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四章 破解与闯关
    顷刻间,皇都众人中,一双双凌厉目光投注而出,落在秦墨、李淡飞和梅中影三人身上,这些人眼神中透着不加掩饰的杀意。喜欢网就上。

    凤鸣楼,皇都数大门阀势力之一,乃是王庭之外的巨擎势力,掌握着难以想象的可怕武力。

    事实上,在王庭之内,除去栾皇一脉之外,没有任何势力足以和凤鸣楼抗衡。

    神都卫营的三大军团固然强大,若是三帅合力,三大军团齐心,自是能压倒凤鸣楼一筹。

    但是,千年以来,神都卫营之间,又何曾齐心过。

    凤媚君,这位少女乃是凤鸣楼楼主的女儿,亦是名动皇都的倾城名花之一。

    单是凤鸣楼楼主之女的身份,就堪比栾皇一脉的公主,何况,凤媚君还是皇都地灵榜上前十的绝世天才。

    这样的倾城名花,乃是皇都各大青年才俊的良配,现在却被三个鸡鸣狗盗之辈当众侮辱,简直是对皇都所有天才的侮辱。

    此时,李淡飞、梅中影却是看向秦墨,两人摇头叹息,那表情似是在说,少年人心里想别人家少女就算了,偏生还要说出来,实是太色胆包天了。

    见状,秦墨的脸色更黑了,深觉交友不慎,这两个家伙果是真正的鸡鸣狗盗之辈,将欺善怕恶,对朋友两肋插刀都发挥到了极致。

    不远处,滑爷爷则是适时开口,道:“快点,别在那里磨蹭。快点结束第一关,老夫我还要回去喝酒呢!”

    一边说着,滑爷爷取出秦墨献上的那一壶宝酒,拔开瓶塞,喝了一口,顿时笑容满面,频频点头,对这壶宝酒非常满意。

    此时,受到大皇子、凤媚君闯关成功的刺激,两边的年轻武者们纷纷上前,争先恐后的掠进金玉棋盘。

    半个时辰后,在场人群已有七成闯关,却是只有三人闯关成功,其中皇都一边的又增加两人。

    而另一边的武者中,则是只有一人过关。

    这样的闯关成功率,让众人脸色一片黧黑,七成的人数中,只有三人闯关成功。算上大皇子、凤媚君,也只有五人。

    尤其是另一边的武者们,一个个脸色都极是难看,因为到现在为止,他们当中只有一人闯过金玉棋盘。

    皇都的一群武者中,无论是闯关成功,还是失败的,皆是讥笑连连,讽刺另一边的众人皆是草包,只有一人闯关成功,未免太寒碜了点。

    “喂!墨兄弟,你对这金玉棋盘的闯关,有头绪吗?”

    李淡飞这般说着,目光却是越过秦墨,落在凌星海、西一、西二身上,露出探询之色。

    不得不说,李淡飞的眼力极准,这一路行来,他早看出凌星海、两大英灵非同凡响。

    “抱歉!关于这块金玉棋盘的棋路,我从未听闻过。”凌星海无奈摇头。

    西一、西二亦是摇了摇头,两大英灵固然存留千年,可谓是见多识广,但也未见过这个棋种。

    梅中影则是低声嘀咕:“滑爷爷也真是,每一次试炼,都会设置不同的考验。这五百年来,二十五次考验,竟没有一次内容是相同的。真会难为后辈!”

    “我倒是有些头绪,待我试一试吧。”秦墨看着这块金玉棋盘,这般说道。

    事实上,从金玉棋盘出现的一瞬间,秦墨就认出了棋盘上的棋路,正是“锦绣山河棋”的棋路。

    但是,他迟迟不敢踏足尝试,因为金玉棋盘上的棋路,实在是太简单了,简单到他认为有诈。

    不仅是秦墨认为简单,灯座空间里,初学“锦绣山河棋”的狐狸、高矮子,亦是认为棋盘上的棋路,简直简单的一塌糊涂。

    以高矮子的话来说,“大爷我闭着眼睛,都能按照棋路走过去。”

    正因为如此简单,秦墨才迟迟不敢尝试,直到大皇子、凤媚君闯关成功,他才明白过来,这块金玉棋盘上的棋路,就是简单的一塌糊涂。

    他实是想不通,滑爷爷为何要摆这么简单的棋路,来让人闯关。

    “我去试一试。”

