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90章 剑魂奥义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171332.html
    碑影空间中,无数鲜红掌印迭现,层层叠叠,形成九重掌幕,宛如一朵血红妖花盛放,一层接着一层,每一层都喷薄着无穷杀机。

    直径千丈的范围,皆在鲜红掌幕的笼罩下,秦墨身处其中,犹如置身血海中的一条游鱼,处境岌岌可危,随时可能被血海湮没。

    “这是血魔祖殿的最强杀招之一九死无生!掌劲共分九重,重重相叠,每一重的力量都会递增一倍。我也只练到第七重,想不到这具镜像竟能挥第九重的大成威力。”

    远处,血炼邪半倚在地上,轻声传音,向秦墨述说这具可怕镜像施展的武技,乃是血魔祖殿的惊世绝学。

    战团中,秦墨挥剑迎战,险象环生,听到这丫头的传音,不禁有些气结。

    单单是血魔祖殿的惊世绝学,凭他的实力应付起来,并不是如何困难。

    交战近半个时辰,秦墨已是摸索出血魔祖殿的武学特性,这一脉的武学诡异可怕。

    凡是血魔祖殿的绝世武学,都有一种令人畏惧的附加效果,就是一旦劲气入体,会引动体内血液异动,修为若是不够精深,直接可能鲜血暴溢出体外,血流干涸而亡。

    不过,这种可怕的效果,对于秦墨影响不大,他武道根基无比牢固,体内血液凝实如浆,又是斗战圣体,并不惧这种效果。

    可是,这具镜像竟拥有斗战圣体第六层的体魄,以此施展九死无生,每一道掌劲中皆蕴含圣体的神力,连番碰撞之下,震得秦墨手臂酸麻。

    并且,秦墨平素仗之纵横,无往不利的剑气,却是无法攻破第六层圣体,兼修血魔神功的护体真焰。

    这样的情况,与秦墨之前推测的,要同时应对血魔后裔、斗战圣体的双重镜像,还要凶险的多。

    “麻烦了!小子,你继续缠斗下去,一刻的时间,就会落败!”

    灯座空间中,银澄将战斗形势看得很清楚,这般警告秦墨。

    高矮子连连摇头,咧嘴道:“结伴闯关的难度,比之两人相加的难度,何止大上一筹,简直是翻倍!小子,你自求多福吧,最好尽早退出,免得重伤退出碑影空间,很可能被紫刹堂的那些家伙截住,那就麻烦了。”

    此时,面对铺天盖地的鲜血掌印,秦墨已是完全陷入守势,听着这两个家伙的话语,不禁连连皱眉。

    “真的无计可施?!”

    秦墨心中波动,在他的潜意识中,总觉得有闯关成功的机会。难道是他连番在绝境抗争,连番生还,从而生出的一种错觉?

    正在这时

    灯座空间中,银澄感受到秦墨的决心,略一沉默,龇牙道:“小子,确实还有一个方法,但是,很冒险,本狐大人不敢保证后果!”

    “什么!?你这狐狸别遮遮掩掩的,快说!”秦墨急问。

    “你的残缺剑魂,正在逐步完善,现在,应该能够动用一丝真正的剑魂之力。按照本狐大人的观察,你小子的剑魂奥义,非同小可,若是能催动一丝,足以度过这一关。不过,也有极大的风险,你小子若是驾御不住,很可能遭到剑魂之力的反噬。你自己考虑清楚!”

    银澄这般传音道。

    秦墨一愣,银澄的建议确实可行,剑魂奥义属于天地之则的本源力量,若是能催动一丝,足以破开这具镜像的防御。

    灯座空间中,高矮子也是一愣,神情严肃起来,对于秦墨的剑魂奥义之力,他一直很好奇,今天能够得窥真面目?

