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79章 余波和暗澜
    第三城区中,幽问宫弟子的尸首很快被收拾干净,一具具灰色石傀来去如风,飞快清洗着地上的血污。

    这种灰色石傀,负责漩涡之城的清扫工作,却是无人敢打扰它们的工作。

    因为这些灰色石傀极其可怕,即使比不上金甲侍卫,也远远超过地境绝武。

    据传闻,曾有人意图不轨,想要劫走一具灰色石傀,研究其构造,生生被灰色石傀上下其手,“清扫”了一遍,全身皮肤都被剥得干干净净,下场无比凄惨。

    这样的事情,使得后来武者对于这种灰色石傀敬而远之,也使得人群对于漩涡之城更加敬畏。

    这个时候,城区四周,尚有一双双眼睛闪动,注视着刚才爆发战斗的地方。

    “姿湘桓竟然当众道歉,真是放得下,好可怕的心性,果然有下一任踏云岭岭主的风范。”

    “这女人胸中自成沟壑,她知晓在第三城区逗留不超过三天,而那少年剑客刚进入第三城区不久。若是踏云岭与之交恶,恐怕剩下的踏云岭弟子无一幸免。”

    一栋高楼上,两个魁梧雄壮的男子并肩而立,他们身后站着一群人,皆是气息狂暴如海,无比可怕。

    另一边。

    一片森林顶端,一群人站在树梢上,身轻若柳,随风摆动。

    “以支剑破巨锤,以力胜力!那少年剑客的剑技,已经达到大巧若拙,近乎返璞之境!可谓是剑技通神!姿湘桓也是感到这少年的巨大威胁,只能选择当众道歉,保下踏云岭弟子的周全。”

    “我们地极宗寻觅数千年,也未曾找到一位剑道奇才,来继承宗门的绝世剑典,难起大兴之势。若是能找到这样一个剑道天才,该有多好!可惜……”

    “未必可惜,先探查一下这少年剑客的跟脚。说不定事有可为!”

    这群人低声交谈,声音渐渐低沉下去。

    与此同时。

    另一处山丘上,一支队伍伫立,眺望远方。

    “哼!姿湘桓这娘们,竟向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服软。那小子不过是战胜厉棕那样的软蛋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就是,踏云岭、幽问宫这两个势力,不过是一群怂包的聚集地。我们兽王山脉竟与他们齐名,实是可耻!真想现在就冲过去,将这对狗男女毙于掌下!”

    说话的两人手舞足蹈,似是气愤至极,嗷嗷叫唤,身上喷发的气息如炉,汹涌翻腾,将空间都蒸出丝丝缕缕的纹路。

    队伍中其他人见状,皆是心惊肉跳,纷纷上前劝阻,让两人不要冲动,一切等闯过漩涡之城的【天地碑拓】再说,这才是重中之重,绝世天才都渴望的大机缘。

    ……

    一栋楼台里,也是姿湘桓讲解武道的场所,成了秦墨和她密谈之地。

    对此,踏云岭一众武者们嫉妒得眼珠赤红,一个李淡飞摘走姿斯这朵鲜花也就算了。

    现在,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姿湘桓,竟与秦墨共处一室,实是令他们嫉妒到发狂。

    不过,踏云岭众人也是无可奈何,见识了秦墨的实力后,他们深知决计不能惹这个少年。此次若无姿湘桓出面,凭那少年狠辣的手段,踏云岭众弟子都没有好果子吃。

    楼台的大厅中,秦墨和姿湘桓并未谈及彼此恩怨之事,毕竟,两者之间并未有冲突。

    两人交流的是武道心得,姿湘桓仅是寥寥数语,便让秦墨惊叹不已,此女对武道的感悟,实是到了至纤至悉,洞察入微的层次,许多平素难以察觉的方面,在此女口中说来,则有着发人深省的冲击力。

