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93章 封王之上
    第六城区依旧沉寂,一路行来,静悄悄的,焰气萦绕,这里的温度高的惊人,仿佛是一片焚火之城。

    不过,这里的高温对于紫刹堂的一众强者并无太大影响,一行人脚不沾地,展开身法疾掠,很快来到铸坊街的街口。

    这群人固然实力绝强,却也十分谨慎,仔细探查周围的环境,没有任何发现后,才继续深入。

    片刻,这群人停驻在庭院门口,单师兄握着一张古老地图,仔细比对地形。

    “不会有错。这里就是血魔铸器坊的地点,漩涡之城鼎盛时,这里据说天下闻名。”单师兄点了点头。

    旁边,早有人掠出,在周围探查了两圈,迅速返回,禀告没有任何异状。

    “料想那小子也没那么大的本事,带了一个人闯关,还能在两天之内,进入第六城区。”

    单师兄傲然一笑,率领众人鱼贯而入,窜入这座庭院中,伫立边缘,仔细观察地形。

    有人看到尚且燃烧的数座炉鼎,不禁大吃一惊,失声道:“单师兄,小心,炉鼎在燃烧,很可能有人来过。”

    其余人亦是一惊,齐齐戒备。

    “大惊小怪!你以为这些炉鼎是一般强者能够点燃的吗?这些炉鼎已是燃烧了万年之久……”

    见一群同门惊愕莫名,单师兄不禁有些得意,缓缓道:“血魔铸器坊的炉鼎,采集的乃是天地至阳的淬火精华,据说能十万年不灭。千年前,我紫刹堂前辈来此时,这些炉鼎就在燃烧,你们平素对堂中典籍疏于翻阅,实是大不应该。”

    人群皆是震惊不已,对于单师兄越发敬重,一切以他马首是瞻。

    单师兄微微颔首,对于一群同门的态度很满意,他转头注视着这些炉鼎,心中思绪转动,暗道,这些炉鼎中的淬火精华,乃是铸器的无上至宝,若能取走一点带回去,献给殿堂,也是大功一件。

    击毙血魔后裔,献上淬火精华,这两件大功若是加在一起,紫刹堂的下一任殿首,那真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思绪及此,单师兄从百宝囊中又取出一份地图,与血炼邪手中的那份,十分相似。

    按照地图上所示的落点,单师兄左移右晃,一点点靠近其中一座炉鼎。

    正在他距离炉鼎,只有数步之遥,心中窃喜非常时,忽然一脚踏下,地面却开始颤动起来。

    整个庭院地动山摇,数座炉鼎剧烈晃动,缕缕紫色焰气从裂痕中窜出,化为一道紫焰护罩,将整个庭院笼罩其中。

    在场人群骇然失色,想要退出庭院,却是为时已晚。

    一个紫刹堂强者退出速度太快,撞在紫焰护罩上,顿时全身燃起紫火,任凭他如何运转真焰抗衡,也是无济于事,数个呼吸之间,已是被烧成灰烬。

    见此情景,单师兄睚眦欲裂,他无比惊骇,不明白为何如此。难道是有人改变了这里的阵势?

    可是,这里的阵势乃是血魔布置,谁有这样的能耐改变?

    至始至终,单师兄都没有想过,这是秦墨做的手脚,因为他绝不相信,那样一个混蛋剑手还能改变绝世大阵的阵势。

    轰隆隆……,庭院中紫焰翻腾,仿佛化为一座熔炉,不时传来阵阵凄厉惨叫。

    ……

    第六重【天地碑拓】。

    这一层的碑影空间,与前五重截然不同。

    四周的地气凝成水雾,笼罩着天地之间,雾蒙蒙的一片,却是散发着无比可怕的压力。

    这里的压迫力比之外界,足足强上百倍,寻常宗师境强者在此,别说是挥剑战斗,便是正常行动都很困难。

    此时,与秦墨交锋的对手,依然是血色镜像,却与他的模样并不相似,而是一个矮小的老者模样。

    血色长袍,血色长眉,血色长发,这老者浑身上下充满妖异,又散发着磅礴如海的气势。

    血袍老者施展的武学,同样是血魔祖殿的【九死无生】,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却是有着莫大的威力。

