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19章 天境杀机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935683.html
    化为虚影的剑影,在摆脱侯天从的双刀之后,竟是又凝为实质,一划而过。

    “啊……”侯天从大叫一声,周身护体刀芒连闪,硬接了这一剑,却依旧在胸前留下一道淡淡剑痕。

    若非是骤然暴增的真焰之力,使得侯天从的护体刀芒防御提升,这一剑就足以致命。

    “混蛋!给我死!”

    侯天从双眼赤红,体内真焰疯狂迸发,手中的两柄短刀一分,真焰分身迅速出现。

    真身与分身合力,爆出一波波诡秘绝伦的刀芒,将黑魇刀技的威力,推上前所未有的巅峰。

    一瞬间,秦墨的身影,以及他的佩剑都被绞成粉碎,又化为缕缕残影消散。

    在下一刹那,秦墨的真身再度出现,剑光一闪,疾射而至,在侯天从身上又留下一道淡淡剑痕。

    一时间,任凭侯天从如此招架、闪避,面对时虚时实的剑影,根本是避无可避,身上遭受的剑痕一道道增多,完全落入了下风。

    在其他观战人群的眼中,侯天从实则已是成为一个靶子,空有骤然暴增的力量,却是根本挡不住秦墨的剑势。

    正如秦墨所说,骤然获得的强大力量,若是无法运用自如,只会造成战力的衰退。

    另一边。

    人群中,冬东咚三人快步赶至,看到镇天残楼前,地柱牢笼中战斗的秦墨,三人皆是瞪大了眼睛。

    “怎么才一个下午不见,墨哥儿就和人打起来了。”

    “正在交战的两拨强者,是逆命境的绝世高手!墨哥儿怎么搅合进去了!?”

    三个少年意识到牢笼中,正在交战的十四大强者的修为,不禁是倒吸一口凉气,怎么也想不通,秦墨怎会搅合到绝世高手的交锋之中。

    与秦墨战斗的青年又是谁?

    难道是两大年轻强者对决,战到酣处,不小心踏足逆命境强者的战团?那也太倒霉了吧?

    冬东咚三人的脑海中,转悠着各种念头,却是怎么也想不到,事情的真相与他们的猜测截然不同。

    正在这时,冬东咚看到不远处,简月玑背着那柄黑刀,伫立人群,她正在观战,容颜浮现震撼之色。

    数月不见,简月玑的气质比之鹰隼试翼会上,已是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散发着一种绝俗凡尘的风姿,在拥挤的人群中,犹如鹤立鸡群一般显眼。

    可是,在场的人群却鲜少注意到她,人们都是目不转睛,关注地柱牢笼中的战斗变化。

    “月玑小姐,你……也来了。墨哥儿他,不会有事吧?”

    胖少年迅速窜至简月玑身边,他本来担忧秦墨的安危,一时情急,想让简月玑出手相助。

    话到嘴边,冬东咚才是反应过来,简月玑固然是西城绝世天才,但实力之前与秦墨相差无几,又怎能从逆命境强者的战团中,将秦墨救出来。

    然而,简月玑则是转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视着胖少年。

    这种带着审视的目光,令后者心中发毛,暗道这位西城明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那品味也太奇怪了。

    “与小墨第一次见面,我就感觉他不简单,想不到,短短数月时间,他的实力精进如斯,一举跻身宗师境。在这座镇天楼前,凭一己之力,完全压制地灵榜中宗师境的最强一列天才。”

    “有八大逆命境强者相随,想必小墨是来自隐世的某一庞大势力,堪比四品宗门吧。也难怪他进步神速!”

    简月玑这般感慨,当初从武殿试炼出来,她就感到秦墨身上,有种莫名的亲近气息,与羽先生有些相似。

    所以,她与秦墨的关系,一直很友好。

    现在想来,应是秦墨和羽先生一样,都是来自某个神秘的庞大势力,自小就培养出特殊的气质吧。

    冬东咚则是瞪大眼睛,一头雾水,什么八大逆命境强者随从?什么隐世的庞大势力?

