沙子埋掉。

    你确定里面都是太宰而不是盗墓贼?”

    太宰点点头道:“有两具干尸我可能认识!”

    云琅笑道:“是不是你已经找不到以前进出的道路了?”

    太宰再次点点头。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进去?不如就直接放下断龙石,一了百了为好。”

    太宰笑道:“我试着放了,结果,断龙石没有下来,如果断龙石能放下来,你已经看不见我了。”

    云琅痛苦的皱着眉头,用力的将手里的火钳子扔了出去,他觉得自己好像被欺骗了。

    太宰咕咕的笑道:“我知道你舍不得让我离开,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一定不允许我一个人留在始皇陵里面。

    可是,我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我真的好冷,好痛,每天只能睡小半个时辰,即便是睡着了,也总是在梦里遇见昔日的同袍,他们都在喊我的名字,希望我能早点跟他们在一起。”

    云琅苦笑道:“帮痛苦之人早日得到解脱的事情我做过一次,结果,不太好,她走的很舒坦,很安详,我却痛苦了很久……

    两个人一起痛总比一个人痛来得好,至少可以有个慰籍!”

    太宰看着云琅那张扭曲的脸平静的道:“是始皇陵让你痛苦吗?”

    “不是,是你总想死才让我痛苦!”

    “你知道的,我马上就要死了……”

    云琅在帐篷外面枯坐了一整夜,身后就是灯火通明的工地,劳役们似乎不知道疲倦,一刻都不停地将巨大的条石铺在水池的底部,而后用桐油活着麻线将所有的缝隙牢牢的堵住。

    嘈杂声对云琅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远处的那座高大的封土山上。

    始皇陵对太宰来说是一个归宿,对于云琅来说却是一个终结,一个巨大的末路。

    清晨的露水打湿了云琅的衣衫,他将目光从那座陵墓上收回来,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弃儿,连太宰都活的比他有意义。

    用阴暗的眼光看世界,这个世界就不可能有好人,用无所谓的态度去面对所有的人,别人也会报以无所谓的态度。

    云琅觉得自己就像眼前的这座巨大的封土堆一般,没有生命,有的只是一个宏伟的外形而已。

    “唉,该走的终究留不住,走吧……”

    云琅说完这句话,就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瞅着初升的朝阳张开了双臂,似乎在拥抱整个世界。

    就在今天,他准备再一次跟太宰进入始皇陵,人最多的时候,恰好是最安全的时候。

    云琅吃过早饭,熟练的背上了自己的背篓,对梁翁道:“我预备进山一趟,可能要两三天,家里有霍去病他们照拂,应该没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就好。”

    说完话,不等梁翁说话,就打了一个呼哨,唤来了老虎,一人一虎就走进了茂密的树林。

    曹襄站在门口目送云琅远去,对依旧在吃饭的霍去病道:“这家伙的心情好像一点都不好。”

    李敢笑道:“要是我家被人占据了,我的心情也会不好的。”

    霍去病摇头道:“他已经不对劲很多天了,等他回来,我们好好问问,这世上还没有过不去的槛。”

    熟门熟路的走进了陵卫营,这里已经灯火辉煌了,太宰就站在门前,等着云琅用木槌敲击石柱,他已经没有力气挥动锤子了。

    云琅熟练的挥动锤子,那些最近被经常弹出来的阶梯,出来的很顺利,太宰带着好奇的老虎踩着这些阶梯步步高升,就像走在去天国的路上。

    走进了大门,云琅点亮了那些粗大的铁链子,一条臂膀粗细的蛇缓缓的游了过来,在太宰的面前盘成蛇阵,似乎在讨要食物。

    云浪按住了老虎,他可不希望这条仅剩蟒蛇被老虎撕碎。

    太宰从背篓里取出一块猪肉放在蟒蛇的跟前笑道:“吃吧,吃吧,上次给你的肉块实在是小了些。”

    过了桥,山道里就起风了,不知为什么,这一次的风声中夹杂着呜呜呀呀的声音,像是有一个妇人在悲伤的哭泣。

    太宰走的很慢,几乎是一步一挪,云琅搀扶着他,陪他默默地在长长的山道里顶着风前行。

    老虎今天很是乖巧,背着两个背篓一声怪叫也没有发出,也默默地走在云琅的身后。

    街市上依旧热闹,只是那个倒酒的小厮笑的非常讨人厌,太宰从桌子底下取出一坛子酒,轻轻地晃晃,遗憾的对云琅道:“就剩最后一口了。”

    云琅从腰上解下一个酒壶递给太宰道:“我这里还有好的。”

    太宰笑道:“其实我喝什么都没有味道了,好坏无所谓,只想临死前禀告上皇,我太宰一脉并为断绝。”

    云琅陪着太宰喝完了他留存在这个集市上的最后一口酒,就来到了咸阳城高大的城墙下。

    这一次云琅没有做任何的准备,就率先爬进了蛇洞,一边爬,一边用绳子拖拽着太宰一起前进。

    太宰喘息的厉害,山洞里全是他沉重的呼吸,云琅回头道:“不要用力,我能把你拖出去的。”

    太宰笑道:“老虎总是催我,看,它又用脑袋拱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