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60章 天地碑拓
    祖脉,乃是古幽大陆最本源的地脉,也是一切地脉的根源。

    无论是镇天国的龙脉,还是其他各族的镇族地脉,皆是由祖脉地气分离出来。

    传说,祖脉的地气无比神奇,生物若是长时间在这种地气中生存,修炼,则体质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据传闻,一个普通的人族,若是寿元是百年,接受祖脉地气的滋养,至少能存活一倍的寿命。

    远古时代的那段岁月,之所以天骄辈出,各种惊世战体耀世,皆是因为祖脉浇灌大地的结果。

    只是后来,祖脉地气渐渐稀薄,各种战体才渐渐消失,再不复远古时代的辉煌。

    当然,真实的情况如何,秦墨等人却是不知情的,关于祖脉的一切,都属于虚无缥缈的传说,谁也不能肯定。

    前世,秦墨在搜寻斗战圣体的秘密时,曾廷尉一个传说,正是因为祖脉地气的匮乏,才导致斗战圣体再难现世。

    可以说,斗战圣体消逝在时间长河中,祖脉地气的消失,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缘由。

    “祖脉!?漩涡之城的下方,是一条祖脉吗?还是一条祖脉的分支?”秦墨深吸口气,按捺住心中的激荡。

    若真有一条祖脉存在,斗战圣体的第六层开启,说不定就能顺利完成。

    “不是祖脉。漩涡之城的祖脉地气,是被当初的创建者强行摄取过来,以绝世阵法封存于此,形成一种生生不息的循环。”

    血炼邪轻轻摇头,这般说着,“血魔祖殿的开创者,据说曾是‘寂天古墓’中的一名强者,我殿的典籍中记载,‘寂天古墓’的主人确实掌握有一条祖脉。但是,绝不在漩涡之城中。”

    “祖脉的威能,武道圣者以下,无人能够直面,会被碾成尘埃。”

    秦墨怔怔出神,血炼邪透露的秘密,实是过于震撼。

    正在这时

    巨城天空忽然色变,伴随着阵阵轰鸣,一具具庞大的碑影出现,从天而降,落入漩涡之城的每一个城区中。

    随即,只见城中四处,成千上万的身影飞掠而起,化为一道道流光,朝着碑影落下的地方冲去。

    “【天地碑拓】出现了,快去!”

    “今日,一定要闯过这一层的【天地碑拓】,进入下一个城区!”

    “算上今日,我在第一城区已经待满八日,还有两日的时间,一定要闯过这一层的【天地碑拓】!”

    一阵阵的喧闹声响起,半空中身影飞掠,闪烁而过。

    秦墨身旁,血炼邪已是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是在百丈之外。

    “这丫头,真是……”秦墨无奈摇头,跟了上去。

    街道两旁的景物飞速倒退,秦墨踏着【剑步】,随着体内的真焰运转,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

    这就是在祖脉地气中,运转真焰的感觉,宛如虎入深山般自由自在。

    “若是在这种环境中修炼,就算斗战圣体无法开启第六层,我也能在极极短的时间内,将修为提升到宗师境九段巅峰。届时,开启第六层的预兆,应该会出现吧。”秦墨这般盘算着。

    “小子,你这个想法很错误。在这种环境下修炼,对你来说,实则非常危险。”

    银澄看出秦墨的心思,警告道:“斗战圣体第六层的开启,古往今来,罕有记载。但是,你若在圣体第六层未开启的情况下,自行冲击传说境,很可能引发诡变,后果不堪设想。”

    “从古至今,开启斗战圣体第五层的强者,并非是没有。圣体第五层,其资质天赋也是惊才绝艳,足以在历史上书写光辉的一笔。可是,我大狐祖的典籍中,并未有这些强者以后的记载。为何?你小子谨慎一点。”

