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65章 闯关失败的原因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3746085.html
    古老石屋中,一张玉桌摆放中央,一把水晶琴放置桌上。

    芊芊玉手拨弄琴弦,乐曲如水流淌而出,宛如天籁之音,在屋中回荡,绕梁不绝。

    秦墨端着酒杯,这是一杯琼浆,酒色如黄玉,散醉人幽香,饮上一口,能荡涤神智,却又如坠梦境。

    这种琼浆,其珍贵程度,堪比醉仙宝酒。

    却是想不到,风轻侯竟会取出,与之共饮。

    望着玉桌前,浅笑抚琴的风轻侯,那份绝世风情令人迷醉。

    前世今生,秦墨见过众多绝色女子,但是不得不承认,风轻侯的风采绝不逊色任何倾城佳人。

    脑海中,不禁浮现前世,那个凄美逝去的倩影,秦墨心中一叹,那位绝色女子的逝去,想必与风轻侯在“寂天古墓”的遭遇,有着直接的关系。

    一曲终了,秦墨抚掌赞道:“真乃天籁之音,轻侯小姐,不知找我何事?”

    风轻侯抚着琴弦,红唇轻启,道:“墨兄弟,我有一事要告知,我是风王的嫡系子嗣!”

    “哦。”秦墨点了点头,神情并没有什么波动,前世他就知晓那个绝色女子的大概身份,并不会感到惊奇。

    对于秦墨的反应,风轻侯也是不以为意,整个皇都都知晓这个少年来历不凡。而她更是猜测,这少年来自一个三品势力家族,并且是该家族的核心子弟。

    一个三品势力,想要调查她的来历,并不是难事。

    “墨兄弟,我只是想知道,你对镇天国栾皇一脉的态度。”风轻侯浅笑道。

    秦墨愣了愣,微微皱眉,道:“我与栾皇一脉,并无太大交集,将来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你们七王的子嗣,有任何计划,都与我无关。只是有一点,希望你能明白,不要将整个镇天国卷入战火。”

    闻言,风轻侯神情一松,点了点头,保证道:“墨兄弟,你放心,这一点我可以保证,绝不会将整个镇天国卷入战火。”

    注视着这名绝色少女,秦墨思绪微动,终是一叹,道:“有些事,能不做,还是不做的好。勿让你的家人担心!”

    秦墨脑海中,不禁浮现前世的一幕,那个绝色女子抱着一具枯骨,葬身于熊熊地焱中。

    那具枯骨,想必就是风轻侯。

    风轻侯不禁一震,她睁着美眸,一瞬不瞬盯着秦墨,旋即点了点头,起身离去。

    坐在石屋中,秦墨缄默不语,前世在“寂天古墓”中冒险的情景,一一掠过脑海,如同梦魇般可怖。

    前世,为了搜寻救命宝物,以横渡黑血沙漠,前往传说中虚无缥缈的弥陀山。他答应了一支队伍,一起前往一处险地。

    在那处险地中,历经重重险阻,整个队伍死得七七,秦墨才明白,他进入的地方是“寂天古墓”深处,一个堪比大6绝地的恐怖地域。

    那些同伴的身死,那个绝色女子抱着枯骨,葬身熊熊地焱的情景,从此成了他的梦魇,一直封存在心底深处,再也没打开。

    却是想不到,今世的相遇,却可能是那具枯骨,风轻侯临死前即将遭遇的事情。

    “好自为之吧!”秦墨一声轻叹。

    心中一动,转头看去,就见屋子的阴影中,不知何时,站着一个身影血炼邪。

    她第一次掀开兜帽,任由透明长垂落肩头,鲜血般的嘴唇在灯光中微微亮,娇小的身段很是单薄,仿佛一具易碎的瓷娃娃,却是充斥着一种奇诡妖艳的美丽。

    “你没有进入第二城区?”秦墨不禁惊讶道。

    血炼邪微微摇头,道:“我知道你无法闯过天地碑拓,所以回来看看你。”