    秦墨与血色掌印的每一次碰撞,都觉得体内气血翻腾,仿佛鲜血随时要爆体而出。

    “放弃吧,这是血魔祖武的镜像,即使实力不足老祖全盛时的万一,也不是我们能够抗衡的。”血炼邪轻声开口,劝说道。

    噗……,秦墨仗剑又硬接了一掌,顿时气血涌动,喷出一口鲜血,疾退至很远。

    而那血袍老者,则是负手而立,并不追击,尽显盖代强者的风范。

    “血魔祖武的镜像,这第六重【天地碑拓】的难度真是可怕!”秦墨喃喃自语。

    与第三重【天地碑拓】一样,第六重的碑影空间亦是一个分水岭,武者若是能闯过,则获得的机缘造化,比之前六层加起来还要多。

    以秦墨的实力,若是单人闯关,尚有闯过的把握。

    但是,带着血炼邪一起闯关,他则是没有想到,竟会遇到这样可怕的镜像分身。

    这血袍老者镜像的修为,约莫只有地境初期,但是,却是一位武祖的镜像。

    “封王之上,圣者无疆,武尊斗天地,武主惊苍穹!”

    秦墨低声自语,说着前世他听闻的这句话,对于前世的他来说,这四大武道境界,距离他实是太过遥远。

    真的无法闯过吗?

    这头死狐狸若没昏迷,或许还能给点建议,这个贪婪、贪吃的家伙,怎么不吃死它。

    秦墨心中有些颓然,又不禁腹诽着,猛地他身躯一震,清醒过来,将所有杂念抛诸脑后。

    这样的劣势,最是容易杂念横生,滋生心魔,万万不可被这些杂念侵扰,否则,败局已定。

    “只能动用剑魂奥义了。”

    嗡!

    体内剑气运转,秦墨再次催动体内的剑魂之力,想要闯过这一关,唯有依靠剑魂奥义之力,或许有一线希望。

    同时,他抱元守一,心神凝聚,想要在催动剑魂奥义时,保持灵台一缕清明。

    然而,当心脏部位剑魂产生力量波动时,秦墨的脑海再次陷入一片空白。

    也不知过了多久,再回过神来,秦墨赫然发现,自己全身染血,伫立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周古老建筑林立。

    第七城区!?

    秦墨愣了愣,思绪很迷惘,自己竟然闯过了第六重【天地碑拓】?是怎么闯过来的?

    怀里传来柔软的触感,秦墨低头,则是看到血炼邪正依偎在他怀里,小手环抱他的腰际,陷入昏迷之中。

    感受到秦墨的注视,血炼邪娇小身躯一颤,醒了过来,注意到周围,透明眼眸霍然睁大:“这是……,第七城区,你怎么闯过来的?”

    这是我想问你的好吗?

    秦墨一脸黑线,血炼邪则是摇头,表示不知闯关情况。

    “你身上迸发剑意的那一刻,我承受不住,就晕厥过去了。”血炼邪认真说道。

    这时,灯座空间中,高矮子则是嚷嚷道:“咦!墨小子,你闯过第六重【天地碑拓】了?本大爷怎么没有察觉。”

    闻言,秦墨张了张嘴,忽觉浑身一阵绞痛,仿佛刮骨一般痛彻心扉,再没心思去深究闯关的事情。

    身形踉跄了一下,秦墨差点当场跌倒,脸色一片苍白,胸口气血逆涌,顿时一口鲜血喷出,打在地上,将无比坚固的地面,洞穿了一个孔洞,无形剑气流转在孔洞边缘。

    “剑气反噬!”

    血炼邪一惊,连忙反抱住秦墨,才使得他没有当场跌倒。

    “走。快将你的钥匙碎片集齐,速速离开漩涡之城。”秦墨疼得浑身蜷缩在一起,每说一个字,皆有鲜血从嘴角溢出。

    血炼邪颔首,搂着他的身躯,飞掠而起,如同燕起鹤落,转瞬射入第七城区的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