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33章 金玉山河
    “这是棋盘!?”

    “金玉之石制成的棋盘!”

    众人的眼眸中,倒映着一块长宽百丈的棋盘,以金玉之石制成,无比灿烂瑰丽。

    而棋盘上的棋子,却与众人已知的棋种截然不同,竟是以山川河流而成,以人族、兽族等种族为棋子。

    这是什么棋种?

    在场人群面面相觑,皆是感到疑惑,唯有秦墨除外。

    正在这时

    滑爷爷又是一踱脚,一股股气劲朝着四周蔓延,周围的地气受到牵引,顿时沸腾起来,将这块金玉棋盘笼罩进去。

    随即的一刹那,众人只觉天旋地转,前方的金玉棋盘不断扩大,竟是不断延伸,覆盖了千丈的区域。

    在场一众武道天才们,则是站在金玉棋盘边缘,天地之间,似乎只有这块棋盘,其余地方皆是雾蒙蒙的一片。

    这情景,令两边的一众天才皆是震撼,这种手段已经不是乾坤挪移那么简单。

    能将一群地境绝武,在举手投足之间,纳入一片场域,对于天境强者来说,亦是极为困难的。

    而滑爷爷从头到尾,都是笑眯眯的,那若无其事的态度,令人群心惊不已。

    滑爷爷则是笑呵呵的,看着一群年轻武者,道:“行了。此次我庄的三关,第一关由老夫来定,就是闯过金玉棋盘,你们谁先来?”

    一时间,两边的人群皆是沉默,他们神情都透着一丝苦涩,实是对金玉棋盘摸不到头脑。

    这块金玉棋盘,到底是一座迷宫,还是一座阵法,或是一种地图,亦或单纯以一个棋种,布置的一个巨大棋盘?

    所有人脑海中,都转悠着种种的念头,却是没有一个清晰的头绪。

    许多人脸色很难看,为了闯过萧庄的三关考验,他们在数年前,就着手准备。却是想不到,此次的第一关,竟是这么一个古怪棋盘,这该如何着手去闯。

    秦墨则是面色古怪,他盯着这块金玉棋盘,暗道,这不就是“锦绣山河棋”吗?只是,这金玉棋盘上布置的棋路,未免有些

    片刻,竟是无一人站出来,尝试第一关的闯关。

    见状,滑爷爷两条白眉皱起,道:“怎么?这么简单的金玉棋盘,你们都没把握吗?亏你们还是各大势力的绝世天才,有必要考虑这么久吗?”

    闻言,一群人皆是暗中狂骂,这棋盘哪里简单了?根本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让人怎么去闯?

    若是一不小心,闯关失败了,岂不是要再等二十年?

    于是乎,在场一群年轻武者皆是沉默,任凭滑爷爷如何挤兑嘲讽,也是无人吱声。反正这位老者修为深不可测,乃是怪物级的前辈高人,就算被他骂上一天一夜,身为晚辈也没什么丢脸的。

    又过了片刻

    滑爷爷瞅了一圈,盘算了一下时间,道:“既然你们都不愿意第一个站出来,那老夫就指名了。点到谁,谁不站出来,就视为弃权!”

    说着,滑爷爷手指一抬,指着皇都人群中的宫文霖,道:“你,就是你了!刚才你不是打架打的很欢吗?就你第一个。”

    “我第一个?为什么是我第一个!?”宫文霖脸色骤变,不平道。

    “刚才你不是打架打的很欢吗?就你第一个,要不然就弃权走人。”滑爷爷用手指掏着耳朵,慢条斯理的说道。

    我哪里打架打的很欢?先动手的明明是姓李的那个家伙!

    宫文霖很想这样反驳,但是,却是不敢说出口,只得站出来,纵身一跃,跳进了金玉棋盘中。

    砰!

    整块金玉棋盘放光,一道道光幕腾起,将宫文霖笼罩其中,而后,棋盘中的山川河流竟是动了起来。

    刹那间,整块棋盘上,腾起气象万千的气势,犹如一片广袤大地的动荡,迸发出令人心悸的力量波动。

    棋盘中,宫文霖撑开真焰护罩,四处乱窜,颇有些慌不择路。

    这块棋盘中迸发的力量波动,实是太过浩瀚,即使身为地武强者,宫文霖也觉得自己如此渺随时可能被无边山河湮没。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绝世阵法吗?”

    宫文霖一边逃窜,一边连声叫嚷,却是声音被光幕阻隔,一句话也传不出去。

    此时,金玉棋盘边缘,在场众人皆是震惊莫名,他们也生出与宫文霖同样的想法,这难道是一座绝世阵法,一经发动,就会爆发无比恐怖的力量?

    “呵呵,老夫都说了,这就是一块棋盘。”

    滑爷爷笑了笑,他的声音透过光幕,徐徐传了进去,“不要用破阵的方法来闯,否则,很容易就失败了。”

    话音落

    金玉棋盘中,宫文霖一脚踏空,顿时,只觉四周景物变幻,犹如山河崩塌一般,庞大的地气似是寻到一个宣泄口,骤然爆发出来。

    砰!

