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汉乡 > 章节目录 第一四四章 毕竟东流去(3)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46395.html
    第一四四章毕竟东流去(3)

    (天啊,天啊,竟然漏掉了一章,该死啊,该死啊!!!!)

    一个只有死人的坟墓里忽然多出一个活人,云琅有些吃惊,却并不感到害怕。

    他只会害怕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因为他已经被那些东西狠狠地折磨过一次了,至于活人,他还是不怕的,更不要说眼前这个虚弱的快要死掉的人。

    “水,给我水……”那个人喉咙里艰涩的吐出几个字。

    云琅冷冷的踢开了他的爪子,居高临下的瞅着这个人,确认他没有任何反击的能力了,这才继续扯动青铜链子,好让老虎跟太宰也过来。

    老虎身上的东西太重,以至于这家伙再也不能纵跃着上高台,老老实实的等着云琅帮他卸掉身上的重物,才跳上了高台,然后就守在一边瞅着云琅背太宰上来。

    太宰上来之后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那个人,对云琅道:“项家人。”

    云琅看看那个人奇怪的道:“你怎么这么肯定?”

    太宰笑道:“那么大的一片螭龙刺青你看不见?”

    云琅举着灯笼仔细看了一眼,果然,在那个男人肮脏的肩背上果然有一大片暗青色的刺青,只是光线太暗看的不是很清楚。

    “他是怎么进来的?”云琅问道。

    “这要从很久以前说起,当年刘邦先项藉一步进入了咸阳,这引起项藉的极大不满,勒令刘邦退出咸阳。

    刘邦当时的实力不如项藉,就咬牙退出咸阳,将这座城池拱手相让给了项藉。

    刘邦进咸阳的时候,与百姓约法三章,基本上做到了秋毫无犯,因此很得人心。

    受项藉胁迫不得不退出咸阳之后,也带走了咸阳最珍贵的东西——那就是能站善战的大秦猛士,尤其是我大秦残存的大秦铁骑。

    项藉进入咸阳之后,杀性大起,一日夜,咸阳城就积尸如山,那些随刘邦出走的大秦铁骑发誓报复。

    待到项藉兵败垓下,你知道最后逼迫项藉乌江自刎的人是谁吗?

    郎中骑王翳夺得项藉的头,郎中骑杨喜,骑司马吕马童,郎中吕胜、杨武各夺得项藉遗体的一部分。

    这五人中,有四人乃是我大秦旧将,而骑司马吕马童却是我陵卫中人。

    社稷江山对我辈陵卫来说,已经无足轻重,我们本身就是始皇帝家臣,始皇帝驾崩,我们关注的重点也就是这座始皇陵而已。

    当初项藉在咸阳发我大秦历代皇帝陵寝,搜集陵寝重宝以为军资。火烧阿房宫灭我大秦存在的痕迹,杀我子婴绝我大秦苗裔,大秦人不恨刘邦,独恨项藉!

    项藉发我祖陵一十四座,唯独没有寻见始皇陵,这让他耿耿于怀。

    说来也是天意,当项藉兵败垓下被人团团围困的时候,他留在关中的密谍终于确定了皇陵的位置,此时,项羽却已经无力威胁我始皇陵。

    呵呵,可笑那些密谍,在项藉兵败身死的那一日,就与我陵卫一样成了这世间的孤魂野鬼。

    再无大势可借用,只能时时与我陵卫缠斗,几十年下来,我陵卫固然是损失殆尽,他项氏密谍也没剩下几个了。

    你眼前的这位就是其中一位,估计是前些日子,你弄坏了咸阳城的机关,让这些人不知道从那里进入了始皇陵,等一会你好好问问,此事大意不得。”

    云琅点点头,用丝线绳子将那个家伙结结实实的绑起来,现在距离自己弄坏城门机关已经过去了二十余天,这些人进来的时候难道就不知道带些食物?

    另外,船就在这边,这人为何不上船?