    秦墨心中一凛,微微颔首,这狐狸的考量没有错。

    踏着厚重斑驳的路面,秦墨、血炼邪很快来到那座碑影的地点,正是在通往下一城区的入口。

    可以看到,由上一城区,通往下一城区的入口,平素是封死的。

    只有那座碑影降临,入口才呈现开启之势。

    那座碑影前,人群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不时有人跃起,冲入那座碑影之中。

    也不时有人,从那座碑影中弹飞而出,落在地上,有的人神情错愕,有的人脸色沮丧,也有人神情灰败……

    “不可能!我乃是宗门中百年来第一天才,怎么可能连第一城区的【天地碑拓】都闯不过!?”有人大吼,神情癫狂。

    “不,不。请再给我一天的时间,我一定能闯过第一城区的【天地碑拓】!”有人高喊请求,天空中却有一只无形大手降落,将他抓起,扔向城外。

    秦墨站在人群外围,听着熙熙攘攘的声音,渐渐明白过来,原来这座漩涡之城,正是姿斯此前所说,踏云岭绝世天才们前来的地方。

    这座巨城的神奇之处,不仅充斥着祖脉地气,还有每个城区入口的【天地碑拓】。

    事实上,漩涡之城的【天地碑拓】,正是那些绝世天才们最渴望的东西。

    【天地碑拓】,其中蕴含着玄妙的天地之则,武者进入其中,将陷入一种奇异的环境中,若能成功闯过,则如同获得一次武道顿悟,有着无穷益处。

    同时,也能顺利进入下一城区。

    并且,漩涡之城的规定,在每个城区中,只能停留十日。

    十日期满,则自动被漩涡之城的大阵踢走。

    想要继续逗留,只有一个方法,就是闯过这一城区的【天地碑拓】,进入下一城区,那时逗留时间将重新计算。

    秦墨不禁恍然,难怪那些逗留到第九天的人,如此焦急,原来再过一天,再闯不过去,就要被漩涡之城踢走。

    “【天地碑拓】?这是你来此的目的?”秦墨看向血炼邪。

    这位红唇如血的女孩则是摇头,轻声道:“不是目的,只是途径,我要闯到第五城区的【天地碑拓】,在那里获得线索,去到一个地方。”

    秦墨微微颔首,他也想好好体会一下,【天地碑拓】的神奇之处。

    银澄、高矮子则是得意怪笑,这座漩涡之城看来是给人族准备的,现在,却被它们混了进来,看来是一次难得的大机缘。

    正在这时

    一道炽烈刀光闪过,在古老的岩石道路上,划下一道浅浅的痕迹,拦住了秦墨两人的去路。

    “两只弱小的虫子,也想闯过这道【天地碑拓】,进入第二城区?送你们四个字白日做梦!”

    前方赤红身影一闪,之前那个赤红长袍的青年,霍然出现在眼前。

    不远处,数十道身影疾掠而至,将秦墨、血炼邪团团围住,一股股地境气息喷薄而出,锁定了两人身形。

    这情景,使得周围人群纷纷侧目,许多人惊愕不已,不明白一个宗师境的少年,怎么得罪了这么多地境绝武。

    “幽问宫·厉严铮!那两人怎么惹上了厉严铮,真是太倒霉了!”人群中有人认出赤红长袍青年的来历,神情忌惮之余,对秦墨两人充满同情。

    银色身影一闪,那个落月峰的银袍刀客,落在赤红长袍青年身边,冷笑着盯视着秦墨。

    “秦墨,你混进漩涡之城也就算了,竟还敢大摇大摆来此?真是不知死活。”

    银袍刀客平静开口,神情中有着大义凛然之色,沉声喝道:“秦墨,你多次与我落月峰做对,今日,我要将你铲除。念你也是一代英才,你自裁于此,我可以为你收尸!”

    “小子,你们两人刚才,是如何免去测试,直接进城的?说出你的秘密,我也可以考虑,留你一个全尸。”

    厉严铮目光冷厉,锁定秦墨的身影,手臂一动,腰间长刀已是出鞘,伴随着一道嗡鸣,如岩浆般翻腾的刀气,已是散发着毁灭气息,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