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汉乡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七十章一花一世界

    “刘陵当然需要那首歌那个该死的女人一到长安就让人到处传唱这首歌。

    曲子好听韵调简单又朗朗上口现在连水井边挑水的妇人都会唱这首《美人歌》。

    云琅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了要离这个女人远点吗你不但不听话反而给她写歌不出事则罢一旦出事那就是滔天大祸。”

    长平气咻咻的坐在案几后面大声地喝骂。

    往日里云琅一定会认怂这一次他没有多少反应淡淡的道:“一个弱女子去了虎狼窝我不知道她将会遭遇什么样的事情只想在她走之前给她一点安慰在草原上午夜梦回的时候还有那么一两件可以思念的事情一两个可以思念的人也让她对大汉国的恨意不要那么深。

    说句您不爱听的话和亲这事我好像很难接受不论有什么理由不论和亲有什么样的好处我可能不是干大事的人总是容易把注意力放在那个可怜的妇人身上。”

    长平左右看看不由得笑道:“你可能真的招女人喜欢一个男子最初领着四五百个妇人孺子在冰天雪地里谋生确实不容易。

    你再看看你交往的人就知道你的女人缘不错卓姬就算了那就是一个商贾在你眼中无足轻重我只是奇怪连阿娇那种眼高于顶的人都对你优容有加真是怪事!”

    云琅想起自己前世被人发了那么多的好人卡不由得喟叹一声道:“我可能真的是一个好人明知道身边的女子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我却不自量力的想要去帮助想要去保护虽然很多时候我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心思最后造成的事实就是我是色鬼。”

    云琅的一句话把长平逗的哈哈大笑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早就有人说了长安三辅有一个色中饿鬼家中豢养着四五百妇人供他一人享用。

    开始我还以为说的是别人还跟她们一起讨伐来着后来才知道那个人居然就是你!”

    云琅幽怨的看着长平道:“万一刘陵上位了呢?”

    长平一下子愣住了。

    云琅继续道:“以前我们送去的都是羊羔一般的女子羊羔进了虎狼窝能活多久?

    刘陵不同她可不是什么羊羔她是一头母豹子现在收起爪子装羔羊一旦需要她露出爪子的时候你看那些粗鄙的匈奴女子是不是她的对手。”

    长平见云琅一直在看她就怒道:“你本来想说把我送过去是不是?”

    云琅无奈的道:“您要是早几年过去现在早就成匈奴的大阏氏了说不定军臣单于的骨头早就能当鼓槌用了现在的匈奴单于说不定就跟曹襄一样看您的眼色做人。

    所以啊从太祖高皇帝开始送人就送错了。”

    长平的眉毛都竖起来了低声怒道:“你是不是还认为早在冒顿单于在白登山索要太祖高皇后的时候就该把太祖高皇后送去?”

    云琅摊摊手道:“如果是那样哪里还有什么匈奴陛下现在早就是大汉匈奴帝国的皇帝了。”

    也不见长平如何动作她的双臂撑一下地板身子就从矮几后面飞过来了前伸的虎爪一下子就扣在云琅的咽喉上一只脚稍微在地上撑一下就用一只手将云琅牢牢的按在地上。

    低声道:“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再胆敢对皇室不敬下一次就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了。”

    说完话手一抖云琅就一下子从大厅里滑到外面去了……

    云琅揉着脖子笑嘻嘻的从地板上站起来掸掸不存在的灰尘就得意洋洋地下楼了。

    临下楼的时候他看的清楚长平正在仰首看屋顶估计刚才的那一番话对她的冲击很大。

    想想也是娇弱的女子去了匈奴人那里就是被人欺负的对象如果是女间谍去了匈奴人那里后果恐怕真的很难预料。

    云琅觉得自己至少拯救了大汉国的很多弱女子所以在遇到宋乔的时候云琅神秘兮兮的道:“你要感谢我我可能又救了你一命!”

    宋乔面无表情的道:“哦那就多谢你了。”说完就走一刻都不愿意停留。

    云琅倒退着跟上来道:“你怎么不问问我怎么救你了?”

    宋乔摇头道:“无知是福。”

    说完话特意转了半个圈子回自己的房间了。

    云琅的脸皮再厚也没有追到人家闺房里面的道理只好叹口气准备去看看菜圃如果白菜再种不出来今年冬天就只能吃腌菜了。

    苏稚抱着一个好大的菜瓜坐在马厩边上的杠子上甩着两条腿一边看一个老婆婆给一匹马治伤一边吃东西也不嫌弃马厩里的浓烈的尿骚味。

    见云琅过来了就随手把剩下的半个菜瓜塞马嘴里跳下杠子追过来道:“医馆!”

    云琅不得不停下脚步笑道:“已经找东方朔给你在富贵镇找地皮去了只要地皮弄好了下雪之前你就能有一家药铺一家医馆。”

    苏稚笑的眼睛弯弯的抓着云琅的胳膊道:“你真好!”

    云琅笑道:“遂了你的意我就是好人不遂你的意我就是无耻的骗子。”

    说完话又冲着那个白发婆婆努努嘴小声问道:“药婆婆不是一直在给阿娇调理身体吗?

    今天怎么有空给马看病?”

    苏稚道:“婆婆说了她能做的都做了现在就看老天的意思还说子嗣之事与人品有关要阿娇贵人静心养气有没有结果时间会告诉她答案。”

    云琅点点头这就能看出一个老医生跟年轻医生的区别了年轻的医生恨不得一开口就告诉你他能包治百病老医生则不同只说尽力至于结果还要看病患的运气让你即便是明知道她做的屁用不顶也没出找她发脾气砸他的招牌。

    毕竟你的病没看好完全是你人品不好关医生屁事。

    “喂刚才看见你追着我师姐说话了我师姐不睬你。”

    “关你屁事!”

    “你如果肯给我吃乳酪我说不定就会帮你。”

    “你找厨娘去要啊那东西腥味太重我不喜欢红袖小虫的那份你不能吃可以把我的那一份吃掉。”

    “那你要给我两份我师姐也很喜欢吃那种酸酸的乳酪。”

    “你可以连曹襄的那份也拿走!如果不够的话霍去病的也能拿走。”

    苏稚翻着白眼道:“你这人好没道理我要你就给一份我师姐要你就能毫不犹豫的连朋友一起给卖了。”

    “你要不要?”

    “要!”

    “这就对了白吃还嫌核大你如果真的想帮我就告诉你师姐我好想想起过血的一些事情了如果她想知道晚上我在天台等她。”

    苏稚一跳三尺高欢快的道:“我也去!”

    云琅面无表情的道:“你去的话今晚的蛋糕就没你的份了。”

    苏稚一张脸顿时就垮了下来挥舞着拳头怒道:“云琅你就是天底下最无耻的混蛋!”

    吃过晚饭后云琅亲自在天台上安置好了红泥火炉以及茶叶四样精美的小点心。

    就在他刚刚把松果点燃的时候宋乔戴着幕篱走上了天台很自然地盘膝坐在云琅对面的锦垫上等云琅煮好茶给她倒了一杯这才隔着幕篱道:“云师兄又想起来了什么?”

    云琅邀请宋乔喝茶见宋乔不得不掀起幕篱露出圆润的下巴就笑道:“一花一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