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36章 魇心林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3210031.html
    不远处,皇都的其余三人,以及另一边的景夕侠,他们的神情和凤媚君一样,也是急剧变化。

    这时候,他们才想起来,秦墨不仅是声名鹊起的一位剑道天才,他的另一重身份,是“羽馆”的二老板。

    显然,凤媚君的那一番威胁,并不能代表凤鸣楼的意愿。

    毕竟,凤媚君虽为凤鸣楼楼主的女儿,身份再是如何高贵,也无法决定凤鸣楼这样的门阀势力的决定。

    就如同栾皇一脉,最得宠的公主,也不可能决定王庭之决议。

    但是,秦墨的那一番回应,却是毫无威胁之意,而是代表“羽馆”,做出的实实在在的决定。

    关于“羽馆”,皇都各大势力了解的并不多,但是,仅是“羽馆”展现的现有力量,已经让各大门阀势力忌惮不已。

    “羽馆”的大老板,那位神秘的羽先生,年不过30岁,修为、战力就已达至天境巅峰,其天赋之高,已是堪称奇才天纵。

    甚至于,在场的大皇子等人还得到消息,那晚羽先生与侯云爵一战,在最后一击时,还释放出一丝王者意志。

    单凭这一点,羽先生,乃至整个羽馆的地位,就值得任何门阀势力列入不可招惹的范畴。

    更何况,这位羽先生背后的师门,更是令人忌惮。

    还有,“羽馆”的二老板-秦墨,虽是来自西翎战城的一个不出名的宗门,但是,这黑发少年身边的八大逆命境护卫,显然来自一个庞大的家族势力。

    一座“羽馆”,拥有这样的两个老板,就已能称之为名门。

    况且,据坊间传闻,“羽馆”实则还有另一位三老板,却是不知是谁。

    不过,能得到羽先生、秦墨的认可,成为“羽馆”的三老板,必定也有着惊人的能量。

    在镇天楼风波之后,皇都各大门阀势力就吩咐门下,切勿招惹这座“羽馆”,免得掀起难以预料的严重后果。

    现在,秦墨这番等若与凤鸣楼宣战的话语,才让皇都其他三位天才想起,这黑发少年是“羽馆”的二老板。

    并且,这黑发少年的话语中,还透露出一个惊人的消息,他与羽先生之间,必定有着密切的关系,或者是誓言般的盟友协议。

    这个惊人的信息,无疑让人产生很多的联想。

    “看起来,这座‘羽馆’的建立,很可能是两个庞大势力结盟的产物。”

    景夕侠眯着眼,眸中浮现睿智的神情,身为王庭左相之子,他的洞察力十分惊人。

    “也可能不是两大势力。”大皇子眼帘低垂,淡淡道:“也可能是三大势力也说不定……”

    景夕侠、大皇子交换眼神,两人目光深邃,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片刻,滑爷爷便催促众人准备动身,他让其他七人走在前面,却是拦住了秦墨。

    “你小子,与老夫一起,有话问你。”滑爷爷沉着脸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前方,李淡飞、梅中影双双耸肩,投给秦墨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两人先一步离去。

    秦墨不禁苦笑,他其实很想拒绝,但是,滑爷爷已经一挥手,一道金玉光罩将两人笼罩进去,哪里还能走得了。

    “边走边聊,你小子若敢说谎,老夫绝不饶你。”

    滑爷爷一挥手,金玉光罩已是腾空,朝着树林深处飘去。

    随即,滑爷爷寒着一张老脸,质问秦墨,是否是李、梅两家的长辈,与之串通,一起来谋夺【乾坤龙丹】。

    对此,秦墨既是连称冤枉,也感到莫名其妙。他之前哪里知道,破解金玉棋盘后,能够获得一粒【乾坤龙丹】。

    “那两个小子的长辈,都是奸猾似鬼之辈,从百年前开始,就对【乾坤龙丹】垂涎不已,却是一直没有得到。”

    滑爷爷冷着脸,寒声道:“你小子刚才破解金玉棋盘,分明很熟悉这种棋路,却要三人一起闯关,还敢说不是与他们串通好的?你这臭小子,可知得罪老夫的后果吗?”

