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24章 剑罡分身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2556603.html
    刚才羽先生与侯云爵一战,闹出的动静太大,肯定被皇都各大强者察觉。

    萧庄的这位主来此,难道是要当场挑战羽先生?

    若真是如此,那可就麻烦透顶了。

    这位主在三年前,剑法已是技近乎道,虽是占着地灵榜第一的位置,实则早已远远超过地灵榜其他天才,近年来她深居简出,不知修为精进几何?

    一时间,曹雨巡、窦都澜等强者各有心思,猜疑不定这位主的来意。

    突然,从九瓣莲花中垂落的剑气暴涨,形成犹如龙卷风一般的气旋,疯狂旋转,朝着地面汇聚,待到气旋消散时,一具模糊的光影若隐若现。

    这具光影身周,数以万计的无形剑芒旋转,就像一道道极速游走的小龙,散发着难以言语的气势。

    远处人群仅是看着这具光影,明明不是如何耀眼,却是肉眼刺疼,快要睁不开双眼。

    “剑罡分身!?”

    百里烟失声惊呼,俏脸骇然,她认出这具光影的本质,那是修为达至天境,并拥有完整剑魂的剑客,才有可能凝聚的剑罡分身。

    这种分身的可怕,比之其他天境强者的分身,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传闻,镇天国境内,这样的绝世剑客屈指可数,想不到皇都竟然就有一位。

    曹雨巡、窦都澜等天境强者亦是脸色大变,他们暗道坏了,这下麻烦了。想不到短短三年,萧庄的那位主竟然修为精进如斯,一举突破天境,真是一个天生的武道怪物啊!

    这几人心思转动间,皆是一动,看向面前的羽先生,暗道,这里又是一个武道怪物。

    难道说,今夜的皇都,将爆发镇天国年轻一辈的最强之战?

    深坑另一侧,侯云爵目光闪动,眼底掠过一丝喜色,若是萧庄那位,与羽先生对决,后者则是胜负难料,说不定会败亡在这位主的剑下。

    这时

    秦墨注视着这具光影,感受着其中蕴含的恐怖剑意,前世他对这股波动非常熟悉。

    “嗯。你来了。”秦墨嘴唇微动,说了这句话。

    曹雨巡等人闻言,皆是一愣,感到有些莫名,难道说这位羽先生与萧庄那位,彼此是熟识?

    光影中,传出一道声音:“我若不来,羽先生你是否就避而不见?是想贪墨我那件东西吗?”

    这声音极是动人,宛如银珠走盘,令人闻之无比悦耳。

    但是,在场人群皆是一愣,听光影和羽先生的交谈,两人分明是熟识。并且,羽先生手中,有属于这光影的极重要的东西。

    秦墨也是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萧雪晨这么说的用意。

    随即,秦墨冷哼一声:“我有必要贪墨你的东西么?那件东西在月前,就已送至皇都,至于下落如何……”

    一转头,秦墨目光如电,射向深坑对面的侯云爵。

    “那件东西的下落,你好好问问侯云爵,侯帅,还有他死去的儿子吧。”

    对面,侯云爵脸色顿时苍白,早在这具光影问出-那件东西时,他就本能的感觉不妙。

    脑海中闪过一个惊悸的猜测,他的儿子侯天从,劫走的“羽馆”分馆的那批货物里,不会恰好有所谓的“那件东西”吧。

    现在,随着羽先生的目光直刺过来,侯云爵的心立时凉了半截,暗道这下完了,事实真是他猜想的那样。

    轰隆隆……

    轰隆隆……

    萧雪晨的剑罡分身,秦墨的身上,同时腾起氤氲如雾的光辉,两种光辉交相辉映,喷薄出浩荡无边的气势,朝着侯云爵碾压过去。

    一瞬间,侯云爵只觉自己仿佛成了怒海中的一条小船,承受着恐怖的飓风,随时可能船毁人亡。

    这种惊惧的感觉,自从侯云爵跻身逆命境后,就罕有体会过。

    现在,面对两大天境绝世强者的联手施压,他感觉自己距离死亡,只有一层纱的距离。

    张了张嘴,侯云爵想要曹雨巡等人出手救他,却是一丝声音也发不出来。

    周围,曹雨巡等人受到这股力量冲击,纷纷后退,他们心中皆是狂骂不已,骂侯云爵的儿子侯天从不是东西。

    此时此刻,在场所有人已经都明白,“羽馆”和侯氏父子恩怨的来龙去脉。分明是侯天从不知死活,劫走了属于那光影的一件重宝,而之前“羽馆”的二老板前来讨要,侯天从还想赶尽杀绝。

