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77章 擂台上的碰撞
    嗡!

    秦墨脸庞坚毅如岩,长剑连连斩出,凭着【剑岳镇海】的重剑,将一座座火岳挑飞,剑势层层推进。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

    观战人群目睹这一幕,皆是一个个心惊肉跳,那少年剑手想干什么?难道是要和厉棕近身肉搏,真是一个疯狂的举动。

    许多人想到了朱萧,那位精擅重枪势的强者,就是被秦墨单臂一剑劈飞。

    毫无疑问,这少年剑手的身体强度十分变态,但是,他的对手是厉棕,修成真焰化灵,并且,使用一对巨锤的绝世天才。

    以肉身强度而论,厉棕必定远胜朱萧,这少年剑手若想凭身体强度压制,恐怕是打错了算盘。

    轰!

    剑光犹如长虹,重重劈砍在巨锤上,迸发出飓风狂啸般的巨响。

    秦墨的剑,厉棕的巨锤,第一次短兵相接。

    交战的双方皆是身躯狂震,鲜血从两人的虎口中崩裂而出,两人脸上皆露出震惊之色,却是丝毫不停,挥动武器连连碰撞。

    砰砰砰……,每一次碰撞,两人虎口、手臂上,就会震裂数道伤口。

    这情景,就如同两座山岳在碰撞,每一次碰撞,都会造成山体的崩裂。

    远处,众人禁不住发出难以抑制的惊呼,这少年剑手与厉棕近身肉搏,竟是平分秋色。

    “天呐!传闻厉棕曾仅凭肉身,在一盏茶的时间,生生碾平一座山峰……”

    “剑与巨锤的近身肉搏,本身就不占优势,现在两人竟是平分秋色,这少年的肉身强度尚在厉棕之上。”

    “你们没有注意到吗?厉棕的修为比那少年高出一个境界,地境的修为竟然无法形成压制!”

    人群一片哗然,地境修为无法对宗师境造成压制,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少年剑手的肉身强悍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另一边,金甲侍卫默默注视漩涡擂台的战斗,在他身边,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两名金甲侍卫。

    “肉身如磐,不动如山!已经拥有斗战圣体一半的强悍,这少年的圣体已经开启到第五层。”

    “圣体第五层,真罕见!上一次见到开启第五层的圣体,是上一纪元的事了。并且,他的剑魂之力也是奇特,上一次见到这种剑魂奥义,也是上一纪元的事了。”

    “圣体九层,一层一重天,这少年要走的路还很遥远,希望他能一直走下去吧。若能开启第六层,再配合他的剑魂奥义,称尊问主之境可期。”

    这几名金甲侍卫低声交谈着。

    漩涡擂台上,一道巨响传出,两道身影骤然分开。

    厉棕提着双锤,神情阴沉至极,他虎口、手臂有着近百道伤口,身上的甲胄已是布满裂痕。

    事实上,他身上的甲胄,乃是玄级护具,若无这甲胄护体,恐怕受的伤更多。

    对面,秦墨的模样则是惨得多,身周布满伤痕,鲜血溢满全身,几乎成了一个血人。

    然而,秦墨身上的气势却是丝毫没有减弱,反而越发狂暴炽烈,他持剑而对,黑发狂舞,眼中跳动兴奋之色,忽而仰天长笑,撕下身上碎裂的衣袍,****上身。

    犹如钢铁浇铸的肌肉上,布满了溢着鲜血的伤口,一股无比狂暴的气息,冲击着所有人的视野。

    “来,再战吧!”

    秦墨一声咆哮,身上的气势彻底爆发,化为一道气柱,直冲而起。

    这是他修为有成以来,第一次与对手陷入苦战,越是战斗,心中的战意便越是燃起。

    此刻,他体内的战意喷薄到极致,终是彻底爆发出来。

    秦墨很清楚,这是斗战圣体的战斗本能所致,越战越勇,越战越狂。

    若是在其他时刻,以秦墨沉静的性子,他会及时收敛,但是这一刻,面对厉棕这样的劲敌,他直接开启“血气沸腾”,将心中战意彻底爆发出来。

    轰隆!

