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22章 狂王枪技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2380484.html
    伟岸如山的身躯,穿着一身乌色铠甲,铠甲左肩是一个龙头护肩,衬得中年人气度如山,威猛无匹。

    神都卫营三大帅之一,侯云爵鲜少在人前露面,在场人群见过的不多,但是,这一套乌金龙头铠却是镇天国神铠之一,唯有栾皇一脉的亲王,以及三帅之位,才有资格拥有。

    即使是十大战城的总帅,也无法拥有一套乌金龙头铠,这个中年将领自是侯云爵无疑。

    悬浮虚空,侯云爵脚下缕缕地气荡漾旋转,身周一柄四尺雁翎刀萦绕不定,他额头有一道奇异刺青,宛如第三目,正绽放光芒,惊心动魄。

    此刻的侯云爵,犹如一具暴怒的天神,正俯视地上的秦墨。

    “你‘羽馆’杀我亲子,还想要我再赔偿?哈哈哈……,好的很,我侯云爵纵横一生,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这样和我说话。小子,别以为两招之间,震伤了林都判,就以为天下无敌。”

    “今夜,本帅就先斩杀你,再铲平你分馆,再将杀我儿的畜牲碎尸万段,再以秘法将你们的亡魂打入地狱。让你们的魂魄在地狱里忏悔,明白惹上我侯云爵的后果!”

    侯云爵怒喝着,浑身刀芒如焰闪烁,喷涌而出,一道巨型刀气冲天而起,直冲天际,撼动了皇都的夜空。

    这一道巨型刀气,比之刚才秦墨激发的剑气,强盛何止千倍,仿佛连天空都要斩开。

    周围,林使者脸色连变,迅速后退,他知晓侯云爵的实力深不可测,不愿被这样的刀气波及。

    而更远的观战人群,则是潮水般退去,镇天残楼上已是人去楼空,所有人都退至千丈之外。

    整片镇天楼周围,空空如也,只有秦墨、侯云爵两人存在。

    “呵呵,果然有其子必有其父。既然不愿妥协,那正好,我其实就根本不希望,侯云爵你妥协呢。”

    秦墨笑了笑,抬起双手,七彩火焰狂涌,而后双手朝着左右一拉,一杆七彩晶莹的长枪就出现在手中。

    枪长十尺七寸,枪头与枪身的连接处,有着三根倒刺,这样长的一杆枪,与秦墨的身形相比,实是显得太长了。

    “小子,正好借着本大爷的这滴宝血,让你和狐狸见识一下,本大爷的【狂王枪技】!太久没有畅快一战啦!哈哈哈……”

    高矮子在灯座空间中狂笑着,猛地一声狂吼,将一股霸道的意念注入秦墨脑海中。

    秦墨深吸口气,手腕微微震动,枪身顿时传出战鼓震天的颤音,一道枪芒冲起,直冲夜空,宛如惊雷闪电一般。

    轰隆!

    长枪直刺,如同一头巨龙在咆哮,点向半空中的侯云爵。

    “这是什么枪技……”

    侯云爵双眸连闪,浑身笼罩的刀气彻底爆发,手掌一探,握住那柄四尺雁翎刀,挥刀斩出。

    霎时间,夜空为之一亮,滚滚刀气涌现,连天上的明月也为之失色。

    轰隆!

    七彩长枪与雁翎刀碰撞,一圈圈气劲余波冲起百丈高,宛如巨涛滚滚扩散,将四周的空间撕裂粉碎,地面上的镇天残楼根本经受不住冲击,被撕裂成尘埃消散。

    只见虚空中,枪芒洒出,仿佛是一片流星雨出现,在夜空中挥洒,交织成一条巨龙枪意,尽显狂暴之姿。

    另一边,一道道巨型刀气冲起,每一道皆有碎星闭月之威,仿佛要将那条枪龙屠没。

    随着这场恶战的展开,一波波恐怖的力量波动扩散,令皇都中无数人四肢瘫软,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这些人的心中,有着一种巨大的恐惧,仿佛巨大的灾难就要降临在他们身上。

    这种力量波动,正是天境巅峰强者独有的气息,一旦释放出来,能够压制生物的神魂。

    地面上。

    距离最近的林使者脸色惨白,他没想到侯云爵的实力竟是如此可怕,已是接近天境九段的后期。

    而更令他惊骇的,则是那个神秘的羽先生,如此年轻,就拥有这般骇人的修为,就算是在娘胎里修炼,也不该如此神速才对。

    远处观战的人群,则是有一大半人一脸茫然,看不清夜空中战斗的形势。

    这片虚空,已经被惊涛骇浪般的气劲笼罩,唯有先天九段以上的强者,才能功聚双目,穿透那片气劲屏障,看清交战中双方的情况。

    人群中的武道强者们,一个个神情呆滞,看得如痴如醉,这等绝世强者交锋的场面,实是太难得了,有人纵其一生,也未必能看到一场。

    这个时候,半空中有数道身影出现,仅是几个闪烁,已至近前,一股股浩瀚如海的气息涌至。

    “布阵!”

