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61章 谁是困兽?
    炙热如岩浆的刀气涌动,却是没有针对秦墨,而是直冲而起,在半空中一顿,散落为一股股赤红刀气垂落,化为一个牢笼,笼罩了直径百丈的区域。

    一个刀焰构筑的牢笼,散发着无穷炙热之气,宛如喷涌的火山,呈现在人群面前,一股股硫磺焦炙的气息弥漫。

    距离稍近的一些武道强者,迅速后退,与这具刀焰牢笼拉开距离,对于无比炙热的刀气,十分忌惮。

    在场的人群,无一不是武道天才,天赋超凡,眼力毒辣,自是很清楚,这具刀焰牢笼的可怕。

    这种刀焰牢笼的构筑,需要先天刀芒达到十成巅峰,并且,修炼地级以上的火焰刀技,与刀芒相融,才能构筑成功。

    由此可见,厉严铮的刀道造诣,达到一个可怕的层次。

    在周围人群看来,单是是厉严铮一人,就足以击杀秦墨两人。何况,还有数十位地境绝武在场,秦墨两人绝无幸免。

    “小子,不要让我再重复第二次,否则,让你体会刀焰凌心之苦!”厉严铮狰狞开口。

    周围一群强者踱步向前,一股股气息接踵冲起,朝着秦墨两人涌去。

    数十位地境强者联合的气场,实是太过可怕,根本不是宗师境强者能够抵抗的。

    “进入漩涡之城的秘密?”

    秦墨嘴角微翘,笑得有一丝讥讽,“就因为此,你将自己的同伴,一起困在这里?”

    此时,黑发少年的眼神,带着一丝淡淡的怜悯,扫视着厉严铮等人。

    这样的目光,令这些地境武者很不舒服,这少年的神情,竟如同一个强者在注视弱者。

    远处

    人群中,风轻侯伫立,正愕然看着这情景,她眸子微微睁大,显是对于秦墨会出现在此,有些意外。

    “少主,要出手救下秦墨吗?此子背景莫测,并与栾皇一脉有冲突。若与之交好,对我们有百利而无一害。”一个黑衣青年低声请示。

    “救下秦墨?若是在月前,这少年未入皇都时,我会有这样的想法。现在嘛”风轻侯眼波流转,微微摇头,“千万别将他,当成一个宗师境强者,他所属的势力极可能是三品势力。并且,还很可能是三品势力中的核心子弟。”

    “这样的家伙,手中扣着的保命底牌,可谓是层出不穷。何须我们动手?那样的底牌,别说是地境绝武,就算是更强的存在,也未必能经受住。”

    “本来,就算不需我们出手相救,出手意思一下,趁机结交,也不是坏事。不过”

    那黑衣青年不禁一愣,不过什么?

    风轻侯微微一笑,目光一转,落在破旧斗篷的血炼邪身上,容颜浮现凝重:“有此人在旁,我们还是不要出手,免得被殃及池鱼!”

    砰!

    刀焰牢笼中,血炼邪已是出手,破旧斗篷一抖,宛如透明琉璃的小手已是拍出,仿佛无视空间的阻隔,一掌拍在一名地武强者的胸口。

    咚,那名地武强者的胸铠尽数碎裂,露出无比精壮的上身。

    随即,就见此人全身血管膨胀,血液在血管中如细蛇般疯涌,朝着那只小手拍中的地方涌去。

    刹那间,这名地武强者全身苍白如纸,毫无一丝血色,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被那只小手吸干。

    此时,血炼邪身形一动,依然伫立原地,仿佛根本没有动过一样。

    只是,在她的掌心中,则是有一颗血珠,鲜艳诡异,散发着令人惊悸的气息。

    噗通!

    那名地武强者轰然倒地,整个身躯瘫软如泥,当即毙命。

    这一幕,使得周围观战人群骇然失色,一个照面击毙一名地境武者,这是什么手段!