    宫文霖整个身体被冲飞,口中鲜血喷出如柱,径直撞出了光幕,飞出了这片区域,消失不见。

    滴答、滴答

    地上一滴滴鲜血溅落,旋即被金玉棋盘吸收,整块棋盘越发闪亮,却是令人群纷纷色变。

    “好!一个出局!”滑爷爷笑着点头,“下一个,给你们十息时间,自行决定。否则,就由老夫来指定了。”

    两边的各路天才皆是神情变幻,对于这块金玉棋盘越发看不透,尤其是滑爷爷那句“不能用破阵方法来闯”,更是令很多人思绪紊乱,摸不到头脑。

    “喂!刚才是我们皇都中人闯关,这一次,该由你们来吧。”

    另一名穿着神都卫铠甲的青年高喊,他的目光在秦墨三人身上扫过,透着极度的狠厉。

    另一边的武道天才们并未反驳,很快就有一人掠出,闯入金玉棋盘中。

    此时,在场一众人群皆是密切关注棋盘,希望能从这人的闯关中,寻找到一丝端倪。

    随即,众人发觉这位闯关者,乃是以破阵之法,在棋盘中闯关。

    显然,这位闯关者认为滑爷爷之前所说,乃是故布疑阵,混淆视听,这块金玉棋盘就是一座绝世阵法,要以破阵之法闯之。

    然而,事实的情况,则是这位青年武者的境地,比之宫文霖还要不堪,仅是走了后者一半的距离,就被一股可怕力量弹飞,冲出了这片区域,消失不见。

    “好!第二个出局!下一个,还是给你们十息时间考虑。”滑爷爷笑嘻嘻喊道。

    这时,皇都一众武者中,一位锦袍青年迈步而出,龙行虎步,散发着卓然气度。

    四周人群,皆是有意无意间,露出关注之色,许多人看向锦袍青年的目光,都是充满了忌惮。

    这个锦袍青年,乃是镇天国的大皇子,亦是被认为,将来最有希望继承栾皇之位的绝世天才。

    “哦,栾皇一脉的皇子吗?”滑爷爷眼眸一动,微微颔首:“身为皇子,想必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应该能闯过金玉棋盘。”

    “身为栾皇一脉的皇子之首,自是要给皇都中人做一个表率!”大皇子拱手,颔首道。

    随即,他轻拂衣袍,身形一动,已是跃出,只见一道橙黄气劲绕体而出,护持着身躯,掠入金玉棋盘中。

    下一刻,只见大皇子在棋盘中穿行,虽是深一脚浅一脚,有些步履蹒跚,却是行进的相当轻松,很快就不见了身影。

    片刻,金玉棋盘一亮,光幕逐渐散去,一个身影在棋盘另一侧出现,正是大皇子。

    闯过了!?

    众人瞪大眼睛,看着毫发无损的大皇子,想不到大皇子竟能如此轻松的闯过。

    “多谢滑老的提点,想要闯过第一关,确实不能用破阵之法。”大皇子再次拱手,说道。

    滑爷爷抚须而笑,点头道:“不错,不错!不愧是栾皇一脉的绝世天才,已经凝练一道龙气,栾皇后继有人了。”

    在场人群皆是一惊,仔细看去,赫然发觉大皇子身周的橙黄气劲,竟是蕴含着威严如狱的气息,分明是一道龙气。

    龙气护体!?

    许多人眼皮连跳,看向大皇子的眼神,则是越发的忌惮。

    “第四个,由我来。”

    一道清脆嗓音响起,一抹倩影飞掠而出,那身法掠动之间,竟是呈现鸾凤之影,宛如凤凰展翅一般,射入金玉棋盘中。

    这抹倩影,正是皇都一众天才中,那位眉目如画的绝色少女。

    “凤鸣楼凤媚君!”有人低呼。

    片刻,金玉棋盘又是一亮,光幕散去,在棋盘的另一侧,凤媚君的娇躯出现。

    第二个闯关成功!

    人群立时有些躁动,既是惊喜于金玉棋盘并未无解,又感到极大的压力。

    “这妞好水灵啊!那浑圆修长,岂不是能将男人的腰都夹断?”梅中影吞咽口水,低声嘀咕。

    身旁,李淡飞则是斜眼,鄙夷道:“就凭你这小贼的个头,连人家大腿都不到,还想被夹断腰?别被夹断了脖子。”

    “滚蛋!梅大爷我人虽然矮,但是器粗又长,你这强盗个头那么大,恐怕那活儿只有小指那么点,哼哼”梅中影冷笑着,反唇相讥。

    这两人的声音虽但是,在场众人哪一个不是绝顶强者,又怎能瞒得过他们的耳目。

    不远处,凤媚君顿时俏脸一冷,如笼冰霜,美眸扫过秦墨三人,冷笑道:“滑老说的没错,这一关别说再给一次机会,就算给某些鸡鸣狗盗之辈十次机会,也是难以闯过的。”

    再给一次机会?

    鸡鸣狗盗之辈?

    秦墨一直处在沉思中,与银澄、高矮子传音交谈,忽然听到,似乎有人提及自己,立时清醒过来。

    随即,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和李、梅三人,一起被骂**鸣狗盗之辈,不禁脸色一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