    这样的所作所为,与侯天从平素的跋扈很一致,但是,劫走属于天境强者的一件重宝。

    这样的行为,就不是跋扈,而是愚蠢如猪。

    而事实上,侯天从劫货的行为,不仅得罪的是一位天境强者,还是两位天境绝世强者。

    无论是羽先生,还是那位光影分身,其实力分明都在侯云爵之上。

    这样的劫宝行为,不仅仅是愚蠢如猪,简直是自寻死路。

    一时间,四周人群看向侯云爵的眼光,皆是像看一头蠢猪,一头天境修为的蠢猪。

    能够生出这样蠢的儿子,想来侯云爵的脑子,也好使不到那里去。

    “等一等,停手!”

    曹雨巡忽然开口,释放出一股绝强的力量,替侯云爵分担压力,同时看向那道光影,“侯帅好歹是神都卫营的三帅之一,与你母亲也是有旧。同为皇都中人,万事皆好商量!丢失了何物,让侯帅到时十倍赔偿。”

    “哼!”萧雪晨轻哼一声,剑罡分身的光辉顿消,“既是曹老如此说,那侯帅你回去之后,好好清查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再来谈赔偿之事。”

    说着,她传音秦墨:“羽先生,那封回信被毁了,你要再赔偿我一封回信。”

    秦墨闻言,表面不动声色,却是暗自摇头,这人儿此时的性子,可比前世两人初见时,还要难缠的多。

    微微颔首同意,秦墨感到体内的七彩火焰,已是迅速消退,暴涨的力量也开始如潮水般消失,知道不能久留。

    身形一动,秦墨已是凭空消失。

    萧雪晨的剑罡分身,也在随后暗淡,化为点点光辉消失。

    “侯帅,此事你看着办。”曹雨巡沉着脸,与侯云爵随口打了一声招呼,便是闪身消失。

    窦都澜等强者则是看了看侯云爵,皆是脸色有些难看,连招呼也不打,纷纷离去。

    窦都澜赶来当和事佬,本是冲着与神都卫营有些交情,现在,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们都觉得颜面无光,哪里还愿意继续逗留。

    侯云爵也是不敢逗留,飞掠而去。

    终于,镇天楼周围的区域,天境强者们尽数离去,笼罩这里的恐怖压力也是一扫而空。

    在场人群纷纷吸了口气,固然四周烟尘四溢,人们却觉得呼吸的空气,前所未有的清新。实是刚才承受的压力,太过巨大了。

    而后,现场沸腾起来,人们一个个兴奋的满脸通红,毫无疑问,今夜的风波,很快就会震动整个皇都。

    而他们,则是目睹全部过程的见证者!

    “那个‘羽馆’到底是什么地方?在皇都有分店,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那是羽先生在西翎主城,亲自开设的一座医馆,此人不仅武道深不可测,医术更是通神。”

    “这一次风波,侯府可是倒了大霉了。侯天从那头蠢猪,平素跋扈惯了,终于踢到了铁板,把自己给踢死了。”

    “‘羽馆’的二老板也不简单啊!那位黑发少年如此年轻,就武至宗师,剑技已臻化境,怎么从没听说过?”

    “大老板,二老板?这‘羽馆’到底有几个老板?”

    人群议论纷纷,话题皆离不开“羽馆”,而百里烟等各大战城的军士,已是在人们热议中,纷纷离开,将今夜之事火速报向各自的战城。

    冬东咚等三个少年面面相觑,三人脸上皆有着过度的震撼,旋即快速离去,他们要赶快找到秦墨,询问一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