    这样的武道感悟,若是出在年逾一个甲子的老家伙身上,还不算奇怪,但是,姿湘桓年不过30岁,看起来比秦墨至多大上七八岁,对于武道有如此精深的领悟,实是令人吃惊。

    银澄、高矮子亦是咋舌不已,惊讶于在大陆南域竟有如此天才,天资横溢,世所罕见。

    “这女人相当了不得,不仅对武道有着得天独厚的触觉,而且是天生的无漏之体。小子,若是你现在和她交手,胜负难料!”银澄这般评价。

    “与无漏之体的战斗,最是头疼,这种体魄对于气劲有着天生的卸力,就好像你的斗战圣体天生的抗击打一样,非常难缠。”高矮子则是说道。

    秦墨默默点头,对于姿湘桓的强大,他丝毫不觉意外。自从跻入宗师境以来,他的灵觉与日俱增,对于强大对手的感应尤其明显,从见到此女开始,便已感到她的可怕。

    不过,现在秦墨并不需担心,至少在漩涡之城,他与踏云岭之间不可能起冲突。

    随着两人的交流,秦墨时不时会提出自己的意见,在武道的底蕴方面,他比姿湘桓要逊色,但是,在武道见解,见闻方面,秦墨则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毕竟,前世的经历,加上今生连番的际遇,造就了秦墨极为独特的武道见解,在某些方面的剖析,往往是一阵见血。尤其是在剑道方面,更是使人感到振聋发聩的震动。

    相对于秦墨的震惊,姿湘桓对于这个少年剑客的震撼,丝毫不比秦墨对她的震惊少多少。

    姿湘桓原本觉得,秦墨固然是剑道奇才,战力强悍得可怕,但是这其中,则是武道天赋占得比重更大一点。对于天才来说,他们天生对武道有着超凡的感知力,任何武学一上手,就能很快掌握,并达至精通。

    可是,这种感知力,乃是一种本能,让武道天才们用言语去阐述,往往也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这种例子屡见不鲜,往往就有武道天才接触一门武学,很快就由初通,到精通,再道大成。而周围人向其请教诀窍,则回答是:“练着练着就会了……”,这种答案往往令人咬牙切齿,既羡且妒,却又无可奈何。

    这就是武道感知力的本能,而若想将之阐述出来,则需要深厚的积累,反思,摸索,沉淀……,对于武道天才来说,亦是一段极为漫长的过程。

    然而,秦墨则不同,他不仅对于武道,尤其是剑道有着近乎可怕的嗅觉,并且,在武道方面的见解,更是往往直指本质,令人有着醍醐灌顶的震撼。

    姿湘桓生平,从未遇到过这样惊艳的人物,而她对于秦墨的态度,也越发亲和,两人之间的交流,也由原来准备秘议片刻,越来越延长。

    这一场密谈,一直延续了一个昼夜,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姿湘桓才出了楼台,见到一直在外等待的踏云岭弟子。

    “姿隆,我闯入第四城区后,这里的众弟子就由你带领,勿要急躁冒进,以免误人误己。”

    “那少年剑客秦墨,剑道天资无双,未来必是一代剑豪!我与之放手一搏,也是负面居多,你要小心应对。”

    姿湘桓交代完这两句,便是离去,姿隆恭敬相送,却已是全身惊出了一层层汗水。

    关于两人密谈的内容,则是第三城区诸多武者十分关心的,却是得不到丝毫的内情。因为踏云岭众强者对于这场密谈,一直是三缄其口,丝毫不对外透露。

    至于密谈者之一的秦墨,第三城区诸多强者却是不敢招惹,这少年剑客可是一个狠人,若是惹得他不喜,被一剑劈了,那可就悲惨了。

    对于自己在他人心目中的印象,秦墨很是满意,他正好乐得清净,潜心感悟与厉棕之战的所得。

    与厉棕这一战,乃是秦墨生平第一次,与地境超凡天才对决,他也是首次动用全部力量,其获益之大,无可估量。

    并且,与幽问宫众强者的一战,秦墨收获也是颇丰,正要统计一下收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