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02章 峡谷中的妖魂
    砰砰砰……

    绝梦峡谷剧烈震动,那具石巨人不断冲撞,庞大躯体犹如一座山岳,横移撞击,将峡谷的山壁撞出一道道裂痕。

    “加把劲!再加把劲,我的宝贝!”

    绷带神秘人喋喋怪笑,其言语更是让罗靖军背脊发凉,竟称这些石傀为宝贝,这神秘人性子让人发毛。

    单师兄则是踏足虚空,目光如电,扫视前方,六识如潮水般涌动,竟是封锁了偌大的空间,以防秦墨等人逃逸。

    以【紫刹吞元功】吞噬其师弟后,单师兄的实力得到诡异的提升,其六识更是违反常理的可怕,竟能在“寂天古墓”中覆盖这么远的距离。

    偌大峡谷周围,亦是插满了阵旗,大阵封天绝地,无从逃脱。

    “这里布下天罗地网,我必要亲手击毙血魔后裔,还有秦墨,那个小崽子的脑袋,我也要亲手摘下,吃他的心,喝他的血。”

    单师兄目光流转,神情无比妖异,眉角如刃般跳动,宛如噬人厉鬼般可怖。

    ……

    远处的半空。

    左熙天撑开一道光轮,将他和东圣海隐藏其中,徐徐飘荡,观察着绝梦峡谷的情景。

    “小墨竟然身陷其中,有些麻烦!那个紫刹堂的强者,气息很诡异,明明是地境绝武,却散发着逆命境的域场,非常不好惹。”

    左熙天低声嘀咕,转头看向东圣海,“小墨若有危险,咱们不能见死不救,你不会因为劳什子镇天国内务,置小墨于不顾吧。”

    “我是这样的人吗?我只是依循祖训,看管栾皇一脉的命门,至于这一脉的死活,与我何干?”东圣海没好气的开口。

    两人观察形势,这群石像大军数量太多,凭两人之力,不足以抗衡。还有三大强者在侧,正面冲突,根本是找死。

    商议一番,两人决定还是隐于一侧,静观其变,伺机出手。

    ……

    峡谷内。

    狐狸葬下的那个洞府,秦墨一行进入之后,再次封闭大门,迅速布置重重阵纹,将这座洞府彻底隐匿。

    墙角,血炼邪握着那块骨头,依旧不死心,注入力量,想要沟通骨头,将血魔之力真正苏醒。

    “怎么会是假的?若我力量能苏醒,就能脱困,这座峡谷也能保全。”

    她固然生性淡漠,近乎漠视生死,但是,却无法做到真正的无情。涉及到秦墨等人的生死,牵涉到绝梦峡谷的存亡,她身为血魔后裔,不能无视。

    秦墨揉了揉这女孩的脑袋,让她不要管这些,安心休息养伤,剩下的一切交由他来应付。

    从血炼邪手中取过那块骨头,秦墨掂量了一下,分出一缕真焰探查,眼中浮现冷芒。

    这块骨头质地很奇特,竟是无法辨别材质,并且,真焰一旦注入其中,就会被骨头吸收,同时产生一股热力,反哺自身,令人心境舒畅。

    可是,秦墨细细体会,发现这种热力很诡异,竟能迷惑心智,使人产生轻微的幻觉。

    这种情况,若是一时不察,真以为是一块神骨,只要注入足够力量,就会发生神奇变化。

    由此可见,铸造这块头骨的人,用心之险恶,布局之狠辣。

    即使血炼邪没有受伤,进入血魔的洞府中,也很容易着道,甚至可能因此走火入魔。

    “究竟是谁,布了此局?数千年来,总共只有两名血魔后裔来此,甚至可能只有炼邪一人,她的那位先祖数千年前,是否进入绝梦峡谷,亦未可知。”

    秦墨沉吟不已,感觉血魔祖殿没落以来的这段漫长时间,必定发生了巨大的变故,却又不为外人所知。

    另一边。

    和乌狼、和共羊则是坐在洞府大门处,随时探查峡谷入口的情况,和共羊耳朵竖起,不断抖动,即便隔着重重大阵,亦将外面的情况尽收耳中。

    “情况不妙,峡谷入口处已经龟裂,支撑不了多久了。”和共羊凝重开口。

    “他·娘·的,真不爽气,好像冲出去,与紫刹堂的杂碎大战三千合!”和乌狼握拳,愤然道。

    “那你首先要扫平那些石像大军,我刚才探查过了,数量已经超过两万。”和共羊一盆冷水泼下。

    和乌狼顿时蔫了,悻悻不语,他身具月狼王血脉,自负豪武无双,但终是地境绝武的层次。

    与两万名宗师境的石像交战?一千头石像排成阵势冲过来,他就抵挡不住了。

    突然,和共羊长长的耳朵抖动,他脑袋一缩,摸了摸脖子,倒吸凉气道:“奇怪,我似乎听到奇怪的声音,怎么脖子后面直冒冷风?”

