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97章 揉筋锻骨术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210882.html
    和乌狼、和共羊咋咋呼呼,让秦墨既是好气,也是好笑,实是不想搭理这两个家伙。

    不过,和乌狼、和共羊则是表示,他们能够用兽王山脉的秘法,在极短时间内,助秦墨伤势尽复。

    如此一来,秦墨只能无可奈何,与这两个自诩“兽中雅人”的家伙为伍。

    一处隐蔽的洞穴中,燃着熊熊篝火。

    血炼邪手持那枚鼎形钥匙,正注入一丝血色力量,揣摩其中的玄妙。

    距离绝梦峡谷,明明是近在咫尺,但是,却又似远在天涯,难以靠近,这使得血炼邪明白,想要进入血魔祖骨封存之地,并没有那么简单。

    “手执钥匙,就该能够自由进入绝梦峡谷,为何我不得其门而入?难道说,这段路途,又有紫刹堂布置了什么陷阱。”血炼邪喃喃自语。

    正在她思忖时,旁边的篝火之上,则是正在发生惨不忍睹的一幕。

    秦墨被一条精金锁链,悬挂在洞穴顶端,全身只留一件妖兽皮革的短裤,下方则是熊熊燃烧的篝火。

    篝火前方,和共羊端坐在那里,不断向篝火中投入木块。

    这种木块,有着龙纹,乃是极为珍贵的龙纹木,能够将凡火提升到地焱之火的温度。

    另一边,和乌狼则是化身半狼之形,双臂呈现狼化,握着硕大如斗的拳头,嗷呜咆哮,不断腾空而起,拳出如飞,轰得虚空震动,轰击在秦墨身上。

    砰砰砰……,秦墨整个人悬吊在那里,成了一具活脱脱的靶子,身上被轰出无数拳印。

    噗……,秦墨一口鲜血喷出,溅落在篝火上,登时使得火势更加炽烈,烧灼着他的身躯,令其腿上的皮裤传出阵阵焦糊味道。

    “这是第六件玄级皮革护腿,不能再坏了,否则,真没裤子换了。”

    秦墨被悬吊在半空,心中却在想着这个尴尬的问题。

    砰……,和乌狼也是落地,恢复人形,却是揉着双臂,龇牙咧嘴的吃疼。

    “唉,我说墨兄弟,你体内肆虐的剑气,实是锋锐绝世啊!震得我手臂欲裂,以我兽王山脉的秘法【揉筋锻骨术】来治疗你,实是一件苦差事啊!”

