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31章 恶霸之拳
    注意到秦墨等人的出现,一双双目光投注过来,随即,许多人的眼神,锁定在秦墨身上。

    “哼!大皇子殿下,我之前就说过,秦墨这小子必定是那一边的人。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身为镇天国中人,又是西翎战城的西翎卫,竟与强盗般的恶霸为伍。简直毫无廉耻!”

    两个冷漠讥讽的声音接踵响起,许多人看向秦墨的眼神,顿时锐利起来,如同一根根芒刺,令他肌肤生疼。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庞大压力,秦墨眉头皱起,看向说话的两人。

    那是两个俊朗不凡的青年,一个身形修长,剑眉星目,另一个样貌阴柔,透着令人忌惮的阴狠。

    这两个青年身上,皆穿着铠甲,胸口有着“神都卫”的镂字。

    毫无疑问,这一边的青年群体,乃是皇都各大势力的核心成员,那两个青年想必是神都卫营其他两帅的子侄辈。

    秦墨扫了一眼,目光从那两个青年身上掠过,赫然发觉这些人的气息皆是极其强大,一个个气机如山似岳,任何一人的气势压迫,都能击败先天境巅峰的强者。

    这些青年武者的实力,皆是地境之上的层次,已是步入传说境界。

    轰隆!

    扑面而来的庞大压力,骤然间暴动起来,竟是化为犹如实质的气场,憾然碾压过来。

    这是众多地境武者的气机联合,转化为实质破坏力的气场,可谓是无比恐怖,分明是想给秦墨一个下马威。

    当然,若是他根本承受不住,则不仅是下马威那么简单,甚至可能当即重伤。

    身后,西一、西二也察觉到这种危险,刚想动手解围。

    却是突然发觉,面前的秦墨气息为之一变,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从秦墨身上散发出来。

    这种气息,几乎难以察觉,但是,西一、西二略一感应,两大英灵雕塑般的脸庞顿时变了,立时打消了出手的想法。

    撕拉!

    那股若有若无的气息斩落,却是将直袭而来的庞大气场,生生从中剖开,而后这股气息碎裂,化为丝丝缕缕的气机朝前涌去。

    在场皇都众武者脸色顿变,只觉随着气场被剖开,每个人身上皆是一寒,感到一种剑锋临体的凉意。

    砰砰砰,一群武者纷纷撑开真焰护罩,想要抵御这股锋锐气机。

    然而,每个人的真焰护罩上,竟是同时出现一道剑痕。

    “这是”

    “十成先天剑芒巅峰”

    “剑意炼魂,无坚不摧,无孔不入!”

    一众皇都武道天才们纷纷色变,一名宗师境强者,能够仅凭剑意气机,就在他们的真焰护罩上,留下一道剑痕,这只说明一件事。

    秦墨的先天剑芒,已是达至十成巅峰,步入剑意炼魂的阶段,简言之就是凝练剑魂的阶段。

    人群中,那两个穿着“神都卫”铠甲的青年,脸色急促变幻,他们本想凭着远超秦墨的修为,给这个小子一个狠狠的下马威。

    毕竟,数日前的夜里,秦墨剑斩侯天从的事情,不仅让侯府颜面扫地,也让神都卫营颜面无光。

    而对皇都众多武道天才来说,那晚秦墨剑杀侯天从的战绩,无疑是对皇都各大天才的一次挑衅。

    现在,这个少年又出现在萧庄盛会,与另一边的人联袂而来,立时惹来皇都众多武道天才的敌视。

    在他们看来,能够参加萧庄盛会的试炼者,至少是步入传说境的修为。即便秦墨已经展现惊艳天赋,但也只是宗师境而已,凭什么来此,占用一个名额。

    不过,此时此刻,却是无人再有质疑,一位开始凝练剑魂的剑手,无论是何种修为,哪怕是先天境界,也有资格参与此次盛会。

    “大皇子,秦墨的剑道资质,堪称是奇才!可惜,他终究不能被王庭所用,将来必是大患!”

    其中一个穿着“神都卫营”铠甲的阴柔青年,传音身旁的金色锦袍男子,这般说道。

    那位金袍男子微微颔首,他的脸庞俊朗如玉,负手而立,淡淡看着秦墨,散发着如渊似岳的气度,犹如一尊巨人在俯视地上的蝼蚁。

    砰!