    “不要让他们交手的余波,波及到皇都其他地方。”

    这数道身影轻喝,纷纷出手,一座地级顶级大阵瞬息而成,将秦墨、侯云爵笼罩其中。

    见此情景,百里烟等人心中连跳,知晓是皇都的数位天境强者赶来,防止战斗的余波扩散。

    “副帅,乖乖不得了,那个老家伙是皇宫中的供奉首领,想不到竟能在这里见到。大帅对于这老家伙,可是一向推崇备至。看来这件风波,惊动了栾皇一脉啊!嘿嘿,能见到这个老家伙,返回北城之后,咱可有资本和大帅他吹嘘了。”

    铁甲大汉冯统领指着数道身影中的一个老者,连忙传音百里烟,充满了惊奇。

    百里烟闻言,不禁杏目连翻,对于这个部下的榆木脑袋,已是彻底没有语言。

    “你这蠢货!你觉得一个年不过30岁的青年,就能和侯云爵战成平手。这个消息,与见到那个老家伙相比,大帅对哪一条消息更感兴趣?”百里烟没好气的回应。

    “呃……”冯统领愣了愣,露出恍然之色。

    此时,百里烟则是俏脸色变,抬头定睛看去,夜空战场中的形势,则是发生了突变。

    只见半空中,秦墨手中的那杆七彩长枪,忽然通体璀璨起来,宛如夜空星辰一般明亮。

    而后,枪芒炸开,一簇簇枪芒如星辰碎裂般爆炸,迸发无与伦比的威力。

    这一枪,透着一种繁华落尽的绝艳凋零,也有一种所向无敌的气势。

    这一瞬间,百里烟的心神被狠狠撞击了一下,她以银龙枪成名,对于枪技一道沉淫颇深,却是发觉自己的枪法,在这一枪面前,宛如一个平凡女子之于绝色倾城的佳人,黯然失色的连比较的价值都没有。

    “这种枪技,难道是大帅所说的天级枪技?”百里烟喃喃自语,充满了憧憬。

    轰隆!

    枪芒光焰刺破夜空,竟是朝着地面贯来,刺入地面,顿时碎石飞溅,整片直径千丈的地面,生生被轰平了数十米深。

    一个直径千丈,深约数十米的深坑,出现在无数人眼中。

    深坑中央,那杆七彩长枪缓缓暗淡,光焰消散,只有一柄四尺雁翎刀插在那里,微微颤抖,发出阵阵刀吟。

    天空中,两个身影落下,分别站在深坑两端。

    深坑一端,侯云爵身上,未被乌金龙头铠覆盖的部位,衣袍已是裂开,呈现一道道细小的口子。

    原本束发的金绳,也是不翼而飞,黑发散落,模样有些狼狈。

    反观另一端的秦墨,却是一如刚才,好像刚才根本没有动手一样。

    “神都卫营三帅之一?看来今夜之后,就只剩两帅了。”

    秦墨双手抬起,又是一拉,又是一杆七彩长枪出现,这一次的枪身竟是布满了古朴纹路,好似上一纪的神秘雕纹。

    一道枪鸣传出,竟是蕴含着一种奇异的力量,释放出一股淡淡的,却又极其恐怖的威压,将虚空直接压得崩裂。

    远处,刚到场不久的数位天境强者,原本沉静的面容,却是一个个大变,仿佛见了鬼一样。

    咔嚓、咔嚓……,笼罩这片区域,刚由数位天境强者布成的大阵,竟是呈现龟裂之势,瞬间崩裂溃散。

    “死吧!”

    枪芒如电。

    一枪点出,仅是一闪,已是到了侯云爵身前,而后者却是一动不动,仿佛根本没有捕捉到这一道枪芒。

    当然,在观战的人群看来,是侯云爵自恃修为高绝如海,想要硬抗这一记刺枪。

    下一刻,那个被冯统领称为,皇宫供奉首领的那位老者,却是忽然凭空出现在侯云爵身侧,抬起一脚,将之踹飞至半空,堪堪躲过了这一枪突刺。

    这样的变故,使得无数人神情呆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怎么一个皇都的天境强者,会出手偏帮一位外来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