    和乌狼这般说着,眼珠子却是熠熠生辉,充满了兴奋。

    秦墨睁眼,瞪了这头月狼王血脉后裔,心中愤愤不已。若是两人换一个位置,他也是很乐意,痛并快乐的将和乌狼当成靶子,狠狠的治疗这个狼王后裔。

    和乌狼、和共羊提出的治疗秘法,即是兽王山脉秘传的【揉筋锻骨术】,据说受了再重的伤势,也能凭此术复原。

    不过,施术的过程,实是让秦墨苦不堪言,他时时刻刻都要承受和乌狼、和共羊两人的吊打,将四肢百骸中肆虐的剑气给消耗掉。

    这种秘术确有奇效,秦墨接受治疗两个时辰,伤势尽是恢复了一成。

    这种神奇效果,堪比【子午流注刺法】,可谓是难分轩轾。

    不过,这两种秘法也有本质的区别,【揉筋锻骨术】侧重治疗的,乃是内劲反噬,肆虐四肢百骸的症状。

    而【子午流注刺法】针对的,则是心魔反噬、奇毒,以及身体、经脉损伤,方才有针到症除的神效。

    两种秘法,各有千秋。

    “依照这样的恢复速度,待我伤势再好上三成,能够催动真焰,就能以【子午流注刺法】辅助治疗,相信数天之内,就能痊愈。”秦墨这般盘算着。

    这时,篝火前,和乌狼接手了和共羊的位置,后者则是站了起来,双臂变幻,化为一对羊蹄子。

    “墨兄弟,【揉筋锻骨术】乃是我兽王山脉的不传之秘,罕有在外人身上施术,所耗费的代价极大。你不要忘了答应我的事情啊!”和共羊脸色肃然,沉声道。

    秦墨脸庞抽搐,露出古怪之色,他被吊打疗伤也就算了,而答应和共羊、和乌狼的事情,则是要传授他们“勾女”之术,实是荒谬绝伦的交易。

    不过,为了伤势迅速痊愈,秦墨也只能“肃然”答应了这笔交易。

    嗷……,和共羊一声怪叫,纵身跃起,甩着两只羊蹄子,对着秦墨全身猛踹,如击败革的响声不绝于耳。

    秦墨被踹得全身抽搐,睁不开眼睛,只能暗中自认倒霉。

    不过,正如和共羊所说,这种【揉筋锻骨术】的施行,所耗费的代价确实很巨大。

    不仅需要两大兽王后裔参与施术,并且,还要在篝火中投入大量宝物,这些都是地级的神料,寻常武者就算得到一点,都会小心收藏,何况是这样的直接烧掉当柴火。

    并且,每隔一个时辰,秦墨身上都会涂满一种兽脂,据和共羊所说,这是兽王山脉护山神兽的脂肪,每年收获也不过千斤,极其珍贵。

    而秦墨每一次涂抹兽脂,就要耗费十斤之多。

    渐渐的,随着被吊打的持续,秦墨气血渐渐恢复,随着一块块兽脂剥脱,他的肌肤裂痕消失,体内气血涌动如潮,如长河奔腾,发出汩汩的声响,在洞窟中回荡。

    这是一种蜕变,将他尚未完全开启的第六层圣体,锤炼至一个近乎极限的程度。

    ……

    两天后。

    三道身影风驰电掣,来到一座庞大峡谷的外面,正是和乌狼、和共羊,以及秦墨。

    至于血炼邪,则是脸色苍白,躺在秦墨怀中,任由他抱着前行。

    在隐蔽洞窟中接受【揉筋锻骨术】治疗,秦墨被吊打了一天后,他的伤势恢复了五成,而和乌狼、和共羊两兄弟则是受不了了。

    秦墨体内的剑气,乃是蕴含了他的剑魂奥义之力,诚然力量很细微,但是,和乌狼、和共羊不断与这种力量对抗,两人变态的体魄也是承受不住。

    反倒是秦墨,在不断被吊打的情况下,伤势逐渐复原,却是越来越有精神,恨不得和氏两兄弟不眠不休的吊打下去。

    终于,和乌狼首先受不了,提出暂缓治疗,先一步进入绝梦峡谷再说。

    这个提议,和共羊举着两只蹄子赞同,他实则也是受不了了,羊蹄子都出现了裂痕,只是为了这笔交易,在强撑着。

    秦墨也点头同意,现在的处境并不安全,紫刹堂的强者随时可能赶来。若是血炼邪能够得到血魔祖骨,伤势尽复,苏醒血魔之力,则会立刻成为绝强战力。

    届时,才有足够的胜算,应付外敌的侵袭。

    四人旋即上路,朝着绝梦峡谷的方向行进,伤势恢复一些后,秦墨也有精力研究前往峡谷的路径,却是赫然发现了一些奇异之处。

    在通往绝梦峡谷的路途上,竟是布置了大大小小的阵法,有的是玄级,有的是残缺的地级阵法,以幻阵居多。

    随着发现的阵法越来越多,秦墨则是很诧异,感觉到一种不同寻常的意味,他已能断定,这些幻阵绝非紫刹堂布置。

    因为这些幻阵并无什么杀伤力,只有惑人之能,并且,很多幻阵的布置还很拙劣,似是仓促所为。

    当然,这些幻阵肯定也不是血魔所布置,因为布置这些幻阵的手法,着实称不上高明,甚至是很拙劣。

    在秦墨看来,就是不懂阵法的武者,临时抱佛脚,由此布置的一些阵法。

    这样的发现,寻找绝梦峡谷的路途,就不再是问题。

    凭借【疾影切】,一行人长驱直入,破解了数百道阵法之后,顺利来到绝梦峡谷入口处。

    近距离看,这座巨大的峡谷越发恢宏,血雾缭绕,地气成柱,有种傲然于世的磅礴。

    如此一座峡谷,竟比镇天国的栾皇皇宫,给人的感觉都要雄伟的多。

    “一位武主的居住地,即便不加修饰,也有世间圣地的气势!”和共羊感慨。

    旁边,血炼邪已是上前,挪开一块岩石,露出一个鼎形的楔印,将鼎形钥匙嵌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