    他和秦墨可是从小长大,彼此分开最长的时间,也就是秦墨前往西翎战城的那段时间,秦墨怎么可能是某个庞大势力的子弟。

    焚镇秦家,在小镇三大家族中,开始还是垫底的存在呢。

    正在这时,地柱牢笼中的战斗,都进行到白热化。

    八大英灵联手之威,撼天动地,彻底压制了侯府的六大强者,已是让这六人毫无还手之力。

    不过,逆命境强者之间,想要真正分出生死,实是有些困难。

    因为,武至逆命的强者,举手投足间,都暗合天地之则,拥有种种保命的手段。

    若是真敌不过,可以耗费本源真焰,破开空间,融入天地之力而遁走,就是天境强者也是无可奈何。

    另一边。

    秦墨的剑势如龙,亦是彻底压制了侯天从,诚然后者以宝丹强行提升修为,但是,完全无法抵御秦墨的剑技,一旦真焰耗尽,败亡是迟早之势。

    而在地柱牢笼外,人群中还爆发了一场战斗,引起了无数人的惊呼。

    阴影中,十数道身影乍现,犹如浮光掠影,冲向观战的萧雪晨,欲将其擒下,要挟秦墨。

    这些人是侯府的高手,其中不乏地境绝武,他们无法插手地柱牢笼中的战斗,便一直隐匿在旁,瞅准机会,想要一举擒下这个书生。

    “小心!”百里烟低呼一声,玉手一震,两截银枪出现在手中,拼在一起,一旋一扭,顿时化为一杆丈六银枪。

    枪身振动,数百道银色枪花涌现,刺向这些偷袭者。

    这一瞬间,银枪璀璨如龙,充斥着横扫八方的霸烈,宛如一位不世名将面对千军万马,依旧勇往直前,杀了一个七进七出。

    周围人群脸色骤变,许多人失声惊呼,这枪势实是铁血无匹,难怪百里烟如此年轻,就闯下了偌大的威名。

    然而,枪势固然霸烈,却挡不住地境武者的身法,一道道身影扭曲起来,如同极柔之水,穿透了银龙枪势,依旧朝着萧雪晨袭去。

    面对这样的突袭,萧雪晨手中折扇打开,轻轻扇动,一道道扇风叠起,交织成一朵莲形气罩,将其护在当中。

    砰砰砰……,任凭侯府这些强者如何轰击,竟是在这道莲形气罩上,留不下一丝痕迹。

    这些强者骇然失色,这是什么护体神功?这个书生是何等修为,竟能挡住他们这么多人联手合击?

    萧雪晨笑了笑,却是视这些人如无物,转头看向百里烟,颔首笑道:“真是好枪法!百里副帅的枪技,若是配上一匹神驹,必定威力倍增,于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说话间,那朵莲形气劲爆碎,萧雪晨的身影也随之消失。

    在场不乏绝顶强者,大高手在侧,却是无人看清楚,这个书生是怎么离开的。

    百里烟则是惊异莫名,这个书生的这番话,恰恰是她枪技的奥义所在。她的银龙枪技,乃是马上的功夫,人枪合一,用以冲锋陷阵,可谓是所向披靡。

    正在她思绪波动时,地柱牢笼中的战斗,已是接近尾声。

    逆命境强者的战团,侯府的六大强者被压制在牢笼一角,已是败象环生,若非他们顾忌侯天从的安危,恐怕早就损耗本源遁走了。

    另一边的战斗,侯天从身上已是布满血痕,护体刀芒光辉黯淡,体内真焰已是消耗殆尽。

    叮!

    秦墨长剑振动,疾刺而出,【剑岳镇海】的剑势爆发,将两柄短刀震飞,震得侯天从虎口迸裂,鲜血横流。

    剑锋去势不止,一点寒星闪烁,刺向侯天从的咽喉。

    “完了!父亲,救我!”侯天从脸色苍白如纸,绝望吼道。

    轰隆!

    夜空中突然光辉大作,犹如银月清辉洒落,一股庞大到难以形容的波动,从这片光芒中爆发出来,空间都似承受不住这股力量,发生了一种诡异的扭曲。

    这情景,引得无数人相顾骇然,难道是侯府那位大帅出手了?

    这时,地柱牢笼中,在秦墨身后的一个死角,忽然出现一个细小的空洞,一支判官笔电射而出,如同黑夜中展露獠牙的毒蛇,射向秦墨背后的要害。

    这支判官笔上蕴含的力量,庞大到不可思议,已是超出逆命境的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