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汉乡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五十一章猪马牛羊

    “朱侯家中的长女,颜色出众,更难得的是人家是嫡女,肯下嫁你这个穷鬼,已经是天大的委屈,你要知道感恩!”

    长平端着手里的茶碗,吹掉了茶水上的浮沫慢条斯理的对云琅道。

    云琅哪里知道这位朱侯是谁,连忙看向曹襄。

    “庆州朱受,他家的闺女不能娶,据说身高丈二,脾性爆烈,有生撕虎豹之能,多年以来随军征战,以女身受军爵十二,也就比你的少上造低一点。”

    听了曹襄的解说,云琅打了一个寒颤连忙道:“不成!”

    长平轻轻地吐掉嘴里的茶叶鄙夷的道:“你还挑拣人家?却不知这样的女子有多少人争夺呢,是我派了得力人手才说动朱侯夫人才给你一个机会,你还端上架子了。”

    云琅的面皮抽搐两下道:“小子无意高官显爵,这样的金凤凰不要也罢。”

    长平显然也没有把朱家的闺女当一回事,继续道:“射声校尉马荣的三女儿今年刚好一十四岁,我亲眼看过,长得好颜色,难得的是知书达理,更是深通商贾之道,射声校尉家中的皮货生意经她打理之后,如今已然蜚声长安三辅。

    你若娶了她,你云氏兴旺可期!”

    这一次不等云琅看曹襄,就听曹襄从喉咙里挤出一阵压抑之极的笑声。

    听到曹襄的笑声,云琅哪里还会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不成!”

    长平见儿子拆她的台,抓起一颗杏子就砸在儿子的脑门上怒道:“不就是长了一颗龅牙吗?深宅大户的,要的是能顶门立户的女子,要颜色好的从那里找不到?”

    训斥完一脑门杏浆子的儿子,见云琅黑着一张脸,不由得叹息一声道:“你现在年纪还小,等年纪再大一些,就该知道娶妻娶贤这个道理了。

    算了,看你少年心性,看样子没有一个颜色好的你是不会答应的。

    破虏校尉牛正家的小女儿,可是在我眼皮子底下长大的,颜色真正的周正,弹得一手好琴,古琴圣手怀古先生也夸过好的,既然你性子淡薄,配你正合适,成婚之后,你们小夫妻也能照朝观红日,暮赏晚霞过快活日子。”

    云琅再一次把目光落在曹襄身上,只见曹襄的一张脸涨得通红,唧唧歪歪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还用小狗看主人的眼神不断地哀求云琅。

    这就明白了,这混蛋竟然爱慕这位牛家小姐,云琅历来爽快,为一个没见过的女人伤害兄弟这事绝对不能做,于是,坚决的摇摇头道:“不成!”

    长平也看见了儿子的模样,无奈的摇着脑袋道:“你娶不了妞妞的,怎么还不明白啊?

    牛正为长平侯麾下的第一猛将,你如果娶了妞妞,你牛叔叔就要请辞北大营,或者卸甲归田,兹事体大,容不得你们胡来。”

    曹襄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看样子他不愿意改变主意。

    长平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伤心事,再也没心思帮云琅娶老婆了,挥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从阁楼里走出来,曹襄看着云琅道:“不是兄弟见色起意,而是妞妞真的不适合你。”

    云琅哼了一声道:“你放心,跟你有染的女子,给我八个胆子也不会娶,就你这种出了名的有杀掉没放过的性子,哼哼哼……

    对了,如果姓牛的不成,你娘不会再给我介绍一个姓杨的吧?如此一来,猪马牛羊算是凑齐了。”

    曹襄吧嗒一下嘴巴道:“你放心吧,我娘只会给你介绍四只蹄子全在地上的姓氏的女子,即便不是也是姓石,姓木的好匹配你这个古怪的云姓,我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反正是我娘找了术士之后才确定的。”

    云琅松了一口气道:“娶老婆这件事上我真的很挑,以前一事无成,只要是能看的过去的女人娶回来就好,现在既然有了大变化,我就不想委屈自己,要过一辈子啊,胡乱定下对我,对人家都不好。”

    曹襄嗤的笑了一声道:“你以为有了高官显爵就能自由自在的挑老婆?你做梦去吧,如果真是这样,我早就把妞妞娶过门了,还能等到我母亲把妞妞指给你?