    秦墨这般说着,正欲掠出,却被李淡水、梅中影死死拽住,不让他前进。

    李淡水嘿嘿笑道:“墨兄弟,所谓一世人两兄弟,你的修为终究只是宗师境,恐怕承受不住棋盘内的力量冲击。不如,咱们仨一起进去吧。”

    梅中影也是点头,道:“没错,墨兄弟。咱俩虽是初见,但是一见投缘。你固然是绝世天才,修为还是差了点,咱们仨一起进去,也好有个照应。”

    秦墨愣了愣,看着两人挤眉弄眼的笃定笑容,略一沉吟,旋即点头同意。

    周围,则是响起一阵讥笑声,许多人眼神戏谑的看着秦墨三人,暗道这三个家伙还真是头脑简单。这金玉棋盘既不是阵法,而是一个奇异的棋路的话,三人闯关的难度只会是成倍增加。

    旁边,滑爷爷也是愣住了,呆看着秦墨三人,旋即失笑摇头:“反正我老人家,给了你们三人重闯一次的机会,也罢,你们就三人一起进去吧。”

    李淡飞、梅中影笑嘻嘻应承,立时一拉秦墨,三人同时窜出,冲入金玉棋盘中。

    轰隆!

    刚一进入棋盘,四周景物顿变,只见周围是一片群山,山体不断龟裂,呈现山崩地裂的剧变。

    “哎呦,他·娘·的,怎么咱们仨一进来,就这么大动静?”李淡飞骂咧咧吼着,抬起一掌,拍碎横飞而来的一块巨型岩石。

    “难道说,三人进来,难度会加倍吗?”梅中影也是嚷嚷着,衣袖翻飞之间,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法,将一块数十丈的巨岩抽飞。

    旁边,秦墨则是一阵无语,本来以为这两个家伙至少看出一点端倪,或者说,懂得一点“锦绣山河棋”的棋路,却是想不到,根本是一窍不通,竟想要三人闯关。

    “你们俩别乱动,跟我来。”

    随即,秦墨双手探出,抓着两人的手臂,立时斜跨一步,身形一侧,一窜,朝着测前方飞掠去。

    一眨眼间,四周景物已是彻底变幻,化为一片秀丽山河,三人站在河岸边,一条大河滚滚东去,气势磅礴。

    “这……”

    “怎么回事?”

    李淡飞、梅中影皆是瞪大眼睛,旋即回过神来,双双看向秦墨。

    注意到秦墨平静的神情,他们已是明白,这黑发少年对于金玉棋盘,应是有相当的把握闯过。

    “走吧。跟紧我。”

    秦墨一闪身,朝着一个方向掠去,李、梅二人不敢怠慢,连忙飞身而起,如影随形的跟去。

    片刻,三人在金玉棋盘中,已是畅通无阻的前进了数百丈的距离。

    此刻,金玉棋盘边缘,一直准备看笑话的人群,皆是一个个目光呆滞,看着秦墨三人在棋盘中前进,瞧着这三人的模样,犹如闲庭信步般轻松,仿佛好像走过千百遍一样。

    一时间,在场众人脑海中浮现一个猜测,难道说滑爷爷不仅给了三人重闯一次的机会,还在暗中指点他们闯关,这他·妈·的也太舞弊了。

    然而,很多人一转头,看到滑爷爷神情呆滞,犹如见了鬼一样的脸色,才知道他们的猜测恐怕是错了。

    片刻,金玉棋盘亮起,光幕逐渐收敛,秦墨三人的身影出现,却并非出现在棋盘的一侧,而是出现在众人的对面。

    “滑爷爷,咱们这样,算闯关成功过了吗?”梅中影在棋盘对面喊道。

    滑爷爷张了张嘴,随即点头,不甘愿地宣布:“秦墨、李淡飞、梅中影,成功破解金玉棋盘。”

    对面,李淡飞闻言,咧嘴笑道:“哦?这么说来,咱们三个鸡鸣狗盗之辈,一次就闯关成功喽?嘿嘿……”

    他斜着眼,瞅向凤媚君,后者俏脸愈发冰冷。

    这时,秦墨略一思索,察觉到滑爷爷话里的别样意味,拱手问道:“滑爷爷,成功破解金玉棋盘,与闯关成功,有什么区别吗?”

    “这……”

    滑爷爷脸庞抽搐了一下,浮现肉痛之色,而后说了一句话。

    话音落——

    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而李淡飞、梅中影则是瞪大眼睛,直盯盯的看着凤媚君,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