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25章 皇都夜不眠
    镇天楼废墟。

    随着诸多强者的离去,镇天楼的老板率领一群仆役出现,将战斗现场围了起来,严令左右,禁止闲杂人等靠近,不要破坏了这个地方。

    并且,镇天楼老板还当众宣布,镇天楼很快就会重建,而这片天境强者战斗遗址,也会被保留下来,欢迎四方来客参观。

    对此,在场人群自是毫无异议,也不会有意见。因为这片土地,本来就属于镇天楼的老板,他想怎么改建,旁人无权干涉。

    并且,许多人还暗赞镇天楼老板会做生意,将天境强者战斗的遗址保留,则会吸引更多人来此参观。

    可以预见,重建后的镇天楼,生意必定无比火爆,很可能超越潜龙街,湖上青楼,成为皇都第一名胜地。

    一时间,人群交头接耳,谈论着今夜的这场风波,依然驻留在这片废墟,不愿离去。

    人群中,一位老者身影伫立,正在【聚宝台】下,施展星术,蒙蔽星象的那位神秘老者。

    他手掌中几枚龟壳闪烁微光,在掌心交织流转,隐现星象。

    但是,这片星象很模糊,其中影像若隐若现,让老者神情既有兴奋,也有疑惑。

    “之前与侯天从交手的黑发少年,无疑就是秦墨。想不到,竟是【聚宝台】上的三百连胜战绩者一地鸡毛。我老人家也是运气,竟能将这样一位天才剑手,录入手中的人榜中。”

    “只是,之后出现的羽先生,他的星象就太奇怪了。如此晦涩不清,仿佛是被蒙蔽过星象一般,却又不似人为。难道说……”

    老者低声自语,眉宇间的疑惑愈盛,旋即摇了摇头,放弃了继续探寻这种星象的根源。

    “过些时日,与秦墨,或是羽先生见上一面,到时应有分晓。”

    身形一闪,老者身上涌动星光,躯体模糊扭曲,消失不见。

    四周的人群对此,竟是恍若未见,仿佛从头到尾,都未曾见到老者存在一样。

    ……

    “羽先生……”

    简月玑伫立人群中,看着那个身影消失的地方,绝美容颜有些怅然若失。

    今夜的风波,实是带给她太大的冲击,与羽先生阔别数月,却是想不到,他的修为竟是精进如斯。

    如此年轻,修为便问鼎天境,恐怕在整个镇天国都是绝无仅有。

    “我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简月玑浮现一抹苦笑,旋即娇躯一震,她想到了秦墨。不久之前,那黑发少年一人一剑,独战侯天从,实是惊才绝艳。

    简月玑有些发愣,数月之前,她与秦墨之间,还是不相上下,甚至于,她还胜过一筹。

    短短数月,就被那少年超过,仅是因为他所属的势力,更加的强大吗?

    脑海中,浮现在东烈主城,一起参加鹰隼试翼会的情景,秦墨似乎无时不刻,都沉浸在修炼之中,心无旁骛,从不顾念其他。

    一瞬间,简月玑呆住了,她天生刀骨,资质绝对不逊色秦墨,甚至还胜过那少年。从小享受的修炼资源,亦是源源不绝,此来皇都,更是在一处宝地修炼。

    可是,她修为精进的速度,却是被秦墨超过了,究其原因,没有其他,是因为那个少年更加的努力。

    那种仿佛不修炼,明天的生命就可能终结的态度,才是秦墨进步神速的原因。

    “原来,我一直引以为傲的修炼刻苦,比之小墨的程度,根本算不了什么!”

    思绪转动间,简月玑绝美的容颜,浮现坚定之色,修长浑圆的双腿一动,身躯如刀锋般射出,投入夜幕中,消失不见。

    四周,许多青年才俊扼腕不已,他们刚注意到简月玑的存在,顿生惊为天人的惊叹,才想上前搭话,却是想不到这位佳人忽然走了。

    ……

    “秦墨,时隔数月,你已进步到这种程度了吗?好,这才是我铁岩认定的对手!”

    “待到进入祖地,获得属于古兽血脉的那份机缘,我必定会与你一战,一决胜负!”

