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78章 姿湘桓的道歉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000456.html
    锵!

    秦墨手持长剑,缓缓归鞘,看着厉严铮死不瞑目的头颅,淡淡道:“你们谁若是不长眼,再来惹我,这些幽问宫的家伙就是榜样。”

    周围,人群皆是头皮发麻,不敢直视这少年剑手的眼神。

    仅是为了杀鸡儆猴,就将第三城区幽问宫所有强者尽数斩杀,这少年剑手实是手段狠辣。

    经此一战,在场人群哪里还敢惹这少年,避之惟恐不及。

    不过,这少年剑手到底是什么来历,以宗师境的修为,力斩幽问宫厉棕,实是近乎逆天的战力。

    一时间,在场众人产生这样的疑问,脑海中搜寻着各个势力,想要找出这个少年剑手的身份。

    人群中,观战的镇天国武者们则是神情变幻,他们自是知道秦墨的身份,却是无人上前。因为他们与秦墨并不相识,甚至于,他们所属的势力,与秦墨有着一些过节。

    至于董夜棂则是微微一笑,却是转身离去,她不由想起了数月前,她的父亲再次提议,与焚镇秦家联姻一事,被族中长老团严厉驳回之事。

    族中长老团的理由很简单,经历骨族祸乱之后,秦墨固然再次崛起,刷新西翎主城的地脉通天塔,但是,那少年树敌太多,不是良配。

    甚至于,还有一些长老对于董家和秦墨的盟约,产生了质疑。

    那时,小姨殷红翎却是冷笑反斥,鄙夷族中长老们有眼无珠,不懂识人。

    “那个小子,若是姑奶奶我再年轻十岁,就绝对不会放过他。夜棂,你对那小子若是无意,倒也罢了。若是有意,千万不要错过,稚龙一旦翱翔于天,一切就晚了。”

    此时此刻,董夜棂莫名想起,在她动身前往皇都时,殷红翎提点的这番话。

    若是族中长老团,知晓在漩涡之城中发生的事情,不知会是怎样的反应。

    ……

    人群中,踏云岭一众强者皆是惊异不定,这一场战斗太令他们震撼,这少年剑手若是出身大陆南域,那南域年轻一辈的强者排名,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朱萧死了,厉棕竟也被斩死了……”

    姿隆深吸口气,脑海中还回放着之前战斗的情景,他全身渗满冷汗,只觉浑身凉飕飕的发冷。

    他简直无法相信,一个如此年轻的剑手,竟能拥有这样的战力。相形之下,一直以来,他引以为傲的天赋、实力,又算是什么?

    一瞬间,姿隆胸膛一团火腾起,既有怒火,也有妒火,烧得他胸口一直发烫。

    此时,眼角的余光,姿隆看到了三个人的身影,赫然是姿斯,以及来自所谓镇天国那个小地方的两个癞蛤蟆。

    而身段修长,野性美丽的姿斯,还依偎在李淡飞身边,正窃窃私语的说些什么。

    瞧见这一幕,姿隆顿时无名火起,这个恬不知耻的癞蛤蟆,竟还赖在这里不走,真是不知死活。

    砰!

    姿隆身上腾起一股磅礴气势,指着李淡飞,喝道:“你,还不给我……”

    话未说完,却是面前人影一闪,那个少年剑手已是掠至,与李淡飞三人聚在一起。

    “淡飞,你们在这里?”秦墨脸色惊喜,笑道。

    “哈哈哈,墨兄弟,这句话应该我来说!”李淡飞大笑着,上前给秦墨一个重重的拥抱。

    梅中影、姿斯亦是惊喜欢笑,黑色飓风的灾难后,他们一直都担忧秦墨的安全,现在见到这少年无恙,并展现骇人实力,力斩幽问宫一群强者,实是令他们既惊且喜。

    不远处,姿隆一只手停滞在半空,脸色青白交杂,心中更是惊骇莫名。这少年剑手与那两只癞蛤蟆,竟是无比熟稔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

    旁边,踏云岭的一群弟子亦是震惊不已,他们皆是难以置信,秦墨与李淡飞、梅中影在一起的情景,就如同一头巨龙,与两只小蛇的相聚,根本难以想象。

    “哦。对了,那些人似乎与你们有过节?”