    那道气柱越发炽烈,有虚转实,便成实质的战意,化为一对羽翼,加持在秦墨的双肩。

    战意化翼!

    这一幕,瞧得观战人群眼珠子差点凸出来,很多人都曾听闻,传说中拥有极致精纯的古兽血脉,在战意达到鼎盛时,会转化为实质的双翼,使武者速度激增。

    难道说,这少年剑手是古兽血脉?

    砰……,战翼扇动,秦墨踏着【邪影剑步】,一瞬间便窜至厉棕面前,挥剑劈出。

    “小子,你太猖狂了!”厉棕低吼,挥锤砸出。

    两道火锤一闪,竟是化为两道火焰流光,以极致的高速,砸向秦墨的剑势。

    厉棕这一刻,也发挥全部的实力,一对火锤攻势霸烈如火山喷发,形成一片片火云,横扫四方。

    战斗,在漩涡擂台上疯狂地持续。

    秦墨,则是沉浸在这场疯狂的战斗中,他身上的伤口不断崩裂,却又很快的合拢,迅速的止血,留下一道道淡淡的疤痕。

    斗战圣体的变态恢复力,在战斗中竟是被彻底激发,这样惊人的恢复力,让一直关注战斗的银澄、高矮子乍舌不已。

    灯座空间中

    “斗战圣体,不愧是为战而生的体魄!越是战斗,圣体的恢复力越强。”银澄眯着眼睛,喃喃道。

    “越是战斗,战意就越强,身体的恢复力就越强,难怪上古时代,斗战圣体号称是最强战体。不知道斗战圣体,还有那些神奇之处。”高矮子也是咧嘴。

    此时,秦墨身上的伤口流淌鲜血,顺着手臂注入【狂月地阙剑】中,剑身中的那道金色剑印正在熠熠生辉,滋生一缕缕古怪的剑意,与秦墨的剑势相合,使得他的剑势越来越强。

    这种古怪剑意,与厉棕的力量碰撞,竟是能将火锤的气劲一点点消弭。

    这样的变化,也使得厉棕的地境修为优势,一点点被削弱,战斗的形势开始转变,变成两人之间纯粹的肉体碰撞。

    地面上,观战人群并未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只是看到,擂台上的战斗越来越胶着。

    战斗中,秦墨的思绪则是越来越空灵,每一剑挥出,他都能感到,自身的潜能被进一步激发。

    这样一场战斗,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即使身上布满伤痕,也有种酣畅淋漓的痛快。

    锵锵锵锵!

    一连串的撞击声中,厉棕忽然手臂一颤,只觉手腕一软,竟是感到脱力,握不住一对火锤,他脸色骤变,知晓糟糕。

    嗡!

    长剑如风,破开锤影,长驱直入,一剑劈碎厉棕身上的甲胄,破开他的护体真焰,在其胸口洞开一个血洞。

    “死吧……”

    秦墨目光深邃,手中长剑连动,【大易周天剑】的五式杀招连出。

    【大道杀剑】、【剑岳镇海】、【煌剑一击】、【风剑如逝】、【雷霆一剑】……,剑光纷飞如幕,在厉棕身上洞穿一个个伤口。

    随即,秦墨飞起一脚,【邪影剑步】的力量爆发,钻入厉棕体内疯狂搅动,将这具魁梧身躯震成无数细小的血肉。

    观战人群皆是变了颜色,幽问宫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厉棕,竟然这么败了,并且,还死无全尸。

    人群中,厉严铮神情惨变,他只觉天旋地转,全身感到无比寒冷。他一直视若神明的兄长,竟然这么败了,战死在漩涡擂台上。

    砰!

    在厉棕被震成碎肉的一瞬间,漩涡擂台亦是震动,随之消失。

    下一刻,秦墨已是出现在地上,他目光一转,落在人群中的厉严铮身上,后者正准备拔腿溜走。

    身形一闪,秦墨已是站在厉严铮面前,目光淡淡,看着这个赤红长袍青年。

    “厉棕本来是不会死的,可惜,他有你这么一个猪一样的弟弟。”秦墨开口道。

    “等一等……”厉严铮脸色苍白,连忙阻止道。

    话音未落,却是剑光一闪,秦墨的长剑已是斩下了厉严铮的头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