    人群中,铁岩雄伟身躯如山伫立,盯视着前方的那个深坑,旋即转身离去。

    同一时间,人群中,还有许多少年天才,被今夜的战斗震撼,陷入对自身武道的深刻反思中。

    ……

    深夜。

    观星楼顶层。

    数道身影连闪,出现在顶层的观星台,正是观星楼的楼主,以及数位元老。

    “太惊人了!那位羽先生年纪轻轻,竟已武至天境,我镇天国内竟有这样的绝世天才?”

    “不仅如此,你们没注意到,羽先生刺向侯帅的最后一枪吗?后者当时仿佛失去神智一样,连躲闪也做不到。”

    “是王者意志!?那位羽先生竟领悟了王者意志?岂不是说,将来此人会成为镇天国,最年轻的一位武道王者?”

    “此人是否出身镇天国,还难定论。不过,说他是最年轻的一位武道王者,却还言之过早。你们没发现吗?萧庄的那位小姐,剑魂似已无暇,修为也精进至天境后期巅峰。她说不定会是,镇天国最年轻的武道王者。”

    观星楼上,数位元老议论纷纷,他们尚未从震撼的情绪中回过神来。

    “好了!”

    一声冷喝响起,观星楼主打断了众元老的议论,他冷着脸道:“无论是羽先生,还是萧庄的萧雪晨,能在30岁前达至天境,他们已是那一圈中的不世天才。不属于我们观星楼要关注的范畴,现在有一个问题,才是真正的麻烦!”

    众元老一愣,交换眼神,不明白观星楼主的意思。

    观星楼主脸色有些阴沉,缓缓道:“杀死侯天从的那个使剑少年,我从他身上,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星象波动。刚才想起来,在月前,紫阳曾向我询问人榜排名之事,其中就有这个少年。”

    闻言,众元老顿时来了兴趣,正如观星楼主所说,无论是那位羽先生,还是萧庄的那位怪物天才,都不属于观星楼关注的范畴。

    而之前的那位使剑少年,分明年不过20岁,却能碾压侯天从,并将之击杀。

    这样的少年武者,必定是人榜中名列前茅的惊艳天才。

    随即,观星楼主将人榜排名之事,与众元老说了一遍。

    “幸好,今夜得窥此子秦墨的真正战力,还能重新排名,尚能补救。”观星楼主这般说道。

    众元老脸色变幻,而后缓和下来,纷纷舒了一口气,不约而同点头称是。

    历代观星楼的核心弟子,皆是镇天国人榜的持有者,这也造就了观星楼在镇天国的超然地位。

    而人榜的录入排名,则是偶尔会出现差异,因为武者的修炼进度是不断变化的,也有武者突然奇遇,一飞冲天等情况的发生。

    但是,总体来说,人榜排名向来不会有太大的差异。

    在过往的历史上,人榜排名差异最大的一次,也就百名左右。

    可是,这一次则是截然不同,今夜秦墨展现的战力,岂是人榜万名之外的战力?

    要知道,侯府的侯天从,乃是人榜排名千名之内。而秦墨能够碾压侯天从,则说明此子的实力,至少能排入人榜前五百名之内。

    前五百名,与前万名之外,这样的排名差异,实是太大了。

    若是此事传扬出去,不仅观星楼名声有损,便是栾皇一脉也会责难观星楼。

    观星楼主亦是暗中庆幸,幸亏今夜出了这场风波,否则,倒霉的不止是侯府一方面,连观星楼也会受到牵连。

    正在这时,阴影中紫阳的娇躯出现,她快步走来,颤声道:“老师,不好了,不好了……”

    听到紫阳略带颤抖的声音,观星楼主心中涌现不妙的感觉,怎么回事!?难道观星楼内有什么变故?

    片刻后,观星楼中,传出观星楼主愤怒的咆哮:“凌星海,你这个老匹夫!竟敢行此卑劣之事,我观星楼与你势不两立!”

    同样的夜里

    与观星楼中情况一样,皇都很多势力的府上,亦是一片混乱,有些五品宗门势力高层都在提心吊胆,因为他们都参与过暗中阻挠“羽馆”分馆的生意。

    这些宗门的势力高层都在担心,若是羽馆的羽先生,如同与侯府开战一样,直接打上门来,该如何是好?

    而皇都中央的皇宫,以及皇都的几大庞然势力,则是连夜密议,该如何应对今夜的这场风波。

    总之,这一夜的皇都,对于无数人来说,注定是一个不眠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