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39章 解剑
    嗡嗡嗡

    平台中央,放置着一个发光的球体,剑吟之声从中传出,不绝于耳。

    这个球体呈银色,其上流转光辉,雕刻着瑰丽的花纹,中间则是镂空,宛如一件绝美的艺术品。

    可是,在秦墨等人眼中,这个球体则是无比可怕。

    因为,构成这个球体的材质,并不是什么天材地宝,而是由实质的剑芒铸成。

    以凝成实质的剑芒,交织铸成的银色球体,单是这一手剑道造诣,就令在场七人心惊肉跳。

    “传闻,绝世剑手的剑芒挥出,可留存世间,万载不灭。雪晨小姐距离那个境界,恐怕也不远了吧。”董子秋喃喃自语,神情透着失魂落魄。

    大皇子面无表情,眸子古井不波,谁也不知这位深沉的皇室子弟,现在在想些什么。

    凤媚君则是俏脸泛白,她的神情中有着挫败之色,身为皇都的倾城名花,凤鸣楼楼主之女,可谓是一代天之娇女。

    可是,从她出身开始,就注定不是最瞩目的那颗明珠,因为萧庄的大小姐实在太耀眼了。

    曾经,在凤媚君十一二岁时,她尚未至先天境,就听闻萧雪晨横扫皇都年轻一辈,并远赴各大势力挑战,盖压同辈的传奇事迹。

    十多年后,凤媚君本以为此次萧庄盛会,是检验自身实力,证明她与萧雪晨的差距,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然而,在看到这个剑芒银球的这一刻,凤媚君才明白,彼此的差距袁比她想象的,还要巨大。

    另一边,安彦岐、李淡飞则是神情呆滞,两人深深明白,这第三关的难度有多大。

    不管闯关的内容是什么,只要和这颗剑芒银球有关,闯关成功的希望就很渺茫。

    至于梅中影,早在第一时间,就选择了弃权,呆在一旁,看着众人闯关。

    秦墨揉了揉生疼的额头,看向黑衣大汉,问道:“这位大哥,第三关的闯关内容是什么?怎样算过关?”

    “按照雪晨小姐的吩咐,第三关的闯关,是解构这颗剑芒银球。按照你们的人数比例,每人解构七分之一,就算闯关成功。”

    黑衣大汉抱拳,看了梅中影一眼,他还是将这侏儒算了进去,降低闯关的难度。

    在场众人尽皆苦笑,解构这颗剑芒银球?实则就是拆解萧雪晨的剑芒之力。

    这一过程,其实就是变相与萧雪晨交手,别说解构七分之一,就是解构七十分之一,也是希望渺茫。

    “诸位,谁先来?”黑衣大汉环视问道。

    此时,董子秋已是迈前一步,沉声道:“我第一个。”

    身形一窜,董子秋已是掠至剑芒银球前,探手按在球体上,却是发觉,没有一丝剑气溢出,并不会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这情景,让众人神情一松,看来解构剑芒银球的过程,并不会有什么危险。

    同时,众人亦是心中连跳,能将剑气完全收敛,不泄露一丝。萧庄大小姐对于剑道的造诣,到底达到何等程度?

    片刻。

    董子秋一只手按着剑芒银球,周身涌动汹涌真焰,整个人的气势暴戾横流,仿佛随时要爆发的火山一样。

    “糟糕!这家伙控制不住力量,快要走火入魔了!”安彦岐低喝道。

    旁边,大皇子衣袖拂动,一股浩荡威严的气劲涌出,径直将董子秋撞飞,落地之后,董子秋顿时喷出一口鲜血。

    “大皇子,为什么要阻止我我只差一点,就能破解一缕剑芒了。”董子秋面色狰狞,质问道。

    “董子秋,你冷静一点,就算你破解一缕剑芒又如何?能够闯关成功吗?”

    大皇子淡淡开口,声音却如轰雷一样,在董子秋耳边响彻,令得后者身躯颤抖,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却是眼眸渐渐清明。

    “哼!”董子秋冷哼一声,朝着大皇子拱手,退至一旁。

    第一个闯关者:董子秋,失败。

    黑衣大汉环视一圈,又道:“第二个谁来?”