    “这……”秦墨张口结舌,旋即道:“晚辈确实很熟悉这种棋路,只是刚才……”

    说到这里,秦墨面露难色,欲言又止,他可不想因为此时,无故得罪一名深不可测的绝世强者。

    但是,若是说出刚才迟迟没有闯关的原因,似乎也会得罪滑爷爷。

    “因为什么!?”滑爷爷白眉竖立,不怒而威。

    “因为那棋路实在有些太过简单了,让晚辈觉得其中有诈,所以……”秦墨无奈苦笑。

    “太过简单!?你竟敢这么说,那可是老夫研究了三年……”滑爷爷怒容满面,正欲发作,陡得想起一事,急声问道:“这种‘锦绣山河棋’,你是找谁学的?”

    找谁学的?再过十多年,整个大陆人人都会!

    秦墨暗中腹诽,当然不能这样说,思绪一转,脸上露出尴尬之色,道:“晚辈小时候,遇到一个骗人东西的胡老头,他一直缠着晚辈下这种棋,一直下了三天三夜,将我当时身上的东西都赢走了。后来,我花了好几年时间,仔细研究了这种棋路,所以……”

    “滑爷爷你摆的那棋路,确实太过简单了。”

    “骗人东西的胡老头?胡三爷?那个老家伙还没死?”滑爷爷神情惊愕,似是知晓胡三爷的过往。

    随即,滑爷爷脸色晦暗,似是已经是相信秦墨所言,却是在痛心损失了三粒【乾坤龙丹】。

    “数百年来,从来没有一人,在老夫手中,夺走一粒【乾坤龙丹】。却在你小子手中,一下子损失了三粒。本来最多只损失一粒的,唉,真是把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滑爷爷气得直跺脚,而后瞪着秦墨,蛮横的嚷嚷道:“小子,不管怎么说,你是占了大便宜。你欠老夫一个人情!”

    瞧着这老头像小孩般嚷嚷,秦墨不禁啼笑皆非,点头道:“行。我欠滑爷爷一个人情,你想我怎么还吧。”

    “老夫还没想好,想好再找你。好了,到第二关了。”

    说着,滑爷爷撤去金玉光罩,顿时,一股股冰寒刺骨的阴风袭来,饶是以秦墨的强悍身躯,也是不由打了一个冷战。

    周围的景物,霍然一变,一棵棵幽黑树木矗立,树干如虬龙般弯曲,黑色枝叶相互交织,使得这片黑色树林充满了冰寒之气。

    “这是什么地方!?”秦墨脸色微变,他从未见过这种树木。

    不远处,李淡飞等七人伫立,他们则是神情凝重,对于这片黑色树林似是极为忌惮。

    这时,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传来:“滑老儿,听说你把守的第一关,有三人完美破关,你损失了三粒【乾坤龙丹】?”

    闻言,滑爷爷顿时勃然作色,怒喝道:“你这老不死的老妪,哪壶不开提哪壶。告诉你,我的第一关被完美破关,你的第二关也未必不会。”

    转头,看向秦墨八人,滑爷爷道:“你们若能完美闯过这片‘魇心林’,所得的奖励,绝对不比【乾坤龙丹】逊色,加把劲!”

    说完,滑爷爷身躯一闪,一道金玉之光掠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秦墨则是眼睛一亮,第二关的完美破关,奖励堪比【乾坤龙丹】,那会是什么神物?

    一抬头,秦墨想要询问李淡飞两人,却是看到这两人的脸色很难看,直愣愣地盯着前方的幽黑树林,似是发现了某种可怕的东西。

    “不对啊!这片鬼树林的魇心瘴浓度,明明比老头子形容的,要浓烈百倍不止,怎么会这样?”李淡飞低声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