    也不犹豫,秦墨体内真焰激荡,催动心脏部位的剑魂之力。

    这是他剑道有成以来,第一次主动尝试沟通剑魂之力,此前他也曾尝试过,却是被心脏部位的金剑印记阻挡,无法更进一步。

    按照狐狸的说法,这是金剑印记在保护他,若是他的实力,不足以催动剑魂之力,金剑印记就会进行阻止。

    瞬息之间,心脏部位的那枚金剑印记颤动,与秦墨的真焰相互呼应,而后传出一道波动,注入那颗残缺剑魂之中。

    下一刻,一股无比奇异的气息,瞬间从秦墨的身躯之中爆出来,无数道无形剑芒犹如细针,从他的肌肤下刺出,在他体表形成一层剑刺甲胄。

    一刹那,秦墨身上就披挂着一件剑刺铠甲,其上泛着晶莹剑华,犹如无比瑰丽的剑焰,萦绕在他的身体周围。

    砰砰砰,无数鲜红掌印拍至,却被那层剑刺甲胄反震成齑粉。

    这一幕,让血炼邪眸子睁得大大,她从未听闻,有人能够仅凭护体剑气,就能将九死无生的掌劲震成粉碎。

    何况,这具镜像还身具圣体之威,施展九死无生的威势,远在她之上。

    这时候,秦墨身后,一道剑座虚影再次浮现,原本的九千剑形,其数量竟是在疯涨,迅朝着一万数量递增。

    再即将增至一万枚剑形时,剑座豪光四射,化为一道极尽炽烈的光柱冲起,无数剑形竟是融合为一,化为一柄虚无的剑形,悬浮虚空,弥漫着近乎实质的恐怖剑势。

    轰隆

    一时间,整个碑影空间不断颤抖,远处的血云翻腾,竟似迅退散,似是受到惊吓的凶兽,忙不迭的逃窜一般。

    此时此刻,秦墨脑海一片空白,他的眼眸亦是空洞无瞳,充斥着一种虚无恐怖的剑气。

    握着狂月地阙剑,秦墨一剑斩出。

    长剑破空,化为一道流光,径直斩向那具妖异的血红身躯,后者竟是伫立不动,仿佛是成了一具雕塑,任由这一剑斩至。

    人影交错。

    秦墨持剑斩过,身后,那具血红镜像化为两截,轰然倒地。

    一剑秒杀!

    这样的结果,让银澄、高矮子半天没说出一句话,两个家伙面面相觑,神情皆是无比震惊,甚至有着忌讳莫深之色。

    “喂,狐狸,你看清楚了吗?这小子的剑魂奥义”高矮子低声询问。

    银澄点了点头,喃喃道:“看清楚了,难怪当初地狱之门的意志化身,竟会放过这小子。原来是这种剑魂奥义”

    此时,天空传来阵阵轰鸣,这处碑影空间血云褪尽,漫天地气狂涌而至,化为一场倾盆的地气之雨,浇灌而下。

    “小子,快吸!快吸!快吸!”

    “不要放过任何一滴,快点吸,墨小子你若是吸不完,大爷我现在就传你龙鲸吞海之技!”

    看到倾盆如线的地雨,银澄、高矮子眼珠子都绿了,疯狂催促秦墨快点吸收。

    空洞双眸逐渐恢复,秦墨则是才回过神来,尚未弄清楚情况,就看到倾盆地气之雨泄下,连忙鼓动全身力量,疯狂吸收这些地气之雨。

    这些雨滴,并非是祖脉地液,每一滴雨水中,只是蕴含着一丝祖脉地气。

    但是,这一场地气之雨中,蕴含的祖脉地气加起来,则是比秦墨此前得到的,要多出数倍不止。

    丹田之中,地脉之形不断填满,秦墨本以为,此次获得的地气之量,足以将地脉之形填至六成以上。

    然而,待到地脉之形填满至五成,剩余的地气便不再涌入,渗入四肢百骸之中,沉淀潜藏起来。

    这样的情景,使得秦墨很是无奈,却也明白一件事,地脉之形每一次吸收地气,是会达到上限的。

    灯座空间中,银澄、高矮子则是通过空间的裂痕,运劲吸收了一些地气之雨进来。

    不过,这两个家伙很是贪得无厌,一边吸收着,一边还在扼腕叹息,这些地气之雨中,蕴含的祖脉地气并不那么浓烈。

    至于血炼邪,虽然受到地气之雨的浇灌,但是,她的伤势并没有好转多少,只是身上呈现的裂痕,要浅了一些。

    正如她所说,若是无法寻到血魔祖骨的所在,恐怕真的无药可治。

    盘膝坐地,秦墨调息片刻,一跃而起,抱起血炼邪:“走,进入第六城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