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74章 踏云岭宗氏
    “啊”

    一声惨叫响起,又一名幽问宫弟子被腰斩,下半身依旧站立,鲜血从伤口狂喷而出。

    “这小畜牲扎手兄弟们先撤!”

    一人大吼着,虚晃一招,已是撤出战团,朝着酒楼外飞掠而去。

    其余幽问宫弟子不敢恋战,纷纷掠起,朝着外面狂奔逃逸。

    秦墨收剑而立,环视周围的一片狼藉,旋即蹲下身,在死去的三具尸首上搜刮一番,将百宝囊一一摘下,取出一把真元结晶丢在地上。

    “冤有头债有主,掌柜的,这是幽问宫的赔偿,不用找了!”

    说着,秦墨身形一动,脚下剑光喷起,朝着那些幽问宫弟子追去。

    酒楼里,观战众人面面相觑,瞧着少年剑手的架势,竟是不依不饶,要将这群幽问宫强者赶尽杀绝。

    此时,有人看着地上的一小堆真元结晶,眼露贪婪之色,喊道:“掌柜的,快点收账啊!否则,这些真元结晶可就归我了。”

    人群中,一些人冷笑,阴恻恻道:“有胆就拿走啊!小心被幽问宫找上门,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那人闻言,想及幽问宫的狠辣手段,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再言语。

    嗖嗖嗖

    酒楼中,观战人群皆是按捺不住,纷纷飞身掠起,朝着秦墨消失的方向追去。

    “快追,快追,要出大事了!”

    “这少年真是行事狠绝,要赶尽杀绝,估计很快就会和厉棕对上。”

    “厉棕,幽问宫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这少年即使剑技通神,也难以有胜算!”

    与此同时。

    一座楼台中,一位银色皮甲女子端坐台上,她周身涌动光晕,口吐纶音,在大厅中回荡,却是没有一丝声息溢出楼台之外。

    这座大厅中,纶音交织,形成一颗颗模糊的符文,或是幻灭,或是滋生,明灭不定,充斥着一种武道至理的意味。

    台下,一群踏云岭武者盘膝而坐,静静聆听,神情如痴如醉。

    这群人之中,姿斯赫然也在其中,她穿着褐色皮甲,妖娆身段尽显,比之以前更加野性美丽。

    良久,银色皮甲丽人停了下来,大厅中纶音化为缕缕光华,朝着她身周汇聚,形成一道光环,衬得她风姿如玉,倾城绝世。

    “明日,我将去闯第三城区天地碑拓,今日之传法,希望令你们有所领悟,助你们一举冲入第四城区。”

    红唇轻启,这丽人的嗓音剔透如玉,令人不禁迷醉。

    闻言,台下众人纷纷行礼,轰然应诺,对这女子崇敬如神明。

    人群中,姿斯亦是一脸崇拜,对这女子的吩咐无比顺从。

    这位银色皮甲女子,乃是踏云岭氏族宗家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姿湘桓,乃是踏云岭无数年轻武者崇拜、追随的绝世人物。

    她的强大,不仅在于自身的修为,也在于对武道极为深彻的感悟,在踏云岭中,姿湘桓甚至会代替宗家长辈传授武道。

    就如同,今日的传法一样!

    “姿斯,你也该收心,与那莽夫分开,潜心冲击第四城区。不要误了自己的武道前程!”一个踏云岭青年忽然传音道。

    姿斯娇躯一颤,霍然转头,瞪视这青年,冷笑传音:“莽夫?你连我都不是对手,还有资格称淡飞大哥是莽夫?若有本事,先胜过他再说。”

    那个踏云岭青年脸色顿时青白交杂,眼中浮现愤恨之色,他的修为仅是地境一段,比之姿斯都不如。

    而那个李淡飞的修为,已是接近地境中期,这青年无论如何也没有胜算。

    “哼哼,只是比我年长几岁,有什么了不起!待我到那般年纪,一巴掌就拍死他。”这青年冷笑,嘴里不依不饶。

    “呵呵,那你就等几年,毛长齐了,再找淡飞大哥挑战吧。”姿斯挤兑传音道。

    那青年闻言,神情越发嫉恨,却是无可奈何。

    这时,旁边一个魁梧男子抬头,看着姿斯,低沉道:“淡飞大哥?姿斯,你太糊涂,那种小地方来的家伙,即使修为一时领先,又能如何?只是一个井底的癞蛤蟆而已,永远跳不出井盖,如何与我等大雁为伍。”