    顿时,秦墨有些无语,被一个小丫头这样看不起,着实还是有些受伤的。

    “你这妮子,怎么就知道我无法闯过的?”秦墨没好气的回应。

    血炼邪坐了下来,整个身体蜷缩起来,这是她喜欢的坐姿,宽大的斗篷下,隐隐看到一双柔软细小近乎透明的玉足。

    然后,她抬起头,直直的看着秦墨,一如在黑色沙漠中,她每天晚上都会这样的凝视。

    秦墨叹了口气,知晓这丫头的意思,她是饿了。这丫头没有进入第二城区,不会是这个原因吧。

    片刻,石屋中燃起了篝火,架起了烤架,秦墨又开始烤肉。

    两人吃得满嘴流油的时候,血炼邪说出了原因,为何秦墨在天地碑拓的空间中,会遭遇那样凶险的情况。

    “因为我体内隐藏的某种力量?”秦墨有些吃惊。

    血炼邪点头,说出一个惊人的秘密,这座漩涡之城曾经受到无数强者的围攻,巨大城墙上的那些痕迹,就是那些强者留下的。

    “当初寂天古墓的主人,建造这座漩涡之城,引起了多方势力的窥视,也引起了无数强者的忌惮。”

    “这座漩涡之城的城区,据说有百层之多,前十层对地境武者以下开放,所能获得的机缘之大,已是大到惊人,堪称是绝世机缘。”

    “由此可见,更深层的天地碑拓,到底埋藏着怎样的机缘。而这些机缘,却是只对人族开放,其他种族会如何想?人族若是这样下去,岂不是要永世主宰古幽大6?”

    “所以,大战爆了”

    坐在篝火前,血炼邪轻轻讲述,揭开一段惊世秘密。

    秦墨听得心潮起伏,这个秘密太惊人了,若是传扬出去,足以掀起整个大6的巨大风波。

    “巨墙上的裂痕,残留着那些强者的武道意念,对于有潜在威胁的力量,则会产生感应,予以截杀。至于你的体内,到底隐藏着什么力量,你应该很清楚。总之,不会是你的体质,你的体质有残缺,还不足以引起那一层次强者意念的感应。”

    血炼邪看着秦墨,那双透明眸子里,却是有着一丝疑惑。

    以前遇到任何生物,只要她扫一眼,就能看透虚实。

    可是,在她的眼眸中,这黑少年如同一团迷雾,怎么也看不透,这种情况从未有过。

    此时,秦墨的思绪则是有些絮乱,他也明白了血炼邪的意思。

    曾经围攻漩涡之城的强者,毫无疑问,对于人族怀有极大的敌意,并且,这些强者的实力之强,也是远远乎想象。

    这座漩涡之城的金甲侍卫,一个个都拥有逆命境,甚至更强的战力。由此推测,漩涡之城在全盛时期,城内拥有多少强者,即使是王者如云,秦墨也不会怀疑。

    那些围攻巨城的强者,残留下的武道意念,对于有威胁的力量,自然产生感应,想要予以扼杀。

    可是,秦墨则是不清楚,自己体内的哪一种力量,引起那些武道意念的感应。既然不是残缺的斗战圣体,那又是什么?

    “难道是体内的金剑印记?”秦墨产生这样的疑惑。

    灯座空间中,银澄、高矮子交头接耳,两个家伙在密议着什么。

    “喂!我说狐狸,你应该知道原因。到底这小子的体内,还隐藏着什么力量,你别打马虎眼,从碑影空间里出来,你就不太对劲,一直知道原因!”高矮子以意念传音,质问道。

    “你这矬子,问那么多干什么?”银澄撇嘴,嘀咕道:“本狐大人也不太清楚,只是那小子,在补全简月玑那丫头的刀骨时,曾经生过一桩诡异的事情。”

    随即,银澄将那晚,秦墨为简月玑修补刀骨,造成六道轮回的一道门洞开,最后又安然逃脱的情形,一一告知高矮子。

    “这”高矮子张口结舌,压低声音道:“你的意思,这小子一直未显现的剑魂之力,极可能有问题?”

    银澄撇嘴,哼唧道:“哼!你说呢,能让六道轮回的门户意志网开一面,只有一个解释”

    高矮子点头,不再言语。

    此时,秦墨则是有了决断,现在不需管自己体内的力量,先如何考虑,闯过第一城区的天地碑拓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