    随即,安彦岐上前,尝试解构这颗剑芒银球。

    片刻之后,这位翩翩少年已是满头大汗,解构了一缕剑芒后,便宣布放弃。

    此后,李淡飞、凤媚君相继上前,两人皆是解构一缕剑芒,便无奈放弃。

    一人弃权,四人失败后,这颗剑芒银球仅是出现一个缺口,别说是七分之一,就连七十分之一,也没有解构完成。

    平台上,只剩大皇子、秦墨伫立,注视这颗剑芒银球,秦墨目光微动,抬脚欲上前闯关。

    “二老板,你还是最后一个上吧。”

    大皇子忽然抢在前面,道:“我们七人当中,唯有你精擅剑道,就由我第六个闯关。你再观察一下,最后你来。”

    这般说着,大皇子已是掠至剑芒银球前,一只手拍出,一道龙气掌劲涌出,渗入剑芒银球的那道缺口中。

    秦墨一挑眉头,并未言语,注视着剑芒银球的变化。

    随着那道龙气掌劲的涌入,剑芒银球随之一亮,越发光辉璀璨,但是随后,球体光芒又减弱下来,并没有任何反应。

    一盏茶的时间,大皇子身躯一震,起身退后,他看着剑芒银球的眼神,有着震撼之色,随即又是敛去。

    转身,大皇子看向秦墨,笑道:“二老板,咱们七人之中,就指望你了。现在,也不讲究什么皇都、另一方势力,或是其他战城之分,只希望你能闯过第三关。成为三百年来的第一人!”

    闻言,秦墨微微颔首,并未多说,径直走向平台中央。

    而不远处的凤媚君,则是颦起柳眉,大皇子对秦墨的态度,让她心中很不悦。大皇子对待秦墨,忽然如此亲近,难道是想招揽这个小子?

    站在剑芒银球面前,秦墨沉吟片刻,并未和其他人一样,上前注入真焰,尝试解构剑芒银球。

    事实上,从黑衣大汉宣布第三关内容的一开始,秦墨就有了一个闯关的办法。

    按照他对萧雪晨性子的了解,以及,萧庄对于这场试炼的大致态度,秦墨猜测,萧雪晨亲自布置的第三关,若是从解构剑芒银球入手,实则就是无解之局。

    但是,同样身为剑手,秦墨则是产生另一种破解之法。

    那即是,以剑引剑!

    身形缓缓后退,秦墨与剑芒银球逐渐来开距离,两丈,三丈,四丈,同时,他的右手探出,缓缓搭在狂月地阙剑的剑柄上。

    瞧着秦墨的举动,在场众人皆是错愕,难道说这黑发少年准备以剑技,破开剑芒银球?

    “呵呵,这个小子想和萧雪晨比拼剑技的造诣么?”凤媚君冷笑一声,容颜充满不屑和可笑。

    在她心目中,或者说,在皇都一群绝世天才的心目中,萧雪晨在剑道上的造诣,绝对是镇天国第一,不做第二人想。

    这个黑发少年,固然是剑道奇才,曾剑斩侯天从,但是,与萧雪晨相比,无异于麻雀和凤凰的区别。

    七丈!

    秦墨站定,闭上眼眸,深吸口气,旋即,双眸睁开,两道剑芒电射而出。

    铿锵!

    狂月地阙剑出鞘,刹那间,万千剑芒交织溢出,在秦墨身周盘旋飞舞,汇聚成一片剑花成雨的绚丽。

    而狂月地阙剑则悬浮于秦墨身前,剑吟不断,绽放出震人心魄的剑势。

    紧跟着,无数剑芒嗡嗡作响,迅速由虚转实,凝成实质,并朝着狂月地阙剑的剑身汇聚。

    渐渐的,这些剑芒交织拼接,以狂月地阙剑为轴心,逐渐形成一个剑芒球体。

    这一幕,令在场众人瞪大眼睛,他们终于明白,秦墨的用意。

    这黑发少年是想凭借自身的剑意,凝成一个相似的剑芒球体,以此来吸扯剑芒银球。

    这样的想法,无疑非常大胆,若天马行空般犀利。

    只是

    “想要凝成一颗剑芒球体,需要剑手对于剑道的感悟,达到入魂之境。否则,在剑芒球体成形的刹那,就会崩溃。秦墨的剑道,达到那个层次了吗?”

    安彦岐这般说着,看向李淡飞,后者与秦墨称兄道弟,想必知道其真正修为如何。

    “别看我,我与墨兄弟,今天第一次见。”李淡飞一脸茫然。

    剑道入魂!?

    整个镇天国除去萧雪晨,还有这样的年轻剑手吗?

    诚然,那夜镇天楼一战,秦墨剑斩侯天从,展现出来的剑道造诣,已是隐约触摸到感悟剑魂的边缘。

    但是,感悟剑魂,与凝聚剑魂,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可是犹如天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