    告诉你,我们有挑选侍妾的权力,唯独没有挑选老婆的权力,兄弟啊,我告诉你,如果有一天你重要到连陛下都要对你另眼相看的时候,你即便是娶到了顺眼的老婆,陛下一声令下,你老婆就会突然死掉,然后陛下就会重新给你指一门亲事。

    这个过程容不得你拒绝!”

    听曹襄这么说,云琅忽然就想到了卫青,自从云琅来到大汉国,跟霍去病,曹襄,长平,李敢的交情这么好,从未听他们说起过卫青第一任妻子的消息,只是模模糊糊的听说,卫青的老婆是得病死了。

    云琅连忙赶走了某些奇怪的念头,看在卫青跟长平恩爱有加的份上,再看在长平对自己算是倾心照顾的份上,就算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云琅也决定忘掉。

    这样做很没有道理,只是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一个讲道理就能活的世界。

    要问云家庄子里最招女人喜欢的男人是谁?所有的云家妇孺都会异口同声的说——孟大!

    如果问她们第二招女人喜欢的男人是谁,她们也会异口同声的说——孟二!

    云琅要是不小心跑去了女子洗澡的地方,一定会被人家用石头打出来,可是,孟大要是走错路跑进去,就会被那些妇人们调戏一阵子然后送出来,如果不是因为孟大极力抵抗,那些妇人会帮孟大洗澡的。

    有一次孟大找到了一种黑脖子的野鸭子,举着野鸭子一头冲进了阿娇游水的温泉池子。

    虽然被打出来了,不过,也就被打出来而已,再无后续惩罚,阿娇穿好衣衫之后还跟孟大一起观摩了那只黑脖子鸭子。

    云琅,曹襄其实也很想去阿娇的游泳池看看,不过,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被他们两个给掐死了。

    李敢亲眼看着自己老婆跟孟大,孟二形影不离的满云氏庄子乱窜,不但不嫉妒,反而心疼老婆这样下去会累坏了身子。

    “人人都知道孟大喜欢的是小虫,现在孟大就在等待他老婆死掉之后好把小虫娶回家,为此,每隔十天就必须派人去他长安的家里看他老婆死掉了没有,真是太痴情了。

    所以啊,我老婆跟孟大在一起,跟女子在一起有什么分别,养鸭子,养鸡,养鹅这些事情,不跟孟大,孟二学跟谁学?”

    李敢振振有词!

    云狼愤怒的敲敲桌子道:“我管你老婆跟谁在一起呢,我就想知道,你家就在旁边,为什么你们一家三口都要在我家吃饭?”

    曹襄抬起头怒道:“这就是说我呢,我娘,加上我都在你家吃饭,不满意就去对我娘说,有本事把她赶走才是本事!”

    说完就跟李敢两人无耻的哈哈一笑,端着饭盆又去找好吃的。

    云家的客人脾气都比主人大,不论是长平还是阿娇,这里与其说是云家,不如说是她们的度假地。

    也不知道为什么,云氏非常的招人,很多时候,只要在云家待过一阵子的人,基本上就会留在云家不愿意离开。

    也不仅仅是云氏的饭菜可口,而是每个人都觉得待在杂乱无章的云家似乎非常的舒坦。

    北面的房檐下,放着好长一排藤椅,每个藤椅上都躺着一个衣着清凉的妇人。

    这些妇人刚刚结束了云氏的缫丝作业,为此,云琅给她们放了五天的假期。

    在这五天里,这些妇人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她们似乎要把一辈子没睡好的觉都给补回来。

    一个妇人打了一个哈欠伸着懒腰坐起来,见旁边的人睁着眼睛无聊的看着天空就迷迷糊糊的道:“不能睡了,再睡就成懒婆娘了。”

    另一个妇人挪动一下身体,幸福的瞅着不远处忙忙碌碌的厨娘道:“今天晚上吃什么?”

    厨娘恶声恶气的道:“白米饭,撑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