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81章 一湖地元液
    兽王后裔?!

    漩涡之城的第五城区?!

    秦墨眉角一跳,他是听说过,大陆南域的几大庞然势力中,兽王山脉乃是极其特殊的一支,也是极为可怕的一支。

    这一势力的成员,皆是拥有古兽血脉的武者,而兽王山脉的最强者,就是拥有古兽王血脉的兽王变武者。

    兽王后裔,拥有古兽王血脉的武者,那可非同一般,单是想一想熊彪如今的可怕实力,就可以想象兽王后裔的可怕。

    至于闯入第五城区,也是近百年来,众多武者能够抵达的最好纪录。

    “无法进入第五城区,就视为失败吗?这两个家伙好大的口气!”秦墨淡淡笑道。

    见秦墨似是不以为意,姿斯有些着急,提醒道:“兽王山脉的这两位兽王后裔-和共羊,和乌浪,乃是大陆南域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拥有古兽王血脉,战力无穷。若说真正的实战战力,在我岭湘桓小姐之上,墨少,你固然剑技无双,但是连战两人,恐怕很危险。”

    姿斯的担心并非没有理由,拥有古兽血脉的武者,最擅长的就是战斗,或者说,古兽武者就是为战斗而生的。

    有些武道天才,即使资质、修为比古兽武者胜上一筹,也很可能在战斗中落败。

    而秦墨固然已经展现惊人战力,但是,这少年太年轻了,真的连战两位兽王后裔,结果难料。

    闻言,秦墨面色愕然,缓缓点头,这才让姿斯放心下来。

    事实上,秦墨的愕然,并非是震惊这两个兽王后裔的强大,而是其中一人的名字。

    “和公羊?”秦墨再次确认。

    “是和共羊,共同的共,山羊的羊……”李淡飞纠正道,却是有些奇怪,秦墨为何突然会这么问。

    灯座空间中,高矮子则是捧腹,趴在地上打滚,却是愣是没有笑出声,憋得很辛苦。

    “该死,该死,该死……,竟然取这个名字,本狐大人要撕了这个古兽小子!”银澄抓狂般的咆哮。

    这个名字的发音,实是这头狐狸最大的忌讳,令它暴怒不已,誓要将这个和共羊撕成碎肉。

    秦墨则是抿嘴,他也想大笑一番,但是,顾及到李、姿两人在场,并且,若是真笑出声来,恐怕这狐狸真要窜出来发飙了,只能努力忍住。

    李、姿两人并未久留,他们知晓秦墨现在需要时间,静心潜修,交谈一番,很快联袂而去。

    之后,又过了数个时辰,秦墨又收到血炼邪的一封信,告知她先行一步,去闯第五城区的【天地碑拓】,若是秦墨也进入了第六城区,自会知晓她的去向。

    “第六城区?”秦墨摇头苦笑,“这丫头是要刷新数百年来的闯关纪录么?”

    随即,秦墨抛开思绪,开始修炼,遁入空明的修炼状态。

    片刻,他身体开始变化,肌肤腠理泛着金属光泽,金色真焰混杂剑意,在体表流窜,逐渐的,他的身体竟是呈现一种半透明的色泽。

    丹田中的地脉之形,开始喷薄缕缕气息,宛如祖脉地气,蒸腾于体表,形成一些神秘纹路。

    这种纹路很简单,仿佛就是在身上随意涂鸦,但是,却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美感。

    这种变化,是秦墨从未经历过的,现在的他处于空明的入定状态,并未察觉到这种改变。

    至于银澄,这头狐狸则是处于盛怒之中,在灯座空间中,张着血盆大口,追着高矮子撕咬。

    ……

    呼!

    秦墨再次睁眼,环视周围,算一算时间,竟是静坐了三日之久。

    “奇怪!我似乎只觉得过了一瞬,竟然已是三天。”

    “这一次的静坐,很奇怪啊!脑海中一片空明,混混沌沌,仿佛什么也未参悟,又像是什么都在参悟。”

    心中奇怪,秦墨展开内视,探查之余,却是露出惊喜之色。

    “丹田中地脉之形的地气,竟是增多了!增加了近百分之一,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之前吸收的天材地宝,经过战斗被激发出来,转化为地脉之形中的地气?”

