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汉乡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七十八章天行健

    事实上,没有人能像蛇一样依靠肌肉的蠕动来飞快的移动,传说中的高手也不行。

    当三个人挂在这家伙的身上,移动的速度明显就慢下来了,并且发出惨叫声。

    曹襄终于爬到那个家伙的身上,骑在上面,用沾满白灰的木头匕首在他身上一连捅了七八下,又从他的脖子上取下身份牌这才笑着对继续移动的家伙道:“停下来,要不然我们三个不介意就这样骑着你回营地。

    “该死的,割断绳子,割断绳子,我快要被勒死了。”

    跟上来的云琅探手一摸,这家伙的胸口上果然有一条绳子绷的紧紧的。

    木头刀子割不断绳子,他只好沿着绳子向前摸索,直到抓住了一匹母马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会背靠地也能移动了。

    母马历来温顺,当一只爪子摸到屁股上的时候吗,她就很安静的停下了脚步,乖乖的被云琅牵回来。

    而那个躺在地上的家伙,虽然已经翻身坐起,夏日里穿着的单薄衣衫已经完全被磨破了。

    “把我的甲胄给我。”梁池捂着屁股大叫。

    “都成死尸了,还要什么甲胄!”曹襄在一边阴阳怪气的道。

    曹襄这人从来都不欺负小兵的,只要能被他欺负的一般都是官宦或者勋贵子弟。

    果然,梁池面对曹襄一点都不畏惧,怒吼道:“曹襄,你欺负人是吧?”

    曹襄嘿嘿笑道:“被你看出来了?”

    云琅从马包里扯出一条毯子丢给梁池道:“好歹都羽林校尉了,屁股蛋子暴露在外面不好。

    你运气好啊,这么好看的屁股没被公孙敖看见。”

    梁池快速的用毯子包裹好下半身,算是松了口气,听云琅调侃他,就无奈的道:“老子的家世不错,他公孙敖还不敢持强凌弱。

    有吃的没有?今天被人追杀了一天,粒米未进,司马祖上就是有名的饕餮,不会没吃的吧?”

    云琅笑道:“早上出来的时候,谁都没有吃的,不过啊,我找到了一些山药,烤烤垫吧一下吧。

    你都羽林校尉了,应该是见过一些场面的,怎么会被这么明显的陷阱给迷惑道?”

    梁池一边烤着山药,一边瞅着曹襄道:“本来是瞒不住我的,后来发现躺在那里的是曹襄,既然是这个草包,我还犹豫什么,换一个人,我一定会小心的。”

    曹襄不屑的道:“老子如果是草包,你岂不是连草包都不如?”

    梁池叹口气道:“这会是耶耶栽了,你说什么都有理,怎么,这四个也是你们的战果?”

    听梁池这么问,四个本来坐起来看热闹的死尸立刻倒头睡倒,还给梁池腾出来一个位置,示意云琅,这家伙也该被当成床的一部分。

    骑都尉跟御林军有很大的不同,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军队里除过长官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身份高低之分。

    梁池的家世神秘,曹襄都说不清楚,但是,曹襄绝对不会随意招惹这个家伙。

    他有一个本事,能分辨出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而且一看一个准,为此云琅曾经夸他是天生的势利眼。

    “你刚才躺在他们身上是不是?”梁池咬了一口刚刚被烤热的山药问道。

    “倦枕敌尸眠,你有意见?”

    “没有,等一会给我选一个舒服的好位置让你躺,最近发现我好像也有了公孙敖的坏毛病……”

    云琅不理会这两个满嘴污言秽语的混账,带着田真准备换一个地方,总在一个地方钓鱼效果不太好。

    李敢跨坐在一颗大树的树干上,手腕上缠着十一条身份牌子,打了一个哈欠,背靠在树干上,准备今晚糊弄过去,明日好回营。

    满世界都是敌人,这让李敢有些不适应,平日里都是生死兄弟,今天算是真正的见生死了。

    虽然是假的,可是当他从兄弟脖子上扯下身份牌的时候,心头还是剧烈的跳动几下。

    云琅在给兄弟们分发身份牌的时候就说过,只要不死,这东西就不能摘下来。

    将来上了战场,哪怕被敌人砍成了肉酱,也能根据这个身份牌知道那一堆肉酱是你。

    如果这里是真正的战场,他不敢想手里握着十一个兄弟的身份牌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肚子有些饿,李敢想起老婆前一个月前才学阿琅家灌的香肠,那东西用松柏枝子熏过之后实在是太好吃了。

    不论是烤,还是蒸,或者是炒……想着想着,李敢的口水就不自觉的流了好多。

    夜色已经很深了,阿娇与长平依旧对坐在一个小小的炭火炉子边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烤着香肠。

    这是云家的新吃法,烤熟之后,刷上酱料,滋味确实很难得。

    阿娇咬了一口自己烤的香肠,又吐掉了,烤的有点焦,味道发苦。

    长平把自己烤好的香肠递给了阿娇,阿娇接过来吃了一口满意的点点头。

    这东西对她来说太油腻,浅尝即可。

    “你这一年来向我低头的次数,比过去二十几年加起来还要多,女人啊,就是没出息,一颗心的一半在夫君身上,另一半在儿女身上,唯独没有了自己的位置。”

    长平笑道:“我现在不但要担心卫青,还要担心去病,曹襄,云琅,李敢,说起来向你低头做小的次数多了,心里头却觉得痛快了很多。”

    阿娇叹口气道:“你至少能收到回报,卫青待你不错,至于霍去病,曹襄,云琅,李敢都是知恩图报的好少年,不管你现在付出了多少,将来都能收到百倍,千倍的回报……”

    长平看了阿娇一眼道:“抱怨的话就不要说,你跟阿彘才算是两情相悦,说这些话不好,他是帝王,女人对他来说不重要,只是一种点缀,你算好的,就没想过卫子夫她们在皇宫里是如何盼着陛下临幸的?”

    “我这么好,阿彘不对我好,对谁好?”阿娇挺起了胸膛,骄傲异常。

    长平指指自己的眼角道:“看见了什么?”

    “皱纹!”

    “这就是了,自古红颜易老,阿娇啊,你虽然天赋异禀,居然能够越长越年轻,但是,这是有限度的,你没可能一觉起来就变成十六岁,年岁最终还是体现在你的身体上。

    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有什么打算?”

    阿娇笑道等我已经老的连阿彘都不愿意看我了,我就封闭长门宫,决不让他人看到我老态龙钟的模样。”

    长平笑着摇摇头,阿娇还是如同以往一样,喜欢自行其是,什么都任着性子来。

    “药婆婆的补身汤有效果吗?”

    阿娇听长平问这个,神色有些黯然,微微的摇摇头道:“还不知道,药婆婆说我一定要经历秋收,冬藏,才能继续春种,夏长这两个环节。

    药每天都喝,却不知道效果,真是……”

    长平笑道:“不是已经有希望了吗?剩下的就是等待,等待对一个女人来说,有时候是最幸福的,有时候却是最痛苦的,不过,我们都要经历这个阶段。

    耐下性子,不要焦躁,即便上苍不给你子嗣,你也要自强才好,毕竟,你是阿娇啊。”

    阿娇笑了起来,笑了良久,指着远处黑黢黢的骊山北麓道:“你的期望正在那里自强,你就觉得我也需要自强吗?”

    “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

    “你期望我做到,地势坤,君子当厚德载物吗?”

    长平笑道:“慢慢来,慢慢来,这样你就会发现,这个世上不光是只有男人才是女人的天,只要能力足够强,我们也能做自己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