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92章 挖个坑
    咕噜……

    银澄喉咙滚动,将紫色微尘火种咽下,狐脸露出陶醉之色,仿佛是吞下了一大块天地奇珍,说不出的美味。

    “嘿嘿嘿……,有了紫火的火种,本狐大人的【青焰琉璃火】蜕变为圣火的把握,又大了许多。”

    “待到王火蜕变为圣火,本狐大人身上的寒毒必定尽去,实力尽复。到时候,就能将秦墨这小子收回人宠啦!”

    银澄想及这些美妙的将来,不禁是眉开眼笑,放声狂笑。

    旁边,高矮子咧嘴,道:“墨小子帮你截取紫火火种,你这狐狸还好意思收他做人宠?太不道义!”

    “也对啊!”银澄前爪挠着下巴,龇牙道:“那就不收为人宠,将这小子升为本狐大人的首席人宠吧!”

    高矮子:“……”

    噗通……,银澄话刚说完,当即扑倒在地,整个身躯抽搐不停,口中不断喷着青紫相间的火焰,晕厥过去。

    ……

    庭院中。

    血炼邪接过这块鼎片,又从百宝囊中取出一块类似的鼎片,拼接在一起,竟是极为吻合,看起来原先是一块整体。

    “还缺最后一块,就能寻到血魔祖骨的所在了。最后一块,在第七城区。”

    端详着这块东西,血炼邪并无多少喜色,她生性便是如此,并不会有多少喜怒哀乐。

    秦墨也在端详这块东西,却是瞧不出所以然,问道:“血魔祖骨,既是那般重要,为何要血魔祖殿要派你一个小丫头来此寻觅?难道说,血魔后裔只剩下你一人?”

    血炼邪摇了摇头,又是点了点头。

    “血魔祖殿并不是只有我一人,但是,数千年来,血魔后裔却是只有我一人。”

    见秦墨有些疑惑,血炼邪没有隐瞒,将血魔祖殿的秘密尽数告知。

    所谓血魔后裔,乃是血魔祖殿的嫡系高层,继承了远古时血魔祖武的血脉,能够修炼祖殿中秘传的血魔绝学。

    血魔血脉之力,无比强大,从血炼邪的实力就可见一斑,一旦血魔绝学修至大成,皆是绝世强者。

    只是,血魔后裔一向稀少,即使在血魔祖殿全盛时期,也不超过百人。

    曾有人预言,若是血魔后裔的数量,能够达到逾千之数,则血魔祖殿立成超级势力,雄踞大陆一方,横扫八荒六合。

    可惜,这样的盛况,对于血魔祖殿来说,一直是奢望。

    在上一纪元,大陆南域的广袤区域,由血魔祖殿、紫刹堂瓜分执掌,这两大古老势力行事狠辣,雷厉风行,压得其他势力都抬不起头来。

    此后,在上一纪元后期,纪元末的千年之战爆发,那是一场旷世大战,大陆各大势力皆是卷入其中,血魔祖殿中大部分强者都被卷入其中。

    那一场大战结束,血魔后裔尽数陨落,只有两人存活,也是身受重伤,修为大幅度倒退。

    并且,更为可怕的事情接踵发生,幸存的两名血魔后裔,其中一名竟是不能生育。

    而另一名血魔后裔的后代,竟是没有血魔后裔的特殊体质,与普通人没有两样。

    对于血魔祖殿来说,这是无法承受的噩耗,只能选择销声匿迹,以防宿敌-紫刹堂的强者欺上门来,惹来灭门之祸。

    此后,这一纪元以来,那名血魔后裔的后世子孙,一直未曾出现拥有血魔体质的后裔子孙。

    直至数千年前,血魔祖殿中诞生了一位血魔后裔,这令殿内上下欣喜若狂,认为这是血魔祖殿复兴的征兆。

    之后,这位血魔后裔就深入“寂天古墓”,完成以往每一位血魔后裔的血脉苏醒时,必行的一个仪式。

    然而,那位血魔后裔进入“寂天古墓”之后,却是一去不复返,随行的一队强者也是再没有回来,并遗失了进入仪式地点的最后一块钥匙。

    血魔祖殿的前辈们猜测,那位血魔后裔的失踪,很可能是紫刹堂密谋的袭杀计划,阻止血魔祖殿的再度兴盛。

    “既是遗失了最后一块钥匙,只能再造一个钥匙,这就是我进入漩涡之城的目的。在这里,可以再造一个仪式之地的钥匙,指引我进入那里。”

    “为了防止紫刹堂的追踪,此行我已十分小心,却是想不到,还是遭到紫刹堂的袭杀。看起来,数千年前先祖的失踪,与紫刹堂脱不了干系了。”

    “我实是有些不明白,据祖殿中的典籍记载,两大古老势力当初在漩涡之城,乃是坚实的盟友。为何要相互厮杀呢?就为了侵吞祖殿的秘藏,壮大紫刹堂吗?”