    秦墨有些诧异,旋即也不深究,地脉之形能够不断灌注,那是他乐见之事。

    “行了,小子。你再不醒转,本狐大人都要将你叫起来了。快点去闯第三城区的【天地碑拓】,本狐大人都等不及了!”

    银澄的心念传音响起,在秦墨耳边叫嚣着。

    高矮子也是在叫唤,催促秦墨快点去闯关。

    这两个家伙实则早等不及了,这座漩涡之城对于它们的吸引力,就是在于【天地碑拓】。

    “好!现在就去闯!”

    秦墨点头,当即决定,立刻去闯关。

    刷!

    身形消失,秦墨踏着【邪影剑步】,化为一道流光而去。

    片刻,第三城区的【天地碑拓】已是在望,一道巨大的碑影伫立,有一群武者聚集在那里。

    相比前两个城区,聚集在碑影前的人群,则是要少了许多。

    不过,这些武者散发的气息,皆是十分可怕,一个个气息沉凝,犹如千锤百炼的精钢,令人畏惧。

    秦墨到达之时,人群看到这少年剑客的身影,根本没有预先招呼,已是自动退开,让出一条通道。

    三天前的一役,秦墨剑斩幽问宫众强者的消息,早已传遍了第三城区,无人敢对这少年剑客不敬。

    秦墨神情平静,从这条通道中走过,至始至终处之泰然。

    漩涡擂台之上,与厉棕一战,并将其力斩剑下,对于秦墨来说,也是一次极为重要的磨砺。

    从那一刻开始,他才真正感到自身,已经拥有一名真正强者的实力。

    传说境,才是真正踏足无上武道,迈向大陆强者之列的开端。

    人群中,有些武者是这三天才到达第三城区,看着秦墨俊秀,而又年轻的过分的脸庞,不禁生出质疑。

    “师兄,这小子真的斩杀了厉棕?幽问宫那个凶神?”一个年轻武者低声开口,向身边的师兄问询。

    回应他的,则是其师兄的一记耳光:“闭嘴!怎么称呼墨先生的?没有规矩,若是给你师傅听到,当众就扒了你的皮!”

    那年轻武者捂着肿起的脸颊,看着疾言厉色的师兄,顿时觉得很是委屈。

    远处,直至秦墨进入巨大碑影,身形彻底消失,周围人群才放松下来。

    那师兄也松了口气,传音怒斥那年轻武者:“若不是临行前,师叔再三吩咐我,要好好照顾你这蠢猪小子,刚才就该不管你,直接让你去死!‘小子’?这称呼也是你能当面叫的吗?那少年剑客,可是将这里的所有幽问宫弟子屠尽的凶神,以后长点眼色,管好你这张嘴。”

    听着师兄的喝斥怒骂,再看到周围人群脸上的惊悸,这年轻武者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差点惹来杀身之祸,捂着红肿的脸庞,连连向师兄道谢。

    ……

    第三城区的【天地碑拓】内部。

    这里的碑影空间,与之前的截然不同,浓郁地气化为狂风,吹得秦墨衣襟猎猎作响。

    秦墨前方,是一条道路,一直通向一个湖泊。

    咕噜噜……

    湖水翻腾起来,成千上万的水滴升腾,汇聚在一起,逐渐形成一个轮廓,散发着排山倒海的力量波动。

    对于这些水滴正在形成什么东西,秦墨并不关心,因为他认出这个湖泊的本质,顿时震惊莫名,哪里会关心其他东西。

    “祖脉地气,凝成实质,一湖的祖脉地液!这是最纯粹的地元液啊!”

    灯座空间中,银澄、高矮子也是呆住了,两个家伙拼命吞咽口水,露出无比垂涎之色。

    这可是地元液,整整一个湖泊的地元液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