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26章 名门崛起
    砰砰砰……

    猛烈的敲门声,将铁掌柜从沉睡中惊醒,他勉强睁开眼睛,脑袋一阵刺疼,尚未从宿醉中清醒过来。

    “铁掌柜,铁掌柜,您在家吗?我是分馆的郭路。”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外隐约传来。

    屋子里,铁掌柜躺在床上,思绪一阵模糊,逐渐回忆起昨天的事情。

    昨天下午,二老板和那位草先生离店后,铁掌柜就一直提心吊胆,生恐侯府的强者找上门,将这座分馆夷为平地。

    不过,转念一想,铁掌柜又觉得,那两个年轻人说去找侯天从的麻烦,只是一时说笑而已。

    毕竟,年轻人嘛,皆是抹不开面子,喜欢嘴上逞能。

    诚然,二老板和那位草先生风姿卓然,乃是人中龙凤,但是,年轻人喜欢逞强说大话的习性,应该是改不掉的。

    所以,铁掌柜觉得那两个年轻人,不会真的愚蠢到,想要凭一己之力,以卵击石的去找侯府的麻烦。

    只是,铁掌柜虽是如此想,却是依旧胆战心惊,便早早的关了分馆,匆匆回到家中。

    想到这段时间在分馆受得窝囊气,就借酒消愁,刚到华灯初上时,就已经醉倒,不省人事。

    “铁掌柜,铁掌柜,你在吗?”

    阵阵敲门声传来,铁掌柜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过来,暗道坏了,不会那两个年轻人真的犯事了,捅了天大的篓子吧?

    随着敲门声越来越响,铁掌柜心中不详的感觉不断扩大,他很想当场收拾细软,跳窗逃走。

    但是,思索片刻,铁掌柜一咬牙,从床上爬起,用冷水泼面,让自己更清醒一些,而后窜到门边,将门打开。

    门口,站着一个憨厚青年,小厮打扮,正是分馆的杂役郭路。

    瞧着郭路一身装扮很整齐,铁掌柜心中稍定,看来分馆并未出大事。否则,郭路的穿着不会如此整洁。

    然而,小厮郭路的下一句话,则是令铁掌柜一颗心又提起来。

    “铁掌柜,出大事啦!”郭路高声喊道。

    铁掌柜脸色一白,出大事了?难道说,那两个主真向侯天从理论去了?

    “小路,怎么回事?”铁掌柜急声追问。

    郭路则是二话不说,拽着铁掌柜就往外跑,一边嚷嚷道:“分馆外面,来了好多大人物,说要见掌柜您。我说掌柜的,你就算再兴奋,也别喝那么多酒啊!快走,快走,咱这种人,见到那些大人物,两条腿筋都在抖,要铁掌柜您出面去镇场子!”

    这一阵嚷嚷,弄得铁掌柜一头雾水,他连忙扯住郭路,沉声问道:“小路,到底怎么回事?这一大早的,分馆来了哪些大人物?来干什么?”

    “怎么?掌柜的,您这是怎么了?昨晚那么大的动静,您又是‘羽馆’分馆的掌柜的,会不知道?”郭路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

    铁掌柜一脸懵然,他昨天傍晚就喝醉了,一直睡到现在,哪里会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

    “昨夜什么动静……”铁掌柜下意识的问道。

    “您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咱们二掌柜在镇天楼杀了侯府的侯天从啊!”

    郭路的这一句话,吓得铁掌柜一哆嗦,脑海中还残留的一丝酒意,彻底被吓醒了。

    死了……

    侯天从死了……

    铁掌柜嘴巴张得大大,足以塞进去一个馒头,他脑子里努力接受着这五个字背后,所代表的含义。

    随后,铁掌柜浑身又一哆嗦,终于想明白了,这五个字的含义是什么。

    他的脑海中,不禁浮现昨天在分馆,二老板轻描淡写的说起,若是那批货物有损,就让侯天从偿命。

    现在,侯天从真的死了。

    这不是死了一个武道天才,死的是神都卫营三帅之一,侯帅的独子。

    铁掌柜愣了半天,下意识的问道:“侯天从死了,那侯府的侯帅呢?”