    “或许,在上一纪元末的千年之战中,就注定血魔祖殿的败亡吧。”

    “我是数千年来,诞下的又一名血魔后裔,父亲、母亲在生我时就死了。若是我在此逝去,血魔血脉彻底断绝,血魔祖殿、紫刹堂漫长岁月的争斗,就会划下句号了吧。”

    说到这里,血炼邪露出迷惘之色,小脸的模样楚楚可怜,现在的她看起来,才像是一个十多岁的女孩。

    秦墨心中一震,沉默下来,片刻,开口道:“将关于这庭院的一切秘密,快说与我知晓,快点!”

    血炼邪怔了怔,也没有迟疑,就将这个庭院的事情和盘托出。

    随即,秦墨思索了一会儿,按照这个庭院的阵法构造图,挥动【疾影切】,将这里的阵纹割开了数个地方,稍稍做了一些布置。

    并将做出布置的地方,画出一幅新的阵法构造图,塞给血炼邪。

    “这是什么?”血炼邪不解。

    秦墨笑了笑:“若你幸存下来,这就是给你后世子孙的礼物。”

    说着,抱起血炼邪,捋了捋她的发髻,秦墨展开身法,朝着第六城区的【天地碑拓】而去。

    ……

    两天后。

    第六城区中,一道紫黑身影浮现,从虚空中闪出。

    片刻后,接连有紫黑身影出现,正是紫刹堂的武道强者,闯过了第五重【天地碑拓】,相继进入第六城区。

    与两天前不同,这些人身周的紫黑气息凝滞,犹如一层甲壳附着在身上,泛着莹莹光华,透着说不出的妖异诡秘。

    这些人的样貌,与之前也有变化,皆运转真焰改变了容貌,一个个看起来俊逸不凡。

    看起来,秦墨此前的嘲讽,着实伤了他们的自尊,不再以真面目示人。

    呼……

    炽热焰气扑面而来,这些紫刹堂强者环视四周,纷纷展开六识,探查第六城区的情况。

    片刻,则是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

    “哼!血魔后裔,还有那个混蛋剑手,肯定还在【天地碑拓】中,没有闯关出来。”

    “那是当然。第五重【天地碑拓】岂是那么容易闯的,我们能在两日左右闯过,已是震慑古今的纪录。何况,那混蛋小子还是带着血魔后裔闯关,难度倍增,就算能闯关成功,也要四天以上的时间。”

    “此二人既是难以闯关成功,我们何不返回第五城区,在那里守株待兔?”

    这些人陷入短暂的争论,有人提出守在第五、第六城区,只要秦墨、血炼邪出现,就将两人立毙当场。

    “不必那么麻烦!”

    这群人中的首领,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摆手,淡然道:“那血魔后裔若是进入第六城区,必定会前往血魔祖武铸器之所,我们在那里潜伏,若是她出现,一举击杀。”

    一行人一听,纷纷点头称妥,这确实是万无一失的方法。

    “还是单师兄深谋远虑,思绪缜密,非我等可及!”

    “单师兄乃我紫刹堂年轻一辈的翘楚,此次若能击毙血魔后裔,立此大功,将来必是殿首的不二人选。”

    “单师兄,他日若为殿堂之首,执掌紫刹堂。别忘了今日,咱们师兄弟一起,并肩作战的情分啊!”

    众人纷纷赞叹,吹捧单师兄的英明神武,直将他夸得天上少有,地上绝无。

    闻言,单师兄笑了笑,神情很是矜持,道:“未见这血魔后裔的首级,一切还言之过早,诸位师兄弟们一起同心协力,将来我若飞黄腾达,必不忘今日情谊。”

    一群人又商议一番,辨明方向,朝着血魔铸器的位置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