    风轻侯身旁,那个黑衣青年则是浑身一颤,惊骇得差点跳起来。

    “现在你该明白,为何我们不该出手了吧?”风轻侯直直盯着那破旧斗篷的身影,眸光深邃。

    黑衣青年连点头,不敢言语。

    刀焰牢笼中,大战立时爆发,血炼邪一招杀人后,根本不停留,小手摊开,那颗血珠在掌心滴溜溜疯旋,而后分裂开来,化为数十滴更小的血珠,向围攻的众强者。

    每一滴血珠中蕴含的力量,皆堪比地境绝武的全力一击,并且,血珠电射的轨迹,或是直线,或是弧线,或是连续转向

    每一滴血珠仿佛都有生命一样,划出一道道无比诡异的轨迹,而至。

    至于血炼邪,则是身形连闪,化为数十道残影,分袭向围攻她的数十名强者。

    那迅疾如电的速度,任谁也分不清,到底哪个是她的真身。

    亦或,每一个身形,都是实打实的杀招攻势!

    仅是一瞬间,整个战斗的局面,已是落入血炼邪的掌控之中。

    周围观战人群一阵悚然,他们此时才明白,为何那黑发少年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原来身旁的同伴,竟是如此可怕的强者。

    这样吸干鲜血,凝血为珠的手段,实是诡异绝伦,根本难以防御,此人若是地境绝武,则是同阶中近乎无敌的存在。

    而此时,秦墨也动了,右臂一动,右手已是搭在狂月地阙剑上,拔剑之姿瞬息而成。

    下一刻,幻天拔剑术启动,一道剑光如飞鸿掠起,耀起无比绚烂的光华。

    四周牢笼的刀焰,与那道剑光一比,顿时黯淡了许多。

    剑光在半空中,忽然一颤,传出轻风般鸣响的悠扬声音,顿时分裂为无数细碎剑芒,笼罩向厉严铮,以及银袍刀客。

    秦墨这一剑,竟是要分击两名地境绝武。

    厉严铮一声怒吼,火焰长刀挥出,溅起无数刀焰,迎向漫天剑芒。

    同时,他周身撑开一道火环,笼罩其身,使之立于不败之地。

    血炼邪的强大,固然出乎厉严铮的意料,但是,他并没有丝毫畏惧。

    因为,厉严铮自从跻身地境以来,在同阶之中,一样是所向披靡。

    剑芒与刀焰碰撞,一瞬间,漫天剑芒仿佛绚烂的泡沫一样,一触即溃,消散无踪。

    “虚招!”厉严铮只觉长刀空荡荡的,宛如劈在了空处,立时明白不妙。

    砰!

    一声爆裂的巨响,银袍刀客面前,万千剑芒尽数汇聚,化为一道巨型剑芒。

    这道剑芒,剑型古朴,散发着浩荡磅礴之气,挟带着轰然雷音,剑芒中央还有着一道青焰印记,令人望之神智模糊,仿佛神魂都要陷落进去。

    雷霆之剑!

    大易周天剑中,秦墨领悟的最强一剑!

    以幻天拔剑术挥出,融合青焰琉璃火的绝杀一剑!

    这道剑芒一出,整个刀焰牢笼的气息,尽数黯淡,仿佛明月与繁星之间,根本连比较的价值也没有。

    诚然,这一剑蕴含的真焰修为,并没有超过地境。

    但是,其中蕴含的剑意,则是远远超过了厉严铮的刀意。

    一霎那,银袍刀客只觉全身毛孔竖起,毛骨悚然,身为地境绝武,面对这一剑,他竟生出难以抵御的恐惧感。

    下一刻,银袍刀客立时做出应对,顺应他心中的恐惧,飞速后退。

    然而,就在他脚步刚动的瞬间,却见那道巨型剑芒中央,青焰印记微微闪烁,产生一股奇异的吸引力,将他心神都吸收进去,让他的身形不由自主停滞了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