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99章 皇器图刻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224633.html
    和氏兄弟的伤势很麻烦,但是并不致命,秦墨挥动【狂月地阙剑】,将两人身上的植物带血肉,一起挖了一个干净。

    并在两人身上割出数百道细小伤口,放出鲜血,流出植物的种子。

    治疗过程中,秦墨发现两人体内,因为给他施展【揉筋锻骨术】,残留了一些剑魂奥义之力,使得这些植物的气息无法渗入体内,并没有造成任何隐患,算是相当幸运。

    不过,饶是如此,一番救治之后,和乌狼、和共羊两人也成了一个血人,秦墨也不敢给两人施行【子午流注针】,担心会助长这种植物的疯狂。

    因为【子午流注针】的刺法,蕴含着大量的勃勃生机,正是植物生长所必须的,若是此时贸然施针,只会适得其反。

    “墨兄弟,这次多亏了你,否则咱们兄弟就莫名的死在这里了,那就憋屈死了。”

    和乌狼全身缠满绷带,被秦墨割开的伤口,尚在丝丝渗血,却是非常慎重的道谢。

    旁边,和共羊则是晕晕乎乎,他尚是不敢相信,为何这里的植物如此可怕,竟是如同有魔性一般,差点将他们吞噬干净。

    这样的事情,与地龙羊王推演的武道至理-混元一体,无生无灭,岂不是相互悖论吗?

    “怎会如此,先祖惊才绝艳,以受古兽王者之姿,凌驾大陆南域,难道他老人家推演的武道有问题吗?”

    和共羊喃喃自语,神情变幻不定,仿佛入了魔一般,对身外之事漠不关心。

    秦墨、和乌狼面面相觑,两人都很担心,对于他们这一类绝世天才来说,罕有事物能够动摇本心。

    但是,武道理念的偏差,则是最容易动摇心智,动摇武基的根本。

    “血魔一脉,其绝学诡秘多变,能够激荡对手的血液,具有种种魔性。血魔创造的这片植被,会这样诡异,也是正常的。”

    “共羊兄,你毋须执着于此。贵先祖的混元一体的武道推演,还需要你去验证,不要执着于此事。”

    秦墨说这些话语时,灌注了一丝剑意,直刺和共羊耳膜,后者顿时口喷鲜血,清醒过来。

    “墨兄弟,你说的没错。武道三千,殊途同归,是我执着,着像迷了本心。”和共羊起身鞠躬道谢。

    经历这样诡异的事情,三人不敢在外面久待,在其余几座洞府中搜寻一番,寻了一个相对安全的洞府,潜修疗伤。

    和氏兄弟则是商定,伤势一旦恢复,立刻继续为秦墨施行【揉筋锻骨术】,使后者伤势尽复,增添一份战力。

    在和乌狼、和共羊疗伤时,秦墨则是在洞府中探查,寻找任何危险的迹象,确保此地的安全。

    进入绝梦峡谷开始,他就有种奇异的感觉,此地充满种种诡异,并不是那么安全,却又不似那种绝世凶地。

    这是圣体本能的危机感,秦墨经历多次生死后,相当相信自身的本能。

    不过,这种诡异的危机感,秦墨还是第一次遇到,一如绝梦峡谷这片区域一样诡异。

    “咦!这是什么!?”

    在洞府的一条岩缝中,抹去其上的苔藓,秦墨发现了一个石刻。

    这个刻印的图案很简单,只是寥寥数下,勾勒出一个奇异的器物图案。

    那器物图案是一个残缺的印玺,缺了一角,也缺了四个字中的一个字。

    “授命天……”

    秦墨心中重重一跳,这难道是镇国皇器,印玺缺了一角,那缺少的一个字,极可能是一个“地”字。

    授命天地!

    镇国皇器!

    古老相传,在古幽大陆遥远的岁月之前,天地一片混乱,无数种族强者辈出,为了这片天地的霸权征战不休。

    那是一段无比混乱,也无比黑暗的岁月,血腥杀戮是那一段历史的背景色彩。

    传说,那一段岁月的疯狂杀伐,破坏了大陆的地域隔绝,最为影响深远的变动,就是形成了现今的六大绝地的其中两块绝地。

    之后,当时大陆的数个强大种族,走出了数位盖代强者,凭他们傲视寰宇的实力,扫平大陆纷争,平息了无数种族之间的战乱。

    最终,在大陆纷争平息之后,那数位盖代强者聚在一起,联手铸造了九件天器,引动大陆无上地脉之气注入其中,形成了九件独特的天器。

    九件-镇国皇器!