    秦墨目光一转,看向姿隆等人,他刚才从这些人身上,察觉到很明显的杀意。

    这些人若是李淡飞等人结下的仇敌,秦墨正好趁着体内战意尚炽,将这些人一并解决掉。

    这一眼扫来,使得姿隆一行人背脊一寒,纷纷暗呼糟糕,他们对李淡飞、梅中影可是从来不友好,若是这两人趁机落井下石,借着这少年剑客之手,将他们铲除,那可就惨了。

    “这帮家伙啊!嘿嘿,是踏云岭宗家的天才们哦,他们对于我和姿斯的事情,一直大有意见。”

    李淡飞嘿嘿冷笑,将这段期间,踏云岭这群家伙的态度,一一说了一遍。

    梅中影更是在一旁帮腔,一个劲的添油加醋。

    听着两个好友的讲述,秦墨看向姿隆等人的眼神,则是越来越冷,充满了肃杀。

    你们两个混蛋别说了!

    踏云岭一群弟子心中狂吼,恨不得将李、梅两人的嘴巴堵住,这两个家伙的嘴巴实是恶毒,明明他们只是说了一些鄙薄之言,怎么从这两个家伙嘴里说出来,竟好似杀父之仇一般不共戴天。就算他们有教训这两个家伙的想法,也还没付诸行动不是?

    “墨少,其实事情并非是这样……”

    旁边,姿斯几次想插嘴,却被李、梅两人生生打断。她不禁面露苦笑,与李淡飞相处这些时日,她如何不知道这男人的性子,不过,姿隆等人毕竟同属踏云岭,她不希望事情闹到难以斡旋。

    周围,本来准备散去的人群,见到这一情景,则是纷纷驻足,静观其变。

    许多人暗中嘀咕,难道说既幽问宫弟子被斩尽之后,又要轮到踏云岭的门人被杀绝吗?

    正在这时

    天空传来阵阵纶音,一位身着银甲女子翩翩掠至,落在秦墨面前。

    “这位先生,我是踏云岭·姿湘桓。”

    悦耳嗓音回荡,落在人群耳边,却是如同一道雷霆,震得是众人头晕目眩。

    踏云岭这一辈的第一强者·姿湘桓,对于大陆南域的武者来说,乃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在大陆南域的数大庞然势力的年轻一辈中,姿湘桓毫无疑问,乃是其中的翘楚。

    传闻,这位女子天生无尘无垢,乃是不漏之体,武道天赋惊世骇俗,连续刷新踏云岭这一纪元的修炼纪录。

    而最近的传闻,更是说姿湘桓的武道进境,已是远远超过踏云岭年轻一辈,可堪于老一辈强者抗衡。

    厉棕与姿湘桓之间,两者虽然从未交锋,但是,后者的实力公认在前者之上。

    “我是千元宗·秦墨。”秦墨淡淡开口。

    从这女子身上,秦墨感到比厉棕更危险的气息,不过他丝毫无惧,连战幽问宫诸多强者后,使他感到战意狂炽,即便身上有伤,也是毅然不惧。

    姿湘桓美眸微动,眼波流转,道:“我踏云岭门人,此前对墨先生的朋友多有不敬,在此我替他们道歉。贵友李淡飞与我岭姿斯情投意合,彼此也是有缘,墨先生若不介意,可否移架一叙?”

    话音落,满场皆惊。

    在场南域诸多强者皆是神情呆滞,他们听到什么,踏云岭的第一天才,被认为将来的踏云岭岭主,竟是当众道歉,与比她还年幼的一个少年剑客妥协?

    这消息若是传出,立刻就会掀起大陆南域的轩然大波。

    对于姿湘桓在大陆南域的威名,秦墨倒是不知情,也并不关心。

    不过,姿湘桓既是这般态度,秦墨自是乐得顺势给台阶下。刚才固然李、梅两人说得义愤填膺,秦墨如何不知这两个货的本色,一个鸡鸣一个狗盗之辈,最擅长干得就是落井下石之事。

    关于这两个货所说,秦墨心里却是通透的紧,他很清楚,姿斯既是出身踏云岭,李淡飞与她相恋,自是不能与踏云岭闹翻。

    “湘桓小姐既有诚意,自当一叙!”秦墨露出微笑,点头应承。

    说着,秦墨扫了姿隆一眼,终是没有动作,与姿湘桓一起纵身,飞掠而去。

    这一眼,却是吓得姿隆背脊尽是冷汗,暗中庆幸不已,幸亏刚才那个“滚”字未说出口,否则落人口实,这少年剑客有无数理由将他斩杀,真是好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