    “侯帅?他差点被大老板给杀了,现在正派人在分馆门口等着,询问要如何赔偿,才能赔偿咱们分馆的损失呢。”郭路兴奋的说道。

    侯天从被二老板杀了……

    侯帅侯云爵差点被大老板杀了……

    一时间,铁掌柜脑海一片空白,这两条消息里蕴含的信息量,实在太大,太大了,让他精明的脑壳怎么也转不过来。

    半晌,铁掌柜终于清醒过来,瞪着郭路,喘着粗气,说道:“先别急着去分馆,先给我相信说一下,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时此刻,铁掌柜心中后悔极了,他平素鲜少贪杯,更不要说醉酒之事。因为他很清楚,小酌怡情,大醉误事的道理。

    所以,自从做掌柜以来,他每一次喝酒,都不会超过三杯。

    可是,昨夜他为何就喝得伶仃大醉呢?若是昨夜,侯府的强者找上门,自己岂不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听着郭路绘声绘色,将昨夜在镇天楼的风波说完,铁掌柜脸色连变,他终于意识到,分馆的大老板、二老板,到底拥有怎样恐怖的能量。

    一个武至天境,能够击败侯帅的大老板。

    一位剑道天才,拥有八名逆命境随从的二老板。

    这他·吗·的,简直是两条粗的不能再粗的大腿,硬得不能再硬的靠山,可笑自己前段时日,还一直与皇都各大势力委曲求全,简直是自找没趣的行为。

    何况,“羽馆”还有一位三老板,据雇他的人透露,乃是【聚宝斋】总店的高层人物。

    想通了这一点,铁掌柜神情变幻,立时拽住郭路,原路返回家中,仔仔细细的梳洗了一遍,换上一身行头,才是昂首挺胸,前去分馆。

    铁掌柜很清楚,从今天开始,“羽馆”分馆之名,整个皇都皆会忌惮。

    毫无疑问,从今以后,“羽馆”将作为镇天国一个新的名门,崛起于皇都。

    ……

    接下来的两日,“羽馆”分馆的门前,可谓是门庭若市。每天聚集在门前的人群,常常能将街道拥挤的水泄不通。

    这么多人来此的目的,则是五花八门,有来购买分馆出售的神针,有来拜访“羽馆”大老板、二老板的,也有想要加入“羽馆”,有来拜师学艺的,甚至还有人来给大老板、二老板做媒的……

    不过,聚集的人群虽多,真正能进入分馆大门的,则是少之又少。

    皇都的人们都很清楚,“羽馆”的二老板来历神秘,不仅是宗师境的怪物天才,还有八名逆命境强者护持。

    而“羽馆”的大老板,更是武至天境,正面击败侯帅的绝世强者。

    单是这样明面上的武力,就不是五品宗门能够抗衡的,谁知道“羽馆”暗地里,还隐藏着什么惊世武力。

    所以,聚集在分馆门前的人数虽多,真正敢上门,并有资格递帖的人,则是少之又少。

    不过饶是如此,铁掌柜这两天也是忙得焦头烂额,而作为二老板的秦墨,则是借口养伤,鲜少见客。

    至于大老板羽先生,分馆则是放出消息,那夜镇天楼之战后,羽先生就离开皇都。

    ……

    分馆后院。

    秦墨、冬东咚等四个少年坐在院中,四人在交谈中,秦墨则是不时拿着手帕,捂着嘴巴,咳出一小口鲜血。

    “墨哥儿,你那夜的战斗,真的只是受了轻伤?你已经咳血两天了。”冬东咚端详着好友的脸色,担忧问道。

    “没事。真的只是一点轻伤,再休息几日,就能痊愈了。”秦墨这般说着,则是又取出一块干净手帕。

    冬东咚三个少年交换眼神,皆是很忧心,一位宗师境强者连续咳血两天,真的只是轻伤吗?

    只是,瞧着秦墨红润的脸色,眸子里神光内蕴,又不似重伤的迹象。

    此时,秦墨袖子里,抖动了一下,传来银澄恶质的笑声:“不错,又集齐了十张血帕,能够给转化五色土当肥料了。”

    “多咳点,多咳点,小子,本大爷的宝血效用,看来未完全的斗战圣体也撑不住啊!”高矮子的笑声也是接踵响起。

    秦墨不禁翻着白眼,暗中咬牙切齿,心里发誓,以后再信这两个家伙的话,吞噬什么七彩火焰,他的名字就倒过来写,这两个坑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