    所谓的镇国皇器,其品质固然是天级,但是,却有着其他天级神器无法比拟的威能,就是聚拢一国之气运。

    持有镇国皇器的人,则拥有一国之气运,开疆拓土,创造一方皇朝。

    自从这九件镇国皇器出世后,当时的古幽大陆,出现了九大皇朝,各据大陆一方,也使得古幽大陆出现了长达万年的和平。

    也正因为此,后世才有了“天器镇国”的说法。

    只是,不是镇国皇器的天器,虽有聚拢气运之能,却无改朝换代的浩大威能。

    岁月悠悠,近十个纪元之前,大陆已是难有强大皇朝的出现,镇国皇器也是一一消失,从无人知晓其下落。

    在前世,秦墨曾听闻,在数个纪元前,九大镇国皇器早已损坏,大陆也不会再出现长盛不衰的皇朝。

    “难道说,这座绝梦峡谷中,封存着一件残缺的古皇器。”

    秦墨思绪起伏,将这个印玺图案擦拭干净,想要看一个仔细,却是瞳孔一缩,这图案下方,有着模糊残缺的字体,看不清楚是什么内容。

    可是,这字体秦墨很熟悉,这是镇天国的通用文字。

    “难道说,第一任栾皇持有的残缺古皇器,是从这里得到的?”

    脑海中,掠过这个可怕的猜测,这个推测很荒谬,但是,秦墨却不会质疑。

    他既能随着血炼邪,来到这座绝梦峡谷,第一任栾皇为何不能来此?

    秦墨一下子想到了很多,却是没有一个猜测是好的……

    良久,秦墨从沉思中醒转,听到和氏两兄弟在呼唤他,要为他继续施行【揉筋锻骨术】。

    “墨兄弟,受你大恩,咱们兄弟此次,一定尽全力,助你伤体恢复。”

    “没错。兽王山脉的人一向恩怨分明,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一定在短时间内助你复原。”

    瞧着和乌狼、和共羊摩拳擦掌,又口口声声说助他疗伤的模样,秦墨心中很怪异,这两个家伙的意思,是要百倍偿还被割体之恩吗?

    砰砰砰……

    洞府中燃起熊熊篝火,秦墨被悬吊其上,任凭和氏两兄弟拳打脚踢,传出延绵不绝的轰击声。

    随着凶猛如潮的吊打持续,秦墨身体开始发光,肌肤腠理越发晶莹,迸发出一种剔透如钻的光泽。

    如同是被打磨的绝世宝钻,正在绽放光芒,秦墨身躯宝光熠熠,伴随着一缕缕剑气被捶打出来,体内传出海啸般的轰响。

    轰轰轰……

    秦墨抱元守一,心境澄澈如镜,感受着体内急剧的变化。

    一时间,他思绪一片空白,似是再次陷入施展剑魂奥义的情况。

    脑海中,浮现一幕情景,在闯过第六重【天地碑拓】时,他与血魔的镜像战斗,已是陷入绝对的劣势。

    这个时候,秦墨摆出一个普通的刺剑剑式,剑锋则是喷涌空寂如渊的气息。

    一道剑芒随即挥出,那一瞬间,碑影空间中,似乎一切都静止了。

    不仅是血魔镜像,血炼邪也静止了动作,灯座空间中,高矮子也是静止不动。

    一切似乎都停滞不动,只有秦墨缓缓刺出一剑,洞穿了血魔的镜像。

    下一刻,秦墨遭到剑气反噬,全身万千剑气透体而出,鲜血飙射而出,当即成了一个血人。

    正在这时,心脏部位的金剑印记震动,释放出无数道金色剑意,保护秦墨的身体,修补不断崩溃的身躯。

    随后,碑影空间才是缓缓恢复,浩荡的地气汹涌澎湃,汇聚成两团地气球体,一团被那道虚无剑芒吸收,直接缩回了心脏部位。

    另一团地气球体,则是直接被秦墨身躯吸收,维持住了崩解的身躯。

    若是没有这一团地气的灌注,秦墨当时就受了致命伤,很可能已经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