    “姿隆师兄,你”姿斯俏脸色变,她知晓这魁梧男子的可怕。

    能够直接监听她的传音,就足以说明这魁梧男子姿隆的修为,乃是到了她无法企及的层次。

    “你对那个李淡飞太沉迷,既是如此,就由我出手,将你们分开吧。你考虑清楚,我若出手,那个井底之蛙恐怕就成了一只死蛙。”

    姿隆这句话,使得姿斯脸色刷白,她很清楚,若是这魁梧男子出手,李淡飞根本没有一丝取胜的机会。

    在踏云岭氏族中,这位魁梧男子姿隆的实力,乃是年轻一辈前五的绝世天才。

    与之相比,李淡飞的实力,只能相当于氏族宗家前50位,相差太远了。

    台上,姿湘桓微微转头,扫了姿斯等人一眼,眉头微皱,却是没有言语。

    楼台之外,李淡飞、梅中影两人伫立,脸色皆是愤愤不平。

    那座楼台周围,布置了一道警戒阵法,一旦接近就会惊动里面的一众武道强者。

    “哼!三品势力的第一天才弟子传法,搞得多么隆重一样!还防贼一样防着咱们,真以为咱们稀罕么?”梅中影愤愤道。

    “你不稀罕,为何昨日去偷听?真是丢脸!”李淡飞斜着眼,鄙夷道。

    “我是关心我的美人!谁稀罕听一个娘们讲授武道。”梅中影振振有词,却是以传音喊出这句话。

    李淡飞撇嘴,看了看那座楼台,眉头紧皱起来:“想不到,三品势力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竟是如此可怕,咱们镇天国可堪比拟者,实是屈指可数!”

    梅中影咧嘴想要驳斥,可是话到嘴边,却是无奈一叹。

    “踏云岭姿湘桓,如此年轻,就拥有与老一辈绝世强者争锋的资本,这就是三品势力的可怕之处么?”

    想及数天前,两人与姿湘桓的一次交手,实是差距太大,仿佛是和族中长辈交手,根本难有任何胜算。

    那种无力抵抗的感觉,令李淡飞、梅中影充满了深深的挫败,对于两人实是巨大的打击。

    “哼!这娘们虽强,却是比不上雪晨小姐,就算是墨兄弟,将来也比她要强。”梅中影冷哼道。

    “墨兄弟年纪太轻,未来如果武道大成,自不比这女人逊色。但是,要强过她,恐怕有些困难,至多是不相伯仲吧。”李淡飞微微摇头,中肯评价。

    梅中影闻言,顿时有些不服气,想要反驳。

    咚!

    楼台大门打开,一群踏云岭弟子鱼贯而出,一些人看向李、梅两人,目光皆是有些寒。

    对于李淡飞、梅中影,一众踏云岭强者皆是没有好感,姿斯在踏云岭中虽是出身氏族旁支,却也是赫赫有名的天才,并是无数男子梦寐以求的伴侣。

    现在,却被李淡飞一个外人摘走,自是引起众愤。

    轰隆,一股霸道绝伦的气势爆发,朝着李、梅两人涌来,姿隆魁梧的身躯缓缓出现。

    “这是踏云岭宗家的核心弟子之一!”

    李淡飞、梅中影齐齐色变,这群踏云岭强者中,除去姿湘桓之外,他们最忌惮的就是这个魁梧男子。

    姿隆缓缓踱步,来到两人身前,目光带着淡淡的寒,开口道:“你们现在就滚”

    “滚”字尚未吐出口,正在这时

    远处,忽然窜起一道剑光,璀璨如烈日,直冲而起,撞击在漩涡之城半空的阵纹障壁上,爆起万丈光辉,久久不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