    旁边,高矮子斜眼:“地龙羊王的血脉,先祖终是羊的性子,胆小的很。此时此地,你会脖后冒凉风,也是正常的。”

    和共羊顿时大怒,这矬子嘴巴真是坏,不但讥他胆小,连地龙羊王一脉整个都骂上了。

    正欲发作,和共羊猛地身躯一颤,打了一个寒战,捂着后脑勺,失声道:“真的古怪,刚才我后脑勺好像被什么东西,吹了一口冷气。”

    和乌狼、高矮子瞪着这羊王后裔,见和共羊神情不似作伪,不禁也感到一些异样。

    “不会是那狐狸死后,阴魂凝聚吧。那狐狸的神魂无比强大,死后说不定真会凝成可怕的阴魂。”高矮子眯着眼睛,喃喃自语。

    和氏两兄弟眼皮连跳,他们身为兽王后裔,对于妖族有着相当的了解。那头妖狐乃是七尾,生前必定无比强大,若是死后凝为阴魂,无形无影,岂非更为可怖。

    即便这两个兽王后裔胆大包天,被这样的东西缠上,怎么都觉得毛骨悚然。

    “我与那七尾狐素不相识,也从无冒犯,就算它化为阴魂,也不该缠上我才是。要缠,也该是缠它的主人,墨兄弟才是。”

    和共羊惊异不定,刚说完这番话,就感觉一股冰凉凉的东西穿过身躯,令他整个人汗毛直竖,连头发都竖了起来。

    这情景,使得和乌狼、高矮子终于确信,真有什么诡异东西在缠着和共羊。

    “怎么回事!”和乌狼霍然起身,警戒四周。

    高矮子则是摇头,示意和乌狼稍安勿躁,慎重开口道:“我大概明白了,你这羊王后裔是名字出了问题,你的名字,与那狐狸最讨厌的本名一样,所以,才被缠上了。”

    “哦。原来如此。”和乌狼顿时放松下来,与和共羊拉开距离,“兄弟,你出去后还是改名吧,免得一辈子被狐妖阴魂缠着。兄弟我虽然愿意和你一起共生死,但是这件事,就爱莫能助了。”

    见和乌狼、高矮子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和共羊气得脸绿,却是开始思考,是否要改名的事情。

    轰隆隆……

    峡谷入口的山壁龟裂,地动山摇中,露出一个缺口,石像大军纷纷涌入。

    单师兄、罗靖军,还有那个绷带神秘人,各乘坐一匹石狮奔入,至于那具石巨人则是太过庞大,留在峡谷外待命。

    “这就是绝梦峡谷内部,想不到我紫刹堂竟能进入,若是此事传回堂中,就已是大功一件。”

    “峡谷内大阵笼罩,却是未发动杀招,看来那个血魔后裔伤势深重,根本无力催动大阵。”

    单师兄冷然笑着,环顾四周,六识涌动如潮,呈现一圈圈涟漪,扫向整座峡谷中。

    同时,他运气将声音传出,回荡在绝梦峡谷中。

    “秦墨,你若将血魔后裔献上,我可以既往不咎,饶你性命,并允你成为我身边的一条狗。”

    “好死不如赖活,做我身边的一条狗,总比葬身于此要好。你欣赏你是一位剑道天才,方才给你这样的机会,不要自误!”

    徐徐声音传出,震得整个峡谷轰鸣不已,犹如闷雷般炸响。

    那座隐匿的洞府中。

    秦墨一行听得怒容满面,咬牙切齿,紫刹堂这姓单的好大口气,以为自己是世间第一天骄?想收一个绝世天才当走狗?

    “他·娘·的,大爷我受不了了,出去将这厮撕成两半!”和乌狼龇牙咆哮。

    砰!

    正在这时,单师兄拍出一掌,紫黑掌劲茫茫,诡异霸道,直击峡谷上空的大阵。

    阵阵巨响中,阵纹迭现,如同雷霆电网般闪烁,与紫黑掌劲碰撞,竟被洞穿了一个细小的洞孔。

    见此情景,和乌狼骇然失色,峡谷大阵乃是血魔亲自布置,紫刹堂这强者竟能凭一掌之力,将之洞穿。

    即便这里的大阵无人控制,也显出单师兄的实力恐怖,深不可测。

    “此人以【紫刹吞元功】,吞噬了其师弟,实力发生剧变,突飞猛进至此。这种情况,与血魔后裔的血脉苏醒很相似。”

    和共羊看向血炼邪,道出这一情况,后者小脸顿时苍白如纸,上一纪元紫刹堂之所以能和血魔祖殿争锋,就是依靠【紫刹吞元功】这种绝世邪功。

    单师兄此时的实力,与一名苏醒力量的血魔后裔相当,实是难以力敌。

    秦墨眉头紧锁,他也感到很棘手,即便以他现在的战力,自信能与紫刹堂这强者一战,但是,数量庞大的石像大军该如何应对?

    突然,洞府深处传来“沙沙”声响,很轻微,却是瞒不过秦墨等人的耳目。

    转头望去,秦墨等人脸色骤变,埋葬银澄的那块地方,竟是出现了一条裂缝,那里的地面呈现沙石状,竟是开始一点点下陷。

    “那妖狐,真的化为阴魂了!”和共羊脸庞扭曲,顿时整张脸都吓得绿了。