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94章 紫刹吞元功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197121.html
    第六城区,血魔铸器坊的庭院内。

    笼罩庭院的紫焰护罩,终是缓缓消散,显现出一片惨绝的情景。

    那些紫刹堂的青年强者们,皆是化为焦炭般的尸骸,横七竖八躺在地上,有些已是只剩一截骨头,以及半熔毁的武器。

    这种紫火固然可怕,无物不熔,但是,武者跻入传说境之后,肉身强固如铁,气血凝聚如浆,并不会被紫火完全焚毁,修为深厚者,还是能残留一点尸骨的。

    砰!

    几具尸骸爆开,两个身影窜了出来,其中一人正是单师兄。

    一群人当中,这两人修为最深厚,在紫焰护罩撑开时,当机立断,拉了数名同门做垫背,才幸免于难。

    不过,饶是如此,两人也是被烧得皮开肉绽,伤口焦黑一片,已是火毒侵袭体内。

    “单师兄,幸亏咱们……”

    另一人刚开口,却是戛然而止,他胸口破开一个大洞,心脏生生被单师兄掏了出来。

    捧着跳动的心脏,单师兄大口咀嚼,啃食的满嘴鲜血,那模样真如厉鬼般恐怖。

    “师弟,此次变故,你我都是身受重伤,武道根基俱损,返回紫刹堂,也难逃严惩。既是如此,你不若成全师兄我,以【紫刹吞元功】,将你一身精气血归我所有。助我修为更进一步,以后每年的祭日,师兄我必定会备厚礼凭吊你的。”

    单师兄啃食完那颗心脏,冷然开口道。

    那人瞪大眼睛,怨毒的看着单师兄,实是难以相信,两人共侍一师,乃是亲密无间的师兄弟,而单师兄竟会下此毒手。

    ……

    远处。

    一个身影潜伏在左近,闻及【紫刹吞元功】,顿时身躯剧震,神情露出惊骇之色。

    【紫刹吞元功】,乃是紫刹堂不传之秘,在上一纪元时,该势力能够纵横天下,就是每一代必有盖世强者横空出世,实力冠绝南域,难逢敌手。

    传闻,那一段岁月,紫刹堂的这些盖世强者,修炼的武学无一例外,皆是【紫刹吞元功】。

    由此,大陆南域的其他势力,对于这门武学有着莫名的畏惧,却是只闻其名,不知其秘。

    现在,目睹单师兄吞噬其师弟的心脏,隐匿的这人终于明白,【紫刹吞元功】的秘密所在,竟是吞噬同门弟子的力量,以此来壮大己身,实是无比邪恶的魔功。

    ……

    “单师兄,你这个畜牲……”那师弟大吼。

    却是话音未落,单师兄已是扑上前,将其师弟的头颅摘下,犹如一头凶兽,啃食其血肉。

    呼哧、呼哧……

    整个庭院中,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良久,单师兄清扫完血迹,霍然起身,他的样貌发生巨大变化,面如冠玉,双眸泛着紫黑光芒,透着难以言喻的妖邪之光。

    砰……,一道道紫黑光晕,在单师兄身周浮现,而后在他身后汇聚,化为一对紫黑光翼,若隐若现,犹如谪落凡间的仙人,充满着出尘之气。

    妖邪之气,与出尘之气完美交融,形成一种无比深刻的独特气质。

    “嗬嗬嗬……,师弟的精气血竟是如此精纯,使我的【紫刹吞元功】直接小成。若是在师弟全盛时期,我还未必能赢过他,正好趁此机会,铲除一个威胁。”

    单师兄握着双拳,身上气势令人心悸,震得四周虚空都呈现一道道涟漪。

    忽而,他脸色一变,转头看向一处,冷喝道:“谁在那里?滚出来。”

    他一挥袖,一股诡秘绝伦的气劲袭出,无声无息拍向那个方向。

    砰……,一个人影飞掠而出,硬接了这股气劲后,连退十数步,才是稳住身形。

    “紫刹堂的师兄,请住手!我们不是外人。”

    这个身影站定,是一位青年,一派书生打扮,手提一柄白鞘长剑,说不出的温文尔雅。

    单师兄脸色一动,收手而立,道:“【焱天焚地功】?你是幽问宫的弟子?”

