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96章 流鼻血的机缘巧合
    “以后行事,万不可动用不能掌控的力量!落得这般田地,也是咎由自取。”

    秦墨心中暗叹,本来带着血炼邪闯关,他实则是进退自如的境地,闯关若是太过凶险,大不了退出重来。

    偏生在处于劣势时,一时战意勃发,难以克制,才动用了剑魂奥义之力。

    这其中缘由,既是斗战圣体遭遇强敌时,很容易战意涌动如潮,难以抑制,也是因为自身的定力不够。

    前世今生,两世为人,在危难之时,应该审时度势,进退有据才是。

    秦墨这般反省,睁开双眼,赫然看到血炼邪的透明眸子里,隐现缕缕水雾。

    见状,秦墨不禁笑起来,虚弱道:“不用担心,只是妄动剑气,我特质特殊,只要修养一段时日……”

    话音未落,秦墨突然变色,面前血炼邪竟是宽衣解带,将衣裳一件件脱下,很快已是露出宛如凝脂的香肩,奇特而诱人的体香传来,令人目眩神迷。

    “你……干什么……”秦墨瞠目结舌,连阻止道。

    “你既命在旦夕,我自是要与你交合,替你留下后代,才算偿还你相助之恩。”血炼邪理所当然说道。

    秦墨愕然睁大眼珠,一个十二三岁的绝色女孩,当着他面,宽衣解带,说要与他交合,为他留下后代,这样的事情太过荒诞了。

    前世今生,秦墨也可谓是见多识广,遇见过无数奇特的人,但是,这样诡异的事情,尚是第一次遇到。

    “不用!炼邪,你若如此,咱们从此陌路。”秦墨撑着精神,疾言厉色说道。

    血炼邪睁着眸子,很是不解,轻声道:“为什么?这世上最重要的事情,不就是留下后代,延续血脉吗?你这般助我,我也不讨厌你,为你诞下后代,有何不可?”

    灯座空间中,高矮子亦是频频点头:“没错啊!延续血脉才是关键,你小子圣体第六层已经开启一半,若是与血魔后裔结合,诞下的后代,说不定能兼并圣体、血魔血脉,出现一位惊世天才。妙啊!”

    妙个屁啊!

    秦墨暗中狂骂不已,若非现在身受重伤,无法动弹,他现在就将高矮子揪出来,狠狠暴揍一顿,这都是什么想法。

    不过,秦墨转念一想,也明白血炼邪为何会有这样的观念。

    血魔一脉,从上一纪元以来,就为繁衍血脉而求存。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现在,足足数千年的漫长岁月,也难怪血炼邪会认为,留下血脉才是最紧要之事。

    正思忖时,血炼邪上身的衣裳已是脱了一半,香肩外露,呈现娇嫩如水的肌肤,微微耸起的胸脯则是露出了一点白皙滑腻的软肉,宛如含苞待放的倾城名花,任君采摘。

    秦墨一瞧之下,只觉有些炫目,连抬手制止,肃容声称,他的伤势真的无碍,只要修养一段时日,肯定无碍,甚至不会影响武基。

    “真的吗?”血炼邪半信半疑。

    “千真万确!再者,你年纪太幼小,我也实在难有任何兴趣。”秦墨非常肯定的点头,但是鼻孔处,却是渗出一丝鲜血。

    流鼻血了……

    这种情况,其实是秦墨此刻的身躯,如同布满裂痕的瓷瓶一样,任何地方受力,就会裂开一些。

    秦墨刚才脑袋有些充血,鼻窍又是相对薄弱之处,以致于一下子就渗出了一丝鲜血。

    可是,若是在外人看来,秦墨流出鼻血,就是另一回事了。

    “你流鼻血了。”血炼邪直接指出,小脸似笑非笑。

    秦墨百口莫辩,暗中腹诽,这丫头明明不通世俗之事,为何会知道男人流鼻血是怎么回事,今次实是糗大了。

    转念一想,秦墨也是庆幸不已,幸亏此地没有旁人,银澄那碎嘴又在昏迷,今日之事,也不会被其他人知晓。

    正在这时,岩缝之外,忽然出现两个人的身影,一个目光锐利如狼,一个眯着眼睛,如同和善的山羊。

    兽王山脉,两大兽王后裔,和乌狼和和共羊。

    两人刚一出现,就被秦墨警觉,转头望去,他脸色顿时黑了,这两个家伙怎会在此?