    这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

    “绑紧些,项氏密谍全是项氏族人个个强悍至极,人家吃饱喝足了,我们两个现在的模样可打不过。”

    云琅从善如流,又从背囊里取出一截子铁链子,重新捆绑了一遍,这才拿水葫芦往那个家伙嘴里倒水。

    让那个家伙喝了两口,云琅就不给了,虽然那个家伙嗓子里发出蛇一般的嘶嘶声,也不给,给多了反而不好,会弄死他的。

    太宰养了一会精神就点着了一根火把,点燃了墙壁上的巨大的油灯,顿时,沙海岸边就变得明晃晃的。

    云琅这才看懂这家伙为何会落到如此地步了,一杆长矛直直的插在他的左面的大腿上,再往上一步,就会插进肚子里,这是一根铁矛,非常的沉重,穿过他的大腿之后,又深入地面两尺有余,怪不得这个家伙会这么惨。

    云琅举着灯笼仔细看了一眼他腿上的伤势,发现这家伙实在是太倒霉,这一枪不但穿过他的大腿根,估计还穿过了他的胯骨,穿过大腿可能还能挣脱,穿过了胯骨,这个就没办法了……

    这人明显是个狠角色,他腿上的伤口有火燎的痕迹,上下都是如此,封住了伤口,才让他避免了失血而亡的命运,不过,现在他跟死亡没什么区别,还白白的受了这么多天的罪。

    云琅不管看哪里,眼睛的余光总是瞅着黑漆漆的房顶,既然这人能被铁枪刺穿,说不定还会有铁枪掉下来。

    老虎的嗅觉非常的厉害,很快他就嗅到了腐肉的气息,云琅跟太宰随着老虎一边探索,一边小心地来到了一个更小的房间,这里跟沙海岸边不同,没有什么梁柱,每一座房间都显得金碧辉煌,即便是挂下屋子里的帷幕经过了快百年的时光侵蚀,依旧能看出它华丽的本质来。

    “这是宫妃居住的地方。”太宰点亮了屋子里的灯,指着一具安静的躺在床上的白骨道:“都是绝世的美人呢,每一个都不比你宠幸过的卓姬差。”

    美人儿生前再美丽,死后也只是一堆白骨,昔日乌黑亮丽的头发,如今变得如同冬日的枯草一般干燥。

    尸骨身上覆盖的锦被被人丢到一边去了,原本应该很完整的骨架也变得七零八落,就在尸骨肚腹的位置上,依旧有一片白色的痕迹。

    云琅瞅了一眼对太宰道:“她们都是灌了水银给毒死的?”

    太宰点点头道:“人太多了。”

    云琅站在门口并不愿意走进去,太宰不在乎生命,他不能不在乎,尤其是地面上还扑倒着两个如同箭猪一般的尸体,让他更加的不敢轻举妄动。

    太宰走到尸骨身边,小心地把美人骸骨重新归位,又把那张已经快要腐烂了的锦被盖在尸骨上,叹口气,从那两具箭猪一般的尸体手上取过一些首饰,一并放在尸骨的枕边,然后就退了出来,重新关好了门。

    走了一整圈,被人弄乱的房间其实并不多,也就三个而已,有敌人尸体的房间也只有前面的第一间。

    云琅的运气很好,在跨院的前边又找了一架没有散架的马车,这驾马车很是小巧,上面的纹饰也比前面捡到的华丽两分。

    太宰坐在马车上笑道:“这是陛下游幸后宫的香车,遇到入眼的宫妃就载在这辆马车上游逛……”

    云琅给车轴上浇了很多油,前后试验了两下,听不到车轴摩擦的声音,这才重新拖着太宰上路。

    直到现在,云琅终于弄明白了始皇陵的构造,这里根本就是地上那个被项羽烧毁的咸阳城,只是没有地面上的那个大,却要比上面的那座精致的多。

    来到了一座不算大的广场,云琅才明白了一个道理,水银流动的时候是没有声音的,甚至感觉不到它们在流动,远远的看去,广场上的江河湖海银光闪闪,似乎是一整块,走近之后,才会通过水银上漂浮的发黑的朽木发现,这些江河湖海一直在运转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