    那青年抱拳,笑道:“正是,在下是幽问宫·罗靖军。”

    “能接我一掌而不伤,难得,你来此何事?”单师兄淡淡开口。

    罗靖军心中凛然,知晓目睹此人吞噬其师弟的事情,很可能引起单师兄的必杀之心。

    环顾一圈,罗靖军立时怒容满面,抱拳道:“秦墨那个孽障,帮助血魔祖殿的妖女来此,还布下阴毒陷阱,算计紫刹堂的诸位兄弟。其恶行实是人神共愤!”

    说着,罗靖军一抱拳,义愤填膺的说道:“这位师兄,请允我与您一起,共同追杀血魔祖殿,以及秦墨那个孽畜。我精擅幽问宫的追踪之术,必定能助您找到他们的行踪。”

    闻言,单师兄甚是满意,点了点头,道:“难得你有这份心,从上一纪元开始,幽问宫与紫刹堂关系就很密切,今日你若助我立此大功,我必不会亏待你。”

    “多谢这位师兄。”罗靖军大喜过望,背脊则是渗满冷汗,暗中舒了口气,知晓性命是保住了。

    片刻,这座庭院的尸首已是收拾干净,单师兄伫立在庭院边缘,看着中央的数座炉鼎,目光闪烁不定,终是放弃了继续深入,取走紫火火种的打算。

    即便【紫刹吞元功】小成,修为突飞猛进,面对血魔留下的紫火,单师兄还是不敢尝试其可怕的温度。

    不久,第六城区上空,传出威严如狱的声音,警告进入第六城区的武者,若敢阻拦紫刹堂追杀血魔后裔,就是紫刹堂的死敌。

    这一番警告,使得进入第六城区的几名绝世天才心惊不已,能在第六城区如此传音,并震得他们气血涌动,这份实力实是可怕。

    第六城区的一处建筑中。

    和共羊双耳竖起,那耳朵很长,是常人的三倍,耳廓不断抖动,将方圆百里的动静,尽听入耳中。

    片刻,和共羊双耳一收,恢复正常人的大小,咧嘴冷笑道:“这个紫刹堂的怂包,以【紫刹吞元功】,吞噬了自己师弟的精气血,修为大进之后,整个人就得瑟起来了。自残同门,简直是生儿子没*的作为!”

    “何止是生儿子没连那活·儿都没有好嘛!”和乌狼也是咧嘴,冷哼道:“不行,秦墨那小子是我的对手,怎能让这个垃圾找上那小子。咱们不如现在出手,将紫刹堂这个垃圾撕成碎片,拿去喂狗吧!”

    “嗯……”和共羊张了张嘴,悻悻道:“紫刹堂这家伙虽是怂包,但是修为大进之后,我俩联手,恐怕也只能拼成平手。想将他撕成碎片喂狗,很有些难度啊!”

    和乌狼双眼瞪大如狼,似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霍然起身,咆哮连连:“不行!秦墨那个小混蛋,乃是我月狼王后裔的猎物,若不能真正击败他,本大爷我此生难安!”

    和共羊眯着眼睛,流露智慧之光,摆手道:“莫急!我有一个办法,咱们先一步找到那小子,战上一场,你将他击败,不就可以了?之后,那小子是生是死,与我们也没有干系。”

    “好!共羊,你不愧是咱们兽王山脉的智者,就这么办!”和乌狼亦是抚掌称善。

    两人商议一番,旋即飞掠而起,朝着第六城区的【天地碑拓】掠去。

    ……

    在第六城区发生这些变故的时候,血炼邪则是抱着秦墨,来到第七城区的某地,取出了第三块鼎片。

    随后,两人毫不停留,火速离开第七城区,离开漩涡之城。

    距离漩涡之城的千里之外,虚空震动,荡漾出一圈圈涟漪,两个身影闪了出来。

    “你怎么样?”血炼邪抱着秦墨,关切问道。

    此时,秦墨脸色苍白如纸,全身肌肤呈现一道道血色裂痕,竟是与血炼邪的伤势有些相似。

    这是剑气反噬,肆虐全身之兆,幸亏秦墨身具斗战圣体,又吞服了数十瓶【地元液】修补身体,才在这次的剑气反噬中幸存下来。

    若是换成其他武者,早已全身碎裂,死无全尸。

    “已经不妨事,此间事了,觅地潜修一段时间,就能痊愈。”秦墨虚弱回应。

    他心中则是憋屈的很,虽然知晓妄自催动剑魂奥义之力,很是凶险,但是,自己在催动剑魂奥义时,却是毫无知觉,想要收敛一点力道也做不到。

    这样身受重伤,遭到剑气反噬,实是很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