    一道闷响传来,引得在场众人侧目,却见李淡飞身躯一闪,已是窜出。

    “我与墨兄弟志趣相投,联袂而来又怎样?刚才哪个混蛋说,老子是强盗般的恶霸?给老子滚出来!”

    李淡飞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牙齿,犹如一头凶兽盯上猎物的狞笑,目光肆无忌惮的扫视皇都众武者。

    “哼!可笑,肆虐南部三大战城的巨寇传人,难道不是恶霸?这句话就是我宫文霖说的,你待如何!?”

    那个阴柔青年冷笑着,从人群中走出,瞪视着对面的李淡飞。

    “宫文霖,神都卫营三帅之一,宫老狗的儿子么?嘿嘿,好的很,好的很!”

    李淡飞脸上的狞笑更甚,猛地拿着葫芦,灌了一口美酒,顿时酒香四溢,四周充斥着冰凉凉的纯酿气息,令人闻之迷醉。

    毫无疑问,李淡飞青皮葫芦中盛装的美酒,必定是难得一见的宝酒。

    呼,李淡飞喷出一口酒气,竟是炽热如焰,一缕缕赤红酒气喷出,笼罩着他雄伟的身躯,与他自身的真焰融合在一起。

    顷刻间,一具笼罩赤红焰气的大汉,出现在众人面前。

    “死吧!”

    李淡飞眼眸爆射光辉,仿佛连瞳孔也消失了,身躯一晃,竟是瞬间欺近至宫文霖面前,双拳左右开弓,交替轰出。

    一刹那,这片空间便被拳劲压塌,宛如山崩地裂的巨响传出,整个空间都在颤抖。

    这样的拳势,充满了一种粗野的霸道,挥拳之间,仿佛就是在告诉对手,下一拳要打下那里,你挡不住就趴下。

    宫文霖神情大变,他早就听父亲说起过,横行南部三大战城的李姓巨寇,其自创的一门拳技霸道绝伦,曾经让神都卫营的三帅都吃足了苦头。

    对此,宫文霖十分不服,早就有意前往镇天国南部,领教那巨寇一脉的拳技,顺便铲除镇天国的这颗毒瘤。

    此时,真正面对这种拳势,宫文霖才明白,这种拳势是何等的霸道,霸道的毫无道理。

    轰轰轰,连续七拳轰至,无数赤红焰气在周围狂舞,宫文霖则是以肉掌硬接了七拳,他的掌心一片焦黑,好似被灼焦了一样。

    同时,宫文霖感到双臂经脉一阵灼疼,一股股霸道拳劲灌入体内,仿佛要将他的经脉熔穿。

    “糟糕!再打下去要糟!”

    宫文霖脸色连变,李淡飞的拳势实是古怪霸道之极,这样以肉掌相抗,实是吃亏之极。

    不远处,皇都一众武者也瞧出来,再这样打下去,宫文霖撑不住十回合。顿时,有数人身形微动,想要掠出救援。

    而在对面,另一边的一众青年武者则是冷笑着,释放出一股股绝强气势,锁定了这些人的举动,令他们无法擅动。

    “李兄弟和宫文霖之间,可是公平一战,你们皇都的人想以多欺少吗?来,来,来,大哥我陪你们!”

    另一边的人群中,传出一个尖锐的声音,犹如是公鸡在鸣叫,很是刺耳。

    秦墨闻声转头,扫视一圈,却是没见到说话人的身影。正奇怪时,眼角的余光,则是瞅见人群边缘,站着一个不足三尺的侏儒,长得尖嘴猴腮,正斜着眼,瞪视着皇都一众武道天才。

    这侏儒的身高,比之高矮子还要矮上一个头。

    “哼!鸡鸣狗盗之辈!”

    皇都的人群中,一位眉目如画的少女冷笑,讥讽开口。

    砰,战团中的情况,则是发生变化,李淡飞的拳势越来越盛,已是到了江河狂涌,直奔入海的地步。

    那赤红拳劲四溢,震得虚空布满了裂痕,充斥着令人心悸的狂暴之气。

    宫文霖的处境,已是岌岌可危,至多再过十息,就可能重伤败北。

    对于这样的结果,则是另一边的武道天才们乐见的,他们都在冷眼旁观,等待宫文霖重伤倒地的那一刻。

    忽然,一道苍老的笑声传出:“你们这些崽子们,一关还没过,就已经打起来了,成何体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