    “乖乖,这小子把血魔后裔的女孩给睡了,真是一头十足的禽兽啊!”和乌狼眼珠子圆瞪,扯开嗓门嚷嚷道。

    “原来如此。你这剑客小子如此相助血魔后裔,就是为了盗她红丸,对这么小的女孩都下手,真是衣冠禽兽!”和共羊眯着眼睛,沉着脸喝斥道。

    此时,血炼邪已是飞快穿起衣裳,挡在秦墨面前,严阵以对,这两大兽王后裔很戒备。

    若是在平时,她并不惧这两人,但是现在,她和秦墨都是重伤之身,根本毫无胜算。

    秦墨面沉入水,他吃惊过后,也是意识到眼下的处境,与和乌狼不久前一战,他是占尽优势,却因后者耍赖,终是未分出胜负。

    与这两大兽王后裔之间,算不上有什么恩怨,但是,此时此地,这两人忽然出现,实是来者不善。

    “两位,我与血魔祖殿这位,彼此清清白白,你们勿要胡言。我倒无所谓,却不要坏了人家女孩的名声。”

    秦墨低沉说着,竭力装作毫发无伤的模样,但是,他伤势过重,实在无法装作没事的样子。

    “彼此清清白白……”和乌狼眼珠放光,如同月狼王般璀璨夺目,龇牙笑道:“你们若是清白的,你为何要流鼻血呢?”

    “……”

    秦墨不禁百口莫辩,他现在的模样,确是怎么也无法辩解清楚,却是干脆不再争辩,抹去鼻间血迹。

    “你们两人此来,是想趁火打劫,趁机将我诛杀于此吗?”秦墨淡淡开口,既是掩饰不了伤势,索性直接挑明了。

    同时,他脑海中转悠着无数念头,手中救命的底牌,倒是还有一些,比如在第二城区购买的【魂傀臂腕】,能够挡住必杀一击。

    还有一些地级阵旗,应该足以困住两人一段时间。

    再不济,让高矮子出手,这矬子体魄无比惊人,几乎是金刚不坏,足以缠住两人一段时间。

    ……

    不过,秦墨脑海中思绪转了一圈,皆觉得这些底牌有些不踏实,和乌狼、和共羊能够找到他们,分明是追踪行迹的大行家。

    即便此刻逃脱,距离绝梦峡谷遥遥无期,也难保两人不会追上来。

    “哼哼!诛杀你,诛杀你这个禽兽……”和乌狼冷笑连连,频频摇头。

    秦墨脸色很难看,这和乌狼骂起“禽兽”二字,还越骂越顺溜了,实是令他很是恼火。

    这时,却听和乌狼继续道:“若要诛杀你,也是在堂堂正正打败你之后,本来咱们兄弟,是想追踪到你,将你彻底击败。现在嘛……”

    打量着伤痕累累的秦墨、血炼邪,和乌狼、和共羊皆是露出诡异的笑容,活脱脱准备趁你病要你命的架势。

    秦墨心中暗叹,看来这一次,他真要拼命了,也不知第三次动用剑魂奥义之力,能否保得一丝生机。

    然而,却见和乌狼忽然竖起大拇指,嗷呜叫嚷道:“小子,你这等行为,实是有我们兽王山脉的风范,连血魔后裔的幼女都不放过,还让她愿意为你宽衣解带,实是我辈古兽武者的楷模!”

    和共羊亦是频频点头,面露钦佩之色,道:“墨兄弟,一年前,我向影豹王十一岁的幼女示爱,却被影豹王差点打断了腿。若是当时,我有你一半勾女的本领,也不致于此,唉,我空有无比睿智,在这方面,与你实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我与炼邪,真的是清白的,兽王山脉的两位请不要误会!”秦墨沉着脸,辩解道,只觉生平所遇荒谬之事,诡奇之人,今天一下子遇全了。

    他此时才想起,这两个家伙是兽王山脉的,“古兽”-武者。

    和乌狼、和共羊则是连点头,神情也很肃然,表示他们明白,都懂的,不需要解释。

    旁边,血炼邪眼眸眨了眨,却是感到两人并无敌意,却是放松下来,露出一丝柔和的神情。

    这情景